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四章 成孤子,各施其谋】
    “第一次与大汉帝国的元帅交锋,我承认,我的心情很激动。事实证明,我们罗马人在战术的安排上并不会输给汉人……可我必须说明,事先没有人告诉我,在这场交锋里,我的对手除了大汉帝国的公爵元帅之外,还有一个同样杰出的大汉侯爵!”---罗马战神罗维尼斯的回忆录。

    “罗维尼斯阁下的确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军事将领,他的战术和计划颇有古风,用兵好出奇谋,战术安排上与我大汉不相伯仲??上?,他最多只算是一个优秀的军事将领,却还不是一个优秀的军事统帅!从根本上来讲,统帅已经不能等同于将领和军人,因为统帅有时候要舍弃军人追求的荣誉!甚至要做到无耻、下流,能够利用手上每一个棋子,为最终的胜利付出能够付出的一切---包括个人的尊严和承诺!”---罗马大学翻译的《大汉元帅回忆录卷二》

    ※※※※※※※※※※※※※※※※※※※

    对于战争,世人永远看重的都是结果,而不是经过。

    成王败寇的思想,不是东方人对于战争的专利理解。战败者收获的只有耻辱,和胜利者貌似怜悯的泪水。

    月氏王子阿巴斯站在离飞云堡五里的位置,看着堡下堆积如山的尸体一言不发。

    他旁边的卡洛斯拿着“千里眼”望了片刻,不知是真感慨,还是虚情假意地叹声道:“汉军这么多勇士阵亡在这里,我们应该予以厚葬!”

    阿巴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却还是没有出声。

    飞云堡已经彻底成了孤岛。大汉第四军团的覆灭宣告在飞云堡外围将没有人能够牵制月氏大军。月氏士兵在卡洛斯的指挥下,开始打扫战场。掩埋尸体---一般而言,这是胜利者的专利!

    卡洛斯这是把自己当成胜利者了。

    可是望着高大坚固的飞云堡,阿巴斯却无法如卡洛斯那般露出轻松表情。身为月氏王子,阿巴斯太知道这种城堡的可怕性了。迪化城外就座落着大月州第一大堡---迪化堡!这种城堡,绝对比老州的任何高城大阜还要难以攻克。因为它是纯军事设施,里面没有平民百姓,守方不用顾及任何军事以外的因素,可以尽全力守护着每一处要点。

    “若是可能,尽量劝降飞云堡守将!我们缺少强力的攻城武器,硬攻飞云堡将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伤亡!”这是罗维尼斯给阿巴斯的命令。

    “若是飞云堡汉将不肯投降呢?”阿巴斯反问。

    罗维尼斯难以置信的看着阿巴斯。半晌确定他没有开玩笑以后道:“说实话,我真的很难理解你们东方人的思维模式,但我发自真心的佩服你们的勇敢---如果飞云堡不肯投降,你们也不用强攻,围困就好!等我们打败了他们的胡公元帅。飞云堡不降也得降了!”

    罗维尼斯说完最后一句话时,脸上带着浓浓的自信!

    ……

    置身如地狱般的战场??逅鼓米拧扒Ю镅邸笨戳诵砭?。才递给阿巴斯,嘟喃道:“王子殿下,你看看,为何汉军堡墙上一点鼓噪都没有?这好像不合乎汉军的性格??!”

    说实话,卡洛斯是比较了解汉人脾气的。所以在看见月氏士兵翻检汉军尸体时飞云堡上的汉军居然没有一点反应,不禁有些奇怪---当然。月氏士兵在对待汉军阵亡遗体的动作不太文明,更不尊重!

    月氏人实在太穷了,本就干旱了两年,接着是瘟疫。然后是流民作乱,整个大月州早就是残破不堪。这场大战虽然有罗马人的暗中资助,但食物依旧不是很够。所以在翻检尸体时,月氏士兵第一个要做的事,就是扒下汉军阵亡将士的衣服,搜寻每一个口袋,干粮、水壶、箭矢、战靴、铠甲……甚至是丝绸做的内衣里子都是月氏人搜寻的目标!

    罗马人的资助当然不是无偿的,其中很重要的一项交换物品,便是丝绸。

    可以说,月氏人像蝗虫一样扫荡着战场上的一切。汉军阵亡士卒往往被扒得一丝不挂,赤条条地躺在被他们自己鲜血染红的土地上!

    不论东西方,这种态度显然是一种侮辱!极大的侮辱!

    若在昨日之前,汉军堡墙上早就鼓噪连天,不时还会射下箭矢来发泄愤怒??墒墙裉?,整个飞云堡安静的可怕,除了飞云堡最高处钟楼上飘扬的大汉蟠龙旗外,没有出现一个人影!

    “王子殿下,是否发动一次试探性进攻?”卡洛斯担忧地说。

    阿巴斯淡淡地说:“卡洛斯阁下,我知道汉军为什么不鼓噪,不用试探了?!?br />
    “哦,为什么?”

    “因为他们已经准备与城共存亡!”阿巴斯深吸一口气道,“他们已经心存死志,这身后之事,也就不看重了!”

    卡洛斯沉默下来,仿佛在仔细咀嚼阿巴斯的话。半晌才道:“好吧,那接下来王子殿下可要对他们进行招降?”

    “你说呢?”阿巴斯斜睨了他一眼,冷笑不止。

    卡洛斯望着依旧安静的飞云堡,苦笑道:“看来是不需要了!”

    ……

    沉默半晌,卡洛斯道:“既然不能招降,王子殿下可有主意拿下这个城堡?”

    阿巴斯沉默地点点头,却不愿跟卡洛斯说太多。

    月氏人,有月氏人的作战方法!

    ※※※※※※※※※※※※※※※※※※※

    月氏人唯一能为汉军做的事就是将他们带血的铭牌摘下,用一个个牛皮袋子装好,然后射入飞云堡内。

    飞云堡第二层的堡墙,沈云手里捏着一枚铭牌,两指宽的铭牌上有一个被箭簇射出来的深洞,已经干涸的血迹模糊了铭牌上的字迹。仔细擦拭下,铭牌上的阴刻的汉字渐渐显露:大汉帝国晋州太原郡榆次县荼蘼村三甲丙酉户,李展。

    李展。大汉帝国北疆方面军第四军团军团长。阵亡!

    从那被箭簇射穿的铭牌能够看出,李殿帅是正面中箭---他奋战在第一线,始终正面迎敌,直到死亡降临!作为一名军人,沈云无比佩服这个李殿帅!但作为大汉伯爵,沈云深深鄙视这个莽夫---冲锋在第一线,你当你是常山赵子龙还是猛张飞?

    死者已矣,沈云也不能苛责什么。李展的尸体与其他第四军团的将士一起,赤条条的埋在飞云堡东面的深坑内。

    天气逐渐炎热,不及时掩埋的话。一旦尸体腐烂,很容易造成瘟疫。瘟疫病毒可不分身份,不论汉人还是月氏人都得死。

    尸体显然太多了,汉军第四军团前后阵亡两万四千余人,月氏人也同样付出了将近三万六千人的代价。这么多尸体需要掩埋。对于没有挖土机的时代来说,工程量不小。月氏出动了三个军团?;苏教觳潘愠沟籽诼窀删?。

    也正是这两天时间。让飞云堡得以喘息,沈云也终于在第五连等人的力挺下,从容掌握了整个飞云堡的军事指挥权!

    “侯爷,第五曲长和辰上尉请你去会议室议事?!币桓鍪勘鱿衷谏蛟粕砗?,恭敬地道。

    对于方誊、赵信等人来说,沈云是校兵也好。侯爵也好,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袍泽弟兄,可对于其他普通士兵而言,侯爵却是如同天人一样的存在。

    大汉立国千年。对于皇权和贵族的敬畏已经是每个平头百姓的本能,这也是第五连要让沈云出面掌权的原因---即使有个别军官不把大汉侯爵放在眼里,以沈云的身份也能震慑绝大部分士兵!这就够了!

    当然,迄今为止,飞云堡还未出现不把沈云这个侯爵放在眼里的人---就连马固都凛然遵命了。

    沈云细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道:“事情不是都商量妥了吗?还要商量什么?”

    那士兵低头回答:“这个,属下不知?!?br />
    沈云点点头,将手里的铭牌交给他,道:“把阵亡袍泽的铭牌都放到地下库里去?!?br />
    地下库分好多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就是专门存放阵亡将士铭牌的。因为铭牌是识别阵亡者的唯一凭证,也是朝廷抚恤的根本,每个士兵都非常重视。而不论是汉人还是月氏人,同样不会随意糟蹋铭牌---战场无眼,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不是自己?对铭牌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

    会议室里坐着许多人,唯独没有飞云堡原来的旅帅林慜。林慜这个两天前的飞云堡最高指挥官,被沈云派人送到旅帅房间待着,没事别出来瞎跑乱指挥就成。至于他的责任,战后自有军法处的人来跟他清算。

    沈云昂然走入,在会议桌前的主座上坐定。

    “侯爷,各营士卒已经重新整编,这是整编名册,请侯爷过目?!彼祷暗?,是原第四军团幸存的上尉连长,姓辰,名阴,字山北。所谓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则为阴。这就是他名字的出处了。

    辰阴二十六岁,燕州怀来县人。十八岁从军,四年后直接转入乙等军团任中尉,其所在的朔州军团编入北疆方面军后,他因为性格稳重,也临时晋升连长,负责掌管第四军团中师第一镇第三旅的辎重后勤。算是个能掌权的人。

    沈云接管指挥权后,首先要面临的就是部队编制混乱,军官派系过多,无法有效指挥的情况。所以他在与第五连等人商议后,第一件事就是将飞云堡的所有汉军士卒重新整编,班排编制不变,但连级以上重新部署了。将原来的飞云卫守军与第四军团残部打散,归入特编部的麾下,重新组建起一部兵力。由于这个整编是临时的,所以总体还是以特编部称之。

    在整编过程命令下达时,沈云还担心有不服气的,特地让张末带着四十三人的第一营老底子“埋伏”在会议室外,准备也来一次“摔杯为号”??沙龊跎蛟埔饬系氖?,所有军官都极其认同这次打散整编。其态度热烈,气氛高昂。一度让沈云有自己主角光环显灵,王霸之气四溢的错觉。

    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管是飞云卫还是第四军团残部,他们都对现下的情况感到担忧,若是林慜真的有能力,对于基层军官来说,他们不似高层那么多争权夺利---眼下的飞云堡就是个死地,也没有什么权利好争夺---他们想的很简单,谁能带领他们活下去,谁就是他们的指挥官!沈云就算不站出来。第四军团的那些军官们也打算推举辰阴出来夺权了!

    当然,沈云此刻站出来,效果更好。一个上尉军衔的辰阴,自然不能跟大汉皇帝认可的侯爵相提并论。虽然侯爵在朝廷法度上是不能在没有皇命的情况下掌兵,但事急从权。放眼整个飞云堡,也唯有沈云的身份能够服众了。

    在得知他们遵从的是大汉侯爵这个身份。而不是自己的王霸之气后。沈云还是有点淡淡忧伤的。不过说起来,这个辰阴还是个有能力的,虽然没上过大学,但八年的从军经历和丰富的后勤管理经验,让他对整编一事得心应手。

    最后整编的结果是,以特编部为框架。将飞云卫和第四军团的残部,包括轻伤兵在内都归入建制,使得整个特编部充实起来。具体编制为,第五连任第一曲曲长。麾下营长为褚遂、罗橡、石锤;郑应为第二曲曲长,麾下营长为应亮、郝峰、皇甫嵩;第三曲曲长为文萃,麾下营长是毕允、胡可、钟离泗。

    特编部后勤曲由辰阴负责,亲兵曲由方誊率领,警卫曲由赵信带领。原飞云卫和第四军团的连级以上军官,没有继续任职的单独抽出来,组建参谋曲。

    之前沈云计算的两千六百八十二人,是不包括退回堡内的第四军团残部的,因为里面大都负伤。不过经过这数日的休整,许多轻伤兵已经可以重新披挂上阵,所以整理出来后沈云发现,自己居然成了一个挂着部帅名号,却领着旅帅兵力的侯爵!这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整个特编部不但满员满编,甚至还有超编的情况。以第一曲为例,一曲兵力正常为一千八百人到两千人左右,而特编部之前因为是学员兵组成,所以压根没满员过,整个特编部都只有两千出头的兵员。但现在经过第四军团的补充,第五连麾下此刻却有整整两千二百人!而各曲都有超编的现象!

    沈云不知道第五连是怎么跟第四军团的军官们谈的,他们居然都同意放弃兵权,将部下交到第五连他们的手里。为此,沈云很是佩服。

    后来沈云才明白,大汉帝国虽然是封建制度,但在军中却没有封建王朝私军的隐患,因为每个士兵都有高中文化,深刻地知道,自己不是某人的私兵,而是朝廷的兵马。在基层士兵都有这种觉悟的情况下,某些人想紧紧抓住兵权不放是不可能的。

    闲言少叙,总之沈云的整编过程很顺利。借着大汉侯爵的身份,以校兵军衔统帅着将近七千八百多人的队伍---这是一个旅的编制!此外还有将近两千多人的伤患,若是算上,沈云都可以称之为镇帅了!

    当然,因为沈云的军事统帅资格没有得到胡公的认可,所以麾下不可能称他“部帅”或者“旅帅”,而以“侯爷”名之。

    对于沈云而言,第一次带领这么多人,又是在这种绝境情况下,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不过幸好有参谋曲,还有第五连和辰阴这几个老手帮忙,很多事情他们都决定好了,只要沈云批复即可。这样层层叠叠,但又不显臃肿混乱的指挥体系,是圣祖皇帝五百年前就定下的。

    在处理繁杂军务的同时,沈云也一再感慨圣祖这个穿越前辈的制度创造艺术!

    ……

    看完整编名册,沈云点点头道:“嗯,既然整编已完成,那就各司其职便是,第一曲负责外层堡墙,第二曲负责第二层,第三曲为预备队,随时支援各处?!?br />
    沈云刚说完,就发现众人拿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自己。

    沈云摸了摸鼻子,纳闷地说:“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辰阴咳嗽一声,强笑道:“没有,只是侯爷,你的打算就是固守待援?”

    沈云顿时明白过来这次会议要商讨什么了。

    原来是这个……

    沈云咳嗽一声,尴尬笑道:“诸君也知道,本侯之前只是个校兵,还没有带领大军的经验……那个,不知各位和参谋曲有什么计划没有?”

    所有人也都笑笑,并没有给这个年轻的侯爷太多责备眼神。毕竟谁都知道沈云虽然贵为侯爵,但之前的确没有指挥军队的经验。

    首先说话的是辰阴,他代表了第四军团的意志。他的意见很简单,那就是突围!

    整个飞云堡如今能战的只有七千八百人,算上两千伤兵的话勉强可有一万人。但月氏却有三个军团,五万的兵力!

    “敌众我寡,若元帅行营迟迟不派援兵,我飞云堡迟早必备叛军攻破??銮?,飞云堡离金山森林不远,叛军已经息战三日,再过几天等他们从金山森林伐木归来,造出攻城器械,飞云堡就更加危险了?!背揭醯S堑厮?。

    的确,飞云堡所凭借的就是这个堡垒。而月氏人潜伏在北海州已经一个冬天,当然没有称手的攻城武器---新州城池都没有城墙,平时倒也不需要---可若要强攻飞云堡,却是非攻城武器不可的。

    这个时代,火药并没有广泛用于战争领域,所以普遍的攻城武器是登云梯、撞车、箭塔、投石机、高射床弩等等。虽然投石机和高射床弩对于城墙和城门的破坏能力巨大的,但制造这种东西都是需要精密机关的。对于月氏人来说,他们暂时还不具备制造这种高威力攻城武器的能力。就算他们知道机关的打造方法,一时半会儿也弄不出来。所以他们所能采用的就是登云梯和撞车、箭塔之类能够快速批量制造的攻城武器。

    使用这些速成攻城器械攻城,还有一个残酷的专业术语---“蚁附攻城”!就是人如同蚂蚁一样从城墙上攀附上去,用人命堆出来的胜利!

    虽然在影视作品里,似乎每场战争都有蚁附攻城的场面。但沈云知道,在真实的冷兵器时代,“蚁附攻城”的事情是很少发生的。因为那意味着战争双方都拿对方没办法了,只能用人命去填。这对于攻城一方的士兵来说是极其残忍的,滚石、擂木、沸油……无数种方法会让“蚁附攻城”的士兵退怯。士兵也是人,也怕死!硬着头皮上的事可一可二,却不可三。多来几次,不用守城方打,攻城方就得自己乱起来!

    既然蚁附攻城不可能,那辰阴为什么还要提议突围呢?因为飞云堡的粮食不够了。而且他们突围有一个优势,那就是马匹数量!

    如今的特编部很奇怪,说它是骑兵部吧,偏偏步卒是最多的,可说它是步兵部吧,马匹却有上万匹!

    这么多马,每日消耗的干草和豆类也是惊人的。若是打算突围就应该及早上,因为一旦粮食不够吃,杀马充饥就会成为必然。一旦马匹杀光了,那就更不用想突围的事了。

    这也是辰阴会在整编完成后,就马上召开军事会议讨论决策的原因。飞云堡必须拿出一个方略来应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