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三章 平凉城,出征由来】
    此平凉,非彼平凉。后世的平凉,现在还称泾川县,归雍州治下。大汉帝国的平凉城,在银州北两百里,相当于后世的石嘴山市北郊附近。

    平凉城,乃平凉郡治所,此地与银州南的灵武郡一南一北,扼守银州要道,是银州城的两处重要关隘。圣祖以前,这里更是游牧民族南侵的主要通道之一,地理位置十分险要。

    当然,对于现在的大汉帝国来说,平凉城已经失去了往昔抵御匈奴南侵的主要作用,但其作为军事重镇的特点依旧没有失去。

    从云外堡顺着直道前往平凉城,直线距离为一千四百里。当然,人走路不可能走直线,即便是修建在茫茫草原上的直道,也不可能完全笔直。从云外堡往西,必须先经过云中郡(今呼和浩特托克托),九原郡(今包头)五原郡(今巴彦淖尔),然后顺着阴山山脉西麓南下,抵达朔方郡(今乌海),最后才能到达平凉。一路上几乎都是靠着阴山山脉在走,同时毗邻黄河。这一条线路就是当年匈奴和秦汉王朝反复争夺的“河南地”,不过如今都是大汉帝国的疆土,放牧在这片土地上,却是极为安全的汉之“牧马人”!

    一路上,沈云等人始终跟着前面将近万人的大军,他们身后也跟着大大小小的队伍。这些军伍都是沿途各个大堡中征调出来的军队,有正规军,也有学员兵。总共大约有三万多人,足够组成一个军团!

    这是一支没有完全最高统帅的军团,其中有战斗力极其强悍的甲等军团,诸如飞骑卫、骠骑卫、飞鹰卫等三支骑兵军团的精锐,也有陷阵卫、暴熊卫、烈武卫等步兵军团勇士。更多的则是被征调的部分乙等军团军卒。

    当然还包括今年昭武大学即将进行毕业考核的大四学员兵。其中骑兵学员兵人数有两千四百人左右。如果不是这次猝然出征,他们将要在今年接受毕业考核,最终能够通过考核的人数不出意外的话只有六百人左右---再强调一次,昭武大学的骑兵毕业考核是极其严格的!

    一支没有最高统帅的军团如此散漫的行走在草原上,这在圣祖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几乎跟送死无异。但在现在,这却成为了正常情形。

    三万多人的大军行进,相互之间肯定会有接触,通过东一语西一句的拼接,沈云这边也了解到大致的情况。

    原来大汉帝国将要在开春对月氏人进行毁灭性打击的消息不胫而走---事实上。这个消息就算严格保密也没用,叛军首脑用屁股想都能想到,今年开春大汉肯定会派出大军围剿。

    为了应对大汉的平叛军队,月氏人决定先一步动手,在汉元1002年七月。即塔里木河河谷之战后两个月,月氏就以两个军团的兵力。翻越天山山脉向北挺近。勾结一直在罗斯平原上游荡的匈奴人,于同年十月进犯北海州坚昆郡(原清朝唐努乌梁海一带)。

    汉元1002年十月,月匈联军冒着严寒,以不足两千之兵力强攻坚昆郡,居然攻下了坚昆城。当时北海州早已被严寒彻底覆盖,断绝了与度信州的联系。朝廷更加不清楚那时月匈联军已经南侵。

    汉元1003年一月。北海州定边府(今外蒙古乌里雅苏台)的血旗兵历尽酷寒终于抵达帝都,带来的却是坚昆失守,月匈联军近四万人正在围攻定边府的消息!

    定边府被围攻是汉元1002年的十一月,如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天知道月匈联军有没有攻下这座无城垣的府城。

    大汉皇帝震怒,朝廷震怒,百官震怒,月氏人已经彻底惹急了整个大汉帝国。如此贪得无厌不说,居然寡廉鲜耻,勾结大汉死敌匈奴人!这个举动已经越过了朝堂衮衮诸公的底线,绝对无法容忍!

    至此,大汉皇帝下令,提前发动平叛战争。

    鉴于月氏人已经跟匈奴人勾结,并且攻下坚昆和定边两地(朝廷已经不对定边城抱有希望),大汉皇帝下令组建两个方面军,西北方面军以益公为统帅,节制甘、肃、雍、凉、宁五州军队,甲乙丙三等军团悉数听从调遣,共计一百六十万人马,西出墨山、玉门两地,彻底荡平月氏;北疆方面军以胡公为统帅,节制银、榆、晋、怀、燕五州军队,同时署令其为度信、北海两州军前都督,甲乙丙三等军团悉数听从调遣,共计两百万军队,北上剿灭月匈联军!

    而沈云等学员兵,就算是北疆方面军两百万大军中的小小一员!

    ※※※※※※※※※※※※※※※※※※※

    “乖乖,整整四百万大军??!帝国有近百年没有这么大阵仗了吧?”

    平凉城北郊的军营里,庞通脱下军靴,再次搓着脚丫子感慨道。

    经过近二十天的漫长行军,终于赶在二月二十九日这天抵达平凉城。不过此时银州已经成为北疆方面军的大本营,无数军队从各地赶赴这里集结,导致平凉城此处都挤满了军人,所以他们这些人只能被安排到北郊自己安营。

    幸好都做惯了,五个人的小帐篷快速搭建起来,听了张末的安排,今夜又不用他们五人值哨,所以天才擦黑,五个人就躲进了帐篷里取暖---话说三月将至,这鬼地方还是冻的要命。

    钟离泗脱掉铠甲,嘟喃道:“何止百年??!我看两百年都有,欸,滕宇,上次帝国动用四百万军队是啥时候?”

    方誊正在卸绑腿,笑着摇摇头:“我不是历史专业的,哪知道去?你可以问问渊让,他肯定知道?!?br />
    钟离泗奇道:“他大学读的是历史专业?”

    “昂,算半个历史专业吧!”方誊语带双关地笑道。

    沈云脱掉披风,甩到方誊身上,笑骂道:“别听方滕宇瞎说,我家里的未婚妻是学历史的?!?br />
    庞通搓了搓脚丫子。刚想放到鼻子边闻闻那股“香味”,听了这话,顿时“哟呵”了一声道:“不是吧沈渊让,你在家都有未婚妻了,还勾搭我们的骑兵之花???”

    骑兵之花当然是指周蕙。

    钟离泗也指责道:“沈渊让,你这也太不厚道了吧?!吃着碗里的还盯着锅里的,你倒是给哥们留碗汤喝呀!”

    沈云乘着钟离泗放置铠甲的当口踹了他屁股一下,笑道:“你们懂个屁,我们那是真爱。奶奶的,老子愿意娶俩个。她也愿意嫁,你管得着么?再说了,那司徒晓月不是留给你了么!怎么,昨天去帮她背行礼又被拒绝了?”

    钟离泗揉揉屁股,颓丧地坐在火盆前。搓着手道:“别提了,司徒晓月根本不搭理我。倒是对赵先至呵护备至。我昨天还看见她偷偷给赵先至塞了个暖包呢!”

    “哟呵!”沈方庞三人齐齐贼笑地看向一直在整理床铺的赵信,庞通叫道:“先至兄弟,你这口风够严的呀,勾搭上了咱们的司徒宝宝,也不说一声???要不是钟离泗这家伙眼睛毒,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赵信那张俊脸上顿时出现一抹红晕。虽然他一向沉稳,但在这几个不知廉耻的袍泽面前,他还是觉得自己脸皮不够厚。他弄好床铺,也凑到火盆前。却没说司徒晓月的事,而是道:“帝国上次动用四百万大军,还是在圣祖西征之时,距今四百五十年了!”

    “谁问你这个了,你别岔开话题??!”庞通不满了,挤过去勾住赵信肩膀道,“老实说,你牵了司徒晓月的小手没?滑不滑?”

    赵信将庞通一推,涨红脸道:“边儿去,老搓脚,手味儿的跟刚从茅坑里拿出来的一样,也不嫌臭?!?br />
    庞通笑嘻嘻地坐回去:“老子乐意,老子就喜欢这个味儿!”

    方誊也坐了过来,烤着火对庞通道:“所以你就是找不到姑娘,还有脸说?!?br />
    庞通也红了脸,见钟离泗想开口嘲笑自己,忙道:“谁说老子找不到姑娘的?我娘已经在家给我物色好了,等这场仗打完就回去成亲!哼!”

    沈云最后也坐了过来,叹道:“打完这场仗?四百万大军的战争啊,什么时候能打完?!”

    庞通从怀里拿出干粮嚼,钟离泗笑骂一句:“你真是属猪的,刚才火头军给你弄的饭没吃饱还是咋滴?又开始吃!”听了沈云的话,笑道:“安心啦,说是四百万大军,其实真正拉上去见仗的不过两三个军团罢了。我已经打听过了,这次元帅虽然可以节制七个州的军队,但他老人家压根没把月匈联军放在眼里,只征调了两支乙等军团和一支飞骑军,大概也就七八万人的样子,打不了多久的?!?br />
    赵信也点点头道:“不错,月匈联军一共也就四万多人,咱大汉打他们,不至于要两百万军队,两个军团足够了!”

    大汉军事情报一般都不会进行严格管控的,除非是必须的军事机密,否则敌人的消息都会任由士兵们互相传播,这样也能让普通士兵心里有个底,不至于怯战畏敌。

    “希望如此吧!”沈云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方誊却说:“我只希望元帅赶紧把定边府拿回来,然后掉头往西,去大月州平叛去!”

    “还往西?在走下去,我这双嫩脚板就要磨穿了!”庞通爱惜地摸着脚,叹气道。那模样,又把众人逗乐了。

    “滚一边儿去,老拿那双臭脚说事儿,”钟离泗笑骂着,将怀里的一个馍馍也丢了过去,“你当初就应该长双平足,而不是这个汗脚,长了平足不用来当兵,岂不是更好?!”

    庞通接过馍馍,深深咬了一口,陶醉地笑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反正我喜欢汗脚,我就不是平足,你咬我?!”

    “哈哈哈哈”众人齐齐笑出声。

    平凉城的第一夜,过还算不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