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九章 瀚海处,封狼居胥】
    应该说阿巴斯是愤怒的,因为他一上来就调集了整整三万步卒,从四个方向对飞云堡发动蚁附攻城。而他又是清醒的,他深知攻守虚实之道。

    阿巴斯的主攻方向有两个,一个是东面,一个是西面。至于北面和南面是属于佯攻的??伤幌氲降氖?,这主攻的两处迟迟无法攻上堡墙,但佯攻的南面却是快要突破了。

    而更让阿巴斯想不到的是,飞云堡的汉军骑居然从堡中冲了出来。

    整整一曲的骑兵像龙卷风一样从堡门内卷出来,横扫了整个南面的月氏步兵方阵。

    阿巴斯坐镇东面,而且处于军阵的后方,调度和反应力都不如沈云那么快捷。等他得知南面塔楼已经搭上堡墙,可以大规模卸兵时,沈云已经集结骑兵开始冲杀了。

    而因为这些月氏步兵都是来攻城的,并没有完善的防御阵型,也没有对付骑兵必备的长枪兵,所以沈云这一曲冲杀的非常爽利!除了偶尔不整齐射来的箭矢会对整盔贯甲的汉军骑造成一点威胁外,其他抵抗根本都是徒劳的!

    汉军骑在南面大杀四方,将月氏步卒杀得四散奔逃,然后彻底毁掉为数不多的四座移动塔楼,从容撤退时,阿巴斯派来支援的骑兵才堪堪抵达战场。但这时汉军骑已经不打算继续在堡外逗留,由堡上汉军用弓箭射住阵脚,一曲骑兵又安全返回。

    这一进一出,汉军骑只阵亡了十余人,伤七八个,简直算是大胜!特别是一马当先,冲锋在前的沈云,更是让所有汉军都敬佩不已。而安全回来的方誊却是后怕不已。在刚才那种情况。已经无将可调,沈云也是硬着头皮上的,若是沈云死在堡外,那可就糗大发了……

    不过也正是沈云这一进一出,让得知消息的阿巴斯突然没了继续进攻的激情,无奈地下令暂时撤兵。

    见月氏士兵似潮退一般往后走,所有汉军士卒纷纷仰天长啸,欣喜若狂!而他们都将这次击退月氏人的功劳都记在了沈云的身上!

    汉军士气大涨,而月氏叛军的士气却低迷不少。殊不知,方才那波进攻。是月氏叛军最容易也最可能攻破飞云堡的唯一机会。经过这次蚁附攻城,汉军已经有了防守战的经验,对月氏人的进攻也不再惶惶不安,反而充斥着我军必胜的信念!更重要的是,之前使用不顺畅的床弩射击技术。经过这次实战,兵士们也愈发纯熟了。之后数次攻城。月氏人的移动塔楼再多也无法靠近堡墙,在百步开外就会被床弩一一点射射垮……可以说,阿巴斯失去了最重要的一次破堡机会!

    ※※※※※※※※※※※※※※※※※※※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元狩四年,骠骑将军去病领骑五万,出代郡两千里……济弓闾?;裢屯吠?、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瀚海?!?br />
    这就是“封狼居胥”的典故由来。从此之后,“封狼居胥”成了后世两千年所有兵家军人引以为最高军功的代表!

    但这段记载给了后人三个问题:“狼居胥山”是哪座山?“弓闾”是什么?“瀚?!庇质鞘裁春??

    汉圣祖穿越之后,曾调阅汉室之典籍,终于确定了,狼居胥山即“北?!保ū醇佣┠现呱?。也就是后来被圣祖铁骑重新征服的北海州之肯特山!

    而肯特山是一座巨大的山脉,蜿蜒两千多里,东抵松辽,西至金山,其中能被称为“狼居胥山”的地方何其多矣。为了免除后人对“狼居胥山”的猜测争论,圣祖直接将肯特山的最高峰定名为狼居胥,并勒石为碑,以传后世!

    《史记》记载中的弓闾乃是一条河,“济弓闾”就是度过一条名叫弓闾的河。而这里的弓闾河,其实就是北海州肯特山东麓的克鲁伦河。

    最后一个问题,“登临瀚?!敝械摹板!笔呛未??其实这个问题对于大汉帝国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痹诠糯镅灾写砜砉阄捋?,并不一定特指大海。比如“太原”,古意是旷阔无边的平原,但实际上太原只是一个平原盆地罢了。中原才是真正的平原。

    “登临瀚?!敝械摹板!?,特指的是肯特山西麓宽广无垠的杭爱戈壁。

    杭爱山,其实亦可做“瀚海山”,杭爱一词是从“瀚?!币粢牍吹?。圣祖为了方便他自己前世的记忆,所以将这里命名为杭爱山。

    整个北海州其实是以杭爱山和鄂尔浑河为分际线,分为东西两部。从杭爱山往东,至鄂尔浑河一带是戈壁,其间没有丰美的草场,更没有高山大河,除了那条南北走向的鄂尔浑大裂谷外,再也找不到什么特色地貌。至于植被,这片土地虽然还没有完全荒漠化,但也差不多。除了低矮耐旱耐寒的灌木和顽强生长的杂草,方圆四百里再也找不到别的植物了。

    厄特冈就在这样一个戈壁上,是个小的不能在小的村落,甚至连村落都算不上,除了有几间牧马人游牧时搭建的临时木屋外,别无其他人造建筑。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地方,如今却成了大汉与月氏人争相抢夺的要地!

    作为罗马战神,罗维尼斯当然有着极其敏锐的战场直觉。在得知汉军元帅大帐开始东移时,他便突然感觉到烦躁,内心深处总觉得这场处心积虑、策划已久的围歼可能会有变化。

    果不其然,汉军的先锋---飞骑卫快速占领厄特冈,并且开始清除鄂尔浑山谷的月氏军队。直到这时,罗维尼斯才发觉厄特冈这个地方的重要性。在之前的计划里,罗维尼斯并非没有重视厄特冈---他有三个军团驻扎在鄂尔浑山谷,其兵锋辐射范围当然也囊括了厄特冈。

    可当他将其中两支军团调出来围攻第三军团,并且开始继续向西包围飞云堡后,他才蓦然发现。自己对厄特冈地区已经失去了掌控力。而汉军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派出最强力的飞骑卫,开始扫荡这一片地区,重新将厄特冈拿回手中。

    北海州是个高原,地势是越往北就越高---当然,气候和生存环境也越恶劣---虽然这种高度是渐进式的,处于北海州的人并不明显,但占领了厄特冈的汉军对月氏大军已经有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却是明摆着的。尽管汉军还处在月氏大军的包围中,但这种包围圈已经变得脆弱了!

    仅仅是挪了个地方而已,整个局面居然就被汉军扭转过来。对此康格涅斯的态度是又一次在帐篷里砸东西发火。而罗维尼斯却盯着沙盘,露出诡异的微笑,频频点头笑着说:“有趣,真有趣!不愧是大汉帝国的元帅,仅仅挪个位置就让我这么被动??俺凭绿觳?!我承认你的确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了,大汉胡公殿下!”

    已经年逾五旬的胡公若是知道这个罗马战神现在才认同他的对手身份。非气的跳脚大骂“竖子狂妄”不可。

    当然。此时的罗维尼斯的确有这个资本说这句话。因为占领了厄特冈并不代表汉军就能打赢月氏大军,毕竟在损失了第三军团辎重后勤的情况下,汉军已经全面陷入被动。

    两军从四月底交战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如果路途无碍,汉军被围的消息才堪堪传回帝都。等到帝都朝堂争论完毕,重新调派援军来救最快也要三个月,罗维尼斯有的是时间跟汉军慢慢玩。

    而汉军的补给还能坚持三个月吗?罗维尼斯连连冷笑。

    打仗就是打后勤,这句话翻译成汉语就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个道理。罗马曾经的死敌迦太基名将汉尼拔,和已经灭亡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都曾说过,罗维尼斯怎会不懂!这也是他笃定能够最终战胜汉军的原因所在。

    为了保证对厄特冈汉军的最终围歼,罗维尼斯派出信使,将分成一字长蛇的各支月氏军团都聚拢起来,向厄特冈这块毫无险要可守的戈壁挤压过去。

    可就在这时,罗维尼斯才发现自己身后还有飞云堡这颗钉子的存在!

    于是他亲自给阿巴斯写信,希望他尽快攻克飞云堡,然后挥师北上,完成围歼大汉北疆方面军这一重大战略目标。

    直到这个时候,罗维尼斯还是对自己的围歼计划自信满满。

    但随之而来的战况演变却让一直自信的罗维尼斯差点跟康格涅斯一样摔东西……

    先是鄂尔浑山谷的月氏军团,居然在飞骑卫的连续打击下,才三天便将这一要地拱手相让。接着是一直固守拜德拉格河南端的汉军第五军团成功进军到查干湖,并在飞骑卫的配合下,从那里抢回了一部分的辎重---而这个地方,罗维尼斯曾让月氏人仔细打扫过战场,却是连根毛都没找到的。

    更让罗维尼斯抓狂的是,飞骑卫前师的一个旅居然从查干湖东岸穿插而过,两天内奔袭八百里,差点将驻守在查干县的月氏后勤基地给连锅端了。幸好罗维尼斯调兵及时,才堪堪保住。

    经此一事,罗维尼斯彻底重视其这支被汉军誉为“世界第一骑兵”的飞骑军团,严令各支月氏军团一旦遇到飞骑卫,必须保证兵力优势情况下与其交战,若兵力处于劣势,允许撤退或者固守。但殊不知,罗维尼斯的重视,传达到下面就变成了恐慌。

    月氏人中本来就多是原来的汉军,飞骑卫的威名人人皆知。在这之前,月氏人借着接连打败甘、肃两州军团,阵斩三名军团长,以及在查干湖击溃大汉第三军团的虚火,还能硬起胆子跟威名赫赫的飞骑卫碰一碰,而罗维尼斯这道命令一下,月氏人在面对飞骑卫时就彻底怂了胆子。

    飞骑卫的穿插打击战术也用的越来越大胆,越来越奔放。甚至有一连飞骑追着一旅月氏士兵打的记录。月氏这个“长蛇阵”已经在飞骑卫的连番打击下变得摇摇欲坠。要不是罗维尼斯还有月氏第一、第二、第三这三个从一开始就跟着月氏伪王造反的铁杆军团在,可能早就被打败了。

    现在别说进攻,能够守住这个包围圈罗维尼斯就要大喊“上帝保佑了”。直到此时,罗维尼斯才感觉到这次作战可能会有危险,于是就更加怀念起月氏王子阿巴斯的第六军团和他周围的那两支可堪一战的军队。

    就在六月十日那天。罗维尼斯连续给阿巴斯写了五封信,建议他赶紧结束飞云堡之战,或者派一个军团将飞云堡围而不打,其他军队火速赶来跟他汇合。

    而这五封信中,有一封信居然被飞骑卫的游骑斥候给截获了!

    说来也巧,截获这个消息的正是沈云的旧相识---飞骑卫前师第一镇第一旅第一部的刘桢!当然,他现在已经晋升为飞骑卫前师第一镇第一旅的旅帅了!

    胡公的战略战术其实很简单,任何一个稍通军事的士兵就能看出来。不过在这之前,要想到这一点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就好比发明电灯的爱迪生,在偶然碰到钨之前。是死也想不到这个东西能做灯丝的。

    刘桢当然也知道飞云堡对于胡公此次战略的重要性,也知道沈云就在飞云堡。关于这点,胡公并没有对麾下隐瞒,因为胡公也想借此给麾下压力---毕竟损失一名大汉侯爵的后果,全体汉军将士都能想到。

    不过刘桢没想到的是。沈云的身份似乎还没被月氏人得知。这就让刘桢很费解了。按理说暗卫应该已经按照胡公的吩咐,将这个消息故意泄漏给了月氏人才对的??!大汉渤海侯这个身份可是飞云堡能不能够拴住月氏人马的关键所在!

    事不宜迟。月氏人还不知道。那刘桢就帮忙宣传宣传,务必搞的人尽皆知才行。于是,刘桢一边将自己的决定传回元帅大帐,一边聚拢兵马,从查尔干沙海(扎布汗河中部,离乌里雅苏台只有十余里)渡河。然后大张旗鼓,打着“解救大汉渤海侯”的名义,朝飞云堡进发。沿途月氏军队秉承着“兵寡不战飞骑”的军令,不敢稍加阻拦。

    刘桢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么走到飞云堡下,而没有人敢阻拦。

    当然,愿往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在抵达飞云堡东北方向二十里处时,围困飞云堡的月氏军队开始拦住刘桢的去路。而在这时,忙着掘断飞云堡水源的阿巴斯也得知了飞骑卫朝这里进发,于是一边派人阻截,一边让掘断水源的行动加速……

    在确认了飞骑军的确是来救援“大汉渤海侯”的消息后,阿巴斯就彻底将罗维尼斯让他快速解决飞云堡之战的建议抛之脑后了---飞骑卫都来了,还有个大汉渤海侯在飞云堡,阿巴斯是不可能舍弃这块大肥肉不吃,而跑去啃硬骨头的!

    但阿巴斯不知道,飞云堡其实也是块硬骨头,而且是足以崩掉他几颗好牙的硬骨头。

    ※※※※※※※※※※※※※※※※※※※

    汉元1003年六月十八日。

    “殿下,不能再打了,再这么打下去,我们第六军团的老底子就要拼光啦!”

    飞云堡外的月氏大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声泪俱下地跪在阿巴斯面前,嘴里不停地说着这句话。

    这人汉名叫韩彪,是个汉人。至今也没有改月氏名。不过他的忠诚毋庸置疑,是最早跟着月氏伪王张晟策划谋反的人忠仆之一。

    阿巴斯面不改色,依旧冷漠异常,见这个忠仆跪在身前不住磕头,他冷冷地说:“韩彪,你不用再劝了,飞云堡我一定要攻下,渤海侯沈云必须死!”

    韩彪哭的老泪纵横,但却无法改变阿巴斯的心意。只能无助地望着阿巴斯身边的罗马参谋卡洛斯。

    卡洛斯也不同意继续再强攻飞云堡。事实上,继续强攻飞云堡已经是得不偿失的事,这三天的蚁附攻城,汉军的士气是越打越旺,而月氏却是损兵折将,士气越来越低迷。初步统计下来,这三天月氏共折损兵员九千余人,还不包括伤员。而汉军最多只有不到两千的损伤。这种交换比实在太惊人!虽然死的都是月氏人,而不是罗马士兵,但卡洛斯依旧觉得太残忍,更何况,这些士兵可都是罗维尼斯阁下准备围歼汉军的主力。

    看见韩彪渴求地望着自己,卡洛斯也不禁深深吸口气,正色对阿巴斯道:“王子殿下,作为罗马特派的参谋官,我不得不郑重提醒你,继续强攻飞云堡是一项极其错误的军事行动。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我会向罗维尼斯阁下提议,终止这次罗马与贵军的合作?!?br />
    阿巴斯眼中寒光一闪,冷冷地看着卡洛斯道:“阁下是在威胁我吗?”

    卡洛斯被他看的有点心虚,低下头道:“不敢对殿下不敬,我只是在做一个参谋官该做的事!”

    阿巴斯冷冷一笑:“哼,你少拿终止合作来威胁我。你们难道没听过‘势成骑虎’成语吗?如今到了这一步,你觉得你们罗马还有退路?总之这飞云堡我非打下来不可,谁劝都没用!你如果不同意可以滚,本殿下绝不挽留!”

    卡洛斯面色一滞,最终还是收敛怒气,抚胸朝阿巴斯行礼道:“既然如此,那我告辞了?;故悄蔷浠?,如果殿下依旧一意孤行,我会向罗维尼斯阁下提议终止合作。另外,如果这次战役因为殿下的错误决定而导致失败的话,我们罗马不会承担任何责任---想必殿下没有忘记,我们在罗马官方的文书里,是被除名的军人!大汉帝国是没有理由向我罗马帝国问责的!再见,王子殿下!祝你好运!”

    说完,卡洛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见唯一能够劝服阿巴斯的人也被气走了,韩彪心里一凉,顿时瘫坐在地上。

    这时,阿巴斯忽然走到帐篷边,看卡洛斯真的走远了,这才急急走到韩彪身边,急道:“韩叔,帮我个忙?!?br />
    韩彪一愣,此时的阿巴斯哪有刚才的冷漠与不近人情,满面都是着急的表情,眼睛里也透露出从来没有过的狠厉之色。

    “殿,殿下?你……”韩彪被阿巴斯的变脸给吓着了。

    阿巴斯来不及解释,只是附耳对韩彪说了一通。

    韩彪越听脸上越是惊讶,到最后惊得出声:“什么?抓卡洛斯阁下?”

    阿巴斯一把捂住他的嘴,低声道:“韩叔,你务必帮我这个忙,将他抓了之后立即派两个可靠的人,将他秘密送回迪化,父王知道该怎么做。哼,月氏人的命运不能只掌握在罗马人手中?!?br />
    “那飞云堡……”

    提到飞云堡,阿巴斯脸上闪过一丝不甘,但随即隐去,脸上又恢复了冷漠。

    “韩叔放心,经过这三日强攻,我已经明白了,明日开始我不会再强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