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一章 费思量,神秘宫家】
    汉元1003年六月十八日夜。厄特冈汉军大营。

    胡公捏着一份手书,缓缓道:“传令,明日起大军发动,第五军团击查干县,第六军团击巴彦格日勒,第三军团驻守鄂尔浑山谷,元帅行营向南挤压!”

    大帐中还围在沙盘上讨论战局的参谋们纷纷扭头,愕然看着胡公。

    胡公手里的那份手书是方才飞骑卫派人送来的,到底是什么消息,让胡公突然下达总攻的命令?

    沉默了一阵,典木首先开口道:“元帅,飞骑卫还四散而出,未曾集中,此时发动总攻……”

    胡公将手书一放,沉声道:“本帅自有主张,飞骑卫不用回到厄特冈集结,命其各自为战,目标是飞云堡---告诉李雾,本帅不要听他说有多少困难,我只要结果,那就是六月二十日之前,飞骑卫必须抵达飞云堡外围!”

    典木倏然一惊,道:“元帅,可是飞云堡快守不住了?”

    胡公似乎颇为疲惫,并没有解释,而是拿起放在案上的手书,道:“不必多问,听令便是!”

    “喏?!币恢诓文惫硇欣?。胡公自行回到后帐。

    胡公一走,典木一系的参谋们纷纷围了上来,纷纷问:“典校,这月氏大军的阵线明明已被飞骑卫牵扯的四分五裂,再有数日必将一击而溃,此时总攻会徒添伤亡??!”

    “是啊典校,昨日元帅不还说要徐徐图之吗?”

    “典校,此事我们应该劝劝元帅才是?!?br />
    ……

    一直在边上的诸葛允这次却出奇的没有开口。典木见状便问道:“南山君对此事如何看?”

    诸葛允虽与典木不和,但却不会因私废公,两人在参谋部还算公事公办。不过说来也怪,自从胡公移师厄特冈以来。诸葛允似乎沉默了许多,在元帅大帐中也不再跟典木针锋相对了。

    诸葛允淡淡道:“我等僚属,听命就是。诸位,第三军团的命令,在下去传递吧!”说完,径自向帐中的行军书吏要了军令签章,也不理会一脸愕然的典木,直接告辞离开元帅大帐。

    穿出戒备森严的元帅大营,诸葛允直直的往元帅行营西南角的第三军团驻地行去。这几日以来,诸葛允经常来此与侯鉴饮茶品酒。两人的关系一望便知,倒也没有什么好避嫌的。更何况,诸葛允这次来还是有公务在身的。

    一进大帐中,就见徐栋和百里束正围在侯鉴身边,对沙盘上指指点点。

    见诸葛允到来。侯鉴很是开心,招手道:“贤侄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商量??纯春问苯ざ醵肷焦任媚?!”

    旁边的徐栋和百里束,也面带微笑地向诸葛允拱手为礼。总之,整个大帐里都洋溢着一种轻松的氛围。

    说起来徐栋与典木是一体,而典木还通过徐栋和百里束影响着侯鉴,在前些时日给了诸葛允一个打击。不过这一切说到底只是思路不一致罢了,并不是什么大的罪过。在胡公下达了进军厄特冈。侯鉴又从中撮合之后,诸葛允也便不跟徐栋和百里束置气了。

    至于和典木的那点小矛盾,只要还同在元帅大帐里任事就不可避免。甚至在侯鉴的点拨下,诸葛允也快速成熟起来---典木与诸葛允互相掣肘。这或许还是胡公乐于见到的呢!御下之道,概莫如此。

    有了这层认知的诸葛允当然不会再跟典木轻易置气,当然,亲如兄弟是不可能的---胡公也不会允许麾下两大参谋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互相制衡方为将帅之道。

    诸葛允甚至无师自通地想到,当初胡公在出征前将徐栋打发出去,未必没有这层意思。毕竟那时候徐栋跟典木两人实在太要好了,平时还没什么,但在打仗时,整个参谋部变成一言堂会对战事产生不利的影响。

    当局者迷,徐栋之前还没想到这层,但在侯鉴和诸葛允有意无意的点拨下,也明白过来。于是徐栋想调回元帅大帐的心思也就淡了。他知道,除非战事结束,否则元帅是不可能调他回去的。

    心无挂碍的徐栋倒也看开了,一门心思扑在第三军团这里,在侯鉴这里,重新发挥着参谋的能力,与百里束的关系却是愈发热络了。幸好徐栋身上挂着的是特编部部帅的军职,若他是侯鉴的参谋,说不得,侯鉴也得想法子将他或者百里束调走一个才行。

    说真的,诸葛允对于这种互相制衡的御下之道有些反感,甚至说是厌恶。这也是他最近很少在元帅大帐中开口的原因。他就不明白,世间为何有那么多掣肘?军中袍泽不是就应该戮力同心,生死与共吗?他放弃益州的文官职位,跑到军中来,就是想躲开那些勾心斗角的纷争,可到了自以为单纯热血的军伍之中,却依然摆脱不了这些。这让他很是苦恼。

    ……

    “明日就去鄂尔浑山谷?会不会太急了点?”侯鉴拿了军令,皱眉道。

    “是啊,鄂尔浑山谷当初可是匈奴人王庭所在,飞骑卫犁庭扫穴般将月氏人赶出去,但说要彻底掌握还差点,虽说第五军团已经驻扎在那里,但明天就开拔,还是有点仓促了吧?”百里束附和道。

    徐栋却眨了眨眼,问道:“南山君可知元帅为何突然这么急促的下令?”

    诸葛允摇摇头:“飞骑卫方才派人送来一份手书,元帅看过之后沉思半晌就下令了?!?br />
    侯鉴道:“飞骑卫的手书?是不是说飞骑卫一旅进发飞云堡的事?”

    “这个小侄不知?!敝罡鹪世鲜档鼗卮?,忽而又奇道:“世叔知道?”

    百里束解释道:“方才李将军有让人拿手令来调备马,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这也不是什么军事机密,来人也就告诉我了?!?br />
    侯鉴忽然惊道:“莫非飞云堡失守了?”

    这个可能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特别是徐栋。他紧张地说:“应该不会吧?第四军团虽然守了重创,但应该还有上万人马呢。守个飞云堡一两个月应该不成问题!”

    由不得徐栋不紧张。渤海侯沈云之前可是在他麾下。在之前他压根就没想到自己麾下还有这么个来头极大的主,仔细想想,胡公能设下这样一个局,还多亏了他阴差阳错下没将特编部全调回元帅大营呢!不过也正因为这点,若是沈云这个渤海侯真因此被月氏叛军斩杀或者擒获,他这个挂着特编部部帅军职的少校一个免职待勘是跑不了的,若是严重点,杀头也不稀奇---谁都知道,今上对渤海侯可是很疼爱的……

    诸葛允却摇头道:“不像是因为飞云堡元帅才下令突然发动总攻?!?br />
    “那是为何?”

    “不知道?!敝罡鹪世鲜档鼗卮?,“只是我的一点感觉。我总觉得不是因为飞云堡。毕竟月氏三个军团都押在西南边一点没动,这是毋庸置疑的。若真是飞云堡告急,元帅更不该快速发动总攻,而是会要收缩防线,稳扎稳打才是。一个侯爵的性命与整个北疆方面军的胜败相比。孰轻孰重?”

    当然是整个北疆方面军,这点毋庸置疑。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是这样。能在纷杂的战场中照准厄特冈这个刁钻的点。从而彻底扭转整个战场态势的胡公元帅,想必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渤海侯而影响到自己的决断。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

    暂且放下诸葛允这边的猜测不提。且说胡公从帐前走到帐后,恨恨地将手里的手书丢到行军床上,脸上焦虑与恼恨的神色却是显露无遗。

    这时,从后帐的帐门外传来声音:“元帅,属下有事求见!”

    胡公一怔。立即收拾好心情,恢复往日的威严,扬声道:“进来?!?br />
    进来的人穿着军中制式铠甲,剑章显示。只是个少尉。

    胡公一见这人,威严的神色一松,开口道:“宫四啊,巡营完毕了?”

    宫四低头道:“是,属下身为元帅警卫,巡营乃是日常职务嘛!”

    “找本帅何事?”胡公随手翻开行军床前的文册,随意地道。

    宫四道:“呃,还是之前向元帅提过的……”

    胡公眉头不经意地一皱:“你是说和时迁他们几个的事?”

    “不错。元帅也知道,自从渤海侯被围飞云堡的事传遍之后,和时迁他们几个就极不安分,已经在属下耳边说过好几遍要去救援飞云堡的事。今日……”宫四犹豫了一下,道,“今日属下路过他们的营帐,听的里面在讨论明日打算私自离营,自己去找渤海侯的议论,故而特地赶来告知元帅一声?!?br />
    听见有属下要私自离营,胡公也不生气,皱着的眉头舒展开,呵呵一笑道:“这几个人,进了军营也不安份?!?br />
    宫四见胡公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便也道:“可不是,之前已经闹腾过好几次了。不过他们终究是江湖出身,身上带着点江湖气也是正?!?,要不要打他们几军棍,正正军法?”

    胡公摆手,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不用了。明日我军就要开拔南下,让他们跟紧了就是。不过私自离营可是要按照逃兵罪就地阵法的,你看紧些,别出了岔子?!?br />
    “喏?!惫墓Ы髦良?。他也没问明日为何要突然开拔南下,这不是他一个警卫头子该问的问题。顿了顿,宫四忽然又道:“还有一事……”

    “何事?”胡公见宫四有点吞吞吐吐的,不禁有些不耐烦道,“宫四,你也跟了老夫不少年了,有什么话不能直说?何必躲躲藏藏的!”

    宫四笑道:“殿下宽宏,不以属下身份为杵,反而引为心腹,属下唯有以死报之……”

    胡公赶紧摆手:“别动不动就死啊死的,你们宫家效忠的只有大汉皇帝一人,宫家满门荣宠,历代家主都执掌羽卫,比起屠啸天的暗卫还要更得皇家信重。你这番效忠的话,还是留给陛下听吧?!?br />
    宫四嘿嘿一笑,道:“宫家再受皇家恩典,也不如殿下如今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啊。若非如此,宫四也来不到殿下身边吧?!”

    宫四说的倒是实情。

    宫家,从圣祖时代开始就是皇家内卫---圣祖取名“羽卫”。这是比羽林暗卫还要神秘的存在。

    羽林暗卫终究是国家编制内的卫所,而且凶名赫赫,威名远播。知道的人也不少,比如罗马、月氏、匈奴等国就知道羽林暗卫的存在。

    而羽卫呢,其实是皇帝的家奴。据说圣祖初创羽卫时曾传授了一套功法秘籍给宫家。以至于宫家五百年来武术高手辈出。宫家每隔十年会进行一次内部大比武,武功最高者将要被净身入宫,成为皇帝的影子!这是对宫家最大的恩宠!

    五百年来,宫家不知道为皇帝抵挡过多少次暗中的行刺,也正是这种不计伤亡和自身伤害的?;ば形?。让宫家始终得到皇家的青睐与信任!

    当然,羽卫只是家奴。是不能干预任何具体事务的。甚至连身份都要保密。一旦无法隐藏行踪时,便说是暗卫的人---这点在屠家掌握的羽林暗卫中都是有备案的事,倒也不怕穿帮。

    除了?;せ始野踩?,羽卫还有一个重大的功能,那就是?;せ实劭粗氐娜?!比如说现在的胡公和益公,甚至是公甫效!

    对于信重的大臣?;实刍崤梢桓龉业娜说剿巧肀咦骷移?,进行贴身?;?--当然,这些人是不需要净身的---有宫家人做保镖,这等于享受了皇帝才能享受的东西。在封建时代来说,当然是一种了不得的荣宠!

    当然,宫家的武林高手也不是量产的,数量可谓稀少,历代能够被皇帝派宫家高手?;さ娜艘捕际侵倚墓⒐⒅?--不忠的都被宫家干掉了---所以直到现在,羽卫之名还鲜少有人知道。

    今上派宫四来胡公身边当然是?;ぶ?--隐藏在?;ぶ碌募嗍泳筒挥盟盗?,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从不点破。反正只要胡公没有反意,不管做什么,宫四都会帮忙的。

    ……

    胡公见宫四还要再客套,直接道:“行啦,不用客套了,还有什么消息,一并说了就是?!?br />
    宫四一顿,立即道:“刚刚接到消息,英公殿下已率领骠骑卫和陷阵卫到了姑衍,明日就能经过狼居胥山?!?br />
    胡公一怔,倒也没怀疑宫四这个消息的真实性,而是问:“英公什么时候出发的?”

    “一个月前!”

    “第三军团查干被围之时?”

    “是?!?br />
    胡公目光灼灼地盯着宫四,忽然道:“是你通知陛下的?”

    宫四还是那副低头顺耳的样子,恭谨地道:“是。这是宫家的传信秘法,每次传递的字数不多,寥寥几字罢了?!?br />
    宫家有能够千里传书的秘法,这点在胡公这个级别早就不是什么秘闻,胡公倒也不惊奇,只是问:“你传了哪几个字?”

    宫四道:“是殿下让我寄回朝廷的那封奏折,不过属下给缩短了,只有寥寥十个字‘大军被围,疑罗马参战’?!?br />
    胡公倒也不生气,仔细思索一番,点点头:“嗯,你做的很好。不过,你现在应该再给陛下传几个字?!?br />
    宫四一愣,现在还有什么急事要通过宫家秘法千里传书?这个秘法在当今之世只有宫家人和皇帝、胡公、益公、英公、智公等寥寥几个人才知道,皇帝还特地嘱咐过胡公,除非十万火急,否则绝不轻用的,因为这很容易让敌人侦知这个法门,一旦泄露,那麻烦可就大了……

    胡公看宫四一副不甘不愿的表情,不由一乐,笑道:“怎么,你认为老夫是为难你吗?”

    “属下不敢?!惫淖焐纤挡桓?,但脸上的表情却太敢至极。

    胡公也不着恼,笑着在书桌前写了几个字,然后丢给宫四道:“就这五个字,你爱传不传吧!”

    说完,胡公也拂袖走回前帐去了。

    宫四拿过字条一看,顿时瞪大双眼,跟吃了一个吞咽不下的鸡蛋似的。然后大叫一声,急匆匆的从帐门口冲了出去。

    胡公听的身后动静,嘴角露出无奈的苦笑。

    ※※※※※※※※※※※※※※※※※※※

    大汉帝都,紫禁城。

    虽已是夜里亥时,但紫宸殿中依旧灯火通明?;实哿蹙嬉谰煞讣彩?,龙岸上的已批阅奏折堆的如小山也似。

    “咳咳咳……”皇帝轻咳几声,一旁有点昏昏欲睡的近侍太监赶紧打起精神,端过参汤递给皇帝,轻声道:“陛下,可要饮用参汤?”

    皇帝摇摇头。放下朱批御笔,重重吐出一口浊气,道:“参汤补气,可朕此刻就是火气太旺??!唉,枢密院那里可还有军报奏来?”

    太监摇头道:“还没有。奴婢已经派了人在枢密院那里随时候着。一有前方军报立时送到,绝不会耽误片刻?!?br />
    “嗯?!被实勖嫔氐氐愕阃?。然后道:“今日内阁当值的是何人?”

    自从大军出发。内阁中就每时每刻有人值守,政务院和检察院还可以下职,但枢密院却是三班倒,根本没有休息的时候。

    太监想了想,道:“似乎今日是宇文大人职守琉璃疏阁?!?br />
    皇帝想了想,道:“嗯。派人给宇文爱卿送碗参汤过去,每个职守的官员都要送到?!?br />
    “喏。陛下仁德!”

    太监小小的拍了一下马屁,就在太监想转身出去传旨时,一个诡异黝黑的身影从皇帝御座后的阴影处露了出来。

    这是个修长高大的人??醋笆歉鎏?,不过太监帽檐压的极低,看不清面目。此刻紫宸殿是灯火通明,但准备去传旨的太监却似乎根本没看见他---或者是装作没看见。传旨太监见此人出现时还惊了一下,脚步一顿,但旋即就又加快步伐,急匆匆小跑着出了紫宸殿。

    皇帝见了此人倒不惊讶,而是微微一笑道:“宫大,今日是你职守?何事?”

    名唤宫大的人也不说话,只是拿出一张纸条,递给皇帝。

    这个宫大就是皇帝刘炬的影子,来自宫家的绝顶高手。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宫二,也负责皇帝的保卫职责。

    从十年前皇帝登基开始,宫大和宫二就负责?;?。十年来,哪怕皇帝在如厕、沐浴甚至是与妃嫔行周公之礼时,宫氏兄弟也从未离开过皇帝。

    不过宫氏兄弟秉承着宫家的祖训,绝不干预朝政。所以到后来就算面见皇帝,他们也很少说话,仿佛就真的是不会说话的影子一样。

    面对宫大的沉默,皇帝也不以为意,不过见到纸条却有一点变色---每次这张纸条出现,那就代表出了十万火急的大事。

    上次出现的时候,就是胡公那里出了大事,不过纸条上只有“大军被围,疑罗马参战”寥寥十个字,这十个字可让皇帝着实操劳了好一阵子,特别是那个“疑”字,让皇帝操碎了心。

    而这次呢?又是什么坏事?

    呃,好像羽卫的纸条上似乎就从来没出现过好事,简直像是一张张催命符。

    不知为何,皇帝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么个不合时宜的想法。转而,皇帝便摇摇头,将这些想法念头统统抛掉,接过纸条一看,纸条上赫然写着五个字:

    “皇子欲陷阵!”

    皇帝突然将纸条揉的粉碎,然后重重往天上一丢,原本平静无波的脸上充满了怒气,扬声大喝:“来人,来人!”

    殿外伺候的小太监和宫女们本已昏昏欲睡,突然听见皇帝雷霆般的咆哮,顿时吓了一跳,从殿外连滚带爬地进来,纷纷跪在皇帝身前,口中连道:“陛下,奴婢在此?!?br />
    皇帝盛怒不已,大喝:“传礼部尚书,不,召鸿胪寺卿立即进宫见朕!”

    “???现在?”

    领头的小太监吃惊地望着皇帝。他想提醒皇帝现在快子时了,深更半夜的,皇宫都落锁了,怎么叫鸿胪寺卿进来?更何况,这大半夜的,叫鸿胪寺卿来干嘛?

    “是,就是现在?!被实叟叵灰?,嘶声大喝:“召鸿胪寺卿,立即。朕要宣战,朕要向罗马宣战?。?!”

    小太监吓坏了,一直在瑟瑟发抖。

    今上皇爷登基十年,何曾如此生气过?这罗马人是怎么惹到皇帝了?

    看得出来,大汉皇帝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人皆有逆鳞,更何况是富有四海,煌煌大汉的皇帝!他可是天子,是兆亿汉人的主人!百姓一怒不过血溅五步,但天子一怒,可是伏尸百万,流血可漂撸??!

    面对皇帝的雷霆震怒,宫大秉承了宫家一贯的做法,默默站在阴暗角落,看着这个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怒不可遏,没有一丝一毫想要站出来劝说两句的想法和动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