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七章 援军至,王子侯爵】
    “第五曲长,真的是我们的援军吗?”沈云踮着脚,眺望东边,心里颇为忐忑地问身边的第五连。

    第五连手搭凉棚望了许久,半晌才道:“不好说,看情况似乎是。但好像人马不多,也不知是哪支军队前来?!?br />
    东边茫茫,除了铺天盖地的月氏营帐,和极远出若有若无升起的股股尘烟外,却是很难看见别的什么。

    不过周围月氏人的表现还是能够让飞云堡发现特异之处。首先是前几日连绵不绝向飞云堡靠近,不断射出火箭的队伍现在都不见了踪迹。其次是东面扎布汗河岸边的月氏大营明显空了许多,用千里眼探查,除了营内偶尔露出的人影,营内守军至少少了一半以上。

    从上个月十四日开始到现在,月氏已经围困了汉军整整一个月,按照之前的猜想,援军也应该到了。所以虽然飞云堡内所有人都不敢肯定,但喜色却都渐渐攀上了众人的脸上。

    为了能够及时策应援军,第五连甚至下令将城堡东门的障碍物搬开---之前为了固守,汉军曾用垒石将城门彻底封住。

    当天夜里,沈云脸带喜气地回到自己的营房,却在门口见到了女兵司徒晓月。

    “司徒姑娘,何事?”沈云先开口问道。

    司徒晓月是女兵三朵花中比较开朗的一个,整个人大咧咧的,常跟男人一样。她见了沈云也不羞涩,握拳行礼道:“侯爷,我们曲长想单独跟侯爷一叙!”

    沈云奇怪地看了看她,谨慎地问:“单独?蕙儿知不知道?”

    司徒晓月一怔,既而跺脚道:“侯爷,你想哪儿去了?!周营长当然也在旁……哎呀。你到底去不去?”说到后来,司徒晓月大大咧咧的性子似乎也有点羞恼了,恨恨地跺脚道。

    “哈哈哈哈,去去去,能够‘单独’跟你们女兵待在一起可是咱们飞云堡全体上下梦寐以求的事儿呢!”沈云见捉弄见成效,赶紧促狭地说笑一番,然后跟着司徒晓月身后走。

    之前说过城堡的营房样式,类似于福建永定土楼那般,是个圆形的筒子楼,兼具防御和住宿多种功能。因为沈云是骑兵。所以营房在二楼东侧,而女兵也是骑兵出身,所以在二楼西侧。算是个大对角。

    沿着圆形的楼道走了一圈,没见几个人便来到了文萃的营房。推门进去,却见营房内火烛点着。光线明亮。文萃没戴头盔,散着长发正跟旁边的周蕙和方晓柔嘀咕着什么。

    见沈云进来。文萃倒也没有托大。赶紧起身行礼。方晓柔也是个娇怯的姑娘,行礼时都不敢看沈云的眼睛。但周蕙却抿着嘴唇,闪亮的眼睛隐蔽地朝沈云眨了眨。

    这段时间以来,特别是沈云暴露身份侯,沈云有了自己单独的营房,但忙的是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打理。大部分时间,还是周蕙去整理的。每次沈云回来,看见整整齐齐的营房,都会感慨。周蕙这姑娘虽然一身英气不输须眉,但细心的地方还是有的。

    至于更多的,却是没有了。周蕙整日里都被司徒晓月和方晓柔跟着,她们三个也黏的紧,即使沈云有什么想法也被扼杀了。

    “文曲长,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沈云就在门口,司徒晓月给他端了一张椅子坐下,房门也是敞开着---毕竟是女兵营房,该避嫌的地方就算是侯爵也不例外。

    文萃也不绕弯子,直接道:“侯爷,单独请您来,主要是想说两件事,第一,若真是援兵来了,还请侯爷能让我第三曲负责断后;第二,若不是援兵,也请侯爷慎重考虑将我第三曲安排出去请援兵?!?br />
    沈云一怔,他没想到文萃单独叫他来,竟是为了这两个事??烧饬郊露际亲钗O盏?。不论是断后还是突围求援,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文萃看向沈云的眼神隐隐带着不满。是的,就是不满。自从沈云掌权以来,虽然没有特别维护第三曲,但因为第三曲有女兵存在,大家在潜意识里都会将其他苦活累活都揽到自己麾下,第三曲总是最后的选择。显然,对于大家的维护,文萃有点急眼了。

    就不明白,怎么有好战若斯的婆娘?安安心心的在家待着不好吗?沈云苦着脸,摸了摸鼻子。笑什么笑,说的也是你。沈云狠狠地瞪了周蕙一眼,然后无奈抱拳道:“文曲长的话本侯记住了。若真有那个时候,本侯会跟第五曲长和郑曲长好好商议……”

    “那为何不跟我商议!”文萃急道,“侯爷,我知道你是担心蕙儿,但请你放心,若真有那时候,我决不会带着蕙儿她们三个去冒险!”

    “文萃姐,”周蕙急道,“我也能战的……”

    “是啊是啊,文萃姐,我也可以的?!彼就较乱脖硎痉炊?。

    “嗯!”方晓柔握了握小拳头,虽没说话,但意思很明确。

    文萃却没看她们三人,而是目光灼灼地望着沈云,道:“侯爷,请给文萃一个机会!让我证明自己,可好?”说着,文萃忽然单膝跪了下来。

    “呀,文曲长,你这是何故?赶紧起来!”

    在大汉可没有随便下跪的时候,文萃的这个举动让沈云有些不知所措,赶紧上前虚扶,但文萃却不肯起来,抬头定定地望着沈云,灼灼的目光里,竟是带着诚挚的请求,还隐隐有泪花闪烁。

    沈云心里一颤,看来文萃不仅仅是想效仿帝国女将叶天舞,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段故事才对??!

    “侯爷,文萃并非想求死,只是想求战!想立功!”文萃执拗地说,“还请侯爷务必成全!”

    其他三个女兵也纷纷用期盼地眼神望着沈云,里面的祈求意味非常明显。

    ……

    沈云最后也没有给文萃肯定的答复,只说若是可能,一定让她领兵断后或者求援。

    回营房的路上,周蕙陪着他。

    “蕙儿。你们文曲长似乎还有别的话没说,你知道吗?”沈云低声问道。

    周蕙点点头,又摇摇头,嗫嚅道:“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听说文曲长是成了亲的,夫家姓柯,有没有儿女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知道,文曲长的母亲姓叶,叶天舞叶将军的叶……”

    这其中有联系吗?

    沈云想了想,便放弃了。飞云堡如今事情繁多。根本不允许沈云为这件事耗费太多脑力。

    “沈渊让,你说,”周蕙似乎在考虑该怎么措辞,“你说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嗯?”沈云一怔,停下脚步??聪蛑苻?。这个神经大条的姑娘,到底脑袋瓜子里想什么呢?

    周蕙也停下步子。抬起头望着沈云。眼眸里竟也是泛起了泪花,带着呢喃的声音道:“沈渊让,若是我们要死在这里,我只求你一件事,千万不要死在我前面,我会哭的!”

    我会哭的……这或许是周蕙想得到的最严重的悲伤方式了吧?

    沈云皱了皱眉。突然捏着周蕙的瑶鼻,笑道:“胆小鬼!”

    周蕙想哭的感觉顿时被沈云给捏了回去,拍掉他的手,啐道:“我才不是胆小鬼呢!只是我真的不敢想象你战死的样子……我想。那一定是我最不想看见的样子……”说着说着,周蕙有点出神了,脸上闪过一丝惊惧,看来女人爱幻想的性子让她想象到了不好的画面。

    “呵呵,好啦好啦!我答应你!”沈云见她的表情,莫名的一疼,赶紧强笑着刮刮她的鼻尖,道:“别胡思乱想了,援军不是来了么!天不早了,赶紧休息去吧!”

    周蕙吸了吸鼻子,突然紧紧抱着沈云,喃喃道:“沈渊让,如果我们明天就要死了,你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沈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宠溺地将她搂紧,随口道:“我跟你想的一样!”

    哪知这话一出,周蕙忽然挣开怀抱,给了沈云肩膀一拳,娇羞啐道:“呸,不要脸!尽想羞羞的事!”

    沈云:“……”

    ※※※※※※※※※※※※※※※※※※※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沈云的营房门就被敲的咚咚作响。方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沈渊让,堡外有事,快来看看!”

    沈云赶紧穿戴整齐,跟着方誊跑上堡墙。此时天色未明,天色还漆黑如墨,空气里有浓浓的烟火味道,不过火把却是不少,将堡墙上照的一片通明。

    东面的堡墙上,第五连、郑应、辰阴、马固等人已经到齐,连文萃也带着周蕙他们赶到了。所有人都齐齐眺望着东北方向。

    那里,漆黑的夜幕中,似有似无的有一道火光。

    “什么情况?”沈云张嘴就问。

    回答的是离他最近的马固:“不清楚,火光半个时辰前就出现了,还隐隐有些声响,但不清晰。我们判断,可能是我们的援军在凌晨时分偷袭月氏大营!”

    “成功了吗?”沈云急问。

    这次回答的是辰阴,他托着下巴道:“应该没有。驻扎在河边的月氏营盘没动静,看来我们援军并没能突破月氏营盘防线,不然不会没声响的?!?br />
    “侯爷,你看我们是不是出城尝试进攻一下月氏叛军?以此策应援军!”马固突然道。

    他这想法一提出,顿时让其他参谋叶纷纷同意。

    沈云却望着天边一般遥远的火光,摇头道:“还是算了,现在天黑,根本看不清道路。远方战况不明,我军贸然出堡,万一中了月氏诡计,那才冤枉呢!”

    第五连道:“不错。战况不明,我们必须坚守飞云堡。月氏六七万人,营盘扎的又毫无破绽,我们想要突出去有点难,不过是折损兵马罢了?!?br />
    辰阴也表示此刻不适合出击,还是再等等看。

    在这里,真正掌握实权的就是第五连和辰阴,他们两人都赞同沈云的观点,出击一事也就没人再提了。但也没人回去,而是都望着远方那道若有若无的火光。那可是飞云堡上下最后的希望了!

    等了有一刻钟,太阳突然从东方的地平线上跳出,光线带着温和的力度和炫目的光彩直射飞云堡堡墙,因为临近河边,飞云堡周围还有点雾气,阳光似乎还打着转在众人头顶绕了一圈似的,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真实而又梦幻起来!

    “快看,真是援军!”举着千里眼的方誊惊喜地指着东北方大叫。

    “看看看,不给我千里眼,我看个屁??!”沈云急得。劈手抢过方誊手里的单筒望远镜,赶紧向远方望去,阳光的光线给的很足,远处那道火光变得清晰起来,甚至还能看见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骑兵。驰骋在月氏营地所升起的尘土!

    只是距离还太远,不足以看见援军的全貌和月氏营盘被攻破的惨状。

    千里眼在堡墙上所有军官手里转了一圈后。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兴奋之情。就连一直硬着脸的第五连都似乎带上了笑容。

    确认了的确是援军到了。那接下来该做的就是如何出击,配合援军里应外合将月氏大军击溃了。堡墙上顿时如同会议室一样,各个军官都展开激烈的讨论。不过与之前在会议室沉闷的讨论氛围不一样,这次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喜气。

    沈云没有参与讨论,而是继续拿着千里眼不住观察。过了一刻钟,讨论依旧没有结果??稍谡馐?,沈云却大声道:“别吵了,快看那边,月氏叛军朝我们这里过来了!”

    所有人立即手搭凉棚眺望。这次不用千里眼都能看见滚滚烟尘。月氏大军正从西、北两个方向急速向东北方疾驰,显然是驰援的。而另有一支月氏步兵,以防守型的姿态出营,缓缓向飞云堡逼来,似乎就是要围住飞云堡,使得汉军不会从堡中冲出来。

    “看来张宪也不是傻瓜,这天色一亮就赶紧调兵支援了。不知道我们的援军够不够多,能不能挡??!”马固还在喃喃自语。

    沈云却是跳脚了:“还说个屁啊,挡,拿什么挡?援军都到门口了,难道还靠他们自己打进来?特编部第一曲听令,立即吹号聚兵,准备出城骚扰月氏人,妈的,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松的去支援?!?br />
    所有人顿时明白过来,等月氏步兵围上来,他们想再出城搞点动作就难了。一时间,飞云堡号角呼鸣,许久不动的骑兵们纷纷披挂上马,准备出城。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营骑兵从东边月氏步兵方阵中冲出来,直奔飞云堡而来。

    他们想干什么?拿马撞城墙?

    沈云奇怪地望着那营骑兵,嘴上却大呼:“快,准备防御!射定位箭!”

    就在这时,狂奔而来的月氏骑兵突然在五百步外停下,然后扬声齐呼:“大汉渤海侯沈云阁下,我家王子向你问好!”

    沈云一个趔趄,差点从堡墙上一头栽下去---妈的,月氏人是怎么知道老子的?

    月氏骑兵在五百步外齐声高呼了三次,这才徐徐撤退,让步卒缓缓逼近。

    这时城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有点不知所措。这月氏人怎么知道大汉渤海侯在这里?莫不是出了内奸?

    沈云经过最初的惊讶,很快就咬牙道:“管他们怎么知道的,月氏叛军再靠近,就给我狠狠的打!老子就在这里怎么了,我就不信他们上的来!”

    不过月氏人似乎还是没有立即攻城的打算,而只是摆出防御方阵,死死堵在飞云堡外。这个时候,汉军最高统帅的身份被叫破,第五连也不敢再贸然出击了,谁知道月氏人会不会知道更多?这可真是要命??!

    就在这种诡异的对峙中,方才那一营骑兵突然簇拥着一面大纛缓缓朝飞云堡而来。

    辰阴望见那面大纛,顿时沉下脸来:“那是月氏王子亲军军旗,也是第六军团的军团大纛,看来是那个所谓的月氏伪王子到了?!?br />
    月氏旗帜,以皎月、半月和满月为主体,高山、大海和祥云为底衬,分别表示不同的级别和身份。比如皎月浮海就是师级旗帜,而眼前这面大纛,是满月凌空,下有朵朵祥云,显然是最高级别的王族才能使用的。

    也难为了月氏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便搞出了这么多花样。也多亏羽林暗卫,这么短时间便探听清楚了这些。

    就在汉军戒心满满,警惕地望着这支簇拥着月氏王子大纛的队伍靠近时,队伍忽然一分,大纛下站着一人一骑,马是正宗的河套骏马,人也不赖,不说风流倜傥,却也是英武不凡,只是那张脸上显得非常对一切都非常冷漠---正是张宪!哦,不,是月氏王子贡昆?阿巴斯殿下!

    只见阿巴斯缓缓上前策马上前,立即有六名重装骑士围绕左右,同时高举盾牌,将他身边任何一个方向可能被偷袭的位置都封死。

    在汉军注目下,这一队人马居然走到了飞云堡下五十步以内。

    “沈渊让,我说谁的脸皮这么厚,居然连我的激将法都无效了。原来是大汉渤海侯在此!哈哈哈哈,你还要躲着我这个同窗多久呢?”阿巴斯在城下放声大喊。

    站在堡墙后方的沈云向第五连示意,看能不能将其用床弩一下射杀。见到第五连无奈地摇头---这阿巴斯也不是没头脑的,这个距离内,床弩根本无法射到,有六名重装骑士?;?,想用强弓射杀也成了妄想。

    唉,要是有把枪该多好!

    沈云无奈的叹了口气,站到堡墙上,对阿巴斯招了招手,放声笑道:“张恪训,好久不见,你说话还是这么让本侯不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