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三章 用兵戈,千军战罢】
    飞骑卫军团长李雾,烈武卫军团长雷横,第三军团军团长侯鉴,第六军团军团长佟砼陆续赶到元帅大营。

    李雾,字亭山。三十五岁,少将军衔。长的气宇轩昂,仪表堂堂,一缕墨髯垂于胸前,颇有几分关公的风采。他原是英公旧属,后积军功至大校,又经英公举荐,才成为飞骑卫的殿帅。不过他的直属上司是胡公,这个情况有点诡异。

    雷横,字立渊。三十岁,少将军衔。此人豹头环眼,壮如铁塔,声如洪钟,端是一员猛将。他毕业于荆襄军校,善于操练步卒,严格来说不属于当前四大元帅的任何一个派系。军校毕业便直接入选近卫军团,两年后调入陷阵卫。胡公当上昭武大学祭酒时,皇帝看中其不属于任何一派的特性,将其调入烈武卫,晋升一级军衔领烈武卫军团长一职。

    佟砼,字刃山。四十岁,少将军衔。曾为英公旧属,后调入晋州,任朔州卫军团长。北疆方面军组建时,经英公推荐,任第六军团军团长。此人一派长者风范,说话和风细雨,自有一番威严。

    至于最后一个侯鉴,字云甫。却是诸葛元帅的人。

    立于帐中这四个人,可以说是北疆方面军最重量级的四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当然,限于圣祖立下的军规和制度,他们四个人对胡公的军令只能遵从,不能违背。而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也不会对胡公提出自己的建议---特别是战略性意见!这是胡公和他身边参谋们的专属权利!

    但现在的局面有些不同,元帅大帐的参谋们分成了两派,争执不下,胡公也不敢妄下决断,所以将他们四个人招来商议。

    每个军团长身边也都有自己的参谋军官。对于当前局势他们也是心知肚明,之前也有跟参谋们商讨过。所以当胡公问起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不过归结起来,他们四个人的意见只有三个。

    李雾与佟砼的看法一致,那就是全军移驻飞云堡,依靠飞云堡与敌周旋,同时打通南归之路,与度信州取得联系,并让老州再派军队来。

    而雷横的建议比较特殊,他的意思是全军不往南。而往东,先撤至库伦,再做定论。

    这两个看法都属意撤退。

    最后是侯鉴。他的看法是:“我意舍弃扎布汗河下游一线,全力防守定边、坚昆两府,同时在科布多驻扎重兵?!?br />
    这个看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向以“兔子”著称的侯鉴。怎么会提出死守这个建议?

    侯鉴解释一番,众人才算理解。其实现在看来。好像是北疆方面军被包围了。但总整个地图上看,月氏这一百多万军队,何尝不是被我们汉军包围在里面呢?侯鉴的看法是堵死月氏人向西向北逃窜的可能,就死守在这里,等候益公的西疆方面军拿下迪化,接着挥师北上。与北疆方面军歼灭月氏这一百多万唯一的可战之兵。届时,不但北疆方面军的困境可解,还能一鼓作气平定月氏叛乱!

    “这是个疯狂的计划!”李雾率先道,“若是益公不能及时北上怎么办?若是月氏叛匪南下怎么办?要知道。我军现在只有十日之粮!”

    佟砼赞同李雾的观点,道:“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慎也。如果依侯将军所言,那无疑是将我北疆方面军十数万袍泽置于险地。万一覆灭,北疆岂不天裂?元帅,此举不妥?!?br />
    侯鉴道:“从我第三军团被月氏围困之日起,这北疆早已天裂。若是南撤,这裂痕就将无法弥补,但我们留在这里,就还有希望将这天裂补上?!?br />
    侯鉴在侃侃而谈时,旁听的诸葛允却皱着眉头看向典木。却见那典木正与侯鉴带来的几个参谋,站在一边窃窃私语。

    诸葛允瞳孔收缩,心头恨意升起。

    “徐栋,典木?”诸葛允终于明白侯鉴为何会提出这个作战计划---肯定是这两个人撺掇的。

    徐栋与典木旁边的那人,是侯鉴的参谋百里束。此刻他们三人正在窃窃私语,这三人足以影响北疆方面军两个大佬的决定。

    胡公自不必说,徐栋与典木都是跟随胡公长久的人物,对胡公的心性想必非常了解。百里束呢?他是依附侯鉴才能取得军功的。而侯鉴因为第三军团损失辎重的事,前段时间回到元帅大营时,曾遭到元帅痛斥。后来虽未再受责备,不过其他军团的士兵都对第三军团颇为鄙夷。为了争取尊重,侯鉴心里肯定着急取得胡公的信重,于是听了徐栋的计划也未尝不可能。

    如此想来,侯将军的看法,其实就是典木与徐栋的看法。

    诸葛允想清楚这些后,便有些恨意。不过却不是恨侯鉴提出的这个建议,而是恨典木与徐栋的为人。

    身为参谋,有什么计划直接对元帅提出就是了,为何要假手他人?这不是糊弄元帅么?

    显然,刚入军队不足一年的诸葛允对这种做法是非常痛恨的。他却不理解,这其实也是明哲保身的一种无奈选择罢了。典木与徐栋两人向胡公提,未必能够引起胡公重视,而换做身为军团长的侯鉴来说,效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

    在是战是守的问题上,李雾、雷横、佟砼、侯鉴四个都不能帮胡公做决定。这个决定也只有胡公自己能下。

    在与四个将军商议过程中,元帅大帐和军团大帐的参谋们都在一旁旁听。

    与参谋们纸上谈兵不同,四个将军提出的方案和建议都比较尖锐。在战与守的问题留下给胡公决定后,四个将军分别提出当前所要解决的问题,首当其冲的是粮草。

    “北海州西部经过这一年的厮杀,大部分地方都已残破。任何一片草场上都找不到牧马人了,他们不是被月匈联军杀害,就是被征召入伍。充当役夫?!崩钗砀ё拍椎?,“中部又是荒漠戈壁,向来荒无人烟。之前的当地就粮的难度颇大。定边府的府库里粮草也所剩无几了。末将以为该打通南归之路的根本也在这里?!?br />
    佟砼接着说:“再者军心士气不足,自第三军团突围而至,月氏叛匪的战力在军中传的颇为强大,此点应要注意。末将以派军法官弹压流言,不过治标不治本。若想一举扭转这股流言,我军需打一场大胜仗方能挽回?!?br />
    侯鉴颇有些尴尬,月氏人的战力被夸大,这点跟他带回来的那些第三军团残军不无关系。对此侯鉴只能抱拳行礼道:“末将知罪。请元帅责罚!”

    胡公的注意点却不在侯鉴这里,摆摆手道:“此事罪不在云甫,不必多说。不过刃山你所说的必须大胜一场,这倒是当务之急。亭山,立渊。这件事你们可有准备?”

    李雾与雷横对视一眼,还是雷横行礼道:“元帅。若想大胜一场其实不难。我与亭山兄早有定计,只是需元帅将驻跸之地移到佟将军那里……”

    “你们的突破口想在科布多?”胡公问道。

    李雾道:“不错??撇级喑俪俨幌掠胛揖τ泄?。这十余日来,只有烈武卫一旅与我飞骑卫前师参战,科布多三面环湖,德勒湖、哈尔湖与哈尔苏尔湖分列四周,不利于铁骑纵横。月氏叛匪一遇我骑兵进攻便划船进入湖心,等烈武卫造船筏围剿又力有不殆。若是元帅驻跸南移,将烈武卫悉数压上去,定可拿下科布多。锁死月氏人北归之路……”

    说到这里,李雾忽然一顿,看向侯鉴的神色顿时有些赧然。李雾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似乎是在变相同意侯鉴之前提出的计划。

    胡公闭上眼睛,沉思良久方睁开眼睛,忽然向诸葛允招了招手。

    诸葛允赶紧上前:“元帅?”

    “你将昨日老夫交予你的计划拿出来,给诸位将军看一看?!?br />
    “喏?!敝罡鹪视行┎桓试?,不过却没有违背胡公的意思,立即让人将胡公昨日交给他们小队商讨的作战计划拿出,交给四位将军。

    作战计划不复杂,只有寥寥数页,四个将军一一翻阅,却露出不同的表情。李雾是越看越皱眉,雷横露出颇为不情愿的样子,侯鉴却是一脸惊喜。至于佟砼,依旧是一脸淡然,不过眼神却有点发亮。

    旁听在侧的徐栋和百里束同时看着典木,典木却疑惑地摇了摇头,示意他根本不知道胡公有下发作战计划让诸葛允商讨这件事。

    胡公拿起桌上的茶盏,轻轻啜着,锐利的眼神扫过帐中的每一个人,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里。见差不多了,便放下茶盏道:“诸位以为,老夫的计划可否?”

    四位将军放下手中计划,诸葛允将之收起,妥善保管好。

    李雾捏着颌下墨髯,低头不语。佟砼也是一脸云淡风轻,似乎不想先开口。侯鉴虽想开口,但想到计划上的内容,却是以飞骑卫和烈武卫为主的,他的第三军团已残,根本无法参与,所以也就沉默不语。雷横虽然是莽夫样,但心思玲珑着呢,见三人都没有开口的意思,便也打算装耳聋。

    胡公见状,便道:“既然四位将军都无异议,那便按照计划执行吧!”

    “元帅,”诸葛允突然开口。惹得众人侧目。

    胡公眉峰一皱,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起身喝道:“传老夫军令!”

    所有人轰然起身,甲胄撞响,一片肃杀,将军以降诸人,齐齐向胡公行礼:“属下听令?!?br />
    “令,元帅大帐驻跸第六军团?!?br />
    “令,飞骑卫前师撤出科布多,向厄特冈移动?!?br />
    “令,烈武卫即刻启程,限五日内攻占科布多?!?br />
    “令,第五军团向北,兵发厄特冈?!?br />
    “令,定边府坚壁清野,全城动员移防坚昆?!?br />
    “军令下达之刻起,全军需在一日内调度完毕,违者,军法从事!”

    一连串的军令下达,众人尽皆凛然。

    “喏。谨遵元帅军令!大汉威武!”

    ※※※※※※※※※※※※※※※※※※※

    “看来元帅是跟那罗马战神卯上了?!痹Т笳逝缘囊桓鲂⌒陀世?,侯鉴缓缓饮了一口马奶茶,轻轻道。

    坐在侯鉴对面的,正是诸葛允。

    侯鉴乃是诸葛元帅的得意门生,在诸葛允年少时两人便见过。所以在侯鉴从飞云堡赶到元帅大帐时便见到了他。之后两人还有过几次碰面。

    “世叔,我觉得元帅有点意气用事了?!敝罡鹪什宦剜洁?,又将侯鉴的马奶茶添上,嘴里道,“此刻不救飞云堡,反而欲以飞云堡为诱饵。此举无异于拿第四军团为棋子,即使元帅的意愿达成,第四军团怕也剩不下几个人了。如此以来,他就不怕寒了将士的心吗?”

    侯鉴是诸葛元帅的门生,与当代智公平辈。所以诸葛允要称呼侯鉴为世叔。

    侯鉴呵呵一笑,道:“世侄啊。你岂不闻一将功成万骨枯?元帅此举也是险中求胜。若是功成。这北疆天裂即时补上……”

    “可若失败呢?”诸葛允仍旧气呼呼地说,“昨日元帅将计划给我商讨时我便说过,此举太过冒险,后路不靖,前途未卜,等于将大军放置在一个火堆上。万一那罗维尼斯不上当,岂不是让我北疆方面军彻底困死?”

    诸葛允的脾气侯鉴也是知道一二的。他自小便聪颖过人,巴蜀之地人皆以“天才”名之。心气高傲的紧。

    对此,侯鉴只能苦笑劝道:“世侄啊。兵事不可能一直四平八稳,但也不能一味弄险。你之前的计划我也略有耳闻,前一个计划弄险痕迹过重,而现在你的想法又太过于保守了?!?br />
    幸好侯鉴与智公家关系匪浅,若是他人这么说,诸葛允非当场翻脸不可。不过就算是侯鉴说的,诸葛允的脸色依旧有些难看,阴郁着抱拳道:“还请世叔指教?!?br />
    侯鉴喝了一口奶茶,叹声道:“世叔也是败军之将,哪敢说指教。只是想告诉世侄,元帅此举才是真正的兵家做法。方才大帐里你也看见了,李亭山跟佟刃山是一道的,想的都是先撤。而雷立渊却是想着自保。这表示什么?这表示如今我军内部军心不齐??!元帅无论选择哪个建议,都将让军心更加涣散,所以元帅哪个建议都没选,而是另辟奇径,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嘿嘿,兵进厄特冈,着实是步好棋!”

    诸葛允不满道:“小侄却看不出好在那里。那厄特冈东靠鄂尔浑山谷,北依杭爱山,西邻乌力雅苏河,南边是月氏人占领的巴彦草场,这个四战之地宜攻不宜守,离飞云堡还有四百余里,这根本就是将飞云堡的第四军团抛弃了嘛!”

    侯鉴却突然正色道:“世侄切记,慈不掌兵!在战场上没有谁是不能抛弃的。厄特冈虽不显眼,但世侄没发现他的价值吗?”

    “什么价值?”诸葛允不解。

    侯鉴深深叹息,诸葛允虽然聪慧,但人情世故和战场历练却是太少,做人差劲不说,连胡公的真正意图都没看明白。

    侯鉴用手指沾了沾马奶,在桌上画出两条白色的线条。

    诸葛允看了半天,撇嘴道:“这是月氏人与我军的大致分布图啊,月氏人似蛇一样盘踞金山森林至查干湖一线,堵住我军南归之路,北边又有月匈联军拦在唐努乌梁海和科布多……这又怎样?”

    侯鉴又重重在两条白线中间点了一个点,沉声道:“贤侄再看,这里就是厄特冈?!?br />
    诸葛允顿时张大嘴巴,眼睛瞬间睁圆,愕然半晌才道:“七寸,打蛇打七寸!”

    “不错?!焙罴愕阃?,“这厄特冈就在月氏人这条‘长蛇’的七寸位置。向东可拿下‘蛇头’鄂尔浑山谷,向南可截断‘蛇腹’查干湖,向西可击‘蛇尾’金山森林。而北边又有杭爱山做屏障,此地不是绝佳之地又是哪里?”

    “可是,可是……”诸葛允咋舌道,“可是月氏人会仍由我们将他们分割开吗?他们若是围拢过来,不就将我们困死在厄特冈了?”

    侯鉴呵呵一笑:“元帅早就有了安排,烈武卫北进科布多是为了什么?定边府全城动员又是为了什么?再说了,有飞云堡钉在金山森林边上,月氏人不拿下飞云堡就如鲠在喉,如芒在背,他们敢围上来吗?他们不敢!就算他们的统帅是罗马战神也一样!”

    “可是,可是……”诸葛允站起身,在帐中走来走去,一副着急的样子,“那飞云堡守不住怎么办?还有,万一第四军团被击溃,只能困守孤堡,敌人不管飞云堡了,直接围上来又该如何?”

    侯鉴看着已经被这个计划刺激的有些坐不住的世侄,淡然道:“元帅不会让月氏人舍弃飞云堡的,因为飞云堡里有月氏人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诸葛允嗤鼻道,“辎重吗?粮草吗?那些东西去查干湖里捞都比飞云堡多?!?br />
    侯鉴老脸微红,查干湖里的辎重可是他沉下去的。

    “是荣誉!擒杀大汉侯爵的荣誉!”侯鉴一语道破。

    “侯爵?”诸葛允疑惑地睁大双眼,“哪个侯爵在飞云堡?”

    侯鉴苦笑数声:“渤海侯!”

    诸葛允已经彻底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怔怔地指着侯鉴,仿佛被掐住脖子的蛇……嗯,长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