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三章 真或假,月氏撤军】
    ps:  剧透一下,接下来的几章是本卷的最高/潮,写完这几章《西方惊雷》卷就结束了。嗯,很高/潮,如果喜欢战争场面的朋友一定会热血沸腾的,我坚信!

    汉元1003年六月十九日的早晨。阳光刺眼。

    太阳刚从地平线下跳出来,就肆无忌惮的开始喷吐它的热量??泶蟮谋で奖簧沟霉鎏?,散发着一股股难闻的气味。这三天以来,阵亡将士的尸首虽然有及时的搬走掩埋,但人死时流出的血液和排泄物却是无暇清理---就算想清理,也没有那么多水了---这些秽物经过阳光的曝晒,挥发出来的味道可想而知……

    第一层堡墙已经斑驳不堪,东门的第二层城门已经被攻破,如今两军纠结在东门的瓮城中,眼看今日也是要告破。沈云已经有了放弃飞云堡第一层,全军转入第二层防御的打算。不过此时他还要面临更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飞云堡已经彻底断水了!

    之前辰阴估计还能用五天的水,在这几天的激战下,却是才三天就告罄了。没办法,天气太热,防守战又是一个力气活,人体水份流失太快,不喝水就要中暑,可喝了水又不是一口两口能解渴的。加上伤员众多,这些为国负伤的伤兵要喝水,难道医官还能藏着掖着?

    “来,蕙儿乖,把这口水喝了!”

    营房里,沈云紧张地望着周蕙,手里拿着行军壶,揽着小蛮腰要给她喂水。

    周蕙脸色苍白,无力地靠在沈云怀里,嘴唇紧抿。就是不喝,等沈云把水壶拿开,她才幽幽道:“沈渊让,我不渴,你留着给其他人喝吧!”

    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见这状况不由跺脚道:“你们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干嘛?她就是胳膊擦破点皮,怎么要死要活的,赶紧给我出去!”

    来人正是如今飞云堡最大的军医官蔡八斗。此刻他一张老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显得不是那么干净。

    沈云赶紧尴尬起身,周蕙也一下来了精神头。缩在墙角,调皮地冲沈云伸了伸小舌头,然后不再啃声。

    这时方晓柔和司徒晓月也端着水壶走了进来,见状捂嘴偷笑。

    蔡八斗老脸一板:“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帮伤员换纱布?!彼底抛叩缴蛟粕肀?。将他手里的水壶夺下来,道:“不喝别浪费。我那还有伤员呢!”

    沈云糗糗地摸了摸鼻子??醋疟环较岷退就较峦磐盼ё呕簧丝谏床嫉闹苻?,心情复杂地走出营房。

    在此时的飞云堡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房子。这跟蜂巢一样的筒状楼房里,密密麻麻的都是房间。伤兵虽多,倒也还住的下。

    周蕙是昨天傍晚时在堡墙上被一枚流矢射中。幸好流矢力道已失,周蕙躲闪的也快,所以只是左臂上扎了个小口。不过当时也把沈云吓坏了。也不顾他人的眼光,直接横臂将她抱起。急救似的冲回营房,大声叫嚷着军医。那紧张的模样,实在有点让人发噱。

    当然,此刻是没人笑得出来的。

    三天以来,每日月氏人都是强攻,虽然汉军已经逐渐熟悉了防守作战,但伤亡依旧不可避免。这三天里,共计阵亡六百三十七人,重伤一千五百人,轻伤两千余人。不算轻伤员,特编部在这三天里减员达到了两成!

    不过第五连估计,月氏人的伤亡至少是汉军的三倍以上,这才让沈云心里稍稍好过点。

    “侯爷,快到堡墙,第五曲长有急事!”一个传令兵急急道。

    沈云一愣,以为月氏人又攻城了,立即跟着传令兵往堡墙跑。

    营房里,司徒晓月一边给周蕙换药,一边道:“蕙姐,侯爷可真够紧张你的!昨天那样,现在想想还觉得好笑!”

    抻着纱布的方晓柔也低低地说:“是啊,真让人羡慕?!?br />
    周蕙的脸色苍白,主要还是吓得,还有这两天休息不足造成。不过听见两个姐妹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当然,嘴上还是要犟一下:“哪有?!他紧张我么?哼,本小姐才不稀罕哩!”

    司徒晓月瞟了她一眼,促狭地笑道:“还不稀罕哩,嘴角都快咧到脑后根啦……”

    周蕙羞涩地低下头,转而又抬头嗔道:“还说我,我看那钟离泗对你也够紧张的呀,昨天你搬箭矢上去,靠的女墙太近,差点被射中,还不是他紧张的把你推开……”

    不提还好,一提司徒晓月的一张俏脸就变得狰狞起来,跟小野猫似的呲牙道:“他那是推吗?那根本就是踹好不好……该死的钟离泗,害的老娘现在屁股还疼!”

    方晓柔捂嘴直乐,调侃道:“当时我也在啊,怎么没见钟离踹我呢?我看呀,他最紧张的就是晓月姐了?!?br />
    三个人中,司徒晓月年纪最大,周蕙次之,而方晓柔才刚刚豆蔻初开,向来也最文静---当然,仅仅是跟她们两个女人比---她这么说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司徒晓月一瞪眼:“好啊,方晓柔你还帮着外人编排我是不?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就要去抓,方晓柔赶紧跳开,一边笑一边连连讨饶。

    在隔壁照顾伤员的蔡八斗听见那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这也算是血与火的战场上,唯一一道靓丽的风景了,谁也不忍心去破坏它……

    ※※※※※※※※※※※※※※※※※※※

    “第五曲长,有什么发现?”沈云跑上东侧堡墙,见第五连拿着千里眼,正和辰阴等人正对着堡下指指点点,忙上前问道。

    见沈云来了,第五连让开一步,递过去千里眼,指着远处道:“侯爷你看,远处尘烟四起。但月氏人却没有攻城,反而有拔营而走的迹象?!?br />
    辰阴也道:“不错,月氏人的确像是要拔营?!?br />
    沈云用千里眼看了一会儿,见对面月氏人的营盘昨天啥样,今天还是啥样,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把千里眼交给第五连,扭头看了看,问道:“参谋部的人呢?他们的建议是什么?”

    这时,马固急匆匆从另一侧堡墙跑来。急道:“各位,我们观察了其他几个方向,都是一般?!奔缴蛟?,赶紧道:“渤海侯,我们参谋部一致认为。月氏人是打算撤兵了!”

    沈云一愣,既而大喜。但又担心是空欢喜。脸上的表情颇有些精彩,犹豫地道:“这个,会不会是月氏人的疑兵之计,目的是诱骗我们出城?”

    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马固嗫嚅道:“这个,我们怎么知道……”

    沈云明白了,整个飞云堡的人当然都希望是月氏人撤兵了。但谁也不敢妄下决断。而这里的最高决策者是他自己,这个问题只能靠他自己回答。

    这时方誊和赵信也急急赶来,看着沉思的沈云,倒也不敢打扰。

    过了一会儿。沈云忽然抬起头,脸上患得患失的犹豫表情已经尽去,剩下的是下了决心之后的果断:“诸君,按理说月氏人撤兵,我们也不必出堡作战,只要能守住飞云堡就是大功一件!可是……”沈云指了指飞云堡之外的天空,大声道,“这里是我大汉的疆土,月氏人在此地肆虐这么长的时间,杀我汉人,掳我财货,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我实在不甘心!”

    马固道:“可如果是疑兵之计……”

    “我们往东北方向打!”沈云劈手打断马固的话,坚决道,“飞骑卫肯定还在那里,随时准备救援飞云堡!我们留一部分人守城,另一部分人往东北方向打,就一定能跟他们汇合,即使是疑兵之计,我们也能跟飞骑卫汇合,然后再飞速回来救援?!?br />
    场面一时有些冷场。

    的确,此时出击无疑有点冒险,但如果守着就能白得一件大功,干嘛还要去冒险?

    辰阴和马固无疑是保守型的,他们都不赞成出城。连一向最支持沈云的第五连的意思也是偏向于固守待援,没必要出城。马固的参谋团队还有一票否决权,沈云顿时犯难了。

    此时天色大亮,远处的月氏营盘果然有了动静,而且每个动静无不显示他们正在准备撤离。甚至为了防备飞云堡会出城追击,还安排了两营的骑兵在飞云堡外游荡。

    沈云真的不甘心,非常不甘心,恨恨地一拍堡墙,无声叹息。

    这一刻,沈云想到了很多。他想做点什么……

    “诸位,你们忘了当初的誓言了吗?”

    沈云忽然扬声大喝。

    众人同时看向他。

    沈云站上堡墙,大声对周围的人喊道:“当初集训完毕,胡公元帅曾问我们‘何谓羽林’?你们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回答的?”

    方誊眼前一亮,沉声道:“为国羽翼,如林之盛,此谓羽林!”

    “不错。那胡公元帅又问:‘若有人杀我汉人,掠我财货,当如何?’”

    这时,不用沈云说,其他士卒也纷纷回答:“倾其巢,覆其穴。穷搜天下,万里追杀。誓斩敌人虏首,以敬大汉武魂!”说到后来,整个堡墙上的士兵都跟着大吼。

    沈云蓦然转身,指着远处正在撤兵的月氏人,大声疾呼:“圣祖陛下在上,陈汤之志不远,敢犯大汉天威者……”

    “虽远必诛!虽远必诛??!虽远必诛?。?!”汉军的士气被彻底调动起来,齐齐举刀怒喝,声震九霄。

    士气被带动了。方誊看着意气风发的沈云,悄悄竖起大拇指。

    沈云也暗暗点头,脸上的激愤却一点没少。

    ……

    出城追击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马固还想用一票否决权来限制沈云,可沈云却摊手道:“本侯并不是朝廷正式委派的部帅,你们这个参谋部也不是正规的参谋身份,何来一票否决权?”

    马固见沈云开始耍无赖,气的跳脚大骂:“沈渊让,若是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你百死莫赎其罪!”

    沈云却淡淡地笑道:“最起码我对得起‘大汉羽林’这个称呼!”

    辰阴和第五连还是不同意出击的。但也没有再阻止。

    辰阴说:“既然侯爷主意已定。那还请侯爷保重。我们定会守好飞云堡?!?br />
    第五连也说:“侯爷驾驭军心的手段倒是无师自通……也罢,预祝侯爷大胜归来!”

    ……

    为了给飞云堡留下足够的守护力量,沈云也没带太多士兵出城,赵信和方誊各带一营,钟离泗也带了一营,凑足三营骑兵,庞通掌旗走在队伍前列。

    本来方誊不让沈云追击,毕竟他是渤海侯,一旦有个意外,似乎反而得不偿失了。

    可沈云心思热切。根本不听劝。为了怕麻烦,连周蕙都瞒着---不过就算周蕙知道了,估计这个好战的小妮子也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

    当追击大军隆隆开出飞云堡时,已经是快巳时一刻。原本密密麻麻的月氏营盘已经撤的差不多了。第一次进行追击战的沈云,在出发前就决定向东北方向打。所以甫一出城,便向东北方的月氏营盘冲去。

    游荡在飞云堡外的月氏骑兵。也没举旗。不知是月氏那支骑兵,见汉军出来居然也不迎上来,而是掉头就跑。汉军当然不肯放过,紧紧追上。月氏士兵跑进自己营盘了,也没见营中有步卒出来抵挡,营盘中更没有任何防御的措施。营门就这么敞开着。

    若不是东北方向的营盘比较稀落。而且帐篷都拆的差不多了,一眼就能看遍的话,沈云还真不敢冒然冲进去。

    “纵列阵,扫荡一圈!”

    沈云见那些月氏骑兵穿过己方的空营后并不停留。继续往正东方向而去,便下达了纵列阵追击,准备先扫荡周围。行军作战,安全第一,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就这样,月氏骑兵前面跑,沈云后面追。期间还有零零散散的几支撤退较慢的月氏步卒队伍,悉数被沈云带领的三营骑兵给冲散,杀伤百十人。

    此时时间已近未时,离飞云堡也快十五里了。沈云回头,地平线上已经看不见飞云堡那雄壮的堡墙,只有一片狼藉的月氏营地。而在正东方十里外,烟尘滚滚,显然是月氏大队。

    “侯爷,追不追?”庞通一脸兴奋地问道。

    这时方誊在左侧一里外,赵信在右侧一里外,只有钟离泗和庞通在沈云身边。

    胯下的瑞兽有点不耐烦地喷了喷响鼻,跑了将近一个时辰,马匹也有点累了。沈云道:“先休息一刻钟,然后再追。让方誊和赵信围拢过来,放出游骑斥候,侦查周围?!?br />
    休息命令下达下去,整整三千名汉军骑开始下马休整。因为是作战期间,马肚带是没完全松开的,只是稍微扣开点,然后给马匹喂食喂水,最后才是人休整。

    太阳炽热,地面温度上升的非???,这虽然是片草场,但也有点热的待不住人。没到一刻钟,有斥候回报,前方五里有片树林,足可供人休息。于是全军又移到那里休整。

    方誊和赵信都围拢过来。

    “渊让,情况有点不对啊?!狈教苷砗寐砥?,嚼着一块干硬的面饼道,“我们这都跑出二十里了,没见月氏大军不说,怎么连飞骑卫也不见了踪迹?”

    “难道他们见救援飞云堡无望,先撤了?”庞通嘟喃道。

    沈云也有点着急。从刚才的营盘来看,月氏人的确是撤军了,不然不会连居住的帐篷都扔掉不要??晌侍馐俏裁疵豢醇善镂??月氏撤军这么大的动静,飞云堡都看见并出动兵马追击了,精锐的飞骑卫没理由发现不了,并且不追及??!

    情况的确有点不对。但沈云却想不到哪里不对。

    沈云抬头望了望西面,深吸口气道:“不管了,再追二十里,如果还追不上月氏大军就算了,回飞云堡!”

    再追二十里差不多到申酉之交的时刻,那时候天色还亮,他们又是骑兵,即使遇上埋伏也能很快撤退。

    说到埋伏,其实沈云也有想过。但这里是草原,没有那么多深沟峡谷。除了金山脚下的金山森林,也没有什么大片的林木地带,想要一口气埋伏三千骑兵的地形是不存在的。这也是沈云为什么放心追这么远的原因所在。

    休息完备,沈云带着三营骑兵继续向西追击。为了防备可能的意外,沈云还特地将队伍排成锋矢散阵索敌,正面宽度可防备六里的范围?;径啪嗽率洗缶被芈砬?,伏击他们的可能。

    ※※※※※※※※※※※※※※※※※※※

    就在沈云等人休整的时候,飞云堡这边也迎来了一支骑兵。不过不是杀回马枪的月氏人,而是飞骑卫!

    当飞骑卫那面熟悉的跃马旗帜出现时,整个飞云堡上下都欣喜若狂。

    辰阴压抑着心头的兴奋。急急开城迎接。

    飞骑队伍大概有一旅,大概六千余骑兵在堡外陆续进来,率先进来的一个身形彪悍的中尉连长,见到辰阴劈头就问道:“大汉渤海侯可安好?”

    辰阴行了个军礼,回道:“安好。在下大汉北疆方面军第四军团中师第一镇第三旅辎重曲曲长。中尉辰阴?!?br />
    那上尉道:“在下大汉飞骑卫前师第一镇第一旅警卫部上尉朱能?!?br />
    辰阴脸上喜色浮现,赶紧道:“敢问朱上尉。贵旅旅帅可来了?”

    朱能点头道:“旅帅还在后面。飞云堡还有多少存粮?可够我一旅军士吃食?若不能,我们让伤兵进堡,其他可以继续在外扎营?!?br />
    辰**:“粮食是足够的,就是水源被月氏叛军掘断,首要之计就是恢复供水?!?br />
    朱能点点头,身旁有人赶紧把这事记下来。

    这时第五连从堡墙上下来。见到朱能顿时也露出一丝笑容,瞟了一眼对方的剑章,握拳行礼道:“朱……朱上尉,好久不见!”

    朱能这个豪爽的汉子却不似第五连这么冰冷。迎面便给了对方一个熊抱,兴奋地道:“哈哈,第五兄弟,你还是这幅死了老爹的模样……”

    第五连:“……”

    朱能不理会第五连的尴尬,继续哈哈笑道:“第五兄弟,你麾下那个骑瑞兽的家伙居然是大汉渤海侯,算我老朱走了眼,赶紧带我引见一下吧?!”

    第五连脸带黑线,道:“这个,这个不急,朱上尉,我想问,你们怎么从西北方向过来了?前些天我见你们不是在东北边吗?”

    朱能大大咧咧地说:“我们骑兵作战,哪有那么多固定方向!哪里好打就从哪里打呗……哈哈,三天前那场你们看见了?我老朱可是冲在第一线,你看见没?”

    第五连心说离得这么远,用千里眼也只能看见个大概,哪还能看见你那张脸呢!

    朱能也不等第五连说话,忽而又皱眉,托着腮帮子道:“不过说起来也奇怪,本来我们昨天还在东北二十里外的山岚洼子扎营过夜,凌晨的时候月氏人突然袭营,旅帅便命令我们出战,那一通打啊,杀得月氏人是丢盔弃甲,狼狈不堪……然后我们就发现月氏人居然是想撤军,咱们旅帅当然不同意了,于是连夜起兵追击。就这样一路从东北边追到了西北边,后来见了顺着扎布汗河往上游走的月氏大军,这才回转过来……”

    朱能见自己一边说,那边辰阴和第五连的脸色就突然变得非常阴沉,顿时问道:“怎么了?”

    辰阴一拍大腿:“糟了,侯爷中计了!快,快找你们旅帅,我们要去救大汉渤海侯!”

    是的,不但辰阴想到了,第五连也想到了。

    月氏人撤军是真的。但那个月氏王子阿巴斯显然不愿意放过渤海侯这条大鱼,于是宁愿牺牲一部分月氏士兵的生命,也要引开飞骑卫。然后等飞云堡派军追击时在路上设伏,将大汉渤海侯一举擒杀。

    可是,他们怎么知道飞云堡追击的一定是渤海侯?

    这个时候辰阴和第五连也没时间想月氏人为什么断定追击的人是沈云本人了,只能急匆匆的去找飞骑卫旅帅刘桢!

    ※※※※※※※※※※※※※※※※※※※

    剧透一下,接下来的几章是本卷的最高/潮,写完这几章《西方惊雷》卷就结束了。嗯,很高/潮,如果喜欢战争场面的朋友一定会热血沸腾的,我坚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