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一章 大棋局,对弈开始】
    汉元1003年四月二十五日,申时两刻。

    “通知后队,准备集结!”张末在最前方,已经能够望见树林后的那条小溪。溪水清澈,宽度不足两丈,据之前游骑的探查,深度也仅到马小腿,完全可以强渡。

    扛着大旗前进的庞通已经是气喘吁吁,但听了命令却咬着牙,将军旗用单手擎握,另一只手抽出一枚烟花弹,用手弩射向天空!

    “嘭”一下,烟花在晴朗的北部天空炸开,散出浓重的红色烟雾。

    其实火药这种东西,早在圣祖之前就有了,不过威力不大,只是炼丹术士在“本职工作”中出现的常规性现象,没有当权者给予重视。圣祖之时,曾有过大规模的研制火药的活动,但不知道为何在圣祖之后,历代皇帝都停止了对火药的研发。不过经圣祖时期的研发,火药制成的烟花成了帝**中通讯联络的手段之一。但是因为火药的稳定性不足,而且威力不够,多方面的缺陷导致如今的火药乃至通讯烟花都没有大规模应用,只是作为鼓声、军号、旗帜等等通讯手段的辅助品,数量也稀少。

    庞通的这枚红色烟花弹,意思就是全军集结。在烟花散去的最后一刻,最后一排的骑兵也已经集中过来。

    张末甚至来不及去清点方才的遭遇战损失了多少袍泽,就立即下令:“全军渡河!”

    溪流的西侧三里左右就是树林,溪流从树林方向蜿蜒而来,站在这里,沈云能望见树林高高的树冠,却看不见敌人和己方军队厮杀的场景。溪水边颇为安静,青草依依。夕阳西垂,还有清风自西向东吹拂,这些给了所有学员兵们一个错觉---似乎方才遇到的敌军都只是一种幻觉!

    沈云不认为是幻觉,圆盾上那枚箭矢一直在提醒着他,这里是战场,是随时可能让人丧命的战??!他四处张望着,希望能够看见一两个敌人,借此肯定自己的想法,不要让眼前平静的画面侵蚀自己已经燃起的雄心壮志……可是,什么都没有。一切都还是那么安静,就连一刻钟前还追在身后的月氏骑兵都没了踪迹。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张末也是第一次领兵作战,根本没有心情去注意太多细节,他只知道。自己已经抵达了预定地点,只要渡过这条溪流。就必须对敌人发动一次猛攻。以此来协助正面进攻的友军。

    “沈云,你带两伍先向南进发,遇到敌人响箭示意!方誊,你带两伍据后策应。赵信,随我渡河?!闭拍┥钪笊袼俚牡览?,只是略略思考。便做出了决断。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这几个人,是因为凌晨那场战斗中,沈云、方誊和赵信这三人表现出色,张末以立下军功为由。将他们都升为连长,钟离泗升了排长,就连起初表现有点怂包样的庞通都当了掌旗。

    战场易升官,历朝历代都大抵如此。

    沈云领命,带着两伍快速过溪。行动前望向方誊,见他郑重地朝自己点头,看他那样子,方才的瞬间交战并没有对他造成影响,沈云也就放心了。

    过了溪是一个缓坡。坡后就能望见树林。沈云一马当先,冲上高坡,却陡然一惊,嘴里忍不住开口道:“我/操!”

    紧跟在沈云身后的是钟离泗,他听见沈云爆出口头禅,也忍不住一惊,一夹马腹,加速上来,可也突然惊呆,“我/操,这他奶奶的是什么情况?跟之前游骑说的情况,也他娘的差太多了……”

    前面说过,第三军团前师第二镇的游骑斥候根本走不出五里范围,能够侦查到这个位置是树林侧后已属不易,却是很难再仔细打探清楚过了树林之后五里的情况。而现在展现在沈云等人面前的,是绝对让人意外和震惊的糟糕情况。

    缓坡后是一片无遮无拦的大草场,面积足有上万亩。草场的地势平坦到连这个小缓坡的高度都算是制高点。就在这样一片草场上,居然密密麻麻、安安静静地排列着一支月氏骑兵!具体数量沈云一时算不出来,但从视力范围内全被月氏骑兵占据的情况来看,说它有一万骑也不过分!

    这一万骑兵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站在缓坡后,排出一个个整齐的方阵---攻击方阵!仔细看去,这一万骑兵的方阵并不是完全的四方形,而是有层次,呈品字形,一个品字叠一个品字,宛如一片片鱼鳞紧贴在大地上。

    “乖乖,这是鱼鳞阵!罗马人的鱼鳞阵!”钟离泗喃喃道。

    方才第一营遇到一千多人的敌骑,当时沈云还以为他们是树林后月氏人的骑兵主力,心里还在窃喜,派出这么多骑兵来拦截自己这四百多人,那中军重骑的冲阵应该更加势如破竹才对。直到此刻沈云才明白,刚才那一千多骑压根不是所谓的主力,而只是人家遮护主力战场的游骑而已!

    这时,在缓坡的另一侧,有十余骑朝沈云这里飞奔而来,他们同时射出响箭,提醒坡下的月氏骑兵。

    沈云大惊,立即拨转马头往回跑,同时朝还在坡下渡溪的张末等人大喊:“撤,快撤!赶紧回军告诉镇帅,月氏人的主攻方向在这里??!”

    是的,若说之前还不明白的话,沈云现在是真的明白了。月氏人的主帅跟汉军殿帅侯鉴的想法不谋而合了,两人都选择在夕阳西垂之际发动攻势,都想着让夕阳的光线照着对方的眼睛,然后全军挥兵直捣黄龙……

    沈云的反应快,月氏人的反应同样不慢。在他们拨转马头的同时,坡下鱼鳞阵中的一个品字方阵中立即分出一个“口”,大概一营人马就朝着缓坡冲了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散布在附近的数百游骑斥候。

    沈云冲下缓坡,张末还在犹豫是按照原定计划前进还是撤退,忽然从树林方向传来巨大的喊杀声,伴随着的还有汉军隆隆的战鼓和不绝于耳的响箭!

    “该死。重骑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破了树林防线吧?”沈云心里一惊,立即扭头朝树林方向望去,可除了漫天的尘土和尘土中若隐若现的树冠外,什么都看不见!

    张末在听见战鼓和响箭之后,原本犹豫的眼神却突然变得坚毅起来,拿下背后的四石力弓,高声大喝:“中路已破敌阵,全军压上去,大汉威武!”

    “大汉威武!”所有骑兵也跟着澎湃起来。

    但沈云没有随他们疯,他驾马冲到张末身边怒喝:“张营长。你想带着袍泽们送死吗?这是个陷阱,是个阴谋,坡后面是一万敌骑!一万??!”

    这时,从张末身后传来密集的马蹄声,方誊的叫喊也从那边传来:“营长。尾巴跟上来了!”

    刚才一直尾随他们的一千月氏骑兵也跟上来了?沈云顿时有种心若死灰的感觉。

    什么叫绝境?也许这就是了吧!

    孤军深入,深陷重围。前进是一万月氏骑兵。往后是同样如狼似虎的一千敌骑,还有当面即将扑将过来的敌人……种种桩桩让沈云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

    张末突然苦笑一声,低声对沈云道:“侯爷,除了向前冲,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只希望你别暴露了身份,堂堂大汉侯爵战死在这里。光荣固然光荣,但会让月氏人士气大振的!还望侯爷好自斟酌!”说完也不理已经愣在当场的沈云,一马当先朝正面冲了上去,口中大喊:“兄弟们。让他们见识我大汉军威吧!杀!”

    营长都上了,他们还有什么选择,只有跟随吧。大不了就死在这里,反正家人都有朝廷照料,不虞死后无人赡养双亲。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慷慨悲壮一把时,一直愣住的沈云突然猛地抓住张末的马缰,厉声大喝:“与其这么冲上去送死,不如随我赌一把!”

    “赌?”张末愣了一下,没明白沈云这是抽什么疯。

    这时从坡上冲下来的敌军已快抵进四石力弓的射程,沈云来不及解释了,沈云大手一张,朝庞通喝道:“庞通,方向正南,前进!”

    其他骑兵奇怪地看向张末,张末则皱着眉头看着沈云。向南,那不是敌军的深处吗?

    “张末,老子以大汉渤海侯的身份命令你,下达全军向南的军令!”沈云真的急眼了,不惜曝露出自己的身份。

    张末一咬牙,看向沈云的眼神里带着挣扎,恶狠狠地喝道:“听令,全军向南!”

    有了张末的命令,四百余汉军骑迅速整队,沿着溪流往南狂奔。月氏骑兵已经从缓坡上冲下来,本以为要进行短兵接触战的他们都手握骑刀,已经准备要迎接汉军的拼死冲锋---事实上,在过往的战例中,汉军陷入绝境后都是选择这种近乎自杀的冲锋---可偏偏这次他们失算了,眼前的四百多汉军骑居然调转马头,继续往南前进!这……

    月氏骑兵赶紧将骑刀插进刀鞘,抽出弓矢,可这一插一换之间,两军又拉开了距离,四石力弓已经不能保证准度了。领头的月氏军官懊恼地大喝:“追上去,杀光他们!”

    于是奇怪的一幕在这条不知名的溪流边上演了。溪流边一条长长的缓坡,缓坡的一侧是静立的上万月氏骑兵,而在缓坡的另一侧,数百汉军几乎是贴着他们的鼻子边快速地向南挺进,汉军身后是大呼小叫,紧追不舍的月氏骑兵!再后来,追上来两股月氏骑兵合流,汇聚在一起,足足有一千五百骑!

    如果从天空往下看,可以发现这一前一后将近两千名骑兵像是一万月氏骑兵大阵旁的传令兵,似乎再向后阵传递某个重要的命令……

    缓坡不长,也就两里左右。沈云马快,已经超过了庞通。过了缓坡便是一片水洼地,水洼地的一侧是静立的月氏骑兵,沈云果断让庞通挥兵绕过水洼,不跟敌人接触。那些还在列阵的月氏骑兵奇怪地看着一支汉军突然从缓坡后冒了出来,然后快速向另一侧飞奔,仿佛要拉开距离。

    “妈的,看着你们的帽檐就来气!”沈云见月氏骑兵似乎都没反应过来。顿时心生一念,抽出四石力弓,搭上弓矢,大喝一声:“汉军来也!”松开手指,箭矢如闪电一般,准确射中一名还处在迷茫状态的月氏人!

    沈云身后的汉军骑兵见状,纷纷效仿,在绕道的瞬间,几乎每个人都会射出一箭,同时高声大喝:“汉军来也!”

    令人兴奋的是。汉军几乎箭箭都能命中一个敌人---这些月氏人傻傻地站在那里,就像一个个固定靶一样,对于苦练四年固定靶的学员兵来说,射不中才怪了!

    直到汉军都射死了四五十名月氏人后,这些“固定靶”才突然反应过来。但他们的反应却又在沈云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居然自己乱了!

    “汉军来啦!”

    “汉军杀到我们身后了,快跑??!”

    “后军。后军败了吗?”

    “到底是前军败了还是后军败了?怎么汉军都杀到这里了?”

    ……

    月氏阵营中顿时像炸了锅一样沸腾起来。本来好好列阵的骑兵们为了躲避汉军的箭矢,又或者是被汉军的威名吓破胆开始东奔西跑,总之,他们的阵型一下乱了起来,人撞人,马撞马。呈现在沈云眼前的这一片月氏骑兵居然有不战而溃的态势。

    月氏人的反应大大出乎沈云的预料,在这一瞬间,沈云都有整军从这段阵列中杀进去,彻底搅乱月氏阵型的恐怖念头。不过这时。身后追击的月氏骑兵已经抵近,同时不断发射响箭提醒混乱的月氏袍泽,加上月氏军中军官的高声呼喝,混乱的阵型很快即将恢复如初,沈云这才懊悔地继续向南疾奔。

    事实上,一个由万人组成的大阵,前后可绵延四里到五里,由骑兵组成的则要更长、更宽。前面发生的事很难快速传到后面。这也是在古代战争中不允许前排士兵回头的原因之一。前排的士兵一旦回头,后排的士兵也会潜意识的回头,而在后面的士兵看不见前面的情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前面的人回头了,还以为败了准备逃跑,这样一来就很容易形成连锁反应,从而导致溃败。在古代战场上,前排士兵若是无故回头,是要被就地阵法的。

    方才沈云等人出现的位置,是月氏万人骑兵阵的最前列,追击的月氏军官担心影响到军心,所以并未通报后军,加上沈云等人的速度极快,两股追击的月氏骑兵想通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们才会被汉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如果刚才沈云“冒失冲动”一点,直接冲击月氏方阵,或许真的就被搅乱了阵型也说不定。

    当然,战争总是由无数个意外组成的,任何一场战争都不会完完全全根据策划者的策划一步步去完成实现。原来历史中的诸葛亮不也还有街亭失算嘛!

    在这种人类历史上最残暴最野蛮的群体活动里,意外总是不断出现。而伴随意外出现的,还有无数的机会。沈云方才就损失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知道这点,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他相信,更大的机会就在眼前!刚才月氏人的反应,更给了沈云这个信念!

    从刚才月氏人的反应中,沈云可以肯定,眼前这些月氏士兵虽然装备与汉军相差无几,但士气和胆量却相差了好几个档次?;蛐硭腔刮赐耆印昂喝恕毕颉芭涯妗钡淖渲星逍压?,又或许他们还在本能地畏惧大汉帝国的军威,又或许……不管是因为什么,总之,眼前这些月氏人,并不如看上去那样强大,沈云深信这一点!(未完待续。。)

    ps:  下一章会有一个大变故出现。这个变故就是汉军为何会屡屡阵亡高级将领的原因所在!不然大家老是怀疑在下不懂战争,说我写汉军的高级将领阵亡的太过随意,呵呵,这就是原因啦。

    另外,上一章没来及检查,有两三个错别字,大家忽略一下。谢谢!

    最后,还是求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