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六章 忠与奸,罗维尼斯】
    ps:  两个字,求票!

    白天十里坪(汉月决战之地)的战况沈云并未亲见,白在刁斗上坐了一天,除了一身的汗水和越发黝黑的皮肤外一无所得。但在夜幕降临,沈云下了刁斗时,却被一瘸一拐的方誊拉到了隔壁营地---整整可容纳一曲人马的营地内,满满当当全是尸体!汉军的尸体!

    正在忙碌的蔡八斗看了沈云和方誊一眼,原本总是带着憨厚老实笑容的脸上,满满的是麻木与阴郁。

    “激战一日,我军就阵亡了一千七百六十二人!你们来的正好,帮我!”蔡八斗说话很简单,塞过来一捆纱布,还有一个袋子,然后就自己忙活去了。

    尸体,沈云不是第一次见,但一次性见到这么多袍泽的尸体却真是第一次!

    很多尸体还是新鲜的,还带着热气,尸身却又是残缺不全的,可怖恶心的伤口截面甚至还在往外渗血珠……

    “袋子用来装他们的铭牌,纱布给他们裹好伤口。我不希望我们的袍泽,死了都还在流血!他们已经流的够多了!”蔡八斗的声音,在落日的余晖下徐徐传来,带着一股呜咽。

    ……

    沈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帮着蔡八斗忙完这些的。他很想哭,很想流泪,但却怎么都哭不出来??醋拍切┮丫ド?,却依旧狰狞的面庞,他会想到前几日战死在月氏阵前的那些袍泽。那时候紧急,却是连尸身都没有来得及运回来……

    后来在吃饭时,张末突然闪闪烁烁地跑到沈云面前,将他叫到边上低声道:“晚上去一趟曲长营帐,他有话说?!?br />
    营帐里,第五连用冰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语气对他说:“今日的决战其实是疑兵之计,殿帅决定突围了……突围时难带伤兵,不过你和方誊的身份紧要,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思,要不要我将你的身份通报上去?如果报上去了,你可以有优先选择权,到底是随我部一起行动,还是跟在殿帅身边???想好了,你只有一次选择机会……”

    第五连的话没有任何感情,但两只眸子却亮的离谱。盯着沈云,似乎想要将他看穿!

    ※※※※※※※※※※※※※※※※※※※

    小的时候,辨别忠奸的角度和观点都很单一,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伤孀拍暝略龀?。每个人的阅历丰富起来后会发现,之前观念里的忠奸概念其实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就跟第一次听见“主战者未必勇。主和者未必怯”这句话时一样。所谓的忠奸。其实是看一个人在一个决定面前的态度而已。

    汉元1003年五月初一,夜。无云,星稀。

    沈云从第五连的帐篷里走出来,脑子里却一直在闪烁着两个人的名字---张自忠和汪精卫!

    很多人都知道张自忠是沈云原来那个历史上的抗日英雄,可有人知道他曾经也是身负“汉奸”的骂名?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日本发动侵华战争。7月29日,日军占领北平。而当时张自忠带领的29集团军第38师就在天津。面对日寇的战火,这位日后的抗日英雄此刻却成了怂包蛋---主动失踪在军队联络之外达七天之久,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下令军队抵抗。而是忙着自己的小心思,想夺取当时华北地区的最高指挥权。三年之后,1940年的湖北南瓜店,日寇堂野和藤冈的一枪加上一刺刀,让他之前的一切都变得纯粹起来。枣宜会战,他本可以毫发无伤。

    而汪精卫,这个当年的风度翩翩的少年刺客,华夏英雄,那两句名诗“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曾经鼓舞和激励了多少人?他在庐山上,跟蒋介石一起发表义正词严的抗日宣言的时候,谁又能想到在短短几百天之后,他就成了汉奸的首席!“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的洒脱背影,最终化作一缕历史的黑烟!

    英雄和汉奸,原本就差那么几毫米而已。

    为什么会想这些?为什么要想这些?

    沈云的头脑一片混乱。

    面对第五连的眼神,沈云只说了一句话:“我要见殿帅!”

    一抹失望从第五连的眼中闪过。

    “好,明日我会为您安排!”用了敬语,但声音却是愈发的冷漠。

    沈云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地走出了营帐。

    ※※※※※※※※※※※※※※※※※※※

    与此同时,远在二十里外的月氏大营里,贡昆?阿巴斯也在巡视营地。

    “殿下,这是今日阵亡名册?!币桓鲂9俳坏砗玫奈牟峤桓退?。

    阿巴斯拿过,翻开第一页就见上面写的伤亡总数:阵亡两千一百六十四人,重伤不可战者六百五十一人,轻伤两千三百二十三人。

    “从二十五日至今,我军就伤亡达六千余?”阿巴斯合上文册,皱眉问那个校官。

    校官虽只是校级,但年纪却不小了,足有四十岁。他也愁眉紧锁,叹声道:“不错。除了突袭当夜伤亡较少外,接下来几日作战,我军伤亡都不??!这六千多人里,大都还是当初第一批跟着陛下的精锐老卒!”

    阿巴斯深深锁眉,心口似乎压着一块石头,沉声道:“斯利文森知道这事吗?”

    校官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般的笑容,冷哼道:“如何不懂?!不过每日送去的阵亡名册,他连翻阅都没有,只是简单的批红说知道了?!?br />
    “可恶。他就这么对待我们月氏勇士的?”阿巴斯怒意上脸,“备马,我要去罗维尼斯将军那里!”

    校官赶紧拦住,道:“殿下别去了,罗维尼斯阁下那里也是知道的,陛下和斯达旺大人都给了这次战役的全权。去了也没用的?!?br />
    阿巴斯停下脚步,脸上愤愤之色已经难以抑制,半晌将名册往校官身上一丢,大声道:“那就去找斯利文森,明日让第七军团上吧!想让我再下令是休想!”

    斯利文森的帐篷立在月氏大营的最后面。月氏人本来就是汉军,所以扎下的营盘几乎与汉军无异。甚至连大帐里的陈设都相差无几。

    阿巴斯走进大帐时,斯利文森正在跟参谋们讨论明日的作战方案,见到他便笑道:“王子殿下来的正好,我正想派人去通知你,明日我们第六军团往西去?;坏谒木爬凑饫锇?!”

    阿巴斯一怔,他本来就想说这个事,没想到却被斯利文森先提出来了,不由反问道:“这是谁的决定?”

    斯利文森笑道:“当然是罗维尼斯阁下的决定?!?br />
    阿巴斯脸色放缓,问道:“罗维尼斯阁下为何突然下这个命令?两军调防。万一让汉军抓住空档突围可怎么办?”

    斯利文森绕过沙盘,走到阿巴斯身边。牵着他的手臂到帅案前坐下。让人送上两盏清茶,这才徐徐道:“方才我与卡洛斯去了大帐,罗维尼斯阁下认为汉军已经打算与我军决战十里坪,两翼的军队可以缓缓向南收缩了。另外,我第六军团这几日连番大战,伤亡不小。好像有……”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想要转头去问身边的副官。

    阿巴斯的脸色一冷,道:“六千余人,我第六军团伤亡已快达三成!”

    斯利文森耸了耸肩膀。端起清茶喝了一口,惬意地说:“嗯,六千余人。这么大的伤亡换了汉军将近四千的伤亡,此战果还算不错,加上罗维尼斯阁下率领的第八军团给予汉军后师的重创,这几日下来,汉军折损至少也有七八千之数,加上那些运送辎重的步卒,上万也是有的。所以罗维尼斯阁下想让一直在西侧的第四军团换过来,继续与汉军磨耗下去!”

    阿巴斯突道:“第四军团不是要防备飞云堡的汉军吗?”

    斯利文森笑道:“今日接到消息,汉军元帅胡公似乎已经准备回撤了。汉军两个步兵军团已经南归到飞云堡北方百里处,想必今日就能推进到飞云堡。他们应该是要翼护整个大汉北疆方面军的右翼,声援第三军团,轻易不会快速南下的?!?br />
    阿巴斯看了一眼斯利文森,从帅案前起身,来到沙盘前看了一会儿,半晌才道:“汉军两个步兵军团回撤,那我们第六军团的任务是遮断这两支步兵军团与汉军第三军团的联系?”

    斯利文森也走过来,点头道:“不错。我第六军团还足有两万多人,进攻汉军营盘固然不足,但要遮蔽战场,让汉军第三军团对整个西线战场毫无所知却是不困难的?!?br />
    阿巴斯道:“要遮蔽战场固然不难,但两万人要封锁上至拜德拉格河,下至查干湖这条长达一百五十里的战线,万一汉军突然向西发力突围,岂不是让他们逃出去了?要知道汉军第三军团的统帅可是有名的‘兔子将军’侯鉴!”

    斯利文森哈哈一笑,拍了拍阿巴斯的肩膀道:“殿下多虑了,罗维尼斯阁下已经计算精确,我们只暴露了四个军团的番号,汉军不知其实在查干湖我们有七个军团的兵力,今日十里坪我们也只出动了与汉军相同的人数,这样侯鉴会以为我们的兵力也就是这么多。但从明天开始,罗维尼斯阁下会出动三倍的兵力作战,同时将鄂尔浑山谷的第九、第十军团都调上来,哈哈哈,到时候侯鉴就会发现,他这只‘兔子’就算想跑也跑不掉了!”

    阿巴斯虽然很看不惯斯利文森那一副势在必得的得意样,似乎忘记前几日被一小队汉军夺去大纛,自己狼狈逃跑时的惨样了。但他不得不承认,罗维尼斯的指挥能力的确出众,至少不在侯鉴之下。

    斯利文森笑了一阵,拉着阿巴斯到帅案前坐下道:“殿下其实不用太过操心这场战事。罗维尼斯阁下可是‘太阳之子’,就连奥古斯都陛下都曾夸奖过他。若不是马诺总督一力挽留,没准现在罗维尼斯阁下就要被调回罗马担任第二保民官了。您难道不相信他的判断吗?!”

    说到罗维尼斯,阿巴斯顿时沉默了。对于这个人,他当然是信服的。

    事实上,罗维尼斯的名字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传遍整个中东地区。当然也包括大汉的西海州和大月州。

    ※※※※※※※※※※※※※※※※※※※

    这个罗维尼斯,是罗马吉浦路斯?罗维尼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就是大汉帝国贵族世家里的世子。不过他这个世子当的时间有点长,今年已经四十六岁,足足做了三十年的继承人位置。

    罗维尼斯家族是罗马帝国的老牌贵族,元老院六十三个首席中就有他们罗维尼斯家族的三个席位。

    不熟悉罗马的人可能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唔,换个说法,“一门三公”听过吧?在罗马元老院占据三个首席位置,就相当于大汉帝国一个家族里同时出了三个公爵!这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度都是了不得的存在!

    为了区分这三个席位,奥古斯都曾仿照大汉帝国的虚衔制度。分别赐予了三个元老“谷特琉斯”“艾利特斯”和“吉浦路斯”三个爵位称号。大汉的羽林暗卫将这三个爵位称号翻译为“上中下”。事实上三个罗维尼斯家族并没有从属关系,都是平等的。

    出现在月氏人军中的罗维尼斯是“吉浦路斯?罗维尼斯”家族的。为了凸显尊贵,他们家族在起名时都会将“吉浦路斯”加到名字里面。这代家长的名字是柯特维?吉浦路斯?罗维尼斯。而这个世子叫威尔士?柯特维?吉浦路斯?罗维尼斯。是这次月氏针对北疆方面军包围战略的总指挥官,也是最高统帅?。璧?,名字真长。写的好费劲---发发牢骚)

    顺带说一下,这个威尔士?罗维尼斯的名字里会有“威尔士”这个明显不列颠人士的发音和他父亲名字的存在。是因为这个威尔士的母亲是罗马帝国不列颠尼亚行省的一个贵族之女(注1)。而威尔士本人其实是信奉伊斯兰教的!

    很难相信一个罗马帝国的将军居然信奉敌国的宗教。而事实上这在罗马帝国很普遍。罗马本身就是个没有固定宗教信仰的国度。大汉的道教、儒教、佛教(汉化),哈里发帝国的伊斯兰教,日耳曼人的萨斯教,埃及以南地区的陀罗教,乃至远在南美洲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太阳教都可以在罗马帝国传播。这也是原来那个时代罗马帝国最终会分崩离析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现在罗马帝国主推的宗教是大汉帝国的儒教(罗马化)。而信徒也遍布整个罗马帝国(注2)。

    威尔士?罗维尼斯今年四十六岁,十八岁进入罗马帝国最高军事学府---法西斯大学(注3),二十二岁毕业便被分配到埃及行省的马克留木军团。汉元980年,也是罗马帝国公认的世界纪元980年。日耳曼蛮族南侵罗马,马克留木军团与罗马近卫军团调防北疆防线。在那次战争中,威尔士崭露头角,以一百二十人围歼了四百个日耳曼蛮族,并将其中的三百一十六人俘获成为奴隶而一举成名!

    在981年的凯旋式上,他得到了奥古斯都的亲自接见,获封“三叶草徽章”,在军中晋升为千人阿司者(与大汉帝国的营长相类似)。

    之后威尔士?罗维尼斯从马克留木军团调入近卫军团,继续在北疆与日耳曼人作战。985年,罗马决定向日耳曼人复仇,派五万大军向东北日耳曼人的大本营马科城挺近。又是威尔士?罗维尼斯,以一千人的兵力在马科城的西南方,围歼了日耳曼人两个精锐部族的士兵,歼敌六千人。

    当然,985年的这场复仇之战罗马帝国并没有取得胜利,五万大军在马科城下损兵折将,伤亡率高达两成,最后铩羽而归,狼狈至极。不过也由此显得威尔士?罗维尼斯的那场胜利多么耀眼。此战,他晋升万人阿司者,在罗马军中极其耀眼。

    990年,威尔士?罗维尼斯调到亚细亚行省,成为马诺总督麾下的第一保民官。并在995年主动出击,在大马士革与哈里发帝国发生短暂军事冲突,以五千人的队伍包围了哈里发两万多人,最后还是哈里发帝国服软。同意让出里海南部的数个渔场和盐矿,罗马人这才撤兵。

    由此可见,这威尔士?罗维尼斯之前的每次战役无不是以少胜多,战绩简直耀眼的如同天上的太阳。而有些罗马人已经称呼他为“太阳之子”!几乎快要等同于古希腊战神阿喀琉斯!

    ※※※※※※※※※※※※※※※※※※※

    随着罗马商旅的传播,太阳之子威尔士的大名也传遍四方。阿巴斯当然早就听说过。当然了,若不是威尔士?罗维尼斯的亲自到来,他的父亲也不会这么轻易被说服,同意这个以迪化城为诱饵,妄图全歼大汉北疆方面军的宏大战略!

    “这是一次赌博!而我们的赌注其实不是这一百二十万月氏军人,而是太阳之子罗维尼斯!”在出征前。张晟曾这样对阿巴斯说过,“一旦赌赢了,大汉在今后两年内都不可能对月氏造成威胁。如果赌输了,我们月氏也能以西海州为根本,依靠罗马亚细亚行省的力量继续与汉人周旋!所以。你此去,一定要听从罗维尼斯阁下的安排!”

    这是张晟对阿巴斯的唯一要求。

    昆贡?阿巴斯。呵呵。想必很多人都猜到了,不错,他就是原来沈云帝国大学的同窗张宪!作为张晟诸多儿子中唯一一个读过帝国大学的张宪,甫一回来就受到张晟的特别照顾,安排在自己府衙担任书记官,试着接触政务。

    很快。大月州爆发了瘟疫,然后是叛乱,接着是席卷大月州南北的乱民造反!

    说实话,张宪在起初并不同意自己的父亲跟着造反。毕竟迪化城可有一个乙等军团,还有无数民壮支持,斯达旺那些乱民就算人再多也不可能攻克。

    可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张宪的意料。在担任大月州州牧的这几年里,原来张晟早就在准备造反,不但利用职务之便私自扣留了数量庞大的物资和钱粮,更在乙等军团中更换了无数将校,都是从张府出来的心腹。甚至连叛军的首领也跟张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是斯达旺,张宪见到斯达旺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是自己的娘舅!

    至此张宪明白了,自己的父亲才是这场席卷大月州叛乱的幕后推动者。

    事已至此,对汉人了解颇深的张宪明白,他们家族已经没有回头之路。大汉对于叛逆罪定的是极重,诛九族已经不足以定张晟家族的罪,灭十族或许还可以。

    当然,迄今为止,月氏张氏家族想的是自保!至于罗维尼斯对他们说的:“歼灭汉之北疆方面军,即可顺势东征或南下,席卷汉之北疆四州,直逼长城防线……西线可进攻敦煌,然后直击雍凉二州,占领西安,俯视大汉帝都雒阳,从而迫使汉帝投降!”

    让大汉皇帝投降?

    就算月氏朝中最狂妄最不把汉人放在眼里的斯达旺都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

    “汉帝不可能投降!能击溃北疆方面军,让汉人不敢小觑我月氏即可。哪怕让出大月州,只要汉帝肯将西海州册封给我们当作国土便足矣!到时候吾皇便会下诏自降为王,为汉帝世代镇守西陲!”当时斯达旺就是这么对罗维尼斯说的。这也是此刻月氏人所能想到的最远目标。

    对此罗维尼斯很不屑地反问:“为何你们笃定汉帝不会投降?失了北疆方面军和北疆四州,他们就算人口数亿,能够快速集结兵力与我再战?更遑论我罗马即将出兵,汉人就算再强悍也绝不可能抵挡!”

    当时斯达旺和一种月氏朝臣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罗维尼斯,并且很怀疑这样一个不了解汉人的罗马将军是怎么获得“太阳之子”称呼的?

    当然,对于罗维尼斯的问题,张宪很随意的回答了他:“大汉圣祖皇帝曾有言:朕之后,称臣、纳贡、和亲、割地、赔款此五者为帝者戒!凡有违者,大汉子孙皆可诛之!若有惨祸,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违者不得入祖宗陵寝!”

    对博大精深的汉语显然理解不够透彻的罗维尼斯很虚心的向张宪求教这番话的意思。

    张宪很冷漠地解释:“汉圣祖说,凡是他的子孙,不称臣、不纳贡、不和亲、不割地、不赔款,如果有人违背了这五条戒律,哪怕这人是皇帝,汉人也可以奉圣祖的这条遗诏群起诛杀。如果敌人兵临城下了,皇帝也必须以死报国,绝不能投降或者逃跑!违者将不能进入祖坟!”

    罗维尼斯当时就皱起了眉头,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道:“汉圣祖怎么可能留下这样的话?这不是给了汉人造反的理由吗?就算是我们奥古斯都也曾有过向日耳曼蛮王阿提拉纳贡的时候呢!”

    张宪冷哼一声,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所以你们这些西夷根本不足以跟汉人相提并论!”

    ※※※※※※※※※※※※※※※※※※※

    注1:不列颠尼亚行省,即现在的英国。不过不包括北方的爱尔兰。

    注2:关于宗教的事情总是有点复杂的,看看现在的巴以冲突和中东半岛就知道了。而本书所描述的世界又是被大汉帝国干预过的,那复杂程度就更加难以描述了。估计要是仔细解说清楚的话,可能要好几万字。这里就大概提一下,具体的等以后有机会,写个免费的单章放到作品相关里吧。

    注3:这里的法西斯代表的是纪律与团结!后来才演化成近现代的“独裁”意义。法西斯一开始的发音是指保民官手中代表惩罚的“束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