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五章 飞云堡,恶战先声】
    越过阴山山脉往北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戈壁。其中有一块区域是长六百里宽四百多里的沙丘地带,横亘在从度信州通往北海州治所库伦府的中间。

    常年走惯这里的牧马人都知道,这片沙丘是“死神”的领地,任何生灵进去都走不出来。

    大汉帝国拥有此地已经快五百年,早就将这一片的地理摸个透彻。翻越阴山山脉之后想要从正北方向去库伦只有两条路,这两条路都是要绕过那片“死亡沙丘”。

    当然,北疆方面军的目的地不是库伦,而是北海州西部的重镇定边府。

    定边府位于金山(阿尔泰山)北麓以北六百里,北疆方面军要去定边府也必须沿着金山北麓前进。因为只有这条路上有水源存在。

    在帝国官方的称谓中,金山的名称是阿尔泰山,这个名称的由来据说是汉圣祖定的,甚至连定边府、库伦,以及北海州名称中的“北?!彼诒炊雍彩怯墒プ婷?。全世界除了沈云,没人明白圣祖为何要将这些地方叫这个名字。

    当然,官方有官方的称谓,民间也有民间的习惯称呼。北海州其他地方或许都沿用官方的称谓,但这坐绵延三千里的大山脉,民间还是习惯称它为“金山”!

    早在圣祖以前,就有汉人在这里开采金矿,五百年后的今天,阿尔泰山上不时仍有人在里面发现了矿脉的存在,所以民间称呼它为金山也不足为奇了。

    沿着金山迤逦往西北行走,一路上会经过瑙云堡、班特堡、扎拉堡等数座大堡。过了这三个大堡才算过了荒无人烟的戈壁,在扎拉堡北部的查干湖是前往定边府的一个重要水源补给点。帝国在这里设有查干县管辖。

    五百年的经营,五百年的建设,使得这个在圣祖之前让所有汉人畏之如虎的荒漠戈壁成为坦途。许多罗斯平原的部落小国的商人,都会沿着这条路到大汉做生意。直道修建的也算完善,虽然有些路段不可避免的受损严重,但却不耽误大军前进。

    四月二十四日,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苦跋涉,北疆方面军第三军团终于抵达查干县,并在查干湖旁边扎营,等候先行军队的通报。

    “呼,这鬼天气,总算暖和一点了?!痹掠毯?。沈云躲回帐篷里,搓着手脚道。

    已经快五月,这极北之地的天气总算暖和了许多,白天不用穿棉衣也还可以,但到了晚上依旧有些寒冷。当然。比起之前一个月的艰苦来说,现在靠着湖边扎营。实在算不得什么。

    由于还在大汉疆土。周围也都是汉人在管辖,虽然辛苦些,但军中情绪还算稳定。

    沈云刚刚回到帐篷,方誊后脚就跟了进来,递给沈云一张纸道:“这是今日警卫曲发来的军报,你看看?!比缓罅⒓醋蚺油ǎ骸芭肿?。给我带晚饭没?”

    庞通从身后拿出几个白面馍和一碟咸菜递给方誊,问道:“今日有什么新的情况?”

    沈云在一旁看军报,方誊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一边吃一边说:“能有啥新情况?;共欢际悄切?。部帅不管事,都是警卫曲去大营听令,然后传达各营。据说飞骑卫已经到了定边府西南两百里的扎布汗河,估计也就这几日就会有战报传来了?!?br />
    沈云看完军报往地上一放,问道:“这个消息军报上没有说啊,你听谁说的?”

    方誊吸溜了一口水,咽下馍道:“还能是谁,部帅身边那个警卫曲曲长呗。不过我觉得他说的不太靠谱,大部分都是可能啊大概什么的,估计都是他自己计算的结果?!?br />
    庞通脱掉靴子,撇嘴道:“可不是,那些参谋科的书呆子,整天就计算这计算那儿,个个搞的跟小诸葛似的,可算准的没几次?!?br />
    沈云道:“也不能这么说,参谋科的人还是有点能力的。从查干湖到扎布汗河直线也就四百里左右,飞骑卫是和胡公殿下一起行动的,算时间也应该到扎布汗河了。只是不知道这消息是什么时候的?”

    “等钟离和信回来吧,看他们有什么消息没有?!狈教苎氏伦詈笠豢阝?,舒服地拍着肚子说。

    第三军团这段时间以来军纪很严,但晚上扎营之后各军之间都是会有警卫部或者警卫曲的人四处通气打探消息。这也是帝**中默认允许的,只要不是前敌接触时刻,各军之中为了得到确切消息都会四处打探。

    沈云休息了一会儿,又掀开帐篷,往湖边走去。

    特编部的扎营地点在查干湖正南方向,往东去三里是另一部的营地,往西去十里则是查干县城。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新州的城市,但沈云还是不得不感慨,这圣祖防备新州人的心理实在有点太过了,而咱们汉人的顽强生命力也实在让人敬服。

    新州不许筑造城垣,所以整个查干县城是围绕着查干湖西边一座小山包修建的,房屋低矮破旧,街道也不平整,很多地方甚至连老州的猪圈都不如??删退阏庋?,查干县城还居住着一万多人口,一部分是已经归顺的异族后裔,还有一部分则是当年迁徙过来的汉人。

    对于查干县来说,第三军团实在太过庞大了,整整两万五千人的队伍,还有数以万计的辎重马匹车辆,它这个小县城根本无法承担如此大军驻扎。第三军团军团长侯鉴也没有入城,更没有理会查干县令的宴请,而是打发了一个部帅去应付。这个部帅就是特编部的徐栋。

    ※※※※※※※※※※※※※※※※※※※

    北地天气清朗,夜幕降临,天空繁星点点,密密麻麻的汉军营盘也仿佛星辰般,点缀在这片湖水之畔。

    不时还刁斗和梆子声从巡哨的队伍中发出,此时。沈云才能感受到,这片土地真是大汉疆土,是接近真实战场的军事重地!

    想想后世的这里,早已化作他国领土,每次想到这点,沈云就忍不住用军靴重重踩踏一下脚下的土地---这里是汉人的,永远都会是!

    这时,有人从沈云身后走近,脚步很轻,但沈云还是听见?;羧换赝?,却见一个摘掉了头盔,身着铠甲的士兵正背着手站在那里。

    不过说是“士兵”有些不太妥当,因为这个“士兵”眉目如画,散开的头发还带着一丝皂角的香味。嘴角微翘,笑盈盈地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恋---正是女兵周蕙!

    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沈云走上前。揽臂将她拥入怀中,轻嗅着她发梢的香味,道:“你们女兵又去洗澡了?”

    周蕙窝在沈云怀里,轻轻点头:“嗯,之前一个多月都在戈壁里行军,没法子。现在好不容易到了查干湖。不洗洗怎么行?我们可都是女人!”

    “知道自己是女人还跑来当兵!”沈云不满地嘀咕一句。

    早在云外堡的时候沈云就这么向周蕙发过牢骚,不过周蕙每次听见这话都会泛起浓浓的甜蜜感,从不辩驳,而是会柔柔的揽住沈云的腰际。然后送上香吻阻住沈云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次也不例外,听见沈云又在责怪自己,她轻轻一笑,抬头在沈云嘴边一啄,然后“呀”地一声,赶紧推开他,跺脚擦嘴:“呸呸呸,你怎么还没洗漱啊,脸上都是灰!”

    沈云如恶作剧得逞一样高兴,哈哈一笑,上前将她搂进怀里,带着一股男儿的彪悍,将她柔软的唇瓣深深攫住,舌头蛮横地撬开她的贝齿,不断索取……

    周蕙虚弱地挣扎了几下,象征性地表示了抗议之后,也渐渐酥软下来,任他施为了。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松开,周蕙已是眼眸含春,满面通红,似水的眸子瞪了他一眼,嗔怒道:“你看你,讨厌死了,回去我又得洗脸!”

    “呵呵,这里是查干湖,水有的是,洗呗!”沈云毫不在意的说道,望着周蕙的眼睛里,炽热的**毫不掩饰。

    周蕙很享受沈云的这道目光,不得不承认,沈云的眼神很狂野,丝毫不像这个时代的其他男人那般含蓄和故作清高,想要的,想得到的,会透过眼睛**裸的表达出来。

    周蕙爱的,就是沈云这股毫不掩饰的狂野!

    不过这里可是军营,他们两人时常在扎营后私会,已经有点过分了,想要彻底解决生理问题那是不可能的。两人也就只能干瞪眼过过干瘾罢了。

    两人牵着手,在营地周围走了一圈,遇上两队巡哨都是沈云这个连的,见状也是微微一笑,对了口号就走开,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当然,也就局限于这个营地,若是跑到别的营地里,非被拿了军法从事不可。

    ※※※※※※※※※※※※※※※※※※※

    与周蕙腻歪了大概一刻钟,两人分开,沈云回到营帐时,见钟离泗和赵信已经回来。不过与以前每次沈云回来都会被钟离泗他们调侃不同,这回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

    “怎么了?”沈云看出不对劲,在火盆前坐下问。

    钟离泗先道:“渊让,好像有点不对,刚才我们从大营回来,得知三天前飞骑卫已经跟月匈联军交手了?!?br />
    “嗯?这是好事??!”沈云奇道,“难道,战事不利?”

    钟离泗摇头说:“那倒没有,大营的参谋说的很快,只提到定边府并未被月匈联军拿下,飞骑卫一旅已经进驻定边府,同时跟月匈联军小部交手,射杀敌军四级。其他更详细的就没再说了?!?br />
    沈云也不是笨人,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你的意思是说,月匈联军已经撤退了?”

    “要是月匈联军撤退就好了?!闭孕磐蝗坏?,“我见大营那里似乎接到了殿帅的军令,不论部曲还是营连都在偷偷打包,这似乎是我们要撤退的情形?!?br />
    庞通在一旁听的抓耳挠腮,急道:“到底啥子情况嘛?殿帅没下令,他们打个啥子包撒?”

    庞通一着急连家乡话都往外冒了。

    赵信继续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何打包,不过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的殿帅,那是出了名的兔子将军。扎布汗河那么多军队,怎么还少我们这一个军团?我总觉得今天大营参谋的话里还有没说完的东西……”

    “什么东西?”庞通急问。

    此时方誊已经想到了一点,说道:“你说的是不是月匈联军打了四个月都没拿下定边府这件事?”

    赵信点点头:“不错,从定边府被围到我军抵达,已经四个月了,我们本来都以为月匈联军至少到了查干湖这里,可现在的情况是定边府还在我军手中,这本身就很诡异,毕竟定边府可只有一个不满编的师驻守,前后兵力不过一万人左右。又没城垣,怎么抵挡得住四万月匈联军的进攻?”

    “再有,飞骑卫与敌交战,凭他们的战斗力,又怎么会只射杀四人?”钟离泗补充道。

    “也许是敌军畏惧飞骑卫的威名。又也许是他们撤的太快,飞骑卫毕竟只有一旅。不敢轻率追击!”方誊说出了心中所想。

    沈云沉吟了一会儿道:“都有可能。现在信息量太少,我们根本猜不出什么东西来。你们先回排里,通知咱们的人晚上睡觉警醒点?!?br />
    众人一听,也都凛然,纷纷起身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沈云想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曲部大帐找第五连说说这件事。没想到的是。他到的时候,其他营连的军官也都到了。

    学员兵里的营连军官都不是傻瓜,钟离泗和庞通带回来的消息,他们的人也带回了。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都做了和沈云一样的决定,也都是来到曲部听候更进一步的命令。

    沈云和其他人等候了大概一刻钟,才见第五连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原来在刚才那一段时间里,第五连亲自去了一趟部帅营帐。

    “曲长,部帅怎么说?”张末第一个问道。

    第五连那张冷脸上带着寒意,只听他**地道:“部帅跟那查干县令喝多了,正在休息。听了我等的汇报也没多说什么,只让我们等候军令便是?!?br />
    “不是吧曲长?这部帅是吃什么长大的?”立即有人忍不住了,开口就骂,“他奶奶的,我们在这儿焦急万分,他却喝多了一睡了之,这算什么?”

    “就是,惹急了老子,老子去大营军法部告他去!”有人附和。

    第五连沉下脸,喝道:“干什么?你们想越级上报吗?给我听好了,一切听从军令,咱们这不是在学校,而是在战场,违抗命令者,你们知道是什么结果。现在,我命令!”

    所有营连军官一肃,轰然行礼。

    第五连道:“今晚全曲加一倍巡哨,士卒只能除甲,不得脱衣。全曲进入三级戒备!”

    “喏,属下接令!”所有人轰然应诺。

    从曲部出来,张末又跟沈云说:“渊让,今晚你们连出一个排,负责西南方向的巡逻,五里范围内不能放过?!?br />
    沈云慎重地点头接令。

    ※※※※※※※※※※※※※※※※※※※

    当晚丑时,即汉元1003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沈云从行军床上起来,穿戴整齐后去马厩牵出“瑞兽”,然后在甲九号帐篷里叫上了方誊的第一排,一共二十骑出了营盘。

    今晚巡哨多一倍,进入三级戒备,所有士兵休息都只能脱掉铠甲,但衣服却不能除去。营地里原本一伍的巡哨也增加到一排。同时还要派出一个排巡逻营地五里的范围,所以整个连,每个时间里都只一个排在休息。

    从晚上戌时到卯时这五个时辰是最危险的时间,沈云决定戌时到亥时由第三排巡哨西南,一排巡哨营地,亥时到丑时由第二排巡哨西,三排巡哨营地,至于人体最困乏的丑时到辰时,沈云决定亲自带一排巡逻西南,二排巡哨营地。这样等于每个人只能睡四个小时,困乏是肯定的,但总好过没有休息。

    幸好这批学员兵个个都是昭武大学花费了四年训练出来的精锐,倒也没人喊累。

    踏着夜幕,沈云在营外三里碰到了巡哨回来的第二排,排长是赵信。

    “没有情况,不过县城里有点动静。我让庞通那个伍前去探查,等会儿你们过去,应该能碰上?!闭孕庞肷蛟平唤邮彼档?。

    “城里有什么动静?”沈云问。

    赵信皱了皱眉头,摇头道:“不清楚,有火光,但没有声响,距离太远,我看不真切,所以让庞通那个伍去查看了?!?br />
    沈云点点头,让赵信先回营休息。然后跟方誊一人带两伍呈扇面向西南方向巡逻而去。

    在昭武大学的骑兵科,巡哨游骑的科目他们也是要学的。所以在夜间行马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速度要慢一点,同时还要打上灯笼,以防马蹄受伤罢了。

    当然。在夜间巡哨,更多的并不是远方如何。因为人的眼力毕竟有些。只能注意到眼前,所以夜间巡哨骑兵一般都会挑出一个尖兵,尖兵走在最前方,一旦有事,他就是要用身体为后面的袍泽示警的存在。

    再往前两里,周围都是稀疏的青草?;褂性洞邝铟畹拇蟮?,天上的星星更加明亮,但却没有办法给太多光亮。幸好这里都是平地,很少有大坑大井。只要慢点,倒也不虞摔了马匹。

    沈云一行到了五里范围,方誊那个方向朝这边用灯笼晃了个圆圈,示意安全。

    极目望去,眼前还是一片黑暗,不过县城方向似乎真的隐隐又火光,但看不真切。沈云有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心头。他想了想,对身边一人道:“你去方排长那里问问,看看他们碰到庞通那一伍的人没有?!?br />
    “是?!蹦侨苏ψ硗?,就在这时,一阵细微却又急促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

    夜间纵马?

    沈云心头一凛,顿时觉得不妙。在这黑漆漆的夜里,谁会在大晚上的骑马?还这么快?

    “戒备!吹灯!”沈云嘴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手里的灯笼立即吹灭,这也是在向方誊那边示意这边有情况。于此同时,麾下两伍人马立即左右分开,骑刀放在顺手处,却没有拔出来,而是先将手弩抓在手中,另一只手握住背后的四石力弓!

    蹄声渐响,方誊那边也似乎察觉了这边情况,灯笼也吹灭了。

    听惯了马蹄声的沈云立即判断前方来到的是五骑左右,他想到可能是庞通,于是伸手虚按,让其他人暂缓紧张情绪,同时高声喊道:“来人通名!”

    果然,庞通那如风箱一样的嗓音传来,不过却带着一股子哭腔:“渊让,是渊让吗?”

    沈云心头一松,不过旋即又提了起来,一夹马腹,快速向庞通冲了过去,嘴里道:“是??!你们怎么这么晚?还跑这么快?”

    终于跑到近前,之间庞通那肥硕的身躯骑在马上,有些摇晃,胖脸上却是汗水,细小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沈云心头一沉,扫眼望去只见四骑,可庞通去的不是五个人吗?难道县城……

    “敌军!好多敌军!”庞通已经忍不住哭嚎了起来,“县城没了,月氏人匈奴人烧了县城,现在往我们这边来啦!小顺子死了,他死了……”

    小顺子就是庞通这一伍的一个骑兵,原名罗顺,是个瘦小的汉子,没想到……

    沈云心头一阵发慌,庞通还在喋喋不休的哭嚎:“我们刚过去,就看见城里大火,小顺子心急,先冲了上去,却没想到旁边草地里突然站出十几个弓手,一轮齐射就把小顺子射成马蜂窝了……他死的,死的好惨??!”

    这时,只听远处隆隆之声传来,沈云心头发慌,但庞通的哭嚎更让他烦躁,他陡然大喝:“你他娘的嚎丧???!我们还没死光呢!”

    这一嗓子吼出来,沈云突然发现自己不是那么怕了。心里那股紧张似乎也发泄了出去,看见被吓得一时说不出话的庞通,沈云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给了庞通一个耳光:“妈的,见到自己弟兄被射杀,居然还他娘的一路哭跑回来,你手里的是什么?是武器!我/操/你大爷的,你还是不是大汉的军人?你想过自己身份没有?”

    庞通被骂晕了,但身边其他也有些紧张的学员兵们却在不知不觉中挺起了腰。

    沈云见庞通已经止住了哭泣,也没有继续骂,而是大喝一声:“来人,发五响箭!通知方排长,立即回转营地,通知曲长立即备战!月氏人,嘿嘿,怕是想玩围城打援??!我们命好,让我们捡着了!”

    说话间,远方隆隆马蹄声已经汇聚成一片,黑黝黝的夜色里,影影憧憧的一片黑影渐渐有了清晰模样……

    ※※※※※※※※※※※※※※※※※※※

    汉元1003年四月二十五日凌晨丑时三刻,月匈联军四万人绕过扎布汗河,走金山戈壁,到了查尔干湖设伏,准备袭击北疆方面军第三军团,截断北疆方面军后路,夺取其后勤粮草供给。

    是夜,月匈联军四万余分三个方向,六个批次冲击第三军团驻地,两军从凌晨丑时激战至夜里戌时,双方死伤无算。查尔干湖湖水为之一赤……

    这,只是北海州查尔干湖战役的第一天……(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  郁闷,没写到飞云堡。算了,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就这么着吧,上传了才发现名字有问题,省的麻烦编辑了。就这么看吧!

    最后,求个票,为明日的大战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