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八章 补天裂,残骑裂甲】
    ps:  一万一的大更!求票!

    那个啥,若是你们有啥建议的,能说说吗?别不声不响的就下架啊……唉,看着收藏数一天掉一个,真让人揪心……

    随着各个方向的游骑斥候回来,月氏将第六军团调到西面,第四军团调到南面十里坪的情况终于被确认。

    听了百里束的军团参谋计划后,汇集到军团大帐的将校们纷纷错拳擦掌,准备突围。

    沈云一直在旁观看整个过程,他发现侯鉴并不是传说中那么“兔子”,他的胆子还是很大的。而且个人魅力也不容忽视。在方才短短半个时辰的商议过程中,就是侯鉴以一人之力将原本嚷嚷着想要与月氏人决一死战的将校们安抚下来,同意一起突围。

    当然,这也跟百里束的计划可行性很高有关系。

    是啊,能活着,谁会想着死呢?决一死战是在毫无生机的情况下的无奈选择。既然现在有机会突围,而且成功性很高,又有谁会选择赴死?

    侯鉴环视站在沙盘前的将校一圈,然后点点头道:“如今就等元帅大帐那边的游骑和西面游骑的具体情况汇报,然后就可以突围了。我意是以东面为突破口,以一千重骑主攻敌第八军团,中师为主力,破口之后,中师第一镇第二镇分两路前进,扩大正面战场,让后续步兵挺近。中师第三镇为中军,直奔鄂尔浑山谷南端谷口,并占领之。

    前师与后师余部,以一千重骑为后阵,先期与敌交战在十里坪。注意,白天不可与敌大规模决战。重骑更不可参战。等明日酉时,日暮将近之际,你部以重骑为突破口先向西,再折回向东。这段路程有点远,所以我会派给你们一人三马。争取在日落之后,与我在鄂尔浑山谷谷口汇合?!?br />
    众将校纷纷点头。

    这时徐栋却道:“殿帅,属下想问,如果前师与后师向西挺近,发现西面防线薄弱,可否由西面突围。直接向飞云堡而去?”

    这是个问题。飞云堡就在查干湖西北角,不过两百六十里的路程。但因为没有修建直道,所以快马去也要将近一天一夜。这也是刚发现月氏包围时,侯鉴没有选择第三军团前往飞云堡躲避的原因之一。路程太远,一天一夜的时间里任由月氏人在后追杀。很可能导致数万大军崩溃。更何况西面也有敌军,飞云堡还在不在都难说。

    侯鉴思考了一阵。道:“等西面游骑将情报传回吧。如果西面防御薄弱。有机会的话还是可以的。但本帅认为,敌军肯定会重点关照飞云堡,前师与后师余部向西突围只是为了给敌军造成我军要向西突围的假象罢了,到时候他们必定将精力都向西倾斜,届时,便是我大军向东突围的时机?!?br />
    徐栋点点头。奇怪地看了一眼站在侯鉴身后的沈云一眼,却并未多说什么。

    这时帐外传令兵来报,出队西面的六名游骑,只回来一人。而且身负重伤,只说西面防御极其严密。而一直通过扎布汗河沙海小峡谷与元帅大帐联络的游骑小队,如今也一直没有回来。

    面对这个情况,侯鉴沉吟了一会儿才道:“西面看来防御严密,只是奇怪,那月氏第六军团与我军激战这么多天,挪到西面后怎么还这么龙精虎猛?”

    百里束犹豫地说:“殿帅,你看是否再等一日?看看明日月氏人的作战力度再做定夺?毕竟元帅大帐那里的联络游骑还未回来……”

    “这有什么关系?”侯鉴奇怪地说。

    百里束道:“上次联络游骑带回了元帅大帐的侦查情况,好像暗卫已经有人跟元帅大帐联系了,这次传回来的将是围困我第三军团之月氏统帅的消息……”

    说到这里侯鉴才想起来,的确,上次游骑从元帅大帐那里带回来的消息说,暗卫已经有人跟飞骑卫联系上了,并且侦知这次月氏大军的统帅是谁,还有各支军团的将领,这对于汉军来说很重要。不过当时暗卫的人还在随飞骑卫往元帅大帐赶,第三军团的游骑又急于将“临阵处置权”的军令送回来,所以就决定下一波再把暗卫的消息送来。

    侯鉴每日管着那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很多事情都是扫视一眼便罢,大部分还要参谋们去记住。这也是参谋必不可少的原因。

    打仗,终究不是一个将领就能完成的事!再英明神武的统帅,没了这些参谋也只是一个稍微比常人聪明点的普通人罢了!

    不过这次侯鉴却说:“不必了,战机稍纵即逝,不可拖延。月氏第六军团与第四军团刚刚换防,明日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特别是东面的第八军团也移到了南面,那东面的防御将最为薄弱,若是再等一日,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变故!嗯,就这么办!”

    侯鉴扫视一圈,扬声道:“众将听令,明日卯时起床,辰时造饭,全军备战。及至酉时三刻,全军向东突围。此令?!?br />
    一众将校轰然应喏。

    ※※※※※※※※※※※※※※※※※※※

    这注定是个不平常的夜晚?;氐接氐纳蛟葡仁钦伊朔教?,赵信几个,让他们做好准备。然后又去了女兵曲。

    应该说,这几日的战斗下来,女兵文萃所带的曲是最悠闲的。历场大战都没有轮到她们。不过他们也是最繁忙的一个曲,后勤保障和照顾伤兵的任务都在她们肩上。

    沈云受伤回来的时候,周蕙就急匆匆的跑来看过一次,不过在见到沈云并无性命之忧时,这个粗线条妮子撅着嘴,仰着头,趾高气昂地走了。

    后来听钟离泗说才知道,周蕙一开始听说时差点哭了,后来见沈云无恙,就嚷嚷着她上阵肯定把月氏主帅的首级提回来,而不是拿面破旗子去邀功。

    对此。沈云只有无奈苦笑。

    接下来的几天,沈云忙着养伤和帮助老蔡处理袍泽尸体,周蕙所在的女兵曲更是忙前忙后照顾伤员,两人根本没时间相聚。虽然近在咫尺,从营中走过时,两人还能时常碰上,但也只能通过眼神来聊表相思了。

    虽说是明日卯时起床,辰时造饭。但在突围令传出之后,入寝之前,特编部就已经忙活开了。他们主要忙的是安置伤员。那些重伤的。例如缺胳膊少腿的伤员是很难跟上这次突围速度的。对于他们,汉军的军规自然是不能抛弃,唯一能做的,就是现在跟他们讲明情况,然后明日会安排一匹马。将他们绑在马上,突围开始时。他们将得不到任何救治。必须一直在马上颠簸,直到突围结束……这其实无异于宣告他们的死刑!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重伤员其实会选择先把代表身份的铭牌交给其他袍泽,然后自己留下来殿后,直到被敌人杀死---这也是第五连说的不能带伤员的情况。

    很残忍,但却很无奈。

    沈云对于那些即将面临死亡的重伤员来说。当然好过许多。其实现在就算沈云真的受了重伤,为了他的身份,也会有一辆专门的马车驮载他。这就是等级。

    经过四五日的休养,沈云和方誊他们的伤势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毕竟只是皮肉伤---重伤的都在回来的路上死光了---所以整个第一营仅剩的四十四人都可以再次上马作战。这是沈云在巡视了一圈伤兵营地之后。唯一感到开心的事。

    “渊让,你说的可是真的?”方誊惊喜地叫道。

    巡营时,沈云悄悄跟方誊走在一起,将刚才军团大帐的事告诉了他。本意是想让方誊给点建议??稍谏蛟扑档搅缭Т笳实挠纹镄《踊岽匕滴老⑹?,他却是这个态度。

    沈云转念一想,暗卫?我嚓,难不成方誊这小子又想起鄢如玉了?

    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事,沈云还真有点忘了当初跟方誊为什么来当兵,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就来了。直到此刻,沈云才蓦然想起,自己这个兄弟已经化身情圣……

    看着情圣一脸兴奋的模样,沈云撇嘴道:“那队游骑还没回来,指不定出了什么事呢!”

    “不会的,我去军团大帐住着,等他们一到就问问去?!彼蛋?,方誊就拄着单拐,蹦蹦跳跳往军团大帐而去。

    方誊的身份沈云已经报备给了百里束,他去军团大帐倒不虞被赶出来。只是沈云想跟他商量一下,是否让周蕙也跟着军团大帐行动的念头泡汤了---方誊现在满脑子都想着通过暗卫能够联系上鄢如玉,哪还有心思顾及到沈云的心头肉??!

    夜晚巡营,这是任何时空里的军官们都必须做的事。经过一天的喧闹,临近亥时,喧腾的营地总算逐渐安静下来。沈云巡营回来,带着疲惫进入营帐,却见赵信、钟离泗、庞通还有张末都在等着他。

    “营长,有事?”沈云先行见礼。

    张末还礼,然后苦笑道:“整个营就咱们四十四个人了,还个个带伤,营长着实有点名不副实了。渊让,你今天去了军团大帐?”

    沈云看了一眼张末,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点头道:“不错。曲长已经将我的身份报备给了殿帅,不过我已经跟殿帅说了,不跟着军团大帐突围,还是跟着兄弟们舒服些!”

    包括张末在内,人人脸上都露出感动神色??醇堑谋砬?,沈云笑道:“感动吧?不用感动,反正咱们特编部也是跟着军团大帐行动的!”

    赵信呵呵一笑,只对沈云点点头,未多说什么。

    钟离泗却跳起来,奋力给了沈云一个拥抱,嘴里叫道:“哈哈,这才是我们的好兄弟嘛!”

    庞通搓着手,兴奋的站起来,众人以为他也要说点什么,结果却是来了一句:“有吃的没?我饿了!”

    “靠!”众人齐齐鄙视。

    子时到了,众人准备休息。这时方誊又一跳一跳地从外面进来,见众人已经已经睡下,忙一一摇醒,道:“兄弟们,兄弟们。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沈云还未睡着,睁眼问道。

    方誊兴奋的手舞足蹈,甩开单拐道:“刚才军团参谋百里少校跟我说,明日将从殿帅身边的警卫旅调一营士兵归到我们麾下。哈哈,咱们第一营又可以撑起来啦!”

    众人齐齐一愣,然后视线自然而然地转向了沈云---侯鉴这么做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ど蛟坡?!

    沈云也有点不自然。但却没说什么,淡淡一笑,道:“早点睡吧,卯时就要起床呢!”

    虽然睡下。不过沈云心里对侯鉴的这个举动还是颇为感激的。

    一夜无话。

    ※※※※※※※※※※※※※※※※※※※

    卯时起床,辰时造饭。辰时三刻,整个大汉营地就已经准备妥当。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月氏哨探就算发现汉军营地的异动。也只会以为汉军在准备今日的大战。

    军团大帐调拨特编部的一营警卫骑兵已经到了。不知是不是照顾到沈云的存在,这一营骑兵都没有军官。营长、连长之类的全都留在军团大营。并没有随队而来。张末正好将沈云等人补入,然后就可以顺利指挥这一营人马了。

    这就是大汉帝**队精锐的地方。没有私家军,任何军队以军衔和军职为尊,就算部队被打散了,只要随便补入几个军官,散兵便可立即归建。形成一个集体。这也是之前大汉军队的主帅多次被杀后,还能从敌军包围中成建制突围出来的关键原因。士兵们会敬重某一个将领,但不会说非某个将领的命令不听。只要是上面正式派下来的军官,底层士兵都会无条件服从。

    当然。军官级别的互相打压排挤也是不可避免的,但这些与普通士兵无关。他们只要知道谁的军衔军职更高,听命就是。

    营地里所有带不走的辎重都堆积起来,或者就地掩埋。等突围行动一开始,就可以开始焚毁。为了多带一些,每个汉军士卒的行军包都是满满的。

    因为之前阵亡者多为骑兵,所以战马也空出许多。特编部现在就能做到一人三马,战马、备马还有驮马。装备配置是以千里行军来装的,每个骑兵满箭(五十支)的箭壶就带了十个,大豆和草料四大包,干粮带了七天的份,水壶灌满四壶。备马和驮马身上满满当当,全力奔跑起来却也不会影响速度。

    午时三刻,阳光正毒。沈云牵着马匹,与特编部所有袍泽一起,面向西方。远处将近十里,偶尔会有几个敌骑的身影从树林或者洼地中闪现,继而消失。突围在即,第三军团的游骑们也都准备突围,所以并没有再远出十余里清理视野,只在近处三五里的位置游荡。整个环境安静的怕人,只有南面震天的喊杀声喧嚣于上,反而更加凸显了安静。

    胡乱吃了几口干粮,灌下几口水,便又紧张地看着渐渐西斜的太阳。所有士兵的心里都压抑着。

    沈云咬着嘴唇,任凭额头的汗水从头盔里滑落,周身在阳光暴晒下有些湿漉漉的。再看钟离泗,这个跳脱的瘦子,现在也是一脸凝重地望着前方。庞通更是满头大汗,头盔都摘下来好几次,将里面的吸棉拿出来挤掉汗水,然后又重新带上。只有赵信,像矗立千年的兵马俑一般,牢牢地钉在那里,一动不动。

    眼看未时末要来,庞通却接连喝光了四壶水,不得不再去打满---临近查干湖,水源倒是不缺。不过在庞通要去打水时,许多袍泽都纷纷丢过去水壶:“胖子,帮我也打满!”“我也要!”“两壶,谢谢!”……

    原来所有人都紧张的要命,加上天气炎热,这水消耗的快也就不足为奇了。

    特别是五丈开外,第二曲和第三曲的士兵,他们对敌接触少,这几天又见到了那么多的尸体,即将全军突围这种大行动,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死在突围路上,心情紧张可想而知。在庞通挂着一大堆的水壶去打水时,这两个曲中也有多人向长官报备,到后方去打水。

    沈云踮脚望了望四周,却是看不见方誊的身影,然后又跳脚望了望第三曲方向,见排头的位置。周蕙也在不时打量自己这边,顿时也是心里安慰许多。等会儿突围,由重骑在前,特编部跟在军团大营身后出发,倒也不是第一线,所以安全性还算可以。不过沈云已经打定主意,等会儿全军动起来,他要尽力向周蕙靠拢。

    “滕宇呢?”沈云碰了碰身边的钟离泗,低声问。

    钟离泗撇嘴:“一早就去军团大营了,现在还没回来。你没看他那一连的人马都在我身后么?!”

    “呃……这小子!”沈云低骂。

    申时一刻,庞通挂着装满的水壶,叮叮当当地往回走。声音倒是清脆。再看庞通那肥硕的躯体,一摇一晃的往前挪步,不时还用肥指擦去眼角的汗水。一路走来,水壶又被他喝光一个。不时还喘气骂道:“马勒戈壁的。胖爷身上出的汗都够装满你们的水壶了,还打个屁的水??!”颇具喜剧效果,惹得原本精神紧绷的士兵们纷纷大笑,气氛为之一松。

    就在这时,方誊突然从军团大营方向拍马赶回,在安静的营地里。他单骑纵马的声响不小,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转移了过去。

    只见他脸色严肃,心急火燎地跑到营地中央的部帅阵列里,附耳跟徐栋说了一会儿。徐栋也是一惊,下令:“全军不许妄动,随时备战。从此刻开始,没我军令,谁都不许再乱走!”说完,徐栋立即带着参谋人员火速向军团大营方向赶去。

    方誊说完话,就牵着马走回到第一营阵列,脸色凝重而又严肃。

    沈云、张末、钟离泗、赵信、庞通都纷纷看着他。不过谁都没说话。

    方誊在五个人的注视下,微微叹口气,低声道:“暗卫的消息传回来了,我们当面月氏敌军的统帅是罗马帝国亚细亚行省的第一保民官威尔士?柯维特?吉浦路斯?罗维尼斯!”

    张末顿时皱起眉头,钟离泗却不屑地说:“这人谁???很有名气吗?”

    赵信却嘟喃:“罗马人果然参战了!”

    张末道:“这个人在罗马有个外号,叫‘太阳之子’,被誉为当代罗马战神……总之,你们只要知道他是与胡公殿下齐名的将军就行了。滕宇,你继续说?!?br />
    方誊看了看张末,继续低声道:“方才我在军团大帐,暗卫也说了这番话。这个罗维尼斯很强悍,不过倒不是罗马参战了……暗卫得到消息,在一年前,这个罗维尼斯因为触犯军法,被亚细亚行省开除了军籍,然后就下落不明了……”

    钟离泗冷笑道:“哼,欲盖弥彰罢了?!?br />
    “还有一个消息,这次围困我第三军团的不是四个月氏军团,而是七个,其中三个一直藏在鄂尔浑山谷。另外,我第五第六军团已经南下支援,现在应该到了飞云堡外。飞骑卫也在快速向北推进,元帅的意思是想先扩展我北疆方面军的生存空间,再伺机决战?!?br />
    方誊一口气说完,却也热的不行,打开水壶喝了一口。沈云向他眨眼示意,方誊明白沈云的意思,黯然地摇摇头:还是没有鄢如玉的消息。

    “这么说来我军的突围计划有变?”赵信看着方誊。

    方誊摇摇头道:“不知道,我只是将情况告诉部帅,让他赶紧赶到军团大帐议事。不过,负责联络元帅大帐的游骑小队是从西面过来的,他们说月氏人将战线拉的很长,意图封锁西面……”

    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沈云急问:“游骑小队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到两个时辰!”方誊回答。

    “那岂不是说西面突围很容易?”庞通也终于听出了意思,兴奋地说。

    沈云却看了看天色,摇头道:“可现在已经申时两刻,此时变阵还来得及吗?”

    就在这时,突然从南面传来一阵如崩雷般的闷响,紧接着一声似霹雳闪电般响亮的“杀”声直破苍穹……

    张末倏然变色,惊道:“不好,南面重骑开始冲阵了!”

    沈云惊得抬头,望着天空道:“可是,可是才申时两刻??!还不到酉时……”

    “前师师帅有临阵决断之权力,想必是他发现了战机,所以率先动手了!”赵信满脸凝重地望着南边,肯定地说道。

    ※※※※※※※※※※※※※※※※※※※

    战争总是由一个又一个意外组成的。赵信所说完全正确。前师突然下令重骑开始冲阵。的确是发现了战机。而且机会不小。

    十里坪,这个已经埋葬了汉月两军上万将士的平地上,此刻依然尸积如山,浓郁的血腥味能让吸血鬼幸福的晕过去。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流出的血液渐渐汇聚成一个又一个血洼,马蹄足迹踏上去,溅起的血珠刺的人眼帘发疼……

    前师师帅姓冷,单名一个云字。是个五十岁的老将。此次十里坪之战,侯鉴将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就是看中了他老成持重的一面。

    而冷云在之前几日的战斗中。也不愧老将的称呼,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打法,深切贯彻了侯鉴不急于决战,拖住敌人。迫使月氏从两翼调兵的战略思想。

    就在半个时辰前,冷云也是想着昨日夜里议定的方案。先在十里坪拖住敌人。然后将重骑投放到西面战线,争取将敌人都引到西线去,然后再回师东面,与大军一起突围。这个时候冷云作为前线指挥官,当然是不知道他当面所要面临的是七个军团的敌人,而不是之前的四个。

    冷云的稳扎稳打。让十里坪一带成为了最血腥的地狱。十里坪这个平地上其实并没有什么险要,唯一能称之为必征之地的,就是十里坪中间的那条只有十步宽的溪流。汉月两军就在这条溪流前你争我夺,生死相搏。

    两军都是先以骑兵对决。骑射往还,然后让步兵冲阵,骑兵两翼切入。战术都是一样的。之前的两日里,冷云跟对面的月氏人交手无数次,早已知道他们的打法---当然,两军之前都是汉军,打法都类似。所以才会造成如绞肉机一样的十里坪战场,双方都无法突破对方的阵型。

    就在半个时辰前,原本一轮骑射完毕,就该月氏步兵开始冲锋的时候,奇变陡生,回撤的月氏骑兵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从步兵方阵的两翼撤退,而是不知道为何,直愣愣地冲上了上去,与己方步兵撞在了一起,顿时将前方大概三千人左右的月氏步兵方阵冲的七零八落。

    冷云见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一下后,几乎是本能地命令原本回撤的汉军骑重新集结,向月氏步兵方阵发动冲击,同时命令本阵压上两百步,准备援应骑兵。激战两日之后,汉军第一次越过这条牺牲了无数条人命的溪流。

    更加让冷云想不到的是,自己的骑兵居然顺利的切了进去,月氏步兵方阵被搅得一塌糊涂,惨叫声连天接地,响成一片,顿时开始溃败。溃败的士兵为了躲避不断前突的汉军骑,不得不向两翼逃跑,只一刻钟,居然将月氏左右两翼的骑兵方阵也撞散架了……

    直到此刻,冷云都还有点犹豫不决??裳矍暗木跋蟾嫠咚?,这绝不会是月氏人的阴谋---事实上也没有将军会用这种方式来诱敌上钩!

    冷云也是沙场宿将,深知“时不我待,时不再来”的道理,周围的师部参谋们也纷纷建言,此刻以重骑冲阵,绝对能横扫对面月氏第四军团!

    经过短暂的犹豫,冷云咬牙下令,重骑过河着装,全军压上,一举击溃月氏人。

    这里是前师和后师的集合队伍,总兵力达一万多人,而对面的月氏第四军团有两万余人,按照正常情况,只是场消耗战而已。但没想到月氏人一个不知所谓的失误,却导致连锁反应,第四军团纵横十里的宽大阵型居然在两刻钟内被自己人给冲击的摇摇欲坠。

    申时两刻时,冷云将手头上的所有重骑都派过河,以五百骑为单位,依次如波浪冲击般向当面的月氏第四军团发动攻击。随后跟进的是汉军骑和汉步兵,一时间,山呼海啸般喊杀声震惊四野!

    自四月二十五日凌晨接战以来,汉军正面战场的第一次大胜居然在此刻到来!

    然而,有时候胜利并不是好事。最起码对于准备突围的第三军团来说不是。

    月氏第四军团败的太惨了,冷云也冲的太快了。在酉时一刻时,冷云的重骑已经突进十四里,凿穿了整个月氏阵列。若不是马力不济。必须停下休整,重骑还会如镰刀一样继续收割月氏人的生命。重骑都冲了十四里,那轻骑呢?足足二十五里!步兵都穿越了十里坪,快直接追到当初特编部驻扎在查干湖南岸的营地了。而轻骑更是望见了查干县的民居……

    也就是说,冷云的前师彻底击溃月氏第四军团,但也跟军团大营拉开了十里的差距。就在这时,东部的月氏第八军团终于赶来,从侧翼包向冷云的前师!

    这个时候,冷云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此刻下令撤退,月氏的第八军团将撵着他的屁股后面追。汉军已经激战一天,这个时候是绝对没有力气再跑回去的。所以只能下令集结,在空旷的野地里结成方阵,阻滞敌军。同时派出信使,向军团大营求援。

    如果是往常的战斗。当冷云击溃敌军后,军团大营会调派军队迅速跟上。以扩大战果。但冷云击溃敌军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都追出五里了,消息才传回军团大帐。而这个时候,侯鉴正心急火燎的准备转移突围方向,根本没想到十里坪能够一举击溃当面月氏军团。

    此刻若侯鉴下令让兵力最足,士气最旺的中师跟进,或许事情不会像后来发展的那样。

    但正如之前说的。战争总是由一个意外接着一个意外构成的。月氏第四军团莫名其妙的败了,而中师也在莫名其妙中开始了向东突围……

    其实也不能说莫名其妙,因为酉时到了,而侯鉴新的命令并未下达到中师。那中师师帅的选择就显而易见。当然是焚毁辎重,全军向东突围!

    当然,在这个时候侯鉴还是有选择余地,那就是命令突围中的中师火速向南边突进,与固守待援的前师汇合??珊罴阃蛩?,却没算到传令的士兵居然在穿越十里坪战场时,被两个重伤倒地的月氏士兵发冷箭给射死了……

    于是,一场最诡异的战斗开始打响。前师和后师余部在离军团大营二十里的地方固守待援,而唯一能够应援的中师却在拼命向东突围。而月氏人也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东边的防御脆弱至极,中师几乎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突破了东部月氏人的包围,然后按照原定计划向鄂尔浑山谷挺进……

    查干湖西岸冲天而起的大火,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那么醒目,张牙舞爪的黑烟升腾而起,笼罩着十里坪上的残骑裂甲……宛如一个嘲讽的末日画像!

    ※※※※※※※※※※※※※※※※※※※

    从后世的文献中可以发现,其实此刻月氏人也已经乱了。在月氏第四军团莫名其妙崩盘开始,月氏元帅大帐就没有发出什么有效的命令,除了让第八军团支援第四军团外。

    而等到查干湖冲天大火燃起时,月氏元帅大帐中才忙碌起来。但从大帐中传出来的命令更加让人莫名其妙---第八军团与第七军团合力,先吃掉汉军的前师。同时本来从鄂尔浑山谷调过来的第九第十军团回到山谷,在谷口设防。同时令第六军团集结向南撤退,给汉军让出西面。

    这些命令发出后,月氏元帅大帐里传出剧烈的争吵声。

    “罗维尼斯阁下,你这么做会将汉军第三军团放跑的,你知不知道?如果因为你这个愚蠢的决定,而导致这次战略意图失效的话,我一定会到元老院告你的!”

    月氏元帅大帐,说话的是一个身穿汉军铠甲,但却是一头金发,鼻梁高耸的年轻西方人。

    而端坐在帅案之后,微笑不语的中年人,就是这次月氏大军的最高统帅,罗马的战神,“太阳之子”罗维尼斯。

    罗维尼斯有着一张不同于西方立体的脸,连头发也如东方人一样是黑色的,不过深蓝色的眼珠和极薄的嘴唇还是能看出西方人的特征。

    他的微笑带着宽和,是个看上去很仁慈的长者---最起码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来说是这样的。

    罗维尼斯从帅案后走出,站在年轻人身边,笑道:“我最亲爱的康格涅斯殿下,不用着急。我的命令不会让月氏人的这次战略计划落空的?!?br />
    年轻人康格涅斯却不买账,冷哼道:“阁下,月氏人战力如此脆弱,根本挡不住汉军,若是他们向西突围,与他们的第五第六军团汇合,我很想知道,你怎么去消灭他们!”

    罗维尼斯优雅地端起帅案上的红酒杯---这是这个汉式的营帐里唯一格格不入的东西---轻抿一口,道:“我们围困第三军团的战略意图是什么,我亲爱的康格涅斯阁下?”

    “当然是夺取汉军的辎重,歼灭汉军第三军团,使汉之北疆方面军只有飞骑卫一支骑兵集团存在!”康格涅斯很快说完,然后瞬间想到了什么似的,指着帐外,惊道:“阁下,你的意思是……?”

    罗维尼斯的笑容更加炽热了,连连点头:“不错,你说的两点我们都完成了,又何必再去纠结于汉军第三军团是否会突围出去与其他汉军汇合呢?虽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漫天的大火肯定是汉军燃烧辎重造成的,而他们的主力,一个在月氏第七第八军团的包围下,另一个却向着鄂尔浑山谷去了……呵呵,说实话,我很希望汉军的军团长在这两支主力中呢!”说着,罗维尼斯又轻啜了一口红酒,任带着苦涩味道的液体划过味蕾,从而刺激全身的神经。

    “??!大月州的葡萄酒果然美妙!”罗维尼斯由衷地赞叹,转而对年轻人稍稍鞠躬,道:“康格涅斯殿下,臣有幸能邀请您与我共同享用这份美妙吗?”

    年轻人一愣,从刚才的震惊中醒悟过来,却摇头道:“阁下,你知道的,在我十八岁之前,父皇不允许我喝酒。您的好意我心领了!”

    “哦?那实在太可惜了!”罗维尼斯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笑道:“那就让月氏舞娘来跳一段东方的舞蹈吧!”

    康格涅斯又摇头,问道:“阁下,我为我刚才的鲁莽向您道歉!只是我想知道,这是否是您早就计划好的呢?”

    罗维尼斯一愣,忽而大笑:“亲爱的康格涅斯殿下,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吗?就是因为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一切心思都花在正事上,有不懂的问题非要问个明白。哈哈哈哈,不过殿下,这次我要告诉你,不是的?!?br />
    康格涅斯奇道:“难道月氏第四军团的崩溃不是你事先安排的?”见罗维尼斯含笑摇头,康格涅斯皱眉道:“那到底月氏第四军团为什么会突然崩溃呢?”

    罗维尼斯放下酒杯,笑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殿下,奥古斯都将你交给我学习军事,那今天我就要教你新的内容,那就是你要牢记,在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事情发生后,你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办’,而不是‘为什么’!只有‘怎么办’才是你的责任,而‘为什么’会有下面的人告诉你!明白了吗?”

    康格涅斯若有所悟,重重地点点头。然后又抬头看着罗维尼斯:“阁下,如果你是汉军的统帅,你会怎么做?”

    说到这个,罗维尼斯脸色慎重起来,沉思了半晌,道:“说实话亲爱的,我不知道。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选择投降。但之前月氏王子曾告诉我,汉军不会投降。虽然我很难理解这种情节,但我很佩服他们!”

    康格涅斯捏着额角的发鬓,呢喃道:“是吗,连阁下你也猜不到吗?我真的很好奇呢,这天都裂了,汉军元帅,你会怎么去弥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