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一章 起战歌,行军武者】
    “北胡天,风如刀割。漫飞雪,踪迹淹没。经年处,谁共我,用半生兵戈,绘一世尽辽阔。边塞燃烽火,乱胡马阴山侧。引雕弓长空划过,浴血战罢千军破。

    起战歌,与子和。待东方拂晓色,为山河添颜色,我化血且为墨。起战歌,与子和。待东方拂晓色,说光阴百代过客,我执长缨书一册。

    若天命,行军武者。留韶华,具付战火。兴家国,匹夫责,践生死一诺,将身于马革裹。饮烈酒,半浑浊,同仇忾鸣金戈。封狼居胥事如昨,青冢埋处旌旗遮。

    起战歌,与子和。待东方拂晓色,为山河添颜色,我化血且为墨。起战歌,与子和。待东方拂晓色,说光阴百代过客,我执长缨书一册?!?br />
    ……

    这首荡气回肠,韵味悠长的《起战歌》,在北海州西部的第一大堡飞云堡上空飘荡。

    若是平日里,这也只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抒情之作。

    可现在,飞云堡外,战火弥漫,浊浪滔天。数不尽的残骑裂甲倒在已经被鲜血浸红的土地上。哀鸣的战马还在翻拱再也不能起身的主人,几条不知哪儿来的豺狼撕扯着坚硬铠甲下的尸首,听见马鸣,顿时抬起狼首,被死气浸染的通红眼睛顿时带着凶戾之气,望着还在顿首哀鸣的马儿……

    “起战歌,与子和。呵呵,果然是绝妙好词!沈渊让,我马显钰向来只服气诸葛南山一人在诗词上的造诣,不过今日看来,在这上面你的确胜了南山兄一筹?!?br />
    飞云堡高耸但伤痕累累的堡墙上,马固马显钰对沈云惨然一笑。

    这声惨笑,让沈云也心有戚戚??纯戳饺松砩匣刮锤珊缘难??;褂惺种锌橙钡钠锏?,破损的战甲---怎一个惨字了得?!

    ※※※※※※※※※※※※※※※※※※※

    这马固,自然就是沈云在帝大时的同窗。帝大毕业,学子们各奔东西。不过马固、吕振还有诸葛允三人却好的如同穿一条裤子,分开时马固与吕振是限于武将世家,不得不入伍几年,而原本打算回益州老家从文职干起的诸葛允却在马固的劝说下,弃笔从戎,加入了帝**旅。

    当然,他们三人不可能被分配到同一支军队里。集训后诸葛允就被安排到了朔州卫。马固则被安置到了北海州飞云堡,当了一个小小的少尉连长。而吕振,却是因为体格强健,集训甫一结束就被陷阵卫选中,直接进了甲等军团。

    原本马固觉得来北海州也不错。怎么说也算边塞之地。而且飞云堡位于金山北麓,虽说是边疆。但离真正的边塞还有千里之遥。根本不会有多达危险。至多就是吃几年苦,然后就算熬出头了---对于他这样的世家子弟来说,在边塞待上几年可是比在其他优渥之地当几年兵还要来的实惠,毕竟军功就是超转的。

    可马固没想到,平地一声雷,从去岁入冬开始。整个北海州狼烟四起。从定边府失守开始,飞云堡就是一夕数惊。不时就有月氏骑兵从北边南下,甚至劫掠飞云堡周边。身为大汉军旅,卫护一方。子民收到侵扰,汉军责无旁贷要出战驱敌。但说到驱敌,飞云堡的汉军又陷入了极大的尴尬中。

    飞云堡位于后世的蒙古阿尔泰市,北邻扎布汗河,西靠金山森林,南去是巴彦查干沙地,整个一四战之地。

    这么说吧,坚昆城、定边府、飞云堡这三个地方就是北海州西部地区的三个基点,由这三个点围绕起来的周边才算是北海州西部的人烟稠密区。这里冬季虽然寒冷,但在其他三个季节却是水草丰美,极其适合放牧。其对于北海州的重要性,不啻于燕京之于中原,敦煌之于甘凉。一旦敌人占了这三个点,北海州就算丢了一半了---远在东北方向的库伦,其覆盖力根本不足以达到这里??饴资欠烙狈较?,贝加尔湖一线的基点,不是这里。

    在往常,坚昆城、定边府和飞云堡各有驻军一个军团。但因为飞云堡是个大堡,有堡墙和城垛。而坚昆城和定边府是新州城市,没有城墙,所以出于节省军费和重外虚内的考虑,一般在最北边的坚昆城会有一个半军团驻守,然后是定边府一个军团,最后才是飞云堡---一个师!

    坚昆、定边两地失守时,飞云堡是最早收到消息的,可此时飞云堡却已经是有心无力了---整个飞云堡说是有一个师,可却只剩一个旅的兵力了!

    飞云堡又称飞云卫,其军团称呼自然叫飞云军团。殿帅姓归,不过此刻却不在飞云堡---飞云卫归属定边府辖制,所以平常归殿帅都是住在定边府的。而这位归殿帅早在月匈联军进攻定边府的时候就战死了---他死前还下了调兵军令,从飞云卫抽调了大部分的兵力,导致如今飞云卫只有一个旅驻守。

    所以此刻飞云堡真正做主的其实是一个旅帅,姓林名慜,字翰林。

    看名字就是个文绉绉的仕林子弟,而看了本人就更加让人捉急---这个林翰林还真他娘的是个翰林样子,身无几两肉,佝偻着背,说两句就咳嗽三声,整个一副痨病鬼模样,说是只有三十七岁,但看上去跟行将就木的老头也相差无几。

    事实上,这个林翰林只是个运气极好的人罢了。他祖上是北海州人氏,父亲林虎,是飞云卫的上尉军官。其父母希望他读书上进,最好考上大学,好出人头地,所以取名林翰林??擅幌氲秸飧隽趾擦秩炊潦椴怀?,还偏又喜欢纨绔作派。最后大学也没考上,只能去当兵。其父可怜他,便求上官让林翰林留在飞云卫当兵,别派到别处去。

    一般来说,新州的征兵制度会宽松些,谁让这里是老州子民都不愿意来的边塞之地呢。所以林翰林很容易的就在飞云卫待了下来。

    这林翰林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几次汉军北征匈奴都有从飞云卫抽调粮草,征发役夫之类的。林翰林也借着押送粮草的轻松活计,混到了几个军功。五年前,其父死后,他也当上了飞云堡的上尉。

    帝**功难取,将军都没几位,底层军官的晋升自然缓慢。不过林翰林赶上了好时节,那就是这几年天气极寒,极北之地的匈奴族群无以为继,只能频繁的南侵求活。有几次。匈奴的游骑探哨甚至跑到了飞云堡附近。这林翰林手无缚鸡之力,打仗是不行的,可他父亲生前的袍泽可都是军中老手,轻易就拿了这些游骑的首级上报。林翰林也借此升了校级!

    之后就是月匈联军南下,飞云卫接到了调令支援定边府。剩下的一旅人马原本有个姓花的旅帅,岂知这个旅帅是个喜欢冲锋在前的汉将---事实上。很多汉将都是这个观念---听说定边府有战事。便将士兵留在飞云卫,自己跟着其他队伍赶去了。林翰林怎么说也是个少校军衔,于是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当了飞云卫的旅帅!

    不过当上旅帅之后这个林翰林的好运气似乎就用光了。月匈联军围困定边府,然后有大股骑兵顺着扎布汗河南下。飞云堡周边也是水草丰美之地,有很多汉之牧马人在这里放牧讨生活。而为了掩盖踪迹和掠夺过冬辎重,这些月氏人是走一路杀一路。硬生生将人喧马嘶的飞云卫给折腾的十室九空。尸横枕藉。

    林翰林起初还想着保境安民,派了父亲留给他的几个老手带兵出战,可在被月氏人连杀两百人,并将首级送到堡墙下后。林翰林就吓破了胆,下令关闭堡门,再也不敢出战了。

    月氏人就是这么大摇大摆的从飞云堡下而过,进行着他们的布置。当然,为了掩盖行踪,他们在还装模作样地从飞云堡守军的眼皮底下“北返”,其实又偷偷摸摸的绕回金山森林躲避。于是当北疆方面军赶到,询问敌人动向时,林翰林给出的情报是:“敌已悉数北返,飞云堡周边三百里断无敌军!”

    屁啊三百里,在北疆方面军来到之前,飞云卫守军连周边三里都没出过,还三百里呢。

    四个军团,近十万的月氏人躲藏在金山森林里过冬,每日必然要烤火,还要做饭,浓烟滚滚就不说了,起操训练时更是杀声震天。按照常理飞云堡只要派出游骑斥候,随便侦查一番就会发现。

    但这林翰林却是吓破了胆,根本不敢派人出去巡查,还美其名曰“怜惜士卒性命”。这也让原本心惊胆战,生怕汉军发现自己藏身之所的月氏大军惊喜不已。

    事实上,为了防备飞云堡的游骑斥候,罗维尼斯之前可是做了无数安排,比如让士卒藏在离飞云堡数里的地方,侦查汉军的行动,然后派人将之聚歼之类的。

    可一个冬天下来,飞云卫除了每日会有人出来倾倒粪桶之类的日常琐事外,愣是一次侦查都没有。反倒是冬天的严寒,让侦查汉军动向的月氏人冻死了数十个……如此荒天下之大谬的做法,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也正是林翰林的消息,让北疆方面军放松了对飞云堡西面金山森林的戒备,以至于有第三军团被围的惨事发生。

    ※※※※※※※※※※※※※※※※※※※

    当然,这些事情是后来才被一一曝光的。而在第三军团残部狂奔一天一夜抵达飞云堡下时,这林翰林已经荣升中校军衔,成为名副其实的旅帅,乃飞云堡的最高统帅啦!

    堡墙上,沈云望着渐渐西沉的太阳,遥望堡墙下尸横枕藉的惨状,心头竟是无比沉重。

    “显钰君,已经一个月了!你确定还会有援军来吗?”沈云幽幽道。

    是的,已经一个月了。此时已经是汉元1003年的六月。

    六月流火,宽大的扎布汗河就在飞云堡东面蜿蜒而过,河风在黄昏吹拂,带来的却是浓浓的尸臭。入目之处,尽是来不及掩埋的尸首,断掉的长枪,满是破洞的军旗……整个飞云堡周围十里已经是一片死寂!

    而现在在飞云堡的。只有原飞云堡守军和特编部残部,全员加起来不过两千六百二十八人!其中,特编部还存活四百一十六人,其他都是飞云卫的汉军!

    其他人呢?

    “呵呵,援军?”马固指着尸积如山的城下,连声惨笑:“要是有援军,这帮月氏狗贼会围着飞云堡这么久吗?没啦,哈哈,没啦!什么援军都没啦!我等静待东方拂晓色,为这壮丽山河再添几缕忠魂便是!”

    惨笑完。马固已经踉跄转身,徐徐往堡墙下走去,嘴里还在高唱:“起战歌,与子和……青冢埋处旌旗遮,旌旗遮!哈哈哈哈!”

    看见马固已近疯狂。沈云却愈发沉默起来。望着远方即将被吞没的夕阳,静立不语。竟像是一座遥望西方的雕像---那里。就是传说中在半个月前就会来援军的方向!

    时间闪回到一个月前。侯鉴带着第三军团赶到飞云堡时,第四、第五军团也赶到了。这两支纯步兵军团正依靠扎布汗河和飞云堡构筑防线。

    血战破阵的第三军团见到袍泽友军,自是一番欣喜。而在三个军团长的军令下,林翰林也打开堡门,让第三军团的残部一万多人尽数进入堡内休整。

    然后就是长达五日的休整期。第三军团的突围而出,丢失大批辎重的消息也传报给了胡公。

    直到此时。北疆方面军才算正式汇合在一起。并构筑了一条北至科布多-吉尔吉斯湖,南到飞云堡-金山森林,西到金山戈壁-金山北麓,东到拜德拉格河-厄特冈的巨大防御圈。整个面积达八百里!

    在这个防御圈外。西面是金山,金山南麓就是迪化-塔里木盆地,是月氏人的范围。北面是月匈联军,东部和南部则有六个月氏军团的包夹。

    应该这么说,月氏人想要歼灭大汉北疆方面军的战役刚刚开始。

    当然,局势对汉军来说是相当不利的。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粮草,每个军团的粮草储备都是按照战时分配,只够军士半个月食用。整个北海州西部地区早就被月匈联军在冬天的时候,跟笊篱一样梳理过了,根本得不到多少补给,唯一可以获得的,就是那些汉之牧马人提供的马匹和掉膘严重的羊羔---可以预见,这个冬天没过好的汉之牧马人,若没有援助将很难度过下一个冬天。

    再者是武器辎重。汉军的大量辎重都在第三军团,整个大军现在还有的箭矢武器等,是远远不够打一场消耗战的。当然,鉴于侯鉴将辎重大部分焚毁的情况下,月氏人的情况想必也不会乐观到哪里去。

    最后是消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北疆方面军被围困的消息必须马上传回帝都,至于帝都怎么处理就不是胡公所要关心的了。在消息里,胡公也没有说求援的话??上衷诖缶话?,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消息被月氏游骑遮断却是难以避免的。

    依靠暗卫?拜托,暗卫也是人,他们也要穿越敌军防线才能传递消息??!

    面对这种恶劣情况,汉元1003年五月七日,即第三军团撤退到飞云堡的第五日,胡公下达了新的军令:第三军团与第四军团协防飞云堡,第五军团前出拜德拉格河,与飞骑卫一旅伺机寻敌决战。

    五月十日,胡公新的军令又下来了,第三军团军团长侯鉴立即带麾下能战士卒火速赶往扎布汗河上游的元帅大营,听后垂询调遣。

    说起来也悲惨,第三军团幸存的一万多人里,现在还能战的不过七千多人?;拱肆角Ф嗳说奶乇嗖?。鉴于特编部第一曲第一营中很多人都是原警卫旅的人马,到了飞云堡,自然归建到侯鉴麾下,于是特编部就缩减成了一千两百多人。

    张末又成了四十四人的营长!哦,是四十三个,又有一个袍泽死在了突围路上……

    也许是考虑到这次去元帅大营,必然接受惩罚,所以侯鉴并没有带上特编部。倒是徐栋借着要跟元帅汇报战况的机会,硬是要跟着侯鉴去元帅大营---其实就是徐栋想调回胡公身边,但又找不到理由,想借着这个机会,去跟胡公身边的典木的袍泽商量一下。

    侯鉴倒是让百里束问过沈云,要不要一起去元帅大营,不过沈云拒绝了。原因是他在这里见到了马固,而马固这小子似乎追鄢如月不成,对周蕙有点“虎视眈眈”。周蕙这小妮子更是惟恐天下不乱的角色,根本不想暴露身份去靠胡公庇护---话说那天晚上突围出来,所有人都又惊又怕,只有周蕙一脸兴奋,事后偷偷找沈云不断抱怨杀敌不够多呢!

    于是侯鉴就带着可战的六千士卒,还有一千余轻伤员赶赴远在三百里外的元帅大营。

    “可怜的,一个军团长硬是混成了旅长!”钟离泗在送别徐栋时,故作姿态地叹气道。

    但很快,钟离泗就得意不起来了。

    汉元1003年五月十五日,月氏人突然发难,居然将驻守在金山森林的第四军团后师给全歼了---是火攻!

    说起来这也是由林翰林造成的诸多悲剧之一。

    第四军团将后师放在金山森林中扎营,作为预备队使用,而主要防御方向是在飞云堡南面的平原上??伤疾恢?,月氏十余万人在这片森林里住了整整一个冬天,早就对这里的地形熟悉无比,而且似乎早就料到汉军会在这里驻扎,事先深埋了火油……

    只是一个突袭,两千多人的月氏军队就将近万汉军给覆灭在金山森林中,熊熊烈火烧了足足三天三夜,汉军惨死哀嚎之声响彻天空!逃出者十中无一!

    大汉第四军团三万多人顿时去了三分之一,这种打击可算是空前绝后了!

    战役细节已经无从查考,因为前往偷袭汉军的月氏军队在后来的战斗中也死伤殆尽,根本没留下记录。而罗维尼斯的报告中,也只说事先埋下火油而已。

    不管怎么说,继第三军团之后,汉军第四军团也遭受重创。在之后,月氏人开始对第四军团发动了最为猛烈的陆地攻势……这一打,就打到了六月初五!第四军团几乎是全军覆没,没死的也退进了飞云堡!这才造成了飞云堡外尸横枕藉,惨不忍睹,如人间地狱般的景象!

    这首《起战歌》,也是沈云在看着堡外汉军舍生忘死,奋力搏杀时突然想起的。只不过吟唱了一次,却被周蕙记住,然后就在军中传播开来。起初还是鼓舞军心的作用,到后来汉军越死越多,这首本来就由女声吟唱的歌曲,却带着股股悲凉,开始弥漫在汉军阵营中!(未完待续。。)

    ps:  《起战歌》很好听!虽然推荐的游戏不怎么样,但这歌曲是不错的。大家可以听听!

    然后,还是例行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