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八章 大棋局,对弈一方】
    扎布汗河,胡公营帐。时间,汉元1003年五月一日。

    “ 元帅,月氏叛匪中绝对有高人指点,不然不可能布下如此大的一盘棋!”诸葛允沉声道?;坝镏写沤粽?,但更多的是兴奋。

    有生之年,能够碰上这么一场注定名留青史的大战,绝对是能让任何一个年轻汉人热血沸腾!诸葛允还年轻,他当然为此兴奋!

    不过胡公却连连冷笑,看着沙盘上已经侦查出来的敌人方位,道:“果然好大一盘棋!居然拿老夫来当棋子,哼,就怕他牙口没那么好,吃不下去还要崩坏满嘴的牙!”

    包括诸葛允在内的所有参谋军官呵呵一笑,气氛颇为轻松。

    见面前的年轻人都带着笑意,胡公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暗道:“还好,军心还算可用?!?br />
    其实胡公的内心并不如外表看上去那么轻松。在接到第三军团的求援后,胡公立即派出飞骑卫后师的一个旅去支援,同时命令中师将侦查范围扩大三百里,务必将整个扎布汗河周边都探查清楚。两天之内,侦查情况以及支援第三军团的各部将情况陆续汇总过来,参谋部的军官们将这些情况纷纷标注在沙盘上,一目了然。

    到了今天,胡公才算窥得敌人布置的大致面貌,但也足以让人震惊---北疆方面军居然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有一百二十万左右敌人的大包围圈里!

    当然,这个包围圈的确有点大,足足有八百里!相当于北海州四分之一的面积!如此大规模的包围,已经不能称之为战役,而要以战略命名之。不过这么大的包围圈,漏洞也非常多。北疆方面军发现的时间虽然有点晚,但也不算太迟。这个时候胡公若是下令南返,他有把握将北疆方面军这六个军团的绝大部分带回北海州以南。对此胡公是绝对有信心的。

    胡公的震惊点并不在这里,他震惊的是这么大规模的包围圈,如此庞大到近乎疯狂的作战计划,真是只有月氏一个敌人吗?就算现在加上匈奴,也不可能设计出如此庞大的作战计划!帝国持续五百年对匈奴的打击,让大汉上下都非常清楚这个不值一提的对手,匈奴人中绝对没有这么大胸怀的领导者!是的,要想做出这么宏伟庞大的战略计划的人。非有大智慧大胸怀不可!这已经不是关于一城一地的谋划,而是在进行谋国

    战争的部署!

    如果敌人吃掉北疆方面军,天山南北将连成一片,北海州将也要直面兵锋。与此相对应的是,大汉需要再花费至少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重新组织这么多人进行反击。这一两年的时间里敌人只会越来越强大,或许在可以预见的不远将来。大汉将要缩回圣祖以前的疆土面积。甚至更小……

    当今世界,能够做出如此惊人计划和具有如此野心的,只有一个敌人---罗马帝国!

    胡公真正震惊的地方也是这个。如果罗马帝国真的介入了,月氏人才有可能爆发出这种信心。一旦是真的,那大汉帝国现在以平叛心态面对就会吃大亏!

    “必须立即告知朝廷,罗马人可能介入了?;贡匦肴冒滴啦樘角宄?。罗马人介入有多深。如果仅仅是派人来进行指导还不可怕,就怕他们已经直接派兵参战了!”想到这里,胡公决定亲自写奏折,让人八百里快速送回帝都。

    胡公的焦虑并没有让其他人知道。营帐里的参谋们也没能感觉到。除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上次与诸葛允唱反调的另一名少校参谋,典木。

    典木,字成林,汉元990年昭武大学参谋科毕业,今年32岁。他毕业那一年,正好是胡公接管昭武大学祭酒的时候,毕业时的成绩极其优异,胡公视若人才,带在身边亲自教导。算是胡公的心腹之一。他与被“流放”的徐栋,曾是胡公身边最倚重的两大臂助。却没想徐栋一个失误,被胡公调去当了一个部帅,这让典木心里颇为不快。更不高兴的是,徐栋刚被调离,诸葛允就被烈武卫军团长推荐到了元帅营帐。

    这个诸葛允,毕业于帝国大学,从他的姓氏就能看到其出身必定与智公家族有关。加上他原本只是朔州乙等军团的参谋官,仅仅一年就调入甲等军团烈武卫,今年更是直接走进了元帅营帐,升迁如此之快,在历来讲究资历的大汉军队中简直算是一个异数。说他没有靠后台关系恐怕都没人信。

    而事实上,诸葛允的确没有靠后台关系,甚至家里人都很少知道他已经入伍当兵。有今天这一步,纯粹是诸葛允靠自己展现出来的才华与能力得到的??梢哉饷此?,诸葛允在入伍的第一天开始就处处表现出与普通人的不同,军事考核争第一,军事理论争最优,连铺床叠被他都要比别人快!这是他故意展现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尽快得到上级的认可。

    结果,他实现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很多上级之所以同意他晋升,真正的原因并不是他的能力,而是不想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贵族子弟在自己手下碍手碍脚---帝国姓诸葛的太少,虽然没人点破他的身份,但还是有人能够猜到。

    是人都会有嫉妒心理,诸葛允升迁太快了,这让跟在胡公身边十三年都还只是一个少校的典木非常不爽,私下里甚至在恶意猜想,这诸葛允是不是走了智公的门路才得以升迁---这点是校级以上军官最为痛恨和鄙视的事情。诸葛允到了元帅营帐后,虽然对典木很客气,也很尊重,但却不懂得韬光养晦,而是锋芒毕露,事事都想做到最好,不论是军中杂务还是战役策划,这诸葛允总是做得尽善尽美,不给他人。特别是典木这样的老人以表现机会。这样一来,元帅营帐中的许多老参谋都对他渐渐不满起来。

    当然,这种情绪现在还不明显,更何况大战在即,所有人都将心事藏在心里,表面上依旧一团和气。这就更让在学校中就有“小诸葛”之称,一向站在高处俯视他人的诸葛允更加骄傲,简直有包办元帅营帐一切事务的趋势。对于诸葛允这样的天之骄子而言,从来没有韬光养晦这种说法,有能力就要表现出来。干嘛为了别人的观点,而委屈自己的才华?

    很显然,儒家的中庸之道诸葛允学过却没有领会贯通,不能应用到现实生活里!在现实生活中,只要在平庸中偶尔闪现出一两分异于常人的光彩。便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凌驾众人了。大包大揽、锋芒毕露的后果是让所有人都用异样眼光打量你,最后还会视你为异类。加以排斥和打压。甚至是直接划到敌人那一类……

    胡公去写奏折后,参谋们又一次聚集在沙盘前讨论。这次他们要讨论的,是如何稳定当前的局势。各个小队讨论了一会儿,最后由各自的队长发言。最先说话的又是诸葛允。

    “诸君,如今已探明的敌军番号共有十二个,如果番号编制全满员的话。应该足足有一百二十万人左右。匈奴人不足三万,为精锐的匈奴王旗军,盘踞在乌布苏湖以南,协同的还有一万月氏步军。总兵力大概四万人左右,覆盖了唐努乌拉山一片区域??撇级嗟厍?,敌军驻守的人数不多,仅有一个旅。但他们在科布多以东的哈尔苏河上游藏了大概四个军团。另外其中四个军团在今年二月就从金山戈壁绕道,抵达阿尔泰的森林中,并在那里足足住了半年,顺利躲过飞云堡我军斥候的侦查。另有三个军团,应该是早期的入北海州的月氏军队,躲在查尔干湖东北的额尔珲山谷。

    现在,阿尔泰森林的四个军团已经派出一个军团监视飞云堡我军,另有三个军团绕到第三军团侧后包围,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吃掉第三军团,夺取我军的辎重。一旦达到这个目的,额尔珲山谷的三个军团就可以快速南下补给,然后锁死我北疆方面军南退之路,继而围歼。

    我们小队的意见是,应以第五第六军团驰援飞云堡,第四军团顺原路而返,支援第三军团,守住大部分辎重补给,然后争取在飞云堡周围三百里的范围内,与敌决战。我飞骑卫和烈武卫继续北进,先下科布多,再围坚昆城,将这一百二十万月氏的全部精锐通通消灭在北海州……”

    诸葛允说完,已经命人草拟建议文书,准备就此向胡公谏言。

    对于这种态度,其他参谋小队自然大为不满。虽然各个小队都有书写建议文书的权力,可在一般的参谋讨论中,各个小队都会尽量统一建议,让主帅少些干扰,以便做出正确判断。而诸葛允这个态度可以说有点专横了。

    当然,这个时候没人会去指责他。但反驳在所难免。

    典木皱眉道:“南山君,你想过没有,月氏人能够在阿尔泰森林和额尔珲山谷待过这个冬天,他们的补给从何而来?一百多万人的吃喝拉撒可不是小数目,整个北海州的居民都恐怕没有这么多人?!?br />
    诸葛允拱手道:“成林君,你的意思我明白。这一百二十万的补给,我个人认为是罗马支持的,不是罗马也肯定是跟罗马交界的那几个小国。不过我觉得,罗马的支持也仅限于此。我飞骑卫游骑经过四昼夜的不断探索得出来的结论我相信是正确的?!?br />
    典木却摇摇头:“南山君的说法我不赞同。要知道北海州的冬季极其寒冷,食物更是奇缺,这一百多万人如果全是月氏人的话,我不认为他们能够撑过来。所以,我们小队认为,罗马人也许已经派兵参战,参战人员就躲藏在月氏人的番号旗帜下,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罗马人为何会不遗余力的支持这支庞大军团在这里度过整个冬天。有鉴于此,我们小队的意见是,以烈武卫为后卫,飞骑卫开赴查尔干湖,先击退当面围困第三军团之敌军,整个北疆方面军退到查尔干湖以南,彻底脱离敌军包围之后,再思考如何寻求敌军决战!”

    “成林君的思想太过保守了?!敝罡鹪屎敛豢推厮档?,“试问罗马能够派出几支军团参战?他们的军制与我们不同,最精锐的军团都驻守在多瑙河一线与日耳曼蛮族作战,其他精锐军团都在首都罗马,若是有大规模军团派遣,我国的暗卫肯定获知。所以即使你们小队的想法成立,罗马也不可能派出最精锐部队,也许只是行省中的一些二等军团。面对这样的军队,我们飞骑卫与烈武卫可以一敌百!何惧之有?更何况,敌军所在意的,定是第三军团的辎重无疑,只要给予第三军团足够的支援,他们撑到我们击??撇级嗪图崂コ堑牡芯皇俏侍狻?br />
    “问题是‘兔子将军’能坚持到我们的支援吗?!”典木不屑地说,“我们烈武卫与飞骑卫固然骁勇,但你别忘了,我们其他几支军团都由乙等军团组建起来的,在同等敌军面前或许能一战而胜,但现在敌军数倍于我,第三军团直面之敌军足有三个军团,将近六万多人,万一被击溃,辎重不说,单单是后路被截,你能承担后果吗?”

    这句话就说的有些严重了。诸葛允脸色带着愤怒,咬牙道:“你这是懦夫的想法!我大汉军队所向无敌……”

    “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未虑胜先虑败,此乃兵书教诲?!钡淠竞敛豢推囟セ厝?,“你的计划是在拿我北疆方面军十万兄弟袍泽的性命冒险,是莽夫的行为!吾不屑!”

    “你……”诸葛允还想再说回去,却见传令兵急急跑进来,手里扬着军报道:“第三军团急报,查尔干湖南岸不复为我军所有,第三军团后师已全军覆没,辎重损失达三成!军团长侯鉴再次请求元帅救援,同时希望元帅给予临阵处置之权力!”

    “什么?!”参谋部所有军官同时震惊。典木刚想伸手,诸葛允又一次抢先拿了军报观阅,顿时引得典木面色阴沉。

    诸葛允看完,沉吟道:“此事要速速禀报元帅定夺,殿帅请求临阵处置之权力,看来第三军团已经快撑不住,这‘兔子将军’准备烧毁辎重开始逃跑了!该死,这才四天而已,怎么敌军突破的这么快?第四军团的援军和飞骑卫那一旅呢?没到吗?”

    诸葛允这个小队立即有人答复道:“第四军团的援军刚刚抵达飞云堡,估计被敌军缠住了,飞骑卫那一旅昨日也发回消息,正在拜德拉格河与敌四千人激战,怕是也被缠住了?!?br />
    诸葛允小队就这么一问一答,拿着军报走向胡公的寝帐,竟是根本忘了典木等人的存在一般。

    典木咬牙恨恨地看着诸葛允的背影,身边其他小队的参谋也都露出不满。其中一人对典木道:“成林兄,这诸葛允也太狂妄了?他是想独揽参谋部大权么?!”

    典木深吸一口气,平缓愤怒的心情,冷笑道:“这种公子哥,自以为多读了几年书就自以为是,且看他以后,少不得苦头吃。走,跟元帅汇报去,断不能让这小子得逞,咱十数万袍泽的性命不是儿戏,不能任由他在元帅面前胡言乱语!”

    ※※※※※※※※※※※※※※※※※※※※※※※※※※※※※

    ps:真的很头疼啊,在网吧码字就是没有在自己电脑面前爽。在下已经很努力了,大伙能给点票票支持一下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