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二章 大棋局,对弈之中】
    ps:  这一章字数多点,明天我要去厦门,然后后天去上海,事情有点多,可能会在火车上度过两天左右,怕到时候空不出时间来码字,所以先写一些作为补偿。当然,在有时间的时候,我还是会到网吧继续码字的!能不段更就决不段更!大家放心!

    最后,求票?。。?!

    沈云的逍遥日子并没有过太久,不过短短一刻钟后,月氏骑兵方阵里就分出了四股人马向他们包了过来。

    过了缓坡,月氏骑兵的阵型不再顺着缓坡一侧排列,而是铺陈开来,呈葫芦状,随时准备由缓坡处进入主战场。这样一来,沈云等人在水洼处的转向并没有偏离月氏大军,反而向着已经排好阵列的月氏骑兵冲了上去。

    汉军的马匹从申时初刻出发到现在,高速奔跑了至少半个时辰,马力已经有些衰竭,而月氏骑兵们虽然没有如平时行军那般带着两骑或者三骑,但贵在马力都未曾消耗,马力十足,只不过几个起落间,便追上了汉军。

    一时间,汉军骑兵与月氏骑兵的第一波骑战交锋居然在月氏阵型中展开。

    汉军骑兵们已经没有选择,这次不用张末或者沈云下令,他们也知道该怎么做。

    “索敌!”各个伍长高声大喊,四石力弓张开,一枚枚箭矢带着破空声射向敌人。

    月氏骑兵也不示弱,在发现闯入这里的汉军只有两百多人后,他们的胆子显然壮了不少,抽箭放射也不逊色汉军骑。甚至那些没有被命令出击,还在列阵的月氏骑兵们都敢拉开架势,抽准汉军的身影放上一两箭。在这么下去。沈云他们就非被消耗在这里不可。只不过两三轮骑射,沈云就听见了不下十声惨叫,扭头望去,身后呈密集排列的汉军骑兵队伍里不时有人跌落战马,隆隆马蹄卷动,掉下战马的汉军很快就归于无声……

    他们此刻是擦着月氏大阵的边缘划过,不敢靠近月氏骑兵大阵的射程,而月氏骑兵也不敢妄动,以免破坏阵型,耽误即将开始的前方大战。只能派出游骑队伍追击。而在之前一直追着他们的两千月氏骑兵却因为一直是单马追击,所以马力消耗巨大,此刻远远跟在后面,倒是暂时没有造成威胁。

    “沈云,快想办法??!等他们的骑兵大阵动起来。我们就真要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了!”张末急得红眼,朝沈云大叫。此刻他也不责怪沈云刚才越俎代庖了---如此绵长的骑兵大阵。在缓坡那里就冲出去?;拐媸钦宜?。而现在,不但射杀了敌人,还能继续活蹦乱跳地在敌人阵中乱跑,若是沈云真能带他们冲出去,这段经历足以让张末吹嘘一辈子了!

    沈云哪有办法啊。事实上,沈云心里也在骂娘呢!不过他骂得不是月氏人。而是现代影视作品的导演---妈的,对方主帅的大纛呢?以前电视电影里,那些主帅的大纛不都是高耸在阵列后面或者是中间的吗?

    是的,在刚才溪流边最紧张的时刻。沈云就是想到了这点,抱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念头就带人往月氏大阵后面冲了。当然,当时想得更多的是,既然要无谓地冲击月氏前排小兵阵列,还不如直接去冲击敌军主帅大纛,即使死了也能搅乱敌人的阵型吧?

    可沈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万人的骑兵大队居然如此广袤,简直像是无边无涯的骑兵之海,另外还有,骑兵作战时的主帅大纛他娘的居然并不是显眼地摆在后阵或者中间---事实上,就算大纛真的摆在那里,沈云也是看不见的。至于原因嘛,还是那句话,万人组成的队伍绝对不像电视电影中那般小巧玲珑,其规模宏大到让人不敢想象!

    意识到自己再次被现代粗制滥造的影视作品陷害的沈云,此刻也急得舌尖冒火,头上虚汗密布:找不到月氏主帅的大纛,往哪冲才能吸引月氏人的注意?难道我第一次上战场就要死在这里?不行,我不能死,我是主角??!

    如果此刻沈云能够像现代导演那样,用俯视的角度去看整个战场,可以发现他们这一列汉军正沿着呈葫芦形的月氏骑兵阵列,不知不觉地快速向东南方向移动。而就在他们正前方隔着两百步的骑兵阵列后,一面绣着金线,以皎月浮海图形为主体的大纛正昂然地矗立着……

    这真是一个黑色幽默。近在咫尺,却如远隔天涯。沈云的目光逡巡地在敌人阵列里扫了一遍又一遍,却迟迟找不到大纛。而没想到大纛就在离他们不足两百步。

    就在这时,阵阵号角的轰鸣在整个月氏大阵中回荡开来。

    “呜……呜……呜……”

    动了,月氏大阵动了。

    沈云抬头望向天空,夕阳降到了最西边,酉时到了。

    “该死,月氏叛匪选的也是酉时出击!”张末此刻只能奋力射出一箭,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整个月氏骑兵大阵开始缓缓前进,然后慢慢提速,渐渐地,隆隆马蹄声开始席卷整个大地……沈云无奈地望着像一波海啸般朝自己碾压过来的月氏骑兵,仰天长叹:“影视作品害死人??!他娘的月氏大纛究竟在哪儿???”

    就在这时,庞通突然挥舞着大旗,指着前方大叫:“大纛,月氏大纛!在那里!”由于过于激动,庞通这个死胖子的声音都变得异常尖锐,跟太监似的,仿佛能够穿透整个战场。

    沈云一震,凝目望去,果然,随着月氏骑兵开始行动,那面异常威风的月氏大纛很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兄弟们,锋矢阵,凿穿他们!”沈云兴奋大叫,不过他的喊声很快淹没在隆隆的马蹄声中,只能依靠庞通快速挥舞军旗来示意集结冲锋---此时才是真正的冲锋时刻!尾随在汉军身后的月氏游骑在大阵发动之后便快速散开。没入各支阵列中,毕竟在战马奔腾的时刻挡在它们面前是极其危险的。

    ※※※※※※※※※※※※※※※※※※※※※※※※※※※※※※※※※※※※※※

    事实上,在圣祖平辽战争时(沈云和方誊的祖先就是在这一战中因救驾有功而崛起的)差点被袁绍麾下的颜良文丑“斩首”成功后,骑兵作战时就很少有主帅会将大纛醒目地树在阵列当中。

    骑兵本就是一个以速度和强力突破见长的兵种,在骑兵对决的战场将大纛树的那么醒目,无疑是在邀请对方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而在圣祖时期,这种绝世猛将是一抓一大把,几乎每个独当一面的将领都有这种本领和嗜好……以至于后来罗马人都吸取了这种教训,再也不敢在骑兵对决时将主帅大纛树的太过醒目!

    当然,在有步兵护卫的情况下。大纛还是要树的越醒目越好的,毕竟在冷兵器时代,大纛的指挥作用无可取代。

    北疆方面军第三军团是纯骑兵军团,虽然因为押送辎重粮草,所以步兵也有不少。但主要作战还是依靠骑兵来完成的,所以月氏第六军团在决定酉时发动攻势时就将大纛藏在骑兵大阵的右翼。直到攻势开始才高举起来。指挥全军前进。

    沈云这支汉军的突然闯入显然出乎了月氏主帅的意料,而他们的决死冲锋,更让月氏第六军团的军团长斯里文森意外!

    是的,月氏第六军团的军团长叫斯里文森,一个典型的西方人名字。而他事实上也是一个西方人。斯里文森,罗马帝国高卢行省的一个新兴贵族。今年三十四岁,受雇于亚细亚行省的泰坦休斯克马诺总督,来到月氏指导月氏人的“造反”事业。这次包围第三军团以及酉时出击的行动计划都出自于斯里文森之手。

    这个斯里文森家里是靠经商起家的新兴贵族,对商业利益的诉求很大。这也是他为何想着帮马诺在大汉掀起风雨的原因。斯里文森读过几年罗马的军校,但毕业后并没有继续当兵,而是选择了经商游历。这与他家族的培养以及他个人的性格不无关系。在他看来,大汉帝国雄霸东方上千年,垄断了全球几乎所有最赚钱的商品,这对于西方商人来说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至于战争,自负的斯里文森认为战场不过是另一种模式的商业运作罢了---这种想法其实与现代西方的商业巨鳄们不谋而合---只要计算好得失,战争也不过如此。

    最起码在之前的计算中,斯里文森准确地把握住了战争的主动权。不论是凌晨偷袭,还是酉时出击,他都把握住了这场以人命为资本的“商业运作”核心主动权。对面的汉军看似很强大,但却依旧被他这个商人出身的将领压着打,对此斯里文森很是骄傲!

    但这个骄傲在两百汉军突然向他的大纛直冲而来的时刻被砸的粉碎!

    “这些汉军都是疯子,他们要干什么?”斯里文森惊恐地望着逆向冲锋,并且如切黄油的利刃一样切开前面的月氏骑兵,气势汹汹地朝他狂奔而来时,斯里文森已经吓得在马上坐不住,一个劲地高叫:“拦住他们,拦住这些疯子!快些,上??!”

    沈云在决定直冲大纛的那一刻就抱着最后一战的念头,他必须以最尖锐的姿态切入月氏骑兵的阵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砍倒大纛!为此,他让赵信和方誊与自己并列充当尖锋,以决死之态,冲了上来!

    战斗以前的谋划非常繁复和杂乱,但到了真正作战时,一切又变得那么简单:手弩、弓箭,最后是骑刀,挺身射箭,伏低冲锋,借着马速砍死敢于挡道的一切敌人---就是这么简单!

    在最初与月氏骑兵接触的瞬间,沈云以为自己要死了,无数支箭矢像雨点般落在身上,大多数都被身上的骑甲挡掉,可仍然有许多箭矢从刁钻的角度射入身体,沈云只觉腰腹和手臂一阵剧痛,但却咬牙让自己忽略这些。

    他不断的大口呼吸,压低身体,将圆盾放在瑞兽脖颈下。为它挡下致命箭雨,至于其他地方也就顾不得了。同时右手挥舞骑刀,不断挽出刀花,逼近敌人后不管对方什么反应,骑刀瞬间挥出,劈向任何一个可以看见的部位……事实上,沈云也没办法去观察自己劈砍的位置对不对,他只知道必须将挡在面前的敌人尽数打落马……在这一刻,沈云忽然明白为什么很多骑兵喜欢使用狼牙棒之类的重型武器了,因为在混战中。骑刀的伤害效果的确不如棍棒来的有效。

    惨叫声不绝于耳,怒喷的鲜血像喷头上的水,无止尽地洒出来,有人血,也有马血。受伤的战马更加狂暴。横冲直撞,好几匹马甚至撞向沈云。但在瑞兽的几声咆哮和甩踢之后。这些受惊的马儿都开始往别的方向冲撞--沈云终于明白它为何叫瑞兽,在马群里,它无论何时都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沈云用已经钝了的骑刀将一个骑兵扫落战马,却被从侧面伸出的一把骑刀看中后背,虽然有骑甲格挡并未伤到肌肉,但那股巨力还是让沈云觉得眼前一黑。仿佛要死去一般。

    “沈渊让,右闪!”一声爆喝传到沈云耳朵里。是赵信!

    沈云想都没想,本能地向右一侧身,一杆粘带着无数血液和皮肉的长枪从他右臂下探出。直直刺进方才猛砍沈云的月氏骑兵脖子里?!班邸惫鎏痰难捍佣苑胶砑渑绯?,直喷的沈云一头一脸,对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握刀的手松开,想要捂住正在流血的喉咙,赵信却猛地发力,将枪尖抽了出来,对方这人顿时一抖,从马上滚落……

    “沈渊让,大纛就在前方一百步,杀??!”赵信手里握着的长枪高声大叫。

    沈云本来有些昏厥的感觉被方才那股热血一喷,瞬间清醒过来。四下一看,右侧的赵信发挥到了极致,一点寒芒先至,随后枪出如龙,左冲右突,枪下无一合之敌,势不可挡。不过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种武器和箭矢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血人和箭靶??删退闳绱?,他胯下的战马依旧没有失去速度,依旧冲在第一线!而在左侧,方誊陷入了苦战,手里的骑刀早就废掉,手里拿着骑弓不断抽箭射击,马股和他身体的后背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下,骑甲好几处都深深凹陷下去!唯一庆幸的是,他胯下的战马也没有丧失速度,还在撞开一切阻挡物,拼命向前!

    至于身后,沈云都不敢回头查看。这是一场决死冲击,他们三个作为尖锋,拼得如此辛苦,按理左右身后都应该有支援,但现在除了他们三个,沈云根本感觉不到其他袍泽的存在……都死了吗?就剩我们三个了?

    一股莫名的悲愤将沈云胸口填满,“?。。?!”沈云仰天长啸,他将已经卷刃的骑刀一丢,拿起圆盾当武器,拼命砸开眼前敌人刺来的刀斧,然后双腿用力一夹,马刺深深刺进瑞兽的身体,瑞兽吃痛,人立而起,长声嘶鸣,健硕的后腿猛然发力,居然在一瞬间脱离了赵信和方誊,向前冲出五十步之远!

    沈云怒目圆睁,将涂满了鲜血和肉屑,显得有些滑腻难握的四石力弓平平举起,拉满,“嗖”,势若流星,快如闪电的一箭满含沈云此刻的愤怒射向那杆大纛!

    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足足如大人手臂粗细,需要三个人扶行的大纛旗杆居然应声而断!咔嚓的木质断裂声仿佛能够穿透整个战??!

    大纛缓缓倒下,周围的月氏骑兵同时吸气,一阵如鲸吞的声响传遍整个战场,下一秒,惊叫声也如海啸来潮,横扫方圆十里的接触面。

    “大纛倒啦!”

    “军团长!”

    “败了吗?”

    ……

    各种各样的声音弥漫在战场中间,各式各样的想法在看不见大纛的士兵心中回荡。

    “该死的,撤!快撤!”斯里文森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然后再也不管其他,拉过马头,拍马飞奔。现在充斥在斯里文森脑海里的,只有沈云那双充满了怒意的眼神。堵满双耳的,是沈云那声咆哮和大纛折断时的“咔嚓”声……

    “他们是疯子,彻底的疯子!该死的,幸好那箭射的不是我,不是我!”斯里文森紧紧捂住头盔,压低身体附在战马上,使劲夹紧马腹,仍由战马冲开自己人的阵列,没命地朝后跑。

    “跑??!”后阵的月氏骑兵在瞬间发愣之后,也快速跟上了自己军团长的脚步。整个月氏右翼后阵几乎全线撤退,只留下孤零零站在血肉尸山中的寥寥数十骑!

    这就赢了?

    沈云望着逃跑的月氏骑兵,不可置信地四下一看。那些方才还英勇无畏地朝他们射箭、挺刺、劈砍的月氏骑兵们此刻都如丧家之犬一样狂奔而去。

    这就是兵败如山倒?

    沈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冷兵器战场连锁反应的可怕,那些败逃的月氏人根本没人敢停留下来,哪怕如今还站着的汉军士卒已经筋疲力尽,根本无力再战,他们也没有停下来放出一箭,砍下一刀的想法……

    看着同样迷茫的其他人,沈云反而笑了。赵信活着,方誊也活着。一直高举军旗,现在跟死狗一样喘气的庞通跟在张末身边,他们俩甚至没有了马匹,只是站在地上,双手紧握军旗,迷茫的神情中带着不可思议。钟离泗倒是骑着马,和十几个骑兵正围绕着那面军旗,周围是数十上百具敌人的尸首和失去主人正在哀鸣的马匹……

    夕阳即将落山,橘红的夕照洒在这里,映着那面饱含战火的蟠龙旗!

    包括沈云在内,此战特编部第一曲第一营阵亡一百八十人,生还四十五人,其中重伤四十五人,无一轻伤!

    可以说,经此一役,他们算是真正毕业了!

    不过战斗并未结束。

    月氏骑兵大阵的右翼是败退了,但其前军和左翼其实早已在前方树林处,与第三军团前师的第二镇遭遇,在沈云冲阵的时候,那里也爆发了大战。而且战况丝毫不逊色这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沈云一箭射断了敌军大纛,逼退了月氏右翼大军。而在树林那里,一队月氏骑兵也冲进了汉军阵列,还当场射杀了第三军团前师第二镇的镇帅!镇帅战死,第二镇顿时崩盘!

    在月氏右翼如丧家之犬向后狂奔的同时,汉军也开始溃败,上万人厮杀的战场上,两军都在撤退中!这种情景,可谓绝无仅有了!

    一镇统帅居然被人当场射杀,原因是什么?很简单,镇帅冲太前了!与月氏统帅斯里文森躲在右翼后阵,并且将大纛藏起来不同,第二镇镇帅在中路重骑兵突破敌军之后就带兵冲了上来,想要一举向南收复查干县,却在这时发现月氏人已经在前方密密麻麻地铺陈开队列,正在发动进攻。这个时候,镇帅立即下令两翼出击的军队撤回镇帅驻地,而他则带兵迎候已经攻上来月氏骑兵……若论勇气,斯里文森坐千里马也赶不上汉军第二镇的镇帅。但论战果……斯里文森至少还活着,月氏骑兵也只是崩盘,并未伤到筋骨,而汉军,却是连这个小山包都守不住了。

    此役,月氏骑兵一股冲垮汉军第三军团前师第二镇防线,直逼近第三军团军团大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