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一章 鬓边斜,日落风华】
    周蕙的一举一动都被沈云看在眼里,在她穿阵而过的那一刹那,沈云差点就忍不住想要策马上去---此时此刻,沈云发现自己心里的确有周蕙的存在,她对于自己,也是同等重要!

    幸好,周蕙安全从阵中冲出来。沈云还发现,其实朱能和其他飞骑军将士根本没针对周蕙,不然她就算能够安全冲阵出来也绝不会只挨了两下,跟其他两个女兵那样才算正常。

    不过这场比试让男兵不敢小觑女兵的同时,也让所有人记住了周蕙和另外两个女兵的名字---司徒晓月和方晓柔。

    司徒晓月和方晓柔,名字很温婉,长的也很清秀,但方才冲阵时的气势却丝毫不让飞骑军,简直可以说霸气。当然,其他七个女兵也同样值得佩服,特别是那三个被打落在地的,虽然她们失败了,可她们最起码敢战!不过她们三个还是在军医的照料下躺了一个月才能恢复训练。

    后话先不说,先说比试完后,女兵回归队列,除了周蕙,司徒晓月和方晓柔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早早的就回了云外堡治疗。其他女兵,特别是那四个战马受惊而“逃跑”的女兵都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文萃身边。

    文萃也没有过多怪罪,而是亲切地抚摸了一下她们的头发,让她们不必自责,回去继续训练。

    刘桢见周蕙倔强地不肯去治疗,反而大踏步地走到自己面前时就知道,这个自小就认识的英公之女怕是还有些生气。

    “其实,我一直都不会看不起女兵?!绷蹊宥运腥?,包括周蕙道,“我们飞骑军中就曾有两名女兵。其中一个,还是朱能的妻子!”

    “哦?!”所有人立即看向那个彪悍的朱能。却没想,朱能这个昂然七尺汉子居然红了眼眶,转过头去,骑上战马远远走开。

    文萃急问:“怎么了?是不是……?”

    刘桢叹了口气,点点头:“不错,朱能的妻子程思兰在去年的战斗中阵亡了,是朱能亲自将她的妻子从战场上背回来的,用马革装着,就这么小小一坨……”刘桢伸手比划了一下。神色落寞。

    周围的女兵顿时也红了眼眶,而其他男兵也唏嘘不已。

    “程思兰是个好战士,不论是奇袭还是冲阵,她都当仁不让,冲锋在前……去年她随军转战千里。杀敌十二名,夺到七个首级?;山衔镜?!唉??上?,最后一战中,她的第一伍负责探路,在北海州的乌斯谷遭到埋伏,等我们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除了一个战士重伤外。其余全部战死!思兰的尸首还被,还被那帮禽兽糟?!?br />
    说到这里,刘桢的眼里竟也流出了几滴眼泪,深吸一口气。压下翻腾的情绪,接着道:“所以我们曾发誓,绝不再让一个汉人女子受到这种侮辱和折磨!你们女兵也可以很厉害,这点我不否认,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再考虑考虑,不要参加正面作战!如果非要这么做,那请你们一定要注意留下最后一把短刃,一旦被敌人俘虏,还是先自尽吧!”

    文萃看了看远去的朱能,小麦色的脸颊上已经满是泪水。她道:“这种事不可避免,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兵种,就会做好心理准备。朱排长还是幸运的,最起码能够找回自己妻子的尸身,可部帅可知叶天舞叶将军?她却连自己女儿的尸身都找不到,这又是何等悲哀?”

    刘桢一愣,却没想到文萃会提起叶天舞。

    ※※※※※※※※※※※※※※※※※※※

    叶天舞,帝国历史上有名的女将军。她与圣祖时期的“红粉军团”统帅秦良玉两人被汉人合称“帝国双壁”,是所有汉家女子的偶像和骄傲!

    当然,秦良玉太过久远,但叶天舞却是几十年前的人物。叶天舞是蜀郡人氏,十六岁从军,二十二岁晋升少校。二十七岁嫁给了当时凉公家族的一个少将,并于二十九岁时生了一女,起名萧任女。

    如果按照正常的轨迹,叶天舞估计也就只能到达这个位置,然后在家终老一生。但没想到,在叶天舞三十岁时,匈奴南侵,其夫随军出征,不久战死沙场。消息传来,叶天舞如遭晴天霹雳,痛哭三日之后,披孝入枢密院,请求出战北疆。

    于是,三十岁的叶天舞重新披上战甲,随第二批北征大军出发。谁都没想到,这一仗居然打了十年!

    匈奴被打退之后,帝国决定派暴熊军团的前师继续追击,誓要将匈奴斩尽杀绝。叶天舞就在前师里随军继续北上。此时她已积功晋升大校,任旅帅??稍诒霰醇佣员绷倮锏谋?,匈奴拼死反扑,利用冰原的陷坑,给出征汉军以毁灭性打击,前师师长当场战死,将汉军围困。

    在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刻,叶天舞扛起指挥大旗,以残师不到五千人的兵力,硬生生从敌军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匈奴以为叶天舞必定向南逃,在南归路上布下重重陷阱。却没想叶天舞偏偏向西突围……最终,叶天舞带着残兵在西伯利亚平原上转战了四年,才从天山北麓回国,出征时的一万士卒,回到故土时已不足三千!

    此战让帝国意识到匈奴的顽强性和危害性,并准备继续打击。归国的叶天舞晋升少将,署领暴熊卫前师,并于三年后再度出征。此时的叶天舞已经四十五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已经步入老年??稍诘酃恼髡傧?,她义无反顾的再次踏上征程。

    这一仗又打了四年,叶天舞积功晋升中将,已经是自秦良玉之后所有汉人女子都未能达到过的高峰。当时的皇帝还曾亲自赐诗以贺这位巾帼英雄。

    “露宿风餐誓不辞,桃花马上请长缨??杪砩锨迤角?,不是昭君出塞时?!?br />
    “学就西川八阵图,鸳鸯袖里握兵符。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br />
    因着这两首诗,叶天舞的名声一时传遍世界。这不夸张。大汉帝国的影响力可谓全球第一。一时间,女子从军成为热潮。就连叶天舞的女儿萧任女也加入了帝**队。

    可在叶天舞五十六岁时,已经积功晋升上将的她却再次遭到命运的打击。当时西北有人造反,她的女儿萧任女所在军团奉命平叛,却在西北的小县城被叛军围困!得知消息的叶天舞不顾自己上将之尊,亲自带兵去救,结果却连自己女儿的尸首都没找到……

    后来帝国平定了这场叛乱,还亲自审问了叛军头目,却没有任何萧任女的消息。为此,原本精神还算矍铄的叶天舞在短短两年间虚弱下来。

    汉元950年。享年六十二岁的女将军薨逝在蜀郡老家,至死也没有找到自己女儿的尸体,这是这位百战巾帼平生最大的憾事!

    叶天舞死后一年,帝国皇帝再次赠诗表彰这位巾帼英雄。

    “蜀锦征袍自裁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多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br />
    “凭将箕帚作蝥弧,一派欢声动地呼。试看他年麟哥上。丹青先画美人图?!?br />
    ※※※※※※※※※※※※※※※※※※※

    叶天舞的传奇一生早就有无数话本在民间流传。甚至有版本说她的女儿被掳到罗马帝国。不过这些都只是民间传说而已。不说别的,若罗马帝国真的抓了叶天舞的女儿,不用皇帝下旨,帝**队就绝放不过罗马,两国势必一战!这已无关利益,而是大汉帝国的尊严!

    眼前的文萃泪眼婆娑。刘桢微微一叹,道:“你们想学叶将军,但世间女子千千万,叶将军又有几个?又有几个能够承受那么多痛苦?”

    “若是没人做。就永远不可能知道?!蔽妮筒寥パ劾?,攥着拳头沉声道。

    周蕙也重重点头,眼神坚毅。不过她那泪眼迷蒙的样子,配上那张精美的脸蛋,却是怎么凶狠也凶狠不起来的。

    刘桢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如今的大汉帝国,别说女将军,七品以上的官员都没有一个女人,七品以上的官员里倒是有女人,可都是些闲散小官,根本上不了台面---当然,跟后世束缚女人,视女人为禁脔和私物的明清比起来,是有天差地别的。

    等众人情绪都恢复了,第五连却走上前,朝刘桢行了军礼,大声道:“部帅,属下希望能够得到飞骑军将士的指导,望部帅批准!”

    刘桢一愣,看着这个一直冷着脸的第五连,道:“你想怎么指导?”

    “属下希望能够让飞骑军从实战角度,训练我们?!?br />
    “你们?”刘桢看了看第五连,疑惑他这个词语。

    第五连面不改色:“不错,就是我们。属下虽然是连长,可一样没上过战场,在飞骑军面前,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都是学生,还希望部帅能够成全!”

    “好样的!”刘桢发自内心地笑了,“有你这样的连长,我相信你的兵也差不到哪里去。叫他们过来吧,先从最基本的行进队列开始?!?br />
    “喏!”第五连终于有一丝笑容扯过冷脸,赶紧转身去招呼五连骑兵赶紧上马准备接受训练。

    比试完毕,其他连的人要不在催着四连的人要钱,要不就在指着女兵窃窃私语,还真没人想起来要让飞骑军来指点。这下却让第五连抢了先。

    文萃也是想刘桢派人指导一下女兵连的,不过第五连先开口了,她倒不好再说,于是拉着周蕙在一旁,询问她的伤势。

    周蕙的伤其实最轻,朱能可不敢下重手,所以只是肿胀一阵子,现在除了隐隐的胀痛已无大碍。

    就在这时,周蕙突然看见排着密集方阵从刘桢面前走过的第五连队伍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蕙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再看过去。这次确定了,真是他!怎么会是他?

    沈云骑着“瘸腿兔子”走在方誊和赵信的身后,他正愁不知道怎么跟周蕙联系上,这倒是个好机会,他扭着头,死死地盯着她,见她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可爱的模样让沈云忍不住露出六颗雪白的门牙,朝她咧嘴一笑……

    “哎哟!”

    “噗通!”

    沈云突然感觉胯下一轻,整个人从马上滚了下来。后面的钟离泗和庞通赶紧勒马,这才没踩到他。

    在众目睽睽,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这匹“瘸腿兔子”居然他娘的自己绊腿了……沈云顶着一头雪花和干草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杀了“瘸腿兔子”的心都有了!而“瘸腿兔子”呢,正可怜兮兮地睁大眼睛,望着沈云,嘴里发出呜呜的轻响……

    “哈哈哈哈哈哈!那是谁???怎么走着走着,自己来个大马趴?”

    “哈哈,还不是那个五连的奇葩,马趴?还真他娘的是马趴??!”

    “哦,原来是五连那个奇葩啊,叫什么来着?”

    “马叫‘瘸腿兔子’,骑兵叫,叫什么来着?”

    “欸,管他叫什么,真挺他娘的逗??!这么走都能摔了,还能指望骑着它打仗?!哈哈哈,笑死我了!”

    ……

    周围的评论不一而足,沈云臊的恨不得地下有个缝能钻进去。他真真的不想这样,没想到一年没见周蕙,第一次见面却是来了个大马趴,实在,实在太丢人了……

    周蕙经过最初的错愕和不可置信,一见沈云这副模样,却突然笑了,笑的是那么撕心裂肺,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出来了……

    “他,他是为了我才来当兵的吧?!嗯,一定是的!不然他堂堂侯爵为什么要来吃这个苦?!沈渊让,你这个大坏蛋!你真是全世界最大的坏蛋!”

    周蕙真的很开心,笑的鬓角散乱,发髻都脱落下来,可她就是忍不住,她要开心的笑下去,哪怕笑到哭……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思维实在太跳跃了……总之沈云就没想过这个理由!

    问题是,沈云之前压根也不知道周蕙跑来当兵了。

    ※※※※※※※※※※※※※※※※※※※

    ps:有点头疼,终于写完了军训内容,明天可以热血一把了?;八滴艺饧柑煨吹哪谌荻际呛竺嬗泄亓呐?!不是灌水!当然,在下讲故事有一点点啰嗦,就一点点啦,大家见谅!如果真想看大汉和罗马对阵的朋友,接下来的内容更加不容错过哦!

    最后,理直气壮地求票?。?!一定要啊,哪怕你看盗版,也辛苦你到起点来给我投张票,行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