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七章 欲雪耻,残骑裂甲】(下)
    血腥气浓重至极弥漫整个战场。沈云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他定定的看了一眼对面丘陵上的双头鹰旗,只能看见旗下一直在指挥调度全军的月氏统帅阿巴斯,同样在冷冷的朝着他的方向看着。

    他和阿巴斯虽然没有投入厮杀,但一直在比拼着谁更坚忍谁更耐战谁更优秀!

    对于阿巴斯来说,在付出了这么多精锐的情况下,他输不起,也不能输,必须拿下沈云的脑袋方能泄恨---更重要的是,死了这么多心腹精锐,如果还拿不到沈云的人头,他回到迪化也将面对其他几个兄弟的排挤和打压,但如果拿到了,他的地位将稳如泰山,没有一个人能够再与他争夺月氏王位……所以,阿巴斯不单单是为了这场战斗而战,更为了以后,为了月氏人的未来而战!

    而对于沈云来说,这同样是一场不能输的战斗。如果一开始面对的就是月氏人,沈云也许在飞骑卫赶来解围之后就干脆后退了,但在罗马人参与进来之后,这一切的性质就变了。身为大汉渤海侯的沈云,在此刻的思想境界绝对超越了阿巴斯,对于阿巴斯而言,月氏王位和击退汉人的进攻就是最远最大的梦想。但对于沈云而言,眼前这场战斗里,他唯一的对手就是罗马!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伏击与反伏击之战,而是大汉与罗马五百年来的首次大决战!如果败退,他沈云也许终生再也不敢和这些罗马人作战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沈云宁愿带着他们全体死在这里,因为他们回去将会把这股情绪传染给更多的汉军士卒!这是汉军之后继续失败的前兆!

    沈云不能这样!

    大汉军魂,视死如归,大汉英烈堂中。他们又能畅饮高啸,笑谈江山。死又何妨?

    ※※※※※※※※※※※※※※※※※※※

    就在沈云视死如归的想着时,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小小的骚动。阵列当中,就看见司徒晓月和方晓柔,一左一右扶着赵信退了下来。

    沈云顿时就快步迎了上去。赵信一脸不情愿的被司徒晓月和方晓柔架着,左边胳膊软软的垂着,使不上气力。胸甲的护心镜上有几处新鲜的血迹,看来战到吐血了??吹缴蛟朴侠?,他挣扎着想脱身,和他同样疲惫不堪的司徒晓月和方晓柔却死都不肯撒手。

    “赵信怎么了?”沈云疾声发问。

    方晓柔在旁低声道:“赵营长左边胳膊被罗马人的重剑砸中。虽不是正面砍下,但怕是已经断了骨头,他还要强撑着。是我和晓月硬把他架下来的。天就要黑了,只要挡过他们下次扑击,我们就能脱身。赵营长,你就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说着。偷眼望向赵信时。脸上不由一红。不过此刻所有人都疲惫欲死,身上脏兮兮的,倒也没人注意。

    赵信抬头勉强笑道:“我没事,左手不成还有右手,我还站得住?!?br />
    周蕙踉跄着也退了下来,沈云一把上前扶住。她却挥挥已经酸胀的抬不起来的手臂,撩了撩散落鬓角的秀发,微微一笑。

    沈云又一次走到战列最前面,站定。再度高举战刀,四顾左右,笑道:“该老子上了!弟兄们瞧见罗马人最后一次退下去的模样没有。那些重甲之士喘得跟牛一样,拿起长矛当拐技一瘸一拐退下去的。那些掩护他们后撤的月氏骑兵在马上,腰都直不起来了,弓也挽不开,只能吆喝着阻挡咱们……他们也不成了,瞧瞧他们丢了多少尸首在这里!这些没穿裤子的家伙,底下的卵蛋看的我眼都花了!”

    他身边士卒哄堂大笑。沈云的粗鲁话语让他们感觉放松,心也跟着镇定下来,心定了许多身上气力似乎也回来了几分。

    就连周蕙等女兵听了这么粗俗的话语,没有丝毫脸红,反而挺起饱满的胸脯,脸上的骄傲之色不比男兵少了---这场战斗中,她们也没有任何优待,她们也曾弯弓疾射,更有挥刀扑杀的经历??梢运?,从今天过后,再也没有男兵敢轻视她们了!

    说了几句轻松话之后,沈云举剑东指,沉下了面孔:“我要求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后退!让罗马人的最后一次扑击也粉碎在我们面前!让他们只有灰溜溜的在我们面前退走。而我们将带着所有这次战伤的弟兄牺牲弟兄的忠骸,昂着头离开这里。你们,将是五百年来,第一次正面战败罗马帝**队的大英雄!”

    说完,他甚至再朝前迈了一步。站在全军之前,孤身迎着罗马人扑击的方向,长剑西指,遥遥的指向康格涅斯所在的双鹰头大旗大声呼喊:

    “老子在这里等你们!无论你们还要扑过来多少次,总有一个汉家男儿会挡在你们的面前,直到这个世界的末日!”

    在这一刻沈云只觉胸腔燥热,热血沸腾。

    在他身后,呼喊声同时应和响起。是从几千条汉家儿郎的胸腔当中,剧烈压缩之后迸发而出来的!

    “来吧,无论多少次,汉家儿郎也站在你们面前,将你们粉碎!你们,越不过汉家的军阵!”

    ……

    康格涅斯耸然看见了邹燃的举动,他一直很平淡的神色这个时候也早就沉了下来。

    无论多少次,无论汉军阵容看起来多么脆弱,无论这些汉人看起来怎样的虚弱,可是他麾下这此曾经横扫西方的红衣军团勇士就是无法撕开他们用血肉铸成的防线!难道,汉家儿郎真的能够阻拦住罗马兵锋吗?

    康格涅斯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麾下原本三千罗马勇士,如今已经半数折损。连自己的亲军都伤亡过半,还能披甲上阵的不足两千!两个时辰的冲杀反复十余次,每一次都酷烈万分,哪怕再耐战的战士都已经露出了极度的疲态,不少人退下来。不解重甲就摊手摊脚的仰面朝天,躺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甚至还出现了罗马勇士同样脱力晕倒怎么推也推不醒的场面。

    刚才那次才被击退的冲击,已经出现了号角再一吹动,披甲战士仍然迟疑不愿意上前的局面。这场比平日战事激烈过了十倍的厮杀让罗马勇士也不堪再战了。他们还会下意识的想到,这些疲惫汉军只是汉国的二流军队,而据说他们最精锐的飞骑卫也同样没有崩?!?br />
    每个退下来的罗马战士这次都迟迟不肯再度披甲,都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用狼般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对面汉人。单薄但是似乎不可被摧毁的阵列前,那个汉人统帅大步向前举剑西指向他们发出了大声的嘲笑

    康格涅斯不怕伤亡,也不怕对手的顽强。受过汉文化熏陶。又有问鼎罗马皇帝宝座的他甚至希望敌人越顽强越好,因为凯撒就是在顽强的敌人面前逐步走向至尊强大的。但是眼前自己麾下罗马战士那畏缩迟疑的神色,却是他分外不能忍受的。

    做为罗马帝国的继承人,他想要在自己的帝位期间能够有超越前代帝王的荣耀,除了击败当面的大汉。没有别的选择。而要击败大汉,骁勇善战、无所畏惧的士兵是他最坚实的依靠。

    锋锐、凶悍。无所畏惧。是一支强兵并不可缺的特质!

    这种特质不能在初次东进和汉人的第一次交锋中就丧失掉。

    看着沈云走上前,康格涅斯怒哼一声,拨马掉头迎向了阿巴斯那里,他身后的亲卫也紧紧拍马跟上。

    阿巴斯在后面,早就焦躁得团团乱转。韩彪的突进也没有成效,不过将飞骑卫给赶到了树林里。等他们一退却,飞骑卫又顽强地冲出来,?;ぷ『壕蟮淖笥伊揭?。

    “殿下?”阿巴斯望着康格涅斯,奇怪地问。

    康格涅斯看看天色。叹息一声道:“只怕这是今天最后一阵了。成与不成今日都到此为止。月氏王子,跟我一起上吧!跟在我身边,说什么也要将眼前这些汉军击败,不然此次的结局就不妙了?!?br />
    “什么?你要亲自上阵!”一边的斯利文森惊道,“不可不可,殿下你可是皇储,万一……殿下放心,这帮汉军已经是拉到最长的绷带,肯定撑不久的!让我带兵上前就行了……”

    “不要说了!”康格涅斯掉转马头,一抖猩红披风,扬起大旗,望向阿巴斯道:“我罗马帝国皇储的身份邀请你,随我出击!”

    言罢他再也不理一脸恍然的阿巴斯,举手连摆,身后亲兵呜呜的吹动号角。双头鹰大旗开始缓缓前倾。

    在丘陵左近,马上马下等候号令的罗马战士都回首而望。人人都打起了最后的精神,有的瘫在地上的甲士也一跃而起。

    康格涅斯殿下和阿巴斯殿下都要亲自冲阵了,要带领他们在天黑之前,击败眼前这些顽强得超乎想象的汉人!不管这场战事最后结局如何他们都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康格涅斯在号角声中缓缓下马,伸出双手让身后亲卫给他又套上一层重甲。他的目光却始终迎向那个站在汉军阵列之前,沈云高高的身影就在那里。

    而沈云也紧紧的握着战刀,目光同样没有离开他的双头鹰军旗!

    在康格涅斯的目光中,沈云还掉头回顾自家阵列,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又激起残破汉军阵中一阵哈哈大笑。罗马勇士准备发起最后一次决死扑击,他还能这样稳住军心,站在最前以毫不畏惧的姿态迎接他们的挑战?

    这个人是个真正的统帅??!

    康格涅斯不要亲卫帮助,亲自合上了头盔缓缓拉下面甲。

    没有任何人能挡在罗马勇士面前,包括这个大汉渤海侯!在他的有生之年,所有的土地都臣服在罗马勇士的脚下!

    康格涅斯伸手接过亲兵递过来的双手重剑,缓步走下丘陵。

    这一下斯利文森更加惶然了---天呐,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储殿下竟然要亲自参加步战???

    号角声已经吹毕。罗马战士已经在今天最后一次成列。斯利文森不敢再多想,立即呼唤着轻骑们围拢过来,跟随在康格涅斯身侧,大声的鼓噪声让天上的太阳都快散尽了最后一丝热气一般。

    而韩彪也整理起月氏骑兵与所有步卒,跟在阿巴斯的身边。

    鼓噪声中??蹈衲咕僮潘种亟?,冷冷向后一瞥:“阿巴斯殿下,你们月氏人的任务不是从正面冲锋,去侧翼,拦住他们的飞骑卫!然后争取切断汉军后路,此战之后,我不要看见有逃走的汉军!”

    阿巴斯一滞,半面甲下的眼睛露出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一拍马头,去向了侧翼---这康格涅斯已经越权发号指令了。不过这有什么呢?反正这次战役本来就是罗马人在指挥,只是换了个人罢了,而且这个人的身份还如此尊贵!

    当然,康格涅斯也给了阿巴斯一个让人畏惧的任务---抵挡住飞骑卫!大汉羽林九卫中最精锐的飞骑军!

    康格涅斯的亲自上阵,让罗马人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呐喊声简直滚烫??蹈衲共辉偻A?,当先举步。领着已经成列的甲士再度向沈云所在逼近。他发起了这大汉罗马两军第一次遭遇战当中的最后一次冲击!

    ※※※※※※※※※※※※※※※※※※※

    狠狠的两军碰撞,就如今日已经无数次发生的那样再度发生!同样也溅出了漫天血雾!

    太阳已经西斜,两军军阵的身影在里海之滨拖出了长长的身影。

    而在昏黄的夕阳中遍布战场的血腥之色也分外的耀眼夺目。

    残骑裂甲,残阳如血,残酷搏杀……

    这最后一次碰撞,双方都没有了呐喊咒骂的气力。沉默的互相厮杀着。用胸腔里挤出的最后一分气力,互相纠缠在一起。只要受伤倒下袍泽也再没有气力将其拖到阵后。只有仍然在混乱的激战漩涡里头,等着被无数双包铁战靴踏成肉泥。一旦伤卒倒下他们也不在抱生还之念。随手在地上摸着兵刃就朝着对手腿上扎去,甚至抱住一个敌人也要将他拖倒让大家一起在这战场上同归于尽。

    两翼又再度迎上的骑兵们也如披甲步卒一样。只是沉默的混战着。大家都对冲不动了,靠上就打交手战。只能听见疲倦的战马长声嘶鸣着,双方都在无声的凶狠死斗中,互相扭打着滚下马的场景比比皆是。

    有的时候主人落马,战马站在那儿。摇晃两下也跟着力竭轰然倒地。不论人马在这场激烈持续整天的战事当中,都已经耗尽了一切。

    这沉默的战场就如着了魔一般。吸引着在战场的大汉罗马双方,将全部的精锐战士席卷进去。每一刻都在吞噬着更多的生命。

    临阵之际,沈云仍然被挤到了后面去。钟离泗和庞通两人不管他怎样呼喊怒骂,在最后关头还是硬生生的将他挡在了身后。

    沈云感觉自己身边已经形成了狂乱的漩涡,身边的汉军士卒用尽全身不多的一点气力,要从他身边超越而过,决不让他们的统帅站在最前面迎接罗马人这最后一次扑击!

    每个人都尽力的将沈云遮护在身后,沈云只能从一顶顶红缨飘动的头盔上向外看过去,看到罗马人一股如不可阻挡的海啸一般扑到了面前。

    康格涅斯在数面大盾的护持下,持着双手重剑大步的冲向汉军阵列。在康格涅斯身边是最为精锐的罗马亲卫,人人披着两层重甲,连胫甲都是包裹了双层。大汉尚朱,罗马尚黑,所以他们的铠甲都是黑色的,这个时候仿佛就是一座座黑浮屠向汉军阵列扑来。

    本已疲惫至极的汉军将士纷纷被这股生力军打的狂退。沈云在后声嘶力竭地大呼稳住,身形一动,却要亲自带兵扑上去。另一头,方誊已经虎吼着,挥开早已缺口的战刀,带着最后的中军精锐迎了上去。

    无数把重剑在给康格涅斯开路,罗马战士同样如汉军甲士一样舍死忘生的要冲在康格涅斯的前面,要先于他们的统帅涉险之前,先将汉军阵列打开一个缺口,甚至将他们击溃!

    不管是康格涅斯还是沈云,在此刻都是深得军心,能得麾下效死的人物。他们真正亲临战阵,让这场野战交锋在最后关头就变得最为惨烈!

    一排排罗马战士和汉军甲士在互相的狠狠撞击下倒下。战团中心。仿佛是投雪入火一般,不管有多少人加入战团都飞快的消融掉。无数把兵刃四下挥舞,无数声兵刃撞击之声和低低的呐喊咒骂声混成一团,又被垂死战士临死的惨叫撕得支离破碎。

    在这个战团当中的人们已经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只剩下将对手不论用什么方式砍倒打翻这样唯一的一个念头。

    汉军实在太疲倦了,他们之前只是乙等军团,这样惨烈的列阵厮杀经历实在太少。经过这半年来不可思议的战斗经历,他们的确是大汉精锐,但他们已经发挥出了超越他们极限的战斗能力。

    可在这场野战当中,当罗马人将最后一点生力投入之后,汉军阵列,终于松动。

    原因无他,在这个时代,西方的环境始终要比东亚要为艰苦。从这样恶劣苦寒的环境中磨砺出来的罗马军团,横扫了西方所有的抵抗力量,他们是这个时代最为精锐的战斗群体之一。在大汉以骑兵纵横天下,慑服群雄的时候,罗马军团却是以步兵集群独步西方。在大汉的犀甲卫没有出现之前,他们步兵集群的野战能力就是这片大陆最强,没有之一。

    康格涅斯的这支红衣军团又是罗马帝国在亚洲地区最强的存在。里海之战后,为了重组这支军团,罗马皇帝将罗马重骑团都拆散分配到了这里,更加从公民军团中抽调了三分之一的兵力,陆续充实进来。并以此成为常例,之后的每支红衣军团都由圣殿军团和公民军团补充完成。是精锐中的精锐,骁勇中的骁勇。

    更何况,红衣军团五百年来不断厮杀,实战经历实在丰富多彩至极,跟常年在北疆与匈奴人作战的飞骑卫也不遑多让,经验更是超过邹燃的汉军许多。

    而沈云麾下的汉军只是临时征调的乙等军团,虽然在查干湖大战了一场,但说到战场搏杀还未必能够拼得过红衣军团??伤侨茨芎吐蘼砗煲戮帕姓笠罢蕉壹岢值较衷?,并且给了这支罗马军团以极大杀伤,战死上千,伤者过半。双方几乎都赌上了最后一口气。

    汉军已经给了从康格涅斯以最大的震撼。到了此刻。他们拼上一切,也只想求得这场遭遇战的胜利!在这一刻,罗马红衣军团的战士们已经不敢想再能顺利横扫东方,甚而夺取大汉数州!他们只不过想维护红衣军团不败的声名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