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二章 大逆转,飞云之韵】
    在这个看似平常的夜晚,注定还有许多无法入睡的人。

    厄特冈汉军营地里,离着元帅大帐不过四五十步就是警卫师所在地。

    汉军军制,元帅行营其实可以算作一个缩编的军团。身边有辎重师、警卫师和亲卫师。兵马不下两万。不过这些兵马是元帅的直属军队,轻易不会上前线的。

    警卫师是离元帅大帐最近的一个编制,已经子时,大部分营帐都熄灯休息了。唯独最南角的一个小帐篷,四个人还点着小火折子正在窃窃私语。

    若是沈云到来,肯定能将他们的名字一一叫出来。那便是、时迁、章暨、欧阳复四人。

    只听时迁贼眉鼠眼地说:“,你说宫帅的话靠谱么?”

    朝时迁翻了翻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明日南下总攻可是军机大事,宫帅应该不敢假传元帅军令?!?br />
    章暨一听,顿时兴奋地直搓手,嘴里道:“那就好。侯爷遇险,咱们有能力却不去救,若是让侯老大和石老三知道了,非把我们点天灯不可?!?br />
    欧阳复却睨着桃花眼,道:“点天灯那是江湖人士玩的花样,咱现在可是正经的朝廷兵马,大汉羽林!他们敢点我们天灯,老子就派兵剿了他的海沙帮……哎哟,鼓上蚤,你敢丢我?”

    “丢你怎么了?”时迁扯着嗓子喊道:“你奶奶个嘴,披上这身军服就不认侯爷了?要不是先侯爷保你,你的尸体都成白骨了,还有脸在这瞎嚷嚷!”

    欧阳复怒了,跳起来道:“哪个王八羔子说我不认侯爷了?侯爷有难,还不是老子第一个跑来告诉你们的?鼓上蚤。我知道上次比武你输给我不服气,来来来,要不要再过过手?”

    “来就来,上次因为我偷吃了火头军的馊馒头,拉肚子而已,不然你能赢我?!”时迁的火气也被点着了,撕开衣襟,露出干瘦没肉的胸脯,敲的咚咚直响。

    见状,一拍桌板喝道:“够了。这是军营,半夜喧哗,若是引起营啸,你们谁担得起这个责任?想死也等救了侯爷再死!”

    欧阳复和时迁顿时不再吵闹,但都不屑地朝对方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啃声。章暨却憨厚地带着笑,搓着粗糙的手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和现在的气氛。

    在这军中。欧阳复的脸蛋不错,当过采花贼的他,身手自然也不弱了,人又机灵讨巧,很会钻营。所以在军职上是要高过时迁不少的。时迁呢,其实做人也不差。就是这小偷小摸的毛病难改,时常忍不住“顺手”拿点什么。这一来二去,犯的错多了,军职想升也升不上去了。

    出征前。欧阳复就已经是上等校兵了,而时迁却依旧是普通的尉兵。出征后,宫四担任警卫师师帅,将他们这几个重新编排,组建虎贲警卫,也就是古代的特种兵。专门负责贴身保卫胡公元帅。

    这可是所有军人抢破头的美差,为了公平,宫四还采取了比武制度,前三十名才能成为虎贲。上一次的比武中,欧阳复险胜时迁,拿了这一次虎贲的领队之职,时迁一直不服气,所以两人才有这场争吵。

    厉害在脑子灵活,而不是身手高强,所以一直都是负责后勤,压根没去选虎贲。几个人在几万人的元帅行营,其实也很少碰面。要不是这次传出渤海侯被围飞云堡的事,他们几个也聚不到一起。

    见他们不吵了,这才缓和口气道:“我们都是从弥兰农场出来的,当同心同力才是,侯爷更身处险境,你们不好好想想明天该怎么跟元帅说说,好外放到第一线去,反而在这儿吵吵嚷嚷,有意义吗?”

    欧阳复和时迁都是老脸一红,倒也没再针锋相对。

    欧阳复道:“哈哈,你别多想,我跟时迁老弟经常吵吵闹闹,感情还是很好的。你就明说吧,明天该怎么跟元帅说这事儿?”

    时迁也点头:“对啊,我们感情好着呢,刚才他还吃了我两块腊肉……”

    “一块!”欧阳复纠正。

    时迁一瞪眼:“两块!我昨晚刚刚从火头军那里拿了五块,我才吃了一块,现在剩两块,另外两块不是你吃的还有谁?”

    欧阳复伸着脖子道:“跟你说了不是我,我就吃了一块!”

    “你个鳖孙,吃干抹净想赖账还是怎地?!”时迁不乐意了。

    见他二人又吵起来,捂着额头呻吟道:“我的个天啊,一块腊肉,至于嘛……”

    旁边章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呃,两位,那一块好像是被我吃了……”

    时迁和欧阳复:“……”

    这时,帐篷的帘门一掀,一个人走了进来,嘴里道:“哟呵,忙着呢几位?什么腊肉啊,拿出来给本帅吃一口行不?”

    四人一见来人,顿时紧张地站起来,同时行礼道:“见过师帅!”

    这人正是警卫师师帅宫四。

    宫四似笑非笑地坐在帐篷的中间主座上,摆手道:“坐坐坐,咱们之前都是江湖人士,不将那些客套了,都随意些?!?br />
    虽然宫四这么说,但等四人却依旧不敢随意。特别是时迁和欧阳复,见了宫四就跟见了什么似的,躲躲闪闪的眼光,要多心虚就有多心虚。

    由不得时迁和欧阳复不这样,宫四是他们的直属上司这是其次,关键是身为江湖人士的时迁和欧阳复都知道神秘莫测的宫家,这个在江湖武林谱上永远排名第一的家族,实在是所有江湖人士不敢触碰的禁忌。

    特别是在遴选虎贲时,时迁和欧阳复都领教过这位宫帅的身手。没得说,反正时迁是打不过他,跑或许能行,但也要看宫四到底有没有心思追他,要是铁了心要追。时迁就算一开始能沾些便宜,最终还是得被抓住……

    见他们依旧拘束,宫四也不以为意。眼前这四个人,说是大汉帝国的军人,但骨子里却仍旧是江湖人,既然是江湖人,在面对宫家时就绝不可能随意的起来---就跟宫家人见到皇家人时必定恭谨非常一样!

    “诸位,这么晚过来呢,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接到军法处的报告。说这里还有人半夜集会,而且大声喧哗……”宫四轻描淡写地说道。

    等人顿时白了脸,赶紧躬身行礼,齐齐道:“师帅,属下知错!”

    宫四摆摆手:“呵呵。等打完这一仗,军法处自会找你们。这点本帅只是负责先告诉你们一声。这第二件事嘛。是本帅决定,明日你们四人去飞骑卫报道,然后跟着飞骑卫的前师第一镇第三旅先行赶赴飞云堡!”

    脸上一喜,正想说话,却被宫四制止道:“别忙着高兴,本帅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四人先去飞云堡必须给我保证两个人的安全。第一个当然是你们念念不忘的渤海侯沈云,第二个嘛,是飞骑卫前师第一镇第一旅旅帅刘桢。特别是这个刘旅帅,如果他死了。嘿嘿,别以为有渤海侯庇护你们的家人就万无一失……”

    宫四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变得非常犀利,而且阴寒,那股冷意几乎快要嵌进四人的骨髓里……

    “喏。属下谨遵军令!”四人齐齐应道。

    ……

    第二日,天才擦亮,四人就立即骑着马赶赴远在五里外的飞骑卫?;愫狭说谌弥?,一刻也没有停留,立即向飞云堡进发。

    此时,整个厄特冈都仿佛苏醒过来,源源不断的士兵从各个方向朝着飞云堡行军。汉军头盔上的红缨,似海洋一样遮蔽了整个戈壁,如一**浪潮,同时向着一个方向汹涌而去!

    “,你见识广,给咱们兄弟说道说道,那个刘桢到底是什么人?为啥宫帅要我们?;に??甚至比渤海侯还要重要?”行军途中,马匹在疾走,章暨觉得无聊便小声问旁边的。

    而和时迁、欧阳复三人却在昨日宫四说完那些话后,就一直显得心事重重。

    看了一眼这个似乎脑子里少根弦的兄弟,从心底感到羡慕---看来人傻点也不是什么坏处,最起码不会被某些事情吓坏。

    欧阳复却是嘴快的,叹气道:“老章啊,能比渤海侯还更受宫家人重视的,你说还有谁?”他边说还边往上指了指。

    章暨只是脑子转不过弯,又不是真的傻。抬头望了望天,顿时张大嘴巴,喃喃道:“啊,是,是天家人……天呐,难道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有气无力地问。

    章暨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在辎重师听那些老兵说过,好像是今上唯一的皇子就在飞骑卫中服役,难不成那刘桢……”

    时迁如燕子般飘到章暨马上,立即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轻声道:“噤声!有些事必须烂在肚子里!”

    章暨赶紧点点头。

    时迁又飘回了自己马上,幽幽道:“唉,这场仗,啥时候是个头???!”

    ※※※※※※※※※※※※※※※※※※※

    汉元1003年六月十九日。汉军发动大规模总攻的消息很快就让罗维尼斯得知了。

    “阁下,汉军第五军团忽然向我军查干县发动猛攻,第一军团似乎有点吃力?!?br />
    “阁下,汉军飞骑卫在快速集结,朝飞云堡方向冲去。各部秉承你的军令,兵寡不与战,最快的飞骑军在今天下午便可抵达飞云堡……”

    “阁下……”

    一连串的消息,让罗维尼斯那张原本平静无波的脸顿时扭曲成麻花状。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汉军想干什么?他们只有十万人,可咱们这道防线有几十万人,难道他们疯了吗?”罗维尼斯还没有开口,旁边的康格涅斯却率先发火了,手里的酒杯用力一甩,顿时将沙盘搅得乱七八糟。

    罗维尼斯的脸色也是极其难看的,原本云淡风轻地喝酒姿势,如今也变得有些走样。不过吉浦路斯?罗维尼斯家族的荣耀。让他在这一刻稳定心神,喝下最后一口红酒,然后也不看沙盘,而是问身边的月氏参谋:“请问,月氏王子殿下的第六军团什么时候能够赶到?”

    那月氏参谋见康格涅斯那副样子,顿时有些紧张,不过还算顺溜地将话说出:“呃,今日凌晨收到王子殿下的来信,第六和第九军团遭到飞骑卫和飞云堡两面夹击,准备暂时退到金山森林休整……”

    “什么?”

    康格涅斯暴怒。抓起酒瓶就想砸向那个参谋,参谋赶紧抱头鼠窜,嘴里大叫:“不关我的事啊,阁下不要……”余音袅袅,人已远走。

    其他参谋见状。也纷纷想走,罗维尼斯却立即道:“且慢。传我军令。除第六、第九军团外。其他任何能够接到命令的军队,迅速向德勒湖、哈尔湖一带前进。另外,通知斯利文森将军,让他尽快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找他?!?br />
    参谋们面面相觑,也没有给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最后领命而去。

    康格涅斯依旧气呼呼地道:“罗维尼斯阁下,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不是全军向南吗?”

    罗维尼斯又喝了一口酒,平复心情,沉声道:“殿下。等斯利文森一来,我会让他将我的卫队集中起来,你立即跟着他们走鄂尔浑山谷,到哈啦和林去。然后伺机沿鄂尔浑河北上,走库苏古尔回罗马?!?br />
    “什么?”康格涅斯不解地道,“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我回罗马?而且走那么远的路?”

    罗维尼斯苦笑着摇摇头:“殿下,奥古斯都将你放在我身边学习军事,我该教的都已经教了,现在教你最后一门课程,叫做‘审时度势’!”

    见康格涅斯还没有反应过来,罗维尼斯道:“殿下难道还没有看出来,我们虽然有百万大军,但在汉军占据厄特冈,和最主力的第六、第九军团停在飞云堡之后,就丧失了攻击力了吗?!”

    “那又如何?”康格涅斯一脸茫然。

    罗维尼斯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满头金发的年轻人,当初在奥古斯都那么多养子里选择他当自己的弟子,实在不知道是对是错。

    他不得不耐起性子解释道:“殿下,战争最重要的就是进攻性。如果一场战争你不具备攻击性,而只懂得一味的防守,那么总有一天你会被打败。我们虽然有百万军队,但却是在汉人的土地上作战,一旦没了攻击性,就像没了爪牙的老虎,体型虽然很唬人,但却吓不住真正的猎人!很遗憾,现在汉军的统帅胡公就是那个很精明的猎人!”

    说到这里,罗维尼斯顿了顿,道:“更何况,我们的月氏盟友并没有完全跟我们分享他们的情报,你难道没发现那个月氏的三王子殿下已经准备当逃兵了吗?在汉军发动总攻的前一天,他就准备退到金山森林,这难道是巧合?呵呵,殿下,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战争,其实就是一项资料收集、分析和统计的工作而已。我们在这方面吃了大亏,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悬念了!”

    康格涅斯终于明白过来,惊讶地睁大那双蓝色的眼睛,道:“什么,阁下你的意思是,我们输掉了这场战争?”

    “不,我们没输!是月氏人输了!”罗维尼斯正色道,“他们输给了汉人,更输给了自己!月氏人死不足惜,但殿下你必须活着回到罗马。幸好这次马诺总督给了我三千名卫士,现在又是夏季,路并不算难走,他们会很好的?;つ愕酱镄倥说牡嘏?,到时候你再从罗斯平原返回罗马?!?br />
    “可是……”

    康格涅斯还想说什么,罗维尼斯却打断道:“没有什么可是的了,幸好还有百万月氏人给你做掩护,我会命令他们向北行进---呵呵,我所料不差的话,科布多城应该已经被汉军占领了,那将是场恶战!在这场战争中,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为你的撤退尽量争取时间了!”

    康格涅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半晌才道:“罗维尼斯阁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墒?,我始终不明白,好端端的,月氏人怎么就输了呢?还有,我强烈建议你,跟我一起走。万一你被汉人俘虏,马诺总督可不会花钱赎你的!”

    罗维尼斯淡淡一笑:“殿下放心,这场战争虽然月氏人已经输了,但汉人想要结束这场战争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会安全撤回迪化的。我想,从月氏人手里赎我应该比从汉人手里赎我要来的便宜吧?至于这场战争为什么会失败,呵呵,我会写一份给元老院的报告书,你带上,仔细看看,或许对你以后会有帮助!”

    康格涅斯点点头,然后用蓝色的眼睛看着罗维尼斯,道:“阁下,你不会死的,对吧?”

    罗维尼斯一愣,突然笑道:“当然不会。不过我是月氏人聘请的统帅,必须为这场战争作出应有的贡献罢了。我只希望,这场战争给了殿下足够多的启示,能够让殿下明白我们与大汉帝国比起来,到底有那些不足,又有那些优势!”

    康格涅斯重重地点了点头:“嗯,阁下这段时间给了我很多教诲,我都会牢牢记在心里,然后好好的思考它。如果我能登上皇位,一定不会忘记阁下对我的教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