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九章 大棋局,有敌无我】
    时间回到四月二十五日的下午,午时初刻。

    沈云的连队被集中起来,准备赶到前师驻守在西南方向一个小山包的营地里。申时之战的最优目标和最小目标都由第五连传达过了,所有包括沈云在内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次出战,到底为的是什么。

    对于这点,沈云还是很满意的。毕竟,他们不是炮灰,更不是第一批冲锋的。他们只要负责侧翼掩护就可以了。

    离开特编部营地向这里进发时,在营门口,沈云见到了顶盔掼甲,一身戎装的周蕙。由于已经准备开战,沈云只能用嘴型告诉她:“注意安全!”而周蕙这丫头,居然没一点自家男人要出征打仗的担忧感,反而一个劲地眨眼,红润的唇瓣不断开合,嘴型在说:“一定要打胜仗回来,你凌晨射杀了三个敌人,快可以攒下一个军功啦!继续努力哦!”

    对此沈云只能抱以苦笑,这疯丫头,跟如月还真是两个性格。若是如月在这里,怕是早就泪眼汪汪,念念不舍了。

    抱怨完自家娘们,却又发现文萃也起着马靠近第五连,似乎在他身边低声说着什么。就在所有人以为第五连跟文萃有私情的时候,第五连冰冷的声音传来:“这是战场,你能不能不添乱?想打仗行啊,去让部帅出道手令,我一定带你去!”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文萃满脸通红,愤愤地朝第五连啐了一口,然后牵转马头离去,连营门也不给他开……小女人的性子,大抵都这样。

    当然,这只是小插曲。第五连的第一曲顺利抵达前师第二镇营地。这里是个小山包。高度不足九丈,策马一个冲锋就能到山顶,不过好就好在这个高度上,周围五里一马平川,视线非???。

    第二镇在这里已经修筑了两条壕沟,放置了拒马和铁蒺藜等物,营墙和营寨还没有立起来,不过可以看见工兵部和辎重部的士兵正在忙碌。这次他们的质量就好太多了,壕沟足有两丈宽,时间关系不够深。但也算是个简易的防线了。就是拒马的质量还是不咋滴。没办法,敌军逼近的太快,这里一带的树木早就被砍光了,要想伐木造拒马,最近的也要到五里以外那片树林。不过那里现在已经是月氏游骑的范围,工兵冒险过去。跟送死没啥区别。

    特编部第一曲一到营地。就被安排到山包左翼先行休整。从山包前后不断腾起的尘土可以看出,许多骑兵都已经集结到位。沈云让方誊指挥士兵赶紧松开马肚带,同时喂养战马一定的水分,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准备,自己则带着赵信和钟离泗跟着张末到前方两三里处看看地形。至于第五连,他一到就被命令叫去镇帅营帐议事去了。随着他去的还有连长褚遂、罗橡和石锤。

    连长级别的都走了,张末就担当起战斗前侦察的任务。当然,很多情况第二镇之前已经有人跟他们讲明,比如地形和翼护范围等。但具体的还需要再看一下。

    与传统汉人对北海州都是荒凉之地的印象不同,在这即将入夏的时节,北海州还是以草地居多的---要知道这里可曾经是游牧民族重要的放牧地带之一,怎么可能太过荒凉?!这个小山包在地图上是没有标注的,现在也权且称为镇帅驻地,镇帅驻地往南是一片开阔平整的草地,五里开外有两片树林,分别在直道的两边,树林不大,大概也就两里左右的范围。树林后各有两条小溪流,是从查干湖的分支。月氏人就驻扎在树林后的溪流边上。人数大概为四千人左右。至于更远处还有没有敌人就不得而知了。这也是申时之战,特编部第一曲所要探查清楚的情报之一。

    若不是这片开阔地上有这么个山包,或许敌人早就冲上来了。因为有这么个制高点,第一镇的骑兵可以立即转化为步兵守在这里,敌军若是冲击会有大的伤亡,阵线这才稳定在这里。当然,这不是个可以固守之地,若是申时之战不能击溃当面的四千敌军,这里很快就会被镇帅下令废弃,继续往军团大营撤退。

    “你曲所要做得,就是绕过树林后的溪流,向南推进,听响箭和军号行动,一旦响箭不绝,那就说明中路正在推进,你曲也不得后退,必须继续迂回侧翼,若有军号,则是撤退之时?!钡诙蚺衫吹囊桓鲇纹锪ざ哉拍?、沈云等人仔细叮嘱道。

    张末发问:“若是我曲迂回时遇到敌军骑兵阻截是就地作战,还是要继续迂回?”

    游骑连长道:“这就不是我能告诉你的了,你们曲长已经去了镇帅那里,相信战前会有指示。我所能告诉你们的,就是那片树林后有大概一千骑和数百名步兵,旗帜上写的是‘月氏第六军团’,没有再具体的了,我们曾想抓几个活口回来问话,不过两军太靠近了,根本抓不到。一旦中路开始突进,你们曲的骑兵要以快打快,看看能不能先穿过那条小溪,迂回到侧后打击一下,如果能抓两个活口就更好了?!?br />
    “嗯,谢谢!”张末由衷地说。

    那游骑连长嘿嘿一笑,道:“都是汉家军伍,不用谢。若是申时之战能击溃当面之敌,我们游骑也能扩大范围,总好过被人憋屈地堵在家门口打要爽?!?br />
    大致的情况了解后,沈云跟着张末回到营地,越过壕沟时,却见山包前人喊马嘶,好不热闹,不禁对张末道:“这么热闹,敌军会不知道我们要出击么?”

    张末看了一眼沈云,无奈道:“那怎么办?这次出击是殿帅亲自下达的命令,镇帅也豁出去了,直接派出重骑冲阵!就算月氏人能反应过来,也抵挡不住。我担心的倒不是那两片树林后的敌军,而是担心他们的后续部队?!闭拍┩旁斗降氖髁?,继续道?!按诱饫锏绞髁只褂形謇?,我军出击,重骑至少在两里位置就要开始着甲,前方之轻骑和游骑必须给重骑争取到两刻钟时间,之后重骑才能发威。但过了那片树林,重骑的体能就快达到临界值,若是树林后还有敌军大部,重骑就会成为累赘……唉,希望敌军顾着打后师,没时间派兵来这里吧!”

    沈云和赵信纷纷点头。将张末的话牢记在心里。这些可都是课本上学不来的战场知识。

    为了近距离了解重骑,沈云和赵信特地从中军位置绕一圈,才发现传说中的重骑还真他娘的威武!那一身宛如一体的铁甲现在铺陈在马车上,阳光照耀下泛着锻造时留下的紫红色印记,显得极为醒目。高大的河套马不时人立嘶鸣。颇有几分雄壮!不过这数量有点少。沈云仔细点了点,蹙眉道:“才两百骑。这够吗?”

    赵信呵呵一笑。道:“那你想多少?重骑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正面冲阵,击垮敌军的阵型,配备那么多做什么?整个第三军团还是骑兵军团呢,也不过区区两千重骑兵!这一下子就拿出了十分之一来打那四千敌人,算奢侈啦!”

    钟离泗撇撇嘴,不置可否地说:“再牛有什么用?;共坏每课颐歉?,若没我们,他们顶个毛用?!?br />
    “那也不能这么说。若没有这两百重骑,你敢直面那月氏人的步兵方阵吗?你真以为冲阵就是骑着马冲上去?不被弓箭射死也得被长枪戳死!我可不会犯那个傻!”赵信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地笑道。

    沈云奇道:“先至,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赵信笑道:“渊让,你知道男儿当兵一世,能有几次遇上这种大战吗?很多人怕是一辈子都没机会!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在军中闯出一点名堂再回家,可如果按照以前,我就算当一辈子兵,估计顶天也就是个校级??烧獬〈笳?,嘿嘿,我定要拿个部帅当当!”说完,赵信自信地纵马而去。

    钟离泗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愕然道:“奶奶的,这小子就是奔着打仗来的??!也不怕死咯!”说完,也是一笑,紧随而去。

    沈云突然发现,原来战争对于他们来说,竟然是如此渴望。这点,跟他可是恰恰相反……

    ※※※※※※※※※※※※※※※※※※※※※※※※※※※※※※※※※※※※※※※※※※

    “第三军团前师特编部第一曲听令,”第五连站在队伍最前方,高声大喝,“申时初刻,待镇帅大营进军鼓一响,全军由营地左侧而出,以连为单位挺进,第一营为先锋,可离军一里,第二营为中军,翼护步兵不得超过两百步。第三营为后卫,随时援应。第一营当面遇敌不可与敌缠斗,迂回作战,交给第二营应战。抵达树林后的小溪,第一营必须以强击姿态对敌发动一轮猛攻,之后视情况而定,可允许继续南进,也可退回与第二营汇合。此令!”

    第五连宣读完军令,看向整齐排列在面前的第一营两百二十五名骑兵,目光里带着一丝从不流露的关怀,沉声道:“将士们,此战关系重大,还望诸君奋勇,不堕我大汉军威!大汉!”

    “威武!”全营士兵高举骑刀,扬声大喝。

    位于队伍最左边的沈云也一时心潮澎湃。

    苦学半年,终于要踏上为国作战的疆场了,说到害怕,早就无影无踪。只有一股充斥心头的豪情!

    ……

    两百二十五名骑兵,四百五十匹战马,在出发地点上排出老大一片。装备都已经准备妥当,是按照高强度作战准备的,箭壶里有五十支箭,手弩也已上好,营长张末站在最前方,身后就是沈云的第一连。沈云手里握着一面旗帜,这是特编部的战旗,上面没有番号,但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蟠龙图案---这可是大汉帝国的国旗!

    第三军团跟其他甲等军团比没什么优势,唯一的优势就是辎重不缺。特编部是临时设置的,自然没有固定军旗,所以只有临时用国旗替代。只要蟠龙旗还在前进,全军就不能停下脚步!

    沈云将旗帜交给庞通,对他说:“跟在我身后,务必护得军旗周全!”

    前面的张末却突然回头,对庞通道:“若你倒下前判断军旗不保,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庞通那张胖脸上没有半分平时的嬉笑,而是一脸肃穆地回答:“知道,属下就算将军旗吃进肚子里,也绝不会让敌人俘获这面军旗!”

    张末点点头,回首望去,一片年轻而又坚毅的目光,看的张末有点脸热,心跳陡然加速。突然腹部一阵搅动,“哇”的一声,张末居然就这么骑在马上呕吐了起来……

    战争前的肃穆,让无数人都平添了从未有过的紧张感。凌晨那场战斗中,因为太急太快,还来不及去感受战争的恐怖,但这一次,他们有了足够的时间去酝酿豪情,也有了足够的时间让恐惧沁入心灵深处!战争,意味着死亡!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倒在这片土地上被马匹踩成肉泥,被箭矢射成蜂窝,被刀??吵闪蕉蔚哪歉鋈耸遣皇亲约骸杂谒劳龅奈肪寤崛萌说纳硖宄鱿指髦指餮姆从?,张末这只是呕吐,就在刚才,沈云还见到好几个士兵无意识的在马匹上痛哭流涕,怎么都堵不住,只有旁边的人重重给他一个耳光才能清醒过来!

    死亡啊,他们现在就要去直面死亡了!

    张末的呕吐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便又在马上挺直了身体。 沈云正想说几句话安慰一下,突然,隆隆的战鼓声传遍整个大地。

    “咚咚咚咚!”

    张末一擦嘴角,扬起骑刀,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叫,似乎想把之前对死亡的恐惧都释放出去:“全军出击!此战有敌无我!杀!”

    “有敌无我,杀杀杀!”全营士兵也同时高声大喝。三声充满了煞气的杀声顿时将之前对死亡的恐惧驱散干净。

    四百五十匹战马迈着坚定的脚步,隆隆走了出去。

    ……(未完待续。。)

    ps:  我真不想在这个时候停下来,还要重新想过章节名不说,还打断我写作的激情。但没办法,家里有事,赶在七夕回家就是事情多……唉,抱歉抱歉!对了,再次祝大家情节人快乐!

    最后,还是求票……呃,就不说了,你们都懂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