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章 黑珍珠,圆月弯刀】
    韩彪带着喜气急匆匆而去。阿巴斯却带着满脸的疲惫重新坐回位置上。思索了半晌,扬声道:“来人,帮我把那达布颜叫来?!?br />
    不多时,一个身高两米,如铁塔一样的男人走进帐篷,在阿巴斯脚边单膝跪下,如洪钟般的声音道:“殿下,那达布颜听候您的召唤?!?br />
    阿巴斯冷漠中带着温和,对他道:“那达布颜,我们阿巴斯家族对你如何?”

    那达布颜头也不抬地瓮声道:“阿巴斯家族是草原上的雄鹰家族,是我们匈奴人的救星。那达布颜永远铭记阿巴斯家族的恩惠?!?br />
    阿巴斯点点头:“嗯,你知道就好。父王从十年前开始给你们匈奴人资助,又从小收养你们几兄弟,现在你是我的亲卫部将,我想问,你愿意为我去死吗?”

    那达布颜将另一条腿也跪在地上,双膝着地,朝阿巴斯重重磕了一个头,大声道:“那达布颜只有一句话,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只要殿下有需要,我那达布颜将无怨无悔地为你献出我的生命!”

    “好!”阿巴斯终于露出真心的笑容,伏地身体,对这个如铁塔一样的男人低声道:“那达,明天我就会撤兵,到时候我要你伪装成俘虏,想尽一切办法接近渤海侯沈云,然后给我,杀,了,他!”阿巴斯此刻眼中凶光毕露,对沈云的恨意已经是发自肺腑的。

    那达布颜睁着如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瓮声道:“渤海侯沈云?可是那日在飞云堡上跟殿下说话的那个人?”

    “不错!”

    “是,殿下既然要他死,那达布颜一定做到!”那达布颜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拜伏在地,大声道。

    阿巴斯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道:“你下去准备吧,顺便把你弟弟希勒布颜叫进来?!?br />
    “是,殿下?!蹦谴锊佳胀肆顺鋈?。不多时,一个瘦小似猴的人窜进帐篷。

    这个就是刚才如铁塔一样的男人那达布颜的弟弟,希勒布颜。但从外表看,真的很难将两个人联系起来。哥哥身高有两米,但这希勒布颜顶多才一米五,而且瘦的不成人样,脸上还带着稚气未脱的表情,简直像是一个发育不良的少年。

    而实际上呢。希勒布颜已经二十五岁了。

    那达布颜和希勒布颜两兄弟是匈奴布颜家族的嫡系传人。说起布颜家族,不论是匈奴还是汉人,甚至连罗马人都不陌生。

    ※※※※※※※※※※※※※※※※※※※

    布颜家族起源于挛骶?冒顿单于时代,第一代家长塔赞布颜就是当时冒顿单于的大祭司。

    众所周知,大祭司在匈奴族群里是超乎一切的存在。因为祭司能够和长生天沟通。是天神降下的使者。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单于还要听从祭司给出的“神的旨意”。

    史书记载。挛骶冒顿单于将汉高祖围在白登山。是陈平设计劝服了匈奴阏氏(皇后),让阏氏向挛骶冒顿单于吹枕边风,这才使匈奴撤兵,放了汉高祖。

    不得不说,这纯粹就是胡说八道。当时中原王朝刚刚从秦过度到汉,大秦名将蒙恬。曾领兵三十万北击匈奴,收复河套,“却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牧马。更不敢弯弓抱怨”??梢运?,当时中原王朝对匈奴人的军事威慑力还没有消散,挛骶冒顿虽领兵四十万,但他自己却绝对不敢保证必胜。在这种情况下,身为单于又怎么会带女人来参加战争?即使带了,那肯定也是安置大军后方,陈平怎么带着众多金银宝货穿越重重封锁到达冒顿后方营地的?如果陈平有这本事,还不如直接派死士行刺冒顿来的简单,还找人家的阏氏做什么?

    退一万步讲,即使以上的情况都成立,那挛骶冒顿又怎么会听从区区妇人的话呢?别忘了,挛骶冒顿可是连自己父亲都敢杀的枭雄!当初为了训练鸣镝之士杀自己的父亲,挛骶冒顿还特地拿自己最宠爱的小妾做实验品---试问这样一个心硬如铁、铁血冷酷的枭雄,怎么会因为老婆的几句话就改变擒拿一国皇帝的主意?难道她下面更紧么?嘁!

    真正的情况是,在围攻白登山七昼夜后,匈奴始终无法攻破誓死守卫皇帝的汉军防线。冬季降临,匈奴死伤惨重,当时的匈奴左右贤王担心自己麾下的实力受损过巨,于是让当时的大祭司,也就是塔赞布颜“跳大神”,然后将“长生天”的旨意传达给挛骶冒顿---退兵。

    借着这件事,塔赞布颜得到了左右贤王的支持,在匈奴部族中的地位愈发高贵起来。在极盛时期,布颜家族一度垄断了匈奴中所有祭司的职位,还能额外获准,训练祭司步贲---也就是祭司专属的士兵。

    不过好景不长,当英明神武的汉武大帝对匈奴发动长达五十年的不间断讨伐后,布颜家族也随之衰落---谁让布颜祭司们每次的预言都不准了呢!

    再之后的数百年时间里,匈奴被迫西迁。最终迁到了克尔八千山山脉(即高加索山脉)以东的广大地区。匈奴西迁后两百年,汉圣祖横空出世,改变了世界格局,同时也改变了世人的思维模式。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种族思想和国家观念的确立!

    由于大汉帝国开疆圣战的影响,将大汉帝国的这些先进思想观念传播到了西方世界,迁徙中的匈奴族群不可避免的受到了这种思想的影响,这也是匈奴这个族群能够最终延续下来的主要原因。

    在汉元650年时,匈奴族群中出现了一个英雄,那就是在沈云那个时空里被称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王。

    在沈云那个时空的历史上,阿提拉王率领匈奴大军,用当初打汉军的战争模式横扫整个欧洲,主宰整个多瑙河流域,建立了匈人帝国!他的出现导致东西罗马帝国的崩溃,一度攻陷西罗马都城拉文纳。长时间的围困君士坦丁堡。一连串蛮横又富有侵略性的军事进攻,导致东欧生存空间的缩小,从而引发了欧洲各大民族的第一次大融合---当然,这种融合的过程并不愉快,伴随着的是战争与杀戮。

    可以说,匈奴英雄阿提拉王在历史上曾给了欧洲人对东方民族的第一次最惨痛记忆(第二次是蒙古人西征)。

    但因为汉圣祖的横空出世,原本要分裂的罗马帝国并没有一分为二,在历次与汉军或明或暗的交手中,罗马人也学会了东方的某些战争方式。所以这次,阿提拉王并没有能完成他“上帝之鞭”的使命。不过居住在克尔八千山的匈奴人在阿提拉的带领下?;故窍蛲饴醭隽思崾档囊徊?--进攻东欧平原,与当地民族合作,共同拓展生存空间。

    当时,匈奴人已经有了族群意识,但还没有国家观念。在被汉人打怕之后。匈奴普遍认为,贝加尔湖以北。东欧平原以及罗斯平原就是匈奴人固有的领土。为此。匈奴人曾不断的跟居住在这片广袤土地上的日耳曼蛮族、北欧蛮族、罗斯部族、哥特部族……等等民族征战,并不断的相互消耗---这也是罗马帝国能够存活下来重要原因。

    而在阿提拉的带领下,匈奴人开始与这些部族合作,并取得了很大的合作发展空间。在汉元670年之后,北海州就经常面临着匈奴人的入侵,这也是为何大汉帝国常年要在北海州派驻甲等军团的原因。

    匈奴人的迁移史。就是匈奴人的血泪史。对汉人的仇恨也是深入匈奴人的骨髓。只是这数百年下来,汉人越大越强,匈奴人却是越打越弱。等到了最近一百年,天气越来越冷。但南边的汉人像是巍峨的高山,无论怎样都无法打破。匈奴人的生活已经越来越困苦了。

    曾经显赫一时的布颜家族也愈发败落。不过祭司这个职业除了充当神棍以外,其实还有当医生的兼职功能,所以直到如今,祭司也没有从匈奴人的生活中消失。而布颜家族,正是匈奴族群中最著名的“医生世家”!

    特别是在匈奴被大汉击败之后这数百年,匈奴人其实也在不断的学习汉人的先进文化,包括中医的各种知识和手段。除此之外,布颜家族还有练兵的特权。不过自阿提拉王之后,匈奴王庭一直在学习大汉和罗马两大帝国的集权制度,逐步收编了权力,所以布颜家族不能再拥有私兵。但是借着祭司-医生-将军三种混杂身份的世袭便利,匈奴王阿提拉还是给了布颜家族一个特殊的使命,那就是为匈奴王庭训练一支类似于汉之暗卫,罗马之冥王殿那样的黑暗力量。而这支力量的名称叫“昔班卓玛”,意思为“黑色的珍珠”,简称“黑珍珠”。

    因为黑珍珠是布颜家族掌握的黑暗力量,所以任何一个“珍珠”的姓氏都为布颜,又称布颜死士,是仅次于匈奴王庭军的恐怖存在。

    ※※※※※※※※※※※※※※※※※※※

    那达布颜和希勒布颜就是“黑珍珠”之中的一员。他们真的是两兄弟,不,严格来说他们有七兄弟。

    最近百年匈奴人的日子极其难过,孩子这么多却很难养活,抛妻弃子成了匈奴人不得不做的选择。十年前,汉军反击匈奴,那达布颜的父母战死了……即使黑珍珠是布颜家族的重要力量,在面对汉帝国大军扫荡时,匈奴人也不得不将他们抛弃。

    当时张晟就已经有意收集自己的力量,于是收留了沦为孤儿,即将饿死荒野的那达布颜七兄弟。这些人也就成了张晟后来造反的中坚力量之一。

    说起来,张晟收留布颜兄弟时,最大的那达布颜已经二十岁,力大无比,能生裂狮虎,而且接受了黑珍珠的全套训练,正面搏杀能力异乎常人。而他的弟弟希勒布颜也非等闲,十年前便是黑珍珠中首屈一指的刺客,因其娇小的身型和灵活的身手,无数次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目标而全身而退。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希勒布颜的威胁绝对比他的哥哥还要大。

    “希勒布颜,你的任务是。一旦那达布颜失败了,你给我补上最后一刀。明白吗?”阿巴斯冷冷地嘱咐。

    希勒布颜比他的哥哥要灵活很多,不单单表现在身手上,还有思维和口才。他瘦小的身体一抖,单膝跪在阿巴斯脚下,灵活的眼珠转了一圈道:“殿下,您是否选择撤军了?”

    “不该你问的别多问?!卑退顾坪醪⒉幌虢馐?。

    但希勒布颜笑着说:“殿下,您忘了吗?属下可是‘圆月弯刀’的校尉?!?br />
    阿巴斯眼神一凝,看向希勒布颜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冷漠。

    “圆月弯刀”是月氏伪王张晟五年前开始组建的特务机构,模仿羽林暗卫。也以军制管理。最高称统制,其下为校尉。当时组建“圆月弯刀”的目的只是为了刺探大汉帝国朝堂中的虚实,并没有刺杀等暴力活动。事实上,在羽林暗卫无孔不入的查探下,“圆月弯刀”的发展并不顺利。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不足一千人的名额,核心成员不过数十个。

    相比起来。匈奴的“黑珍珠”却是组建多年。从阿提拉王时代就开始搭建了,虽然比不上大汉的羽林暗卫和罗马的冥王殿,但比起理论知识来却是要强过“圆月弯刀”不少。所以希勒布颜成为其中的校尉也不足为奇。

    阿巴斯眼中的冷漠一闪而过,既而道:“希勒布颜,你想说什么?”

    希勒布颜立即双膝跪地,以额触地。诚恳地说:“回殿下,属下并无冒犯阿巴斯王族的意思,属下只是想说,‘圆月弯刀’前日里传来的消息。属下也得知了。若是殿下想撤军,但是又不想让大汉渤海侯活下去的话,属下有一个万全之策,还望殿下采纳!”

    阿巴斯刚才还真有杀了希勒布颜灭口的意思,不过听了他的话,杀意顿消,沉默半晌道:“你都知道了什么?又有什么计划?”

    像阿巴斯这样的杀伐大将,身上的杀气很容易暴露,刚才他忽然升起的杀意一下被希勒布颜感应到,而杀意的消散,希勒布颜也感觉到了。

    他松了口气,赶紧道:“属下并不是有意偷听,而是传消息的‘弯刀手’曾是属下以前的徒弟,所以跟属下说了几句。比如,”希勒布颜一咬牙,说道,“比如大汉英公已经领骠骑卫和陷阵卫赶到狼居胥山的消息?!?br />
    阿巴斯浑身一震,但很快恢复平静,淡淡地说:“这个你要烂在心里,明白吗?还有,说说你那个万无一失的刺杀计划吧!”

    ……

    希勒布颜从阿巴斯的帐篷里出来,哪都没去,而是直奔营地东南角的一个小帐篷。

    他的哥哥,那达布颜早就等在那里,见他进来,也不看他,径自擦拭手中的战刀,嘴里瓮瓮地问了一句:“说服殿下了?”

    希勒布颜点点头,擦着额头的汗道:“嗯,说服了。大哥,你说的没错,三王子的杀气太重,不适合继承月氏王的王位?!?br />
    那达布颜抬起头,此刻他的脸上哪里还有之前的憨直与木讷,铜铃般的眼睛中闪烁着与体型不合的狡黠与精明。他说:“哼,月氏四位王子,唯独这位三王子在大汉帝都求学过,所以王上对他更为看重罢了。若说能力,还得是大王子殿下?!?br />
    希勒布颜点点头,找了杯水一口喝下,道:“可是大王子这次不是我们将大汉渤海侯在飞云堡和英公出兵的消息压着不告诉三殿下的吗?前一个消息被飞骑卫破坏了,那这后一个消息……”

    那达布颜继续擦拭起战刀,瓮声道:“大王子自有安排,我们听命行事便成。另外,你说的那个计划也不容有失,大汉渤海侯既然是汉帝和胡公看重的人,那就是我们要除掉的对象,着手安排吧!”

    “知道了?!毕@詹佳账坪趸褂谢八?,但却犹豫着不好开口。

    那达布颜奇怪地看着这个弟弟:“希勒,有什么事直说就是?!?br />
    希勒布颜犹豫着说:“大哥,你说这次撤军,是不是代表围歼大汉北疆方面军的战略计划失败了?这一百多万月氏士兵,能回去多少?”

    希勒布颜的问题显然超出了那达布颜的思索范围,他放下战刀,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我还真没想过。我们是匈奴人,月氏人死再多也不管我的事。不过这百万大军可是王上最重要的力量,若是这么折损似乎的确不太合适……”

    希勒布颜道:“对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整整一百二十万月氏士卒从去年冬天就奔赴北海州,这个计划我们整整策划了三年,但计划里从来没有抛弃这百万士卒的计划??!真不知大王子殿下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让我们隐瞒大汉英公也得了兵权的消息呢?还有之前好几个消息,明明我们已经掌握了,可大王子就是不让我们传给罗马人,这样打仗,不输才怪了!”

    那达布颜霍然转身,盯着希勒布颜道:“二弟,你是在怀疑大王子吗?”

    希勒布颜立即后退一步,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怎么,怎么敢。大哥,你知道我最敬重大王子了。怎么会怀疑他?!我,我只是不明白罢了?!?br />
    那达布颜深深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叹了口气道:“算了,二弟你要谨记,是王上和大王子让我们活下来的。他们对我们又活命再造之恩,知恩不报是要受天谴的……身为弯刀死士,对大王子的命令是明白要执行,不明白也要执行。多想无意,还是做好本分吧!”

    希勒布颜点点头:“知道了大哥。那,那大王子说的必须带回三支军团的事,大哥有安排了吗?”

    那达布颜点点头:“已经安排妥当了,明日查干湖的第七军团,鄂尔浑山谷的第四军团都会撤离战场。加上三王子殿下这里的第六、第九军团,我们应该能带回四支军团,足够大王子接下来的展布了?!?br />
    希勒布颜点点头,却没有再啃声。

    两兄弟在帐篷里睡下,却是没有再讨论别的问题。但他们两人其实都睡不着,熄了灯的帐篷里,两人都睁大双眼,在思考问题。

    关于月氏的大王子挛骶?阿巴斯,汉名张钰,两兄弟都是从心眼里佩服。但对于他这种明显的争权行为却还是感到一阵心寒。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他们两兄弟却清楚,月氏虽然造反初步成功,但这种成功是建立在月氏王和月氏大王子长达二十年的精心准备上的??梢运?,三王子昆贡?阿巴斯根本没有为月氏大业操过心,如今能够统帅一个军团,也完全是月氏王对他的看重罢了。而这种看重却偏偏是月氏大王子最不想看见的。

    是人就有私心,凭什么他刚从帝都回来就能得到信任?而我辛辛苦苦二十年,却只能带领“圆月弯刀”这个见不得人的地下组织?难道就因为他去帝都留过学?还是因为他年纪小就得让着他?

    平心而论,换做任何一个人坐在挛骶?阿巴斯的位置上都会心存不满的。

    可是,现在月氏刚刚立国,汉军正在全力围剿,外部也仅仅得到罗马一个口头上的支持声调,说是内忧外患一点不为过,这个时候就开始争权夺利,合适吗?

    布颜兄弟不是不知道,大王子的很多道命令其实是想将这次围歼大汉北疆方面军的计划破坏掉,等到月氏大军溃败回到迪化时,大王子就能名正言顺的接管兵权---但他就想不到,一旦大军崩溃,迪化还能守住吗?难道真的退到西海州或者罗马去?

    布颜兄弟隐隐的不懂,但又似乎懂了……在这纠纠结结的思绪中,两人终于睡着。

    一轮下弦月悄悄挂在帐篷外的黑色天际。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不过明天开始,这里还能这么安静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