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六章 绝户计,援军似至】
    汉元1003年六月九日。午时。阳光刺眼,照在身上火辣辣的。

    说起来这鬼天气还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月州干旱,颗粒无收,民不果腹可是造反的主要原因??!只是没想到北海州这里也是如此炎热!幸好这里人口实在不是很多,不然再来一场叛乱,那才真叫头疼呢!

    沈云站在堡墙上的塔楼中,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塔楼是堡墙上的防御措施之一,每隔五十步便有一座,平时充当挡风避雨所在,战时可用作屯兵或者休憩的驻地。

    方誊也躲在这里,炎炎的骄阳照在灰白方砖垒积的堡墙上,明晃晃的,直刺人眼。

    “你真不打算见张恪训?”方誊有些懒洋洋地说道。

    天气实在太热了,沈云也变得有气无力,不过看着站在堡墙上,被晒得快要缩成一团的林慜,沈云的心情变得愉快很多。

    “当然不见。我这身份是为了震慑内部的,可威慑不到月氏人!”沈云很有自知之明地说,“若是让张恪训那小子知道大汉渤海侯在这,不想强攻的都会变强攻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活捉一个大汉侯爵对于月氏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方誊撇了撇嘴:“当然知道……不过,万一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可以给他们一个死侯爵嘛!”

    沈云一缩脖子,道:“乌鸦嘴,我可还没活够。我还没娶如月呢……再说了,就算一个死侯爵,对月氏人的士气提升都是无与伦比的。轻易咱可死不得!”

    方誊默然,却是没有再挤兑沈云。

    的确,一个大汉侯爵对于月氏人来说,不论死活可都是涨士气的事儿。谁让大汉中兴五百年来。愣是一个侯爵都没被敌人逮着过呢---大汉阵亡的公侯不是没有,但硬是连死尸也没被敌人抢去过。

    而且,战场直接活捉或斩杀大汉侯爵的意义还在于,可以断绝所有月氏人的念想---月氏人中还有很多其实是心向大汉的,这些人迫于形势和压力不得不暂时委身月氏叛军之中,一旦有机会肯定倒向汉军!但如果沈云这个侯爵被抓或者被杀,迫于压力或者颜面,又或者是自尊还是别的什么,大汉帝国必然会下达“屠杀令”,任何月氏人都在可杀范围内。包括那些中间摇摆的不坚定分子。那时候,月氏人就会铁了心跟汉军作对了!

    不为自身考虑,也要为这些大局着想??!

    沈云是坚决不会主动曝露自己身份的。所以把林慜这个名义上的真正旅帅推到了前台,跟月氏王子见面,不用他开口说话。第五连和赵信自然能够代劳。

    堡外蹄声震天,月氏王子来了。

    沈云和方誊对视一眼。偷偷挪出塔楼。挤到女墙垛口处偷偷向下面张望。

    月氏人来的时候,跟昨天一样,大阵停在千步以外。然后分出一连骑兵,徐徐向飞云堡走来,骑兵身后还拖着一辆马车。最后停在堡外五百步的距离。

    “滕宇,你去问问第五曲长??纯茨懿荒艿然嵋患锹沓蹈疑淅?!”沈云忽然道。

    “???”方誊显然没想到沈云居然打着这个主意。

    “啊什么???”沈云一瞪眼,“他这么嚣张,你不想搞他一下?”

    方誊踟躇地说:“想,倒是想。不过他停在五百步以外。除非用九石力弓……”见沈云脸色阴沉下来,方誊又道:“或者是用五石力弓,不过得抛物射,准头不行??!”

    沈云咬牙道:“妈的,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三个,我调一营的弓箭兵,对那里进行密集覆盖式打击,还就不信弄不死他!”

    ……

    沈云的说法当然是不现实的。虽然汉军有“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的偷袭传统,但正因为如此,月氏人反而跟防贼一样在防备着汉军。

    那一连骑兵和马车停在五百步以外就不再往前了,而是分出一伍人马飞奔到城下,高声道:“我家殿下有请城上汉将出城一叙!汉将有种便来,若想当缩头乌龟也罢,我家殿下在城下恭候半个时辰!”

    喊完话,这一伍骑兵又在西面堡墙下耀武扬威地圈了一回马,这才骄狂地往回走,走出一百步时,其中一名月氏骑兵忽然回首张弓,一面被他们缴获的汉军军旗穿在箭矢上,“咚”一声扎在城墙上!

    “哈哈哈哈哈!”月氏骑兵狂笑疾奔而去。

    若说前面的话汉军还不在意,但月氏骑兵将汉军军旗钉在城墙上的举动却让堡上汉军彻底鼓噪起来。

    这是对汉军军威**裸的侮辱??!

    站在堡墙上的林慜却早就被刚才月氏骑兵射出的那一箭,吓得倒退数步,从堡墙上栽下来。幸好身边的士兵眼疾手快,赶紧扶住。

    躲在女墙垛口下的沈云看这情形,不由叹口气:“以前觉得张宪这小子挺老实厚道的,今日一看,一样的狡诈??!”

    这时一个肉球滚到沈云身边,正是庞通。作为沈云身边一直以来的掌旗官,庞通此刻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张肥脸上,五官都挤在一起,怒气上升,涨红似包子一般的脸,梗着脖子粗声粗气道:“侯爷,月氏叛军欺我太甚……”

    “那你想怎样?出去送死就能洗刷耻辱了?”沈云慢悠悠地回了一句,顿时将庞通满腔的激愤给堵了回去。

    “少说废话,赶紧滚回去告诉第五曲长,敌不动我不动,小小的激将法不管用!还有,吩咐下去,注意城堡其他几个方向,当心月氏人声东击西!”沈云嘱咐完,又偷偷看了一眼那停在五百步外的马车。

    方誊其实也被气的不轻,咬牙切齿道:“渊让,我去调一营弓箭兵上来……”

    沈云噗哧一下笑了:“得了吧,我说说而已。张宪那混小子到现在都没露头,你就能肯定马车里坐的就是他本人?没准他还巴不得我们对那辆马车进行攻击。以此激起月氏叛军的同仇敌忾呢---偷袭者总是会让人鄙视的。除非能一击必中,败敌于阵前,不然我可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br />
    方誊一愣,道:“那你说怎么办?就看着他们这么耀武扬威?”

    沈云若有所思地道:“不是我该怎么办,而是我想看看他想怎么办。如果他就这点招术,那也不用担心了?!?br />
    方誊倏然一惊:“月氏人还有什么阴谋?”

    忽然,东南北三面突然传来隆隆的战鼓声和喊杀声。

    沈云叹了口气:“看来不是阴谋,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他们要攻城了!”

    “就这样?”方誊讶然。

    “那你还想怎样?又还能怎样?”沈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月氏人攻城了,不过这攻城的力度明显不是很强。传说中的蚁附攻城也没有展现出来,月氏的步兵都没有抬云梯。别说云梯,连像样的攻城盾牌都没有,在五百步外就停下了。只有一堆骑兵跑到堡下逛了一圈,射了几支箭就撒丫子往回跑---说是攻城,还不如说是练兵!

    雷声大雨点小的攻城在一刻钟后结束了。倒是让汉军士卒在这大热天的紧张了一回,满身大汗淋漓。跟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体力却是消耗不小。

    不过,真的就只是单纯消耗汉军体力这么简单吗?

    ※※※※※※※※※※※※※※※※※※※

    飞云堡西面千步外的月氏军阵中,阿巴斯穿着普通校兵的铠甲,骑在马上,用千里眼不住观察飞云堡上的汉军。

    他当然没有在那辆马车里。不说儒家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训语,就说汉军的“人品”也的确不值得相信。对此卡洛斯可是最有发言权的。

    要知道。罗马人的军事训练课上,就有专门的一节教授如何规避汉军的“阵前偷袭”??梢韵胂蠛壕摹岸窳尤似贰币丫侨司〗灾?。

    “殿下,你观察的如何了?”卡洛斯见半个时辰过去,飞云堡的汉将依旧没有出来跟他们“一叙”的想法。忍不住问道。

    阿巴斯托着下巴,道:“看来汉将有点难缠,这飞云堡有点棘手,不能强攻,只能智??!”

    卡洛斯讶然道:“智???如何智???”

    阿巴斯望着滚烫的地面,卡洛斯瞬间了然:“殿下是说掘地道?这是个好办法!以后每日我军就像今日这般鼓噪攻城,为掘地道做掩护!”

    阿巴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卡洛斯,冷然道:“阁下能想到汉军就想不到吗?都不用飞云堡的汉军想,五百年前的汉圣祖就考虑到这点了……你知不知道城堡的地基有多深?又知不知道每个大堡的地基是用花岗岩做外层防护的?掘地道,哼,有那功夫,还不如强攻来的划算!”

    的确,掘地道攻城的法子,汉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始用了。汉圣祖在五百年前推行城堡战略时就考虑到了这点。所以将城堡的地基打的非常深,而且地基外层包裹坚硬的花岗岩---当然,这只局限于大堡,中小堡是没有这层防护的。除此之外,每个城堡还有多种防备掘地战的措施。

    总之若想掘地道破城,这工程量绝对不比重新筑造一座城堡来的轻松。更不是十天半月能够完成的,除非准备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去干这事儿……正如阿巴斯说的,有那功夫,还不如直接强攻来的直接。

    面对阿巴斯的讽刺,卡洛斯倒也不着恼,他是罗马方面派到阿巴斯身边做参谋的,通过这大半年的相处,对这位王子殿下的冷漠性子早就免疫。

    “呵呵,在下多言了。敢问殿下有何破城妙计?”卡洛斯笑着问。

    阿巴斯见着唾面自干的卡洛斯也颇为无奈,赶又不能赶,骂他又毫不在意,简直跟飞云堡的汉将一样脸皮厚……

    “掘地道破城不行,不过截断水源还是可以的!”阿巴斯继续盯着地面道:“天气如此炎热,只要截断扎布汗河通往飞云堡的水源。哼,看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可是每个城堡里不是有蓄水的大缸吗?这样围城,要围多久?”卡洛斯疑惑。

    阿巴斯冷漠地脸上浮现一股狞笑,看向卡洛斯道:“你可知那些大缸蓄水是为了何事准备?”

    卡洛斯不由身上一寒,小心地说:“好像是预备城中大火……”

    阿巴斯重新望向飞云堡,冷笑道:“不错。那些水缸除了饮用外,更主要的是用来灭火的……汉将既然不肯出来,那我就给他们添几把火,看他们的水能用多久!”

    ……

    不得不说,阿巴斯的这招很毒辣。在接下来的五天里。月氏人一边派人在飞云堡东面掘地断水,一边派人用强弓发射火箭,不分昼夜的射击,用抛物射的方式射入。

    在起初的两天里,汉军中谁也没想到月氏人要做什么。攻城没有。却是有不断的射火箭进来。一两支火箭倒没什么,可月氏可是有数万人。每天每次至少有上万支火箭进入飞云堡内。这些火箭都涂上了沥青。点燃后有高热和浓烟,不易扑灭。

    两天后,辰阴突然找到正带着人焦头烂额地扑灭火灾的沈云,急道:“侯爷,不能再这么扑火了。我们快断水了!”

    “???”沈云此刻是烟熏火燎,整个脸像是涂上了一层黑泥。身上明晃晃的铠甲上也满是烟熏痕迹,显得很是狼狈,听了辰阴的话还有些懵懂。

    辰阴跺着脚急道:“水啊侯爷,这是月氏人的奸计。要我们用光蓄水,同时派人截断水源呀!”

    “水源?咱们的水源不是地下水吗?”沈云奇道。在云外堡时,堡中的水源就是来自于地下水,而众所周知,地下水怎么截断?

    辰阴苦笑道:“侯爷啊,这里是北海州西部啊,靠着扎布汗河,我们的主要水源当然来自河中。地下水也不是没有,但……”辰阴指了指周围端着一大盆水往一支火箭上浇的士兵道,“就这种用法,就算靠着黄河,这水也不够用??!”

    沈云终于反应过来,急道:“那,现在还有水吗?”

    辰**:“有,但是从昨天开始水井里的水位下降很明显,看来月氏人是真的掘断从扎布汗河过来的水源了,再给他们数天时间,断了我们的地下水源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我们就真的陷入绝地了!”

    飞云堡能够守住,靠的就是粮食和水,粮食虽然快没了,可还有马肉可以吃,就算没吃的,人还能扛个三五天,但要是没了水,在这炎热的夏天,那可是连两天都活不下的。

    反应过来的沈云气急败坏:“别浇了,别浇了……”

    这时又一波火箭射进来,庞通端着一个碾盘大的盆子,装满水正要往上倒,沈云劈手抢过,跺脚大骂:“你个败家玩意儿,这一支火箭而已,吐口唾沫就灭了,用得着这么大盆水吗?”

    庞通可喜的小眼睛眨巴两下,还不明白沈云为何发这么大火,愣愣地看了看脚边那支还在冒烟燃烧的火箭,还真吐了口口水下去……“呸呸,侯爷,它不灭??!”庞通苦着脸道。

    沈云仰天哀叹:“老天啊,你怎么派了这么个活宝在我身边??!”

    ……

    “从今天开始,掘土沙灭火,若不是特别重要的地方,火势任它烧吧,尽量在火势周边清出空地便是。另外,将那些灭掉的火箭收集起来,充做库存?!被嵋槭依?,沈云有点丧气地吩咐道。

    月氏人这手还真是打中了汉军的软肋。虽然沈云已经尽可能快的下达禁止用水灭火的命令,同时还让辰阴尽可能地抢水,但还是晚了。飞云堡四口水井有两口已经干涸了,只有一层淤泥在底。而另外两口的水位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下去,到六月十四日时,飞云堡中的各大水缸只存有不到三分之一。上万人马,人吃马嚼,最多也就撑个五天!

    这可真是绝户计啊……望着还在源源不断射进来的火箭,沈云简直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难道第一次领兵作战就要这么憋屈的被打败?

    沈云不甘心。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点沉重。第五连虽然已经提议从今日开始不许除饮用之外的额外浪费水,但情况已经恶劣下来,这个措施有点迟了。

    辰阴见气氛有点沉重,强笑道:“虽然没水了,不过咱们的箭矢储备却有大幅的增加,现在库存已经超过四十万支,还不包括各个堡墙上仓库里的,加起来怕不下六十万!”

    文萃嘟喃道:“月氏人背靠金山森林,再造六十万支都不是问题,更何况那些箭矢大都没有箭簇,顶个屁用!”

    还真是。月氏人也知道不能当汉军的军火商,射进来的箭矢大都是没有金属箭簇的光杆箭,除了箭头那团火,别无他物---而且更恶毒的是,月氏使用的箭杆是易燃的松杨木,看来他们打的主意是,即使飞云堡将易燃物都搬空,光靠铺天盖地的松杨木箭杆也要堆出冲天大火来!

    妈的,张宪是恨不得把金山森林都搬进飞云堡??!

    就在这时,一直在外面指挥的郑应突然破门而入,大声叫道:“侯爷,各位,快跟我来看,我们的援军好像到了!”

    众人皆惊,一窝蜂地冲出会议室,奔向堡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