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六章 箭去疾,举刀再战】
    罗马人马,散乱的退上了丘陵,披甲战士纷纷下马,喘着粗气??蹈衲勾幼约捍篝钪吕肟?。策马到了他们当中,微笑询问:“大汉军马如何,够厉害吗?”

    一个罗马军官仰头大叫:“殿下,有点份量,但是还不够瞧!咱们这次冲杀,汉人锐气已经不多了!再冲杀几次,这些汉人就得崩溃!

    康格涅斯大笑:“你还能冲杀几次?我们可是还要继续往北走的!”

    那军官也是彪悍,一把扯掉头上的头盔,连身上的铁甲也撕下来,露出雄壮的胸毛,捶胸厉喝:“皇储殿下,再冲杀十次,我也都在前头!让这些敢于从我军正面突破,挑战我们底线的汉人,知道罗马勇士的厉害!”

    康格涅斯笑着摆手:“那好,整理一下,再冲杀他们一次!我们再度杀过去,汉人那时候,只怕气还没喘匀呢!下一次,就要让他们抱头鼠窜,我们追着他们屁股狠狠的打!”

    这时丘陵之下,数百步之外,汉军阵中。号角金鼓之声,缓缓响动。丘陵之上,罗马和月氏的军马都将目光投了过去,就看见汉军缓缓的张开了阵列。军官在前,士卒在后,排成了整齐的阵型。

    一队队的骑军也从阵列当中抽了出来,在后面结成了方阵,做为援应。罗马军马在哪里发起冲击。这些抽调出来做为援应的人马就会向哪里迎上去,将他们打回去!

    汉军步卒,放在最中间的地方,两翼用骑兵夹着他们。这些汉军士卒,纷纷持矛执弓在手,坐在地上。百余支长矛对着天空。夏日正当天中,照得矛尖一片映日闪动的光芒,直反射到丘陵之上罗马军阵当中。

    这正是一个最为标准的迎敌阵型,这些汉军,根本就没有此刻就退的打算!

    那面大汉蟠龙大旗,也缓缓移到了前面,在罗马军马的注视当中,沈云已经跃马来到了阵前,在他身边。就是浑身伤痕累累的赵信和方誊,他那把杀得罗马军马已经有点胆寒的战刀。又抄在了手中。沈云在赵信、方誊、钟离泗、庞通等人的护卫之下,耀武扬威的就在军阵之前来回奔驰几趟,最后立于阵前,拔刀指天,又狠狠下劈。

    立马丘陵之上??蹈衲购退估纳寄芨惺艿秸夂壕昵嵬乘П迫说哪抗?!

    在沈云身后汉军的军阵当中,爆发出震天的欢呼之声:“渤海侯。威武!大汉。威武??!”

    “阿巴斯,你个吃里爬外的畜生,大汉养你教你,你居然背叛大汉!今日我大汉渤海侯就在这里,有种来取我人头吧!”沈云坐在马上,朝丘陵上高声大喝。

    旁边一直听着的阿巴斯突然脸色变得铁青。

    韩彪见状。猛的一带马缰,大呼道:“这些汉人!这次我亲带军马冲杀,怎么也要将汉人的大旗扯下来!”

    这一刻,斯林文森忽然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韩彪:上帝在上。你不也是汉人吗?

    阿巴斯突然爆发大喝:“韩彪,这里我是统帅!没得我的命令,你就是不能上前!”

    阿巴斯的声音极大,语气冰冷,韩彪一下被他震住了。只是络腮胡还在鼓动,显然非常不服气。

    康格涅斯却是望着汉军阵前耀武扬威的沈云,喃喃自语:“罗维尼斯阁下,你说的对,这些汉人,也许真的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对付的对手……”

    想到这里,他猛的摆手,策马回转自己大旗之下,大声传令。双头鹰旗顿时舞动,号角之声同样在罗马军阵当中响起,大队大队的罗马甲士都翻身上马,而罗马步卒,干脆操着兵刃准备步战。

    康格涅斯的目光如电:“好,就看你们这些汉人,可以耐战多久,是不是还能超过我们罗马!”

    沈云此刻脑海里除了沉重的喘息声和无比兴奋的神经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他很累,累的连手都不抬不起来,但他的神经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他瞬间睁开早就困顿不堪的眼睛。

    从沈云以下,所有人都只关心着一件事情。

    能不能在如此可怕的罗马甲士的反复冲击下,支撑到最后。

    双方甫一交锋,汉军的冲击力让罗马人都觉得惊讶,更不用说沈云麾下还占据了一定的数量优势。月氏人之前是绝对的围杀,阵型又不是很得力,双方一旦交战月氏兵力布置有些失当,不过略略抵挡了一阵,看不能击退汉军的冲击就飞快的分成两翼且战且退。

    之后罗马军参战,但交锋不过数合,月氏正面松动之后,全军又暂时退却,可以说,这两次交手,都让让汉军上下意气高昂,连在平常被灌输了无数罗马军强大印象的刘桢朱能他们都在一瞬间泛起了罗马军团不过如此的感觉

    但是接下来的事实却是残酷的

    ※※※※※※※※※※※※※※※※※※※

    罗马军只是略略后退,在收拢了全军,将阵型展开站稳了脚跟之后,立刻就发动了凶狠的反击。刚才的小败后退的经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战斗力。第一次反击来得如此之快差点就将汉军的阵脚冲动。

    还是沈云立刻赶赴前军之中稳住了局势。飞骑卫乃是大汉第一精锐,跟五百年未曾交锋的罗马军第一次接战的他们也不愿在罗马军团面前堕了锐气,拼死而斗,终于再度将罗马军团击退。而这次罗马人依托刚才据守住的丘陵再不后退一步,反而在拨拢队列随时准备再度反击。

    而沈云在此刻也做出了决断。既然双方都是五百年来的初次遭遇,那么在交锋当中绝不能为罗马人所迫退。只能继续坚持,等双方都耗尽了锐气之时,他们才能从容而退。即使战死在这里,也好过耻辱地死在逃跑的路上。如果能坚持到晚上,那肯定更加美好。到时候汉军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罗马人根本追不上他们。

    但这个美好愿往,沈云只能藏在心里。方才两次交锋似乎漫长,但时间才过去不到半个时辰,此刻应该是酉时初---而北海州西部本就黑的晚,怕是要到戌时才会天黑吧!

    日落时分以来的这段时间,其血腥酷烈却是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罗马兵马的境遇和沈云他们虽然不一样,但实质却是相同。刚刚要准备带着罗马皇储跑路,全军上下颇有些忐忑之感,突然又在这里遇上了汉军精锐。虽然红衣军团是绝对的精锐。但是忐忑加压力,精神上也倍加疲倦。特别是刚才一场遭遇战,汉军展示出与他们几乎不相上下的战斗力,这点让颇为自负的罗马人心生别样的犹豫。

    汉军是如何到达这里的,他们自然清楚。月氏人快不行了。所以他们才要?;せ蚀⒒芈蘼?。正是清楚汉军在大局上已经占了上风,所以罗马人就更加怀疑自己的战斗力。更何况。不论是前面沈云的军马?;故呛罄闯墼姆善镂?,他们都是狂奔而来的,他们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汉军也像他们一样养精蓄锐这么久,堂皇而皇之地正面对决,那胜负究竟谁属?

    这种犹豫和怀疑弥漫在罗马军人中间。所造成的思想负担绝对不会比汉军少了。

    不过连续几番的冲击,又让罗马人找回了一些自信。两军耐战之烈似乎又从新颠倒过来。

    在汉人军马眼中,这些高大而结实,有着不同肤色和眼球的异族战士。仿佛从来不知道疲倦为何物似的,一波又一波一次又一次的扑击而上。

    马力不堪披甲战士就将自己的战马让出给两翼轻骑,让他们可以不断换马一次次的呼啸着从汉军军阵两翼掠过。同时,罗马军箭术高超者也不断用羽箭抛射。而那此披甲战士则弃马步战身负重甲一次次的杀上来。

    罗马人手中多是重剑,一把就比汉军两把战刀还要沉实。而汉军多是一些骑枪,长矛和战刀,连面盾牌都没有。现在列阵而战,几乎就被这此重甲重兵刃的罗马战士冲得狼狈不堪。

    身披沉重板甲,手提重剑冲锋陷阵,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巨大的体力消耗,更不用说还有可能受伤流血更是加剧了这一层。

    但是这些罗马甲士一次次的冲过来,身上战甲已经被汉军刺砍得残破,有些更是挂满了箭镞,哪怕板甲遮护着身上,他们一样也有了不少伤势??伤侨慈匀徊恢榔>胨频?,这次被杀退,稍稍喘息一刻接着又再度卷上,一次杀得比一次深,誓要将汉军阵线突破!

    他们每次冲击汉军阵脚,汉军都会从两翼抽调人马加厚当中阵列。罗马在两翼呼啸席卷的轻骑就会逼近试图趁着汉军阵型调动时的松动,从两翼突破进来。每一次逼近,汉军后垫的骑兵就迎上去,双方就是一阵长矛互刺,羽箭对射。每一回合双方总有十几骑落下马来。

    战到激烈处,双方都将战马集中在不多的剩下的骑兵手里,好让他们那里可以轮番换马。但是战马不比人,人还可以凭借着一口气勉力支撑,但是战马乏力了,怎么打也是冲击不动的。

    双方骑兵都靠着换马撑持下来,维持住了战场机动力。但是几番交手,汉军骑士退下来的时候累得都要抱着马脖子才能不落马,而那些出身自罗马重骑的轻骑兵却犹有余力再向汉军阵列抛洒一阵箭雨。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月氏人开始沦为附庸,他们正面冲击的队伍也换成了罗马军卒,而本阵的人马……

    韩彪简直欲哭无泪,最精锐的老底子啊,足足四千人的警卫人马,如今只剩下千人不到,就这么孤零零的被排斥在战场之外,只能做些拖拽伤者离场的零碎事情。

    对此,阿巴斯的脸色也非常难看,心里只能无奈的承认,自从叛乱之后,原来是汉人的月氏军队在正面战场根本无法跟汉人相比---从心理上,月氏人就全面处于下风了。他们无法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面对汉人的讨伐,很多时候的战斗只是为了活命而战,但这种为了活命的战斗只能支撑一时。却无法支撑着他们进行更大规模的征服之战!

    ……

    战事还在继续,最为酷烈的地方还是在汉军军阵正中,跟着沈云出来的两千八百名甲士,如今只剩下两千不到,但他们依旧保持着整齐的战列,将沈云和那面大汉蟠龙皇旗牢牢地护卫住。前面是一千名前军将士,方誊、赵信、钟离泗始终站在队伍的最前列,誓死抵挡住罗马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

    每一次冲击,这阵列都要薄上一层。阵列当面,双方战死甲士的尸首已经到处都是。汉军将留在阵前的罗马士兵或者马匹尸首堆起来。当成鹿砦护墙。而罗马人就毫不犹豫的推倒用自家兵马尸首堆叠而成的护墙,再度踏进汉军阵列当中。

    一排排的士卒已经打得枪折剑断,身上伤瘾累累。此时此地,汉军士兵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双重压力,虽然他们的身高和体格并不会弱小于此时的罗马人。但就单兵作战能力而言,特编部的士兵和罗马红衣军团精锐相差太多。

    在罗马红衣军团甲士反复扑击七八次之后汉军阵列已经显出了疲态顾势。汉军在罗马军每次扑击之间。就将前排的士卒换下来。伤号死尸也一并拖下,送到沈云所在的皇旗周围,中军战团中间,伤号不用说,就连那此换下来的完好士卒都累得持矛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有的甲士累得已经脱力晕过去。将他们的甲叶摘下来,里面汗水顿时倾泻而出。

    夏日的夕照依旧凶猛。温度更是高的吓人。顶着高温,披重甲而战反复厮杀几乎没有半点的喘息时刻。哪怕这些汉军早就磨练出来,已经是汉军中有数的精锐,但他们也已经有些难以支撑了。

    看见这个情况。庞通喃喃自语:“如此惨烈的搏杀,就算是羽林九卫所能做到的,也不过如此罢!”

    钟离泗伤到了右腿,大腿内侧一大片股肉被切掉了,此刻费力地撑着身子,靠在庞通身边,听见他的自语,呵呵笑道:“你个死胖子,嘟喃个甚?有本事你上去……”

    庞通目光一闪,出奇的没有反驳钟离泗,而是淡淡道:“若要我上有何不可?只要侯爷有命,我庞四海在所不辞!”

    说着望向一直拄剑指挥的沈云,那道背影,似乎更加挺拔了。

    钟离泗也突然一笑,淡淡地点了点头。

    ※※※※※※※※※※※※※※※※※※※

    冷兵器时代的双方将士,在面对互相都有重甲的情况,双方都是遮护最严实的一面迎着对方,所以带伤的不少,战死的却不是太多。真正的巨大伤亡一般都出现在一方崩溃之后,胜者追杀之际。而汉军苦斗之余似乎崩溃就在眼前。

    沈云被赵信和方誊两人强行拖到大汉皇旗下,整个战线都已经稳定下来,此时更需要有一员能够服众的将领压阵,他不一定要上阵,但一定要能稳定军心。整个汉军中,除沈云外还有谁能做到?

    当然,还有一个刘桢。而此刻刘桢正在外围,带领着飞骑卫不断的搏杀,根本无法来到中军步卒中压阵。

    所以此刻,沈云只能拄着战刀,冷着脸站在大旗之下。为了表示不后退一步的决心。他将钟离泗给他预留的坐马都让给了压阵的飞骑卫。瑞兽在朱能的胯下似乎更加威武,每次冲击都是第一个在前,退下来时瑞兽身上已经多了好几道斑斑的血口子,让沈云颇有些心痛。

    话说回来,要不是他的大旗在这里始终未动,恐怕成阵的汉军早就崩溃下来了。

    一个个伤号现在都躺在他的脚下,不少人身上倒没有什么伤,只是战得完全脱力躺在地上再难爬起来。呻吟声高高低低响成一片。不算战死的,退下来难以再提力加入战列的汉军士卒就有六百余人。自家立下的军阵已经给罗马人的七八次扑击压缩了近一半。

    在沈云身边,钟离泗、庞通,包括周蕙等人脸上都露出了一点仓皇的神色,望着前面犹自在苦斗的两军。

    而方誊和赵信浑身是血地站在沈云身边,全军当中也许就他们三个脸上神色没有半点仓皇畏惧,只是冷冷的看着正在进行的激斗。

    那些罗马甲士身上黑色的镶铁重甲。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有的外面重甲甲叶累累残破,露出了贴身的一身锁子甲。战裙时而翻动,露出里面毛茸茸的大腿,胫甲包裹的大腿强壮而有力,起到了非常大的防护作用。有的罗马甲士举着罗马式大盾,顶着一排排刺过来的长枪战刀,拼命朝前推。他们掩护着身边的甲士挥舞着重?;翰奖平?。

    等这些举着重剑的罗马甲士突入汉军阵列当中兵刃挥舞时,就看见枪杆折断,长刀离手。

    有的汉军甲士被大盾重重敲在胸口,顿时就跪下来吐血。后列袍泽拼命的将负创的战友拖下来。自己迎上去。一杆杆长枪吞吐拼命前刺。有的长枪扎进了罗马甲士的重甲之内,却被他们大吼着砸断了枪杆,一手重剑一手断枪枪尖拼命挥舞继续朝里面冲击。

    几个位于队列里的汉军军官们,满头满脸的血汗,高声厉呼:“两翼来援。两翼抽人来援,他姥姥的吃不住了!”

    刚刚自己用急救包包扎好。见左翼松动就要去支援的钟离泗。掉头就带着身边一排士兵,朝着中间迎了上去。

    钟离泗的体格比起他那几个弟兄显得单薄一些,激战之下,他早就已经出了几身大汗,身上又有伤,重重的喘着粗气。几乎连身上披着的重甲都承受不起了。手中两柄战刀也重得仿佛跟两座泰山似的。他深深吸口气回头看看沈云矗立在大旗下,仍然没有后退半步。牙齿一咬抢步就迎到了前面。一名罗马重甲战士正虎吼着用大盾扫开一个缺口,然后重剑横辉,当面一个汉军甲士被这一斧生生的从腰间劈开了一半……

    血雨当中。钟离泗已经抢步而前,他丢了左手的战刀,以手顶在已经布满血肉的大盾上,越过这个罗马战士的防护面,罗马战士怒吼着想收回重剑,将这个瘦弱的汉将逼退,而钟离泗已经借着他侧身之际游鱼似的上前,右手战刀平举而起,从那罗马甲士的半面甲处,为眼睛留出的空隙当中狠狠的刺了下去。

    一声濒死惨叫盖过所有厮杀的怒吼,当中那罗马战士仰面便倒。但是已经有七八名其他罗马战士顺着他扫开的缺口涌了进来。两边汉军将士都被推开,援护钟离泗不得。当先一人已经怒吼着举着大盾重剑,劈头盖脸地砸下来。钟离泗右手战刀卡在那死掉罗马战士的铁盔面甲缝隙中,他反应极快已经丢刀,举起抢过来的大盾迎了上去。

    当的一声闷响,大盾迎上重剑,两下里火光四溅,钟离泗脚下一软,两臂酸麻得不像自己的,再也举不起手中兵刃了。他顿时仰面便倒,就地一滚,总算是险险闪开这一重击。但又有一名罗马战士扑到,重剑如一面大山似的压了过来,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下子是躲不过去了,自己死活是不重要,但这个缺口要是堵不上,阵列不赶紧恢复,涌进来的罗马兵马会越来越多,只怕全军就要崩溃。

    嗖的一声破空之声立响,那名追砍钟离泗的罗马战士仰天便倒,在他面甲空隙当中明晃晃的插着支羽箭,接着又是两声破空厉响,紧跟在王楚后面的两名罗马战士同样面甲空隙中中箭,哼也不哼一声就软倒在地。

    吃这么突然一下,后面涌上来的罗马战士动作一滞。钟离泗回头,就看见周蕙已经带着女兵司徒晓月和方晓柔等一众女兵扑了上来,分明就是沈云预留的后军最精锐士卒。之前轮番激战下,汉军的箭矢已经消耗殆尽,这支精锐已经是最后的弓手!

    对于这些女兵,文萃还是很在乎的,她自己骑着战马,跟在刘桢身边不断厮杀,但却不愿意让这些娇滴滴的女兵上沙场,而是留在沈云身边。但此刻,她们也必须抛却一切柔弱,完全要承担起一个大汉士兵所要承担的一切,比如战场的正面厮杀!

    而沈云居然连这支女兵都派出来了,可见,他手上已经真的没有任何力量了!

    周蕙手中步弓犹自颤动,还保持着撇手放箭的姿势,不过拉弓的手指哪怕带着护指,也早就已经皮开肉绽鲜血横流。在这极近距离当中还是她射出的连珠箭!

    女兵们也在这阵列当中死战。不再后退一步。她们的神射也吸弓了不少对手。战甲的甲叶缝隙处也挂着几支箭镞,有的入肉甚深,被女兵们折断了箭杆就不管了。几乎也是鼓着最后的气力来援应钟离泗。

    沈云站在大旗之下,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这一幕。

    为女兵这近距离神射所鼓舞,罗马军连折四人,顿时也是气势一滞。两边汉军也呼啸着卷上,拼力将突进来的罗马战士推了出去,阵型重新合拢。

    司徒晓月抢过来将钟离泗拉起,戴着面罩的脸上只露出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带着浓浓的关切。

    钟离泗咧嘴一笑。似乎又有了无尽的力气,捡起一把战刀就向对面望去。罗马军这次扑击又告无果。罗马军战士互相掩护着退下去,两翼的罗马骑兵也收了回来,用箭雨拦射,防止汉军追击??墒窍衷诤壕笾兴褂凶飞钡钠?。

    几个站在阵列当中的汉军扶着长枪战刀?;瘟嘶尉偷沽讼氯?。钟离泗所带的第一营,现在能站着的不足六十人。他探视一眼。推下头盔用嘶哑的嗓门叫道:“又脱力了,战不得了,抬下去!这群狗娘养的,罗马人都是牲口,就不知道疲累么?!”

    钟离泗抬头看看太阳,日头已经贴着地平线。就是不肯完全落下去,不禁又狠狠的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再来两次不是战死就得累死,到时候只怕掉头跑都没气力跑了!”

    司徒晓月似乎也累的够呛,支起面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嗔道:“你就想着跑么?”

    钟离泗立即回过头,涎笑着道:“哪能呢,侯爷都在死战,我钟离泗算个球,跟他们罗马人拼了就是!”

    沈云带着赵信和方誊紧走几步,来到阵中时视苦笑地看了钟离泗一眼。

    沈云来到周蕙身边,俯下身将她几乎和弓弦粘合在一起的手指扯了下来,带出大滴的血迹,不禁心疼万分,低低道:“你手指如何还能射箭,听话,先下去休息一下好不好?!”

    听见他柔柔的音调,这个好战的周蕙虽然身体觉得疲惫至极,但嘴角却露出发自内心的甜甜笑意,她甩甩手指,一连串的血珠就落了下来,不过在这几乎都染成了红色的战场左近,一点也不显眼。

    她也不隐瞒,道:“刚才已经是最后气力了弓,差点都拉不开了?;豢谌残砘鼓苤С?,可是三石弓那里能射穿时面那此披重甲的罗马人……不过沈渊让,我不下去,但你要先撤退,好不好?”

    周蕙一提要他走,那边钟离泗也道:“是啊,侯爷,下一次我们可能就支撑不下去了。这个时候还能走掉,快点走罢,至少还能保住全军一半,要不然都得死在这里。我们干脆就留下来断后,这罗马战士真不愧是西方第一的雄兵,竟然如此耐战,简直就不像人!”

    汉军阵列已经被压迫得不过百步就能来到了沈云的大旗下。赵信安顿了防线,也过来说道:“侯爷,咱们又杀退了罗马人一次,再来一次弟兄们就再难撑持得住了。侯爷一身担负大局,不能在此殉了,干脆带着滕宇和周蕙姑娘,还有一众女兵先退了吧!”

    赵信的嗓音很响亮,一时间众人都将目光投射过来,连大旗之后的庞通等人都听见了,纷纷站起看向这边??醇堑纳裆?,沈云知道他们的心思都是这样的。

    战至如此地步,说麾下怕死避战那是假的??墒侨问撬捕匝矍罢骄侄济涣死止鄣奶?。对于那些反复扑击、舍死忘生仿佛不知道疲倦、不知道害怕的罗马士兵,在他们心中已经成了一个沉甸甸的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可怕存在。

    大家在这里战死也就罢了,沈云和那些女兵却无论如何都得活着。沈云的身份之重自然无法说,而且那些娇滴滴的女兵可都是所有男兵心里最柔软的肉,若是让她们也死在这遭瘟的战场,他们就是死也不甘心??!

    周遭麾下的心思沈云明白得很。

    罗马人的强悍也让沈云亲身领会到了。以前悠闲地靠在皮椅上看着那些历史书上冰冷的几行字,和亲身站在战场上看着罗马士兵的一次次的冲击,看着自己单薄的战线??醋派俗湓谧约航疟呱险纷胍魇峭耆煌?。闻着战场上传来的浓重血腥气,每一次拼杀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仿佛兵刃碰撞声、人体倒地声就在心底震动。在下一刻,这些仿佛无敌的罗马人就会冲到自己面前。

    这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可是自己就真的能作出这个决定吗?

    那面罗马统帅的鹰头大旗就在自己不远处飘扬,月氏人的所谓三王子就在旗下冷冷的注视着自己,看着这些汉军,也包括他沈云在内何时放弃、何时被罗马人的强悍压倒、何时掉头就跑。

    这次虽然是这个时空当中,大汉和罗马五百年来的首战。但是几乎就能决定将来所有和罗马的战事。麾下的士卒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卒,特别还有精锐之名的飞骑卫,如果这样都在罗马人的扑击下逃跑了。那之后自己还有这样的信心和勇气再次面对罗马人吗?

    不,绝不能等到那个时候。

    自己若在此时后退一步怎么对得起在渤???、查干湖战死的袍泽?又怎么对得起这些为了?;に懿还松淼男值??又怎么对得起这些将活命机会让给自己,还在舍生忘死拼杀的大汉将士?

    现在要做的一切就是站在这里,迎接罗马的挑战,迎接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次的扑击。要不自己就战死在这里只要活着。也许在天黑双方罢战之后,自己还真能再创造一个奇迹也说不定!

    沈云深深的吸口气淡淡一笑:“庞通?;悠?。示战!”

    赵信、钟离泗、庞通等人连同周蕙同时出声:“侯爷!”“沈渊让!”

    沈云不理他们,只是摆摆手,亲自抢过庞通的大汉皇旗,朝着对面丘陵高处摇晃。丘陵上顿时一片哗然!

    而在两翼的刘桢等人也无声叹息,纷纷牵引马匹,重新聚拢在皇旗周围。默默看着对面……

    周蕙深知劝也无用,此刻她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了让沈云走的念头,而是为能爱上这样一个无畏的男人而感到自豪!她走上前,默不作声的帮沈云将一条猩红披风系在身后。拿起那顶有刀斧痕迹的铁盔温柔地套在他头上,最后摸了摸那块胸甲,低声说:“沈渊让,如果此战不死,我一定要嫁给你!你也一定要娶我,好吗?我不会跟鄢姐姐争宠,我一定会很乖很乖的!”

    沈云轻轻一笑,抱过她用力搂了搂,战甲厮磨,发出金铁之声。在这铁血沙场,周蕙的存在就像一股温柔的春风,吹拂的沈云意气风发!

    军阵当中,每个人都看着沈云如此扎束。但却只能看到沈云从头盔下投射出来的逼人目光。

    沈云走到赵信身边,默默看着他一笑:“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的赵信赵先至,还能厮杀否?”

    赵信深知无法再改变沈云的意志,无奈地苦笑道:“浑身是伤也痛得厉害,流血不少,头晕沉沉的,只想躺着。从飞云堡开始,我也很少睡觉,别看我从来话不多,跟铁似的,但其实我也是人,又不是牲口,哪里还有多的气力!不过你大汉渤海侯都上前,我赵信肯定追随,定为侯爷遮挡一面!”

    周蕙也站了出来:“我差不多射了快两百箭,其他众位姐妹也不少射,现在手指也伤了,但拼着这条胳膊不要,总也能为你遮挡另一面?!?br />
    钟离泗一改惫懒散漫的模样,叹口气同样上前一步:“侯爷,你就当我之前的话没说吧。你是大汉渤海侯,又是我们公认的特编部部帅,你做了决断我就誓死跟着就是了!”

    沈云望了望军阵外围,朱能的身影带着浓重的压迫力出现在那里,拱手对沈云大声道:“我家旅帅说了,愿为大汉渤海侯效死!”同时一顿,朱能又咧开嘴笑道:“侯爷,俺们飞骑卫都是粗汉,不懂得说别的,不过你这样的纯爷们,不愧为我大汉渤海侯!”

    朱能的话颠来倒去,没有什么逻辑性。但可以看出,包括刘桢在内的所有飞骑卫士卒,都对沈云这个渤海侯的血性有了高度的认可。

    沈云朝那边点头一笑,忽而收起笑容,刷的一声抽出战刀,阳光映照之下战刀的光芒,闪烁生辉,血色的反光几乎照进每个军阵中的战士心底。

    沈云将长剑指着对面罗马人的双头鹰大旗,大声厉呼:“罗马人也是人,他们的祖先曾和我们争夺这片土地,可是最后却是我们站在这里。如今,他们乘着我大汉不备,偷偷进兵,想要吞并我们大好河山,占领我们的家园,我,以大汉渤海侯的身份要求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后退,让这些罗马人知道,我们不会在他们面前退避半步,会将他们迎头打回去!

    请诸位跟着我,相信我!他们想逼迫东方第一大国的大汉避让,但我们却用手中的刀剑告诉他们我们身为世界超级大国的尊严绝不可辱!这些功绩声名永远不会被人忘记,我用我自己的生命保证!

    现在我就和你们站在一起,直面这西方第一强兵,所有人将来都会知道,在这里发生的战事到底有多么的重要!而我们,到底立下了何等样的丰功伟绩!

    看他们也在喘息,他们也在观望,他们也在等待着我们自己崩溃,他们也不过是人,靠着对手的软弱才能助长他们的气焰!而我们今日就绝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我,大汉渤海侯,就在全军之前,决不退缩!”

    一番厉吼久久的回荡在已经变得单薄的军阵当中喊出了最后一个字之后沈云板着脸就大步上前。他再不发话,用肩膀挤开还挡在他面前发愣的士卒,大步的走到前面。

    方誊、赵信两人不发一言的快步跟上。周蕙却辍在背后二十步的距离,手上又拿着那把还带着她血迹的强弓,坚定地跟在那个背影之后。

    走到一半,这些列阵士卒才反应过来,在前面的死死挡住,任沈云怎么推挤都不让开。

    庞通不知道什么时候挤了过来,眼里在眼里打转,沙哑着声音说:“侯爷,让我们来吧,你在后面看着就好!相信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我也正想让这些不可一世的罗马人看看,什么叫世界超级大国呢!格老子的,咱们大汉,啥时候怕了这些穿裙子露大腿的贼鸟厮!”

    这是沈云曾形容罗马不列颠行省苏格兰人的言辞,现在用在罗马人身上倒也还不错,不过一点都不搞笑。

    沈云只觉鼻头发酸,生生忍住,道:“我的弟兄们,我信得过你们!希望你们也信得过我!既然到此,我绝不会在罗马人面前掉头就跑,只要我沈云还是你们的统帅,你们就不会看到我在任何一个大汉之敌面前退缩!我就在这里,当需要我拼杀流血的时候,你们会看见我就在你们旁边,持刀而战!”(未完待续。。)

    ps:  万字更新??!更加理直气壮的求票!一定要给??!不给就让你们穿裙子,露大腿当贼厮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