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七章 查干湖,四战之地】
    到了卯时初刻,不需要什么军报沈云也能作出判断了。

    这绝对是有计划有预谋的针对第三军团的一次全面进攻。敌人的数量暂时不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多于第三军团。因为他们从三个方向,六个地点同时向第三军团的驻地发动进攻。

    第一波攻势在寅时三刻开始,瞬间就突破了三座营盘,并在里面放火焚烧,意图搅乱整个营盘的布局。不过在这个时候,一直毫无动静的大营方向传来了简短有力的军号声:一长一短,命令固守!

    大营的军号一响,其他营地也纷纷响起军号回应。这是汉军的联络手段之一。大营主帅侯鉴已经发出命令,全部营盘就地固守,不许支援。此时还是漆黑一片,盲目支援只会让整个大军失去控制。从这点来说,侯鉴不愧为百战将军,在最快的时间里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也正是这个命令,让第三军团撑过了最难熬的一刻钟!

    卯时初刻,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天色终于亮堂。但此刻,整个第三军团的驻地已经是烽烟处处。通过鼓声、军号和旗帜判断,第三军团大小数百个营盘中,已经有三分之一宣告覆灭。

    沈云此时才看见自己营门口的敌军全貌。清一色的骑兵,足有千人之多,密密麻麻地铺陈在营门口的空地上。他们离营地足有四百步,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边。

    “他们很聪明,第一次攻击失败之后就等着我们去支援其他营盘,一旦去支援,他们就会再次进攻?!闭孕乓Я艘豢诟闪?,沉声道。

    第一连聚集在一起,曲长第五连下达的命令是固守。第一连就负责营门。

    方誊点点头:“不错,他们至少有一千骑,我们这里只有一曲人马,骑兵不过四百之数,若是出营野战未必获胜,只能固守?!?br />
    庞通昨夜被吓得哭嚎一阵,但后来却是作战最力的一个,也许是想弥补昨夜抛弃罗顺的愧疚,又或许是觉得丢人,总之在后来营门防守中。在短短一分钟时间里,他一个人就射出了十支箭,射杀敌人四个,算是力战了!他此刻红着眼睛,死盯着外面那些敌人。咬牙道:“妈的,都是一些叛匪。出营野战。我们也未必怕了他们!”

    沈云见他的模样,也不忍心责备,叹气道:“现在关键不是野战能否打赢,而是人家占了主动,我们却只能龟缩防守。骑兵又被部帅分散到各曲当中,若是能聚集起来。倒也未必怕了这帮龟孙!”

    众人齐齐一叹,不再言语。

    卯时三刻,天色大亮,整个第三军团的驻地的震天喊杀声终于消停了一会儿??蠢吹芯チ艘桓鍪背揭仓沼谟行┢7α?。需要休整一下。

    就在这时,大营方向又传来了军号声:命令集结!

    “集结?”钟离泗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大营方向,骂道:“我/操,怎么他娘的在这个时候下令集结???我们一出门就要连营盘都丢了,叛匪追着屁股给我们一通猛揍,还集结个屁??!不行,这是乱命,老子不去!”

    钟离泗麾下立即有人也跟着鼓噪。

    沈云皱着眉头道:“嚷什么嚷,你没听是两长声的集结命令吗?这是让我们以部为单位集结,这样分散开,迟早被敌人一个个吃掉?!彼低?,沈云也无奈道,“可他娘的为什么我觉得去跟那个徐部帅集结这么不踏实呢?!”

    钟离泗撇嘴道:“别说你,我们几个有谁觉得踏实了?!”

    众人默然。

    这时,张末风尘仆仆的赶来,对着沈云道:“第一连听令,以千里行军的标准携带口粮与辎重,其余的就地焚烧,绝不能留给叛军。辰时两刻,全曲向部帅营帐集结?!?br />
    说完,张末又骑着马风尘仆仆的赶去下一个连。

    沈云踮脚见北边周蕙所在的第三曲并没有受到波及,心里也是大定,赶紧下令按照张营长的吩咐做事。

    特编部以曲为单位扎营,三个曲呈品字形结构,部帅大营在三曲中间,每个营地之间相距三到五里不等。中间有溪流和山包阻隔。在平时,这些溪流和山包都不是问题,可现在是战时,那就不好受了。

    凌晨的那第一场战斗中,东面的郑应第二曲受到的冲击最大,营门被破,至少有接近八百名敌军冲进了营地之中。主帅大营又发出了不许各营相互支援的命令,所以一通夜战下来,第二曲差点就被彻底占领。幸好郑应的反应速度不慢,全军又是经过四年训练的精锐学员兵,在经过最初的混乱后,终于在营后稳定下来。卯时初刻,敌军依旧没有办法完全占领整个第二曲营盘,于是撤退。

    激战竟夜,第二曲伤亡最为惨重,一千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不到四百人!整整三个连拼没了。对于特编部来说,这已经是最幸运的。而其他几个方向的部曲,有些已经成建制的消失在查尔干湖边上。

    当然,此时的沈云他们是不清楚整个第三军团到底承受了多大伤亡的,他们只知道部帅徐栋下达了集结命令,他们必须烧毁辎重,然后依据强行军姿态赶到西北边六里处跟部帅大营汇合。

    顺便说一下,因为他们是特编部,归第三军团前师直属,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特编部的学员兵是胡公元帅的心头肉,所以特编部的营地位置离前师大营有二十五里,而离军团长侯鉴的军团大营,更是不足二十里---从这点来说,特编部说成军团直属更为恰当!

    由于已经天色大亮,沈云营地的调动情况根本无法对敌军进行保密。第五连本来还担心敌军会乘机进攻,可直到全曲撤出营地,断后的沈云一连都徐徐退出来了,敌军也依旧没有发动进攻,只是远远地列阵“欢送”!

    作为最后一批撤退的,沈云不时回头看向敌人。疑惑地问:“他们到底搞什么?就这么放我们走吗?”

    赵信的第二排走在最后,听见沈云的话,反而往东边西边望了望,叹道:“他们未必是真心想放我们走,而是不得已为之罢了。你听听东西两面的动静,杀声不断,恐怕那两处才是他们的主攻地点,这里只是为了堵住我们不往南突围就行了?!?br />
    沈云仔细一听,道:“那等会儿我们向部帅提议,集中兵力向南打。这里应该是他们兵力薄弱处?!?br />
    赵信摇摇头:“且不说咱们这个从参谋转为主将的部帅有没有这个胆略决断,就算有,你认为南边的敌军就只有我们看见的这区区千余骑?唉,更何况你之前说的也有道理,月氏人占了主动。查尔干湖周边的要道怕都被月氏人给占领了,咱们这点人往南冲。他们能够从容调集军队进行围攻。失了这里的营盘,我们的局面将不可想象?!?br />
    沈云默然。

    经过这将近一年的学习,沈云已经明白,冷兵器时代的包围、反包围,突围、反突围等等作战可不像现代影视作品里拍的那么简单,似乎是主帅一声令下。所有人就往一个方向冲,然后就突围出去了。

    事实上,在冷兵器时代,没有清晰明确的通讯手段。夜间突围是绝不可能的(小规模行动或许还有极低的成功可能),对于拥有两万多人的大军团而言,白天突围是根本不可能完全瞒住对方的。面对月氏大军的包围,参加突围的队伍少了没用,多了又会被对方发现,从而进行针对性的反突围。

    如今摆在第三军团面前的困境就是这个。放弃营盘无疑给了月氏人全歼第三军团的机会,而固守营盘,月氏人又会不断蚕食过来---沈云不就在部帅的命令下退出了营地么?

    现在两军交锋的位置离着军团主帅的大营还有二十几里,依照这种速度下去,只要三天,军团主帅就要直面月氏人的冲击了---这还是各个营盘能够完全遵照主帅指示,死守不退的情况下。在今日军团大营下达集结命令,各曲向部帅靠拢之后,第三军团的营地范围将大大缩小,不过也算是收缩了兵力。

    “今日申时三刻,夕照降临之际,第三军团后师将向当面之敌发动攻势。遵照此最大战役计划,未时初刻,我部之命令是,以不少于一千骑与一千步卒之兵力,汇合前师的第二镇,共计六千余人向当面之敌发动佯攻?!?br />
    部帅营帐,脸上还带着宿醉酒气的徐栋顶盔掼甲,对集合过来的三曲曲长下达军团长侯鉴的命令:“此战之最优目标为击溃当面之敌,推进二十里,收复查干县。最次之战役目标为牵制南面之敌大部,使其无法支援东部战场,声援后师之进攻。同时,进攻之部曲务必侦察清楚当面敌军之数量、装备以及编制情况?!?br />
    徐栋刚刚说完,底下的曲长们便纷纷开口了。

    首先是受损最巨的郑应:“部帅,我曲在今早之战中伤亡半数以上,下午之战能否不参加?”

    徐栋点头:“可。然从即刻至午时的大营南侧营门,由你曲承担?!?br />
    “喏?!敝Sλ闪丝谄?,领命道。

    文萃急道:“部帅,我曲还未与敌接触,申时之战我曲请求全员参战?!?br />
    徐栋想了想,拒绝道:“不可。申时之战极为重要,女兵不许参战,你曲负责营内后防。申时之战,我意以第一曲为主,亲卫曲为辅出战。其余人等谨守大营,随时援应?!?br />
    文萃还想再说,第五连上前道:“部帅,属下有几个问题?!?br />
    徐栋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眼睛,摆手道:“讲?!倍杂谡飧龅谝皇奔溆氲薪哟?,还能击溃敌军的第一曲,徐栋还是比较看重的,所以对第五连也有一些好感,声音也不似方才拒绝文萃时那般严厉。

    第五连板着冷脸道:“属下问题有三,第一,后师之进攻兵力为多少?第二,申时之战为何只有六千人参加?第三,军团大营的参谋可有拟定撤退计划?”

    徐栋皱了皱眉,这似乎不应该是一个曲长问的问题。不过想想,眼前这些学员兵都还没有毕业,他只能无奈地解释道:“方才军团长已经说明,寅时之战,我第三军团伤亡严重,后师第一镇被打残,第二镇与第三镇伤亡一千余人,如今集结起来的,不过七千余人,将全部参加下午的夕照之战。至于我前师,寅时之战伤亡共计一千两百人,受损主要集中在前师第一镇与我特编部,申时之战也以第一镇为主,我部主要负责侦查与侧翼辅助。撤退计划嘛,军团大营的参谋部还在研究,暂时不便告知?!?br />
    第五连皱眉道:“部帅,月匈联军明显有备而来,军团斥候们为何早没有发觉?而且,属下想知道敌人的主攻方向为何是东西南三个方向?参谋部有给出答案吗?”

    “这个……”徐栋捏着下巴,思索道,“参谋部给出的答案是,月匈联军应该是从金山戈壁绕路过来的,而且在这里埋伏了很久,估计是从去年攻克坚昆之后便有了该计划,他们的主攻方向是东西南,看来是想我们从北边撤退……咦,月氏叛匪中有高人指点!”

    徐栋突然明白了什么,看向第五连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惊讶,立即起身道:“第五曲长,你立即回去部署申时之战,我再去一趟大营,亲自面见殿帅,若真是如此,那这就应该不是简单的针对我第三军团的攻击计划,而是……”徐栋不敢再说下去。

    作为曾经胡公殿下身边的优秀参谋官,徐栋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场指挥官,但他的眼界和见识却是不小,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这是一个圈套,一个为北疆方面军准备的圈套!往深了说,月氏人的主要战略目的并不在迪化方向,而是将主战场摆在了这里,目的是要全歼北疆方面军!如果这个设想成立,那第三军团乃至整个北疆方面军所要面对的就不是区区四万月匈联军,而是数十上百万的月氏军队---该死的月氏人,从去年塔里木河河谷之战后就应该在谋划这件事了,他们肯定将所有军队都拉到金山以北了!

    可问题是,如果月氏人真的将百万大军放在这里,这么长时间里,他们吃什么喝什么?他们的后勤是怎么保障的?更重要的是,他们将大军放在这里,迪化真的不要了?假设他们真的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舍弃迪化不要也要将北疆方面军全歼,那又回到一个老问题,是什么给了月氏人如此大的决心和勇气?

    这是一盘大棋!一盘大到徐栋想想就会觉得不寒而栗的棋局!

    能够参与这局棋对弈的棋手,在当今之世,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大汉帝国的皇帝,另一个,只有雄霸西方的罗马皇帝!就连胡公殿下,也只能算是棋盘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棋子罢了!至于第三军团,恐怕只是楚河汉界边的一个小卒……

    查尔干湖,在这个棋局里成了真正的四战之地!也是一个活子,此子活则全局活,此子死,则全局死!

    徐栋在去军团大营的路上,随着猜想的进一步深入,汗水已经彻底打湿了后背……(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  回到老家过七夕了,却没想到又有推荐……这可真是头疼了。早知道就把电脑带回来的,现在在网吧码字更新,实在有些痛苦。

    算了,不说这些了,尽量将内容写好吧!嗯,请大家多多支持!

    七夕快乐!情人们,给个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