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八章 射天狼,斩将夺旗】(上)
    虽然汉军阵列终于被摧动,但是这此汉军甲士仍然在拼死抵抗。战列被冲散,不能互相援应就人自为战。武器折断了就扭着一个对手,血肉相博。受伤了就躺在地上,摸着刀剑朝敌人的腿上扎。

    战列中央的汉军士卒伤亡累累。但是每个人都是倒在自己的战位之上,而战列两翼汉军这个时候都鼓起最后一点气力拼力朝中央来援。突破了汉军阵列的月氏骑兵,在两翼同样吃力的应付着这些汉军战士近乎疯狂的扑击。战团漩涡已经越滚越大,已经成了狂乱的潮流双方都无复阵型只是在殊死拼杀。

    哪怕是日耳曼精锐,在阵型被冲破、队伍散乱之后也不再有抵抗勇气,只有掉头就跑。往往还是他们的猛将掉头先遁。

    但是今日,这些罗马战士却绝望的发现,这些汉人,他们的大汉皇旗仍然稳稳的立在阵后,而这些汉人士卒没有一个掉头向西,想逃离这个战场的!

    到底要以怎样的厮杀才能真正粉碎眼前这些敌人?

    康格涅斯在阵列当中只是持剑,在前后簇拥的甲士之下稳稳向前。敌人的死斗让罗马战士的伤亡也飞速上升着。这一战已经彻底打掉了他当初汉人战斗力的轻视。

    不管这一支汉军是乙等军团还是甲等军团,只要有这么一支军在,只要经过了这一战,只要有那个大汉渤海侯在,汉人疆土就不是成千上万,甚至数十万罗马军可以轻犯的。

    汉人会从这场战斗中重新汲取对罗马人的战斗经验,更可怕的是,这场战斗若是输了,很可能复苏汉人五百年前挥兵向西??赝辽贤蚶锏淖持竞狼?!

    康格涅斯第一次,生平第一次后悔,后悔当初怎么会好奇心迸发,想要跟着月氏王子阿巴斯来伏击大汉渤海侯!

    唯一还让他感觉欣慰的是,今日战事胜券已经在手了。虽然汉人还在绝境当中顽抗,但是只要再向前百米,砍翻那面汉人统帅背后的皇旗,这些顽强的战士就将绝望。

    这次,我绝对会杀了你,沈云!

    康格涅斯目光似水。沉静而又深邃。

    ……

    沈云也同样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人。什么穿越以来的幻想,在这一刻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这些士卒是他亲自带着出来追击的,是在他的决断和意志之下,他们死战不退的。现在这些健儿。正在为了坚持到最后一刻。用血肉堵住罗马人这最后,同样也是最凶悍的一次扑击。自己周遭。全部都在进行着最为惨烈的厮杀。

    刘桢那里也将最后的几名能够空出来的轻伤飞骑军将士派了过来,整个汉军军阵后方,那面大汉皇旗下,只有重伤的兵卒而已。

    钟离泗和庞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邹燃两侧,死死的拉住他,拼命将着他朝后退。而身边战士已经不成阵列,不断的越过他,当在他的前面,每一个人经过。都回头看他一眼,然后义无反顾的冲入战团。

    一时间,沈云仿佛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他仿佛和这些战士一起在大汉生活奋战了几十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骨肉同胞,而他们就在为自己死战!

    沈云瞠目大呼:“让我上去,他妈的,让老子上去!老子一直都是冲在大家的前面,你们凭什么拉住老子?都给老子滚开!钟离泗,庞四海,我现在以大汉渤海侯的身份命令你们,赶紧给老子放开,不让老子立即以军前抗命砍了你们!”

    刚才的战斗,钟离泗和庞通都负伤不轻,沈云这一番挣扎气力极大,两人已经急得满头大汗,双目通红。

    钟离泗同样大呼:“侯爷,你不能上前,你就是不能上前,杀了我们,你也不能上前!你要是死了,这一切才真的完了!”

    庞通本就胖,大手大脚,手劲奇大,箍着的胳膊只往后拽,吼道:“侯爷,你是全军根本,断断不能涉险。刘旅帅已经让朱上尉把瑞兽放回来了,你且先退吧,我等战死在这儿就是了!”

    沈云狠狠的踢着他们,钟离泗和庞通只是不撒手。朱能已经骑在一匹马上,手里牵着伤痕累累的瑞兽,不住朝这里眺望。

    这个时候,一直在皇旗之下闭目休息,争取多一点时间回气的方誊,突然睁眼站起。四顾左右,两军所有能动的战士,步下马上,已经全部都在战团当中。

    方誊深吸一口气,大步从钟离泗和庞通他们身边经过,冲着狂怒的邹燃一笑:“沈渊让,只怕我是难以跟你一起回国了,事急矣,汉军少不得你大汉渤海侯!经此一战,不论胜负,只要是渤海侯麾下之卒,在面对罗马人的时候,绝不会畏缩不前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在这里和这罗马军团酣战一场,让这些罗马人知道,煌煌大汉,不可轻侮!

    我来为你断后,钟离、胖子,你们扶着侯爷撤下去。找几匹备马,带侯爷离开这里!天色就要黑了,只要我们还有命在,总会回来寻着你们的!”

    一直不离左右的周蕙此刻也站住了脚步,看着沈云半晌,掉头就朝战团走去。那股决绝,显然,她也打算战死在这里,为他活着而付出生命!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战团罗马人已经深深的杀了进来,几名罗马壮汉举着大盾硬顶,巨盾在他们手中就像一把巨大的利斧,横砍竖挡,已经为康格涅斯的前进扫开了一大片空间。

    在最前面还有几名罗马战士开路,眼见得已经杀透了汉军已经单薄到了极处的阵列!从后面跟上的罗马战士,和从两翼涌来,想拼命堵住缺口的汉军甲士纠缠在一起,兵刃互相交击,谁都没有后退一步的意思,但是伤亡累累的汉军中央战列。却再也支撑不??!

    在几面巨盾的护持下,康格涅斯的身形已经出现在沈云不远处,他在战团当中长声大呼:“大汉渤海侯,没想到咱们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战场之上,不过今天此战,委实痛快,你要逃,就快点逃罢!我不追你!这些伤卒,我都给你放回去,在将来战阵上。我还要无数次的击败你!没有人,可以拦住罗马军团前进的脚步!”

    清晰当怪异的汉语从康格涅斯的面甲底下传出,就带有金铁交鸣之声,嗡嗡的回荡在战阵四周,听到自己统帅的大喊。所有已经厮杀得疯狂的罗马战士更是振奋到了极处,这个难缠的对手。崩溃就在眼前。他们就要取得最后的胜利。每个厮杀的罗马战士,在这一刻。忍不住都发出了近似于野兽的呐喊之声!

    在这些罗马甲士疯狂的呐喊声中,伤了一只胳膊的赵信已经深吸一口气,抬起手中战刀,奋勇前劈,这把已经卷了刃的战刀。在他手中仿佛能择人噬的野兽,卷口大张,如闪电般的挥舞间,他已经越过前面寥寥犹自在拼死拒敌的汉军甲士。直扑冲在最前面的罗马人。如霹雳当空,每一刀下去,都不离那些扑过来的黑甲罗马战士的咽喉和面门。稍一接触,就是血光迸溅!

    方誊同样不甘示弱,挥舞着残缺的骑刀劈开眼前一切阻碍,冲在最前面的两名罗马战士,转眼之间就已经咽喉开口,巨盾重剑,才挥出一半,咽喉就冒出了一团团的血泡,发出格格的呻吟软倒。

    这个时候,才能看出哪怕强悍如赵信者,在经历了那么多场血战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放在平时里,依他的武力,枪出如龙,刀如霹雳,伤了人之后,绝对是一沾就走。其他对手想趁着他在击刺别人之际趁虚扑过来,就会发现赵信的战刀,已经随着矫捷的身姿转向了对付他们,他用战刀庇护的当面,绝对是对手无法抢进来的!

    可是这种灵动,在此刻却变得滞拙了起来,赵信苍白着一张脸,咬牙再度挥刀,让想自己那似闪电一样快捷,如猛虎一样迅猛的战刀再次飞腾起来,但是战场如此狭窄,每个人都红了眼睛,哪里有容他稍稍缓上这么一刻的机会?

    一个罗马重甲武士已经怒吼着冲了过来,手中重剑与赵信战刀交鸣,赵信虎口一震,手中战刀已经脱手而出,下一秒,这个武士如野牛一样的蛮力透过巨盾重重撞向了赵信的胸口。只听一声闷响,赵信口吐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起来,摔倒在已经浸透血水的战场之上……

    这些罗马重甲武士之前一直跟在康格涅斯身边,并未曾投入战场,此时仍然精力充沛,反应极快,冲杀极猛!他们都是从罗马公民军团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眼前这些亲卫更是出身巴蒂亚斯训练营,乃是角斗士出身,在这最后一次的冲击当中,角斗士们为替他的皇储康格涅斯的开路前锋,当真是锐不可挡!

    在场中人,全部都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呼喊。对于汉军来说,是不敢置信。对于罗马战士来说,却是绝对的士气大振!

    赵信之勇,在飞云堡已经是有目共睹。沈云曾不止一次的在所有人面前赞赏过赵信,称他“一点寒芒先至,随后枪出如龙”,是堪比常山赵子龙般的存在!

    但是此刻,这个特编部中最骁勇的赵信,却被罗马人一击撞飞,士气如何?

    更多的康格涅斯的亲军,从后面涌了过来,汉军阵列已经被突破,两翼合拢过来试图援应中央的汉军,也被这些彪悍的罗马战士牢牢挡住,汉军阵型已经在破裂,已经在坍塌,似乎再难将罗马人这次最后的突击反击!

    方誊血灌瞳人,“啊”一声发喊,揉身扑上,手里骑刀当作一面盾牌般扫向那名撞飞赵信的罗马武士,阻止他进一步用巨剑将倒地的赵信砸死??伤婕?,那名武士却猛地一缩,让方誊这拼死一击落空,然后强壮有力的后腿一蹬,整个人似炮弹一样撞上已经凌空的方誊!

    “不!”沈云瞠目嘶叫,就见方誊像是被饿狼扑住的羊羔一样砸在地上,溅起一团血水。

    康格涅斯的身形已经在亲卫之后闪现。头盔之下,面甲之后,他的两眼也精光四射。虽然面上做出并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他内心也深深忌惮赵信和方誊这等无敌的勇士。

    在任何一支军队当中,这样的勇士。都是旗帜,是士卒们仿效仰慕的对象。是一军之胆!汉军抵抗如此之顽强,很难说到底有多大程度,是因为看到了赵信和方誊矫捷身姿,看到了任何罗马勇士都不是他的对手,而激发出了加倍的勇气和斗志,所以能在战场内外,在阵列当中,死。战,不,退!

    而现在看来,这两个汉人勇士,也已经到了绝境!

    在这个方誊身后。他同样看到了那个大汉渤海侯,在两名亲将的扶持下。拼力将他扯离战团。

    在他身后。与阿巴斯所领骑兵混战的飞骑卫中,文萃和刘桢也看到了沈云这里的动向,两人的意思不谋而合,艰难的脱离了战场,朝着沈云这里驰来,他们想要掩护沈云上马。至少要护卫他能够逃出这生天!冲在最前面的,是早就血染征袍,臂膀肩甲上还插着数支羽箭的刘桢,他震天狂吼:“沈云??焐下?,我护你杀出去?。?!”

    在沈云身前,方誊倒地之后,钟离泗也迎了上去,却被一样撞飞。

    此刻仅剩的庞通也一把将沈云甩开,嘴里大叫:“侯爷快走??!”说着不顾一切地俯冲向前,嘴里发出如同困兽般的吼叫,揉身抱住冲的最前的那名罗马武士,“嘭”的一声,两个同样重量级的武士碰撞在一起,甲胄撞鸣,发出让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然后“嘿”一声,两人几乎是同时抱住对方腰腹之地的甲胄腰带,又同时双腿下蹲站马,居然像相扑选手一样较起了劲。

    但此刻沈云身前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护卫,而罗马武士却有三个人之多,若这里不是战场,双方都乐意看见这两个东西方武士较劲结束,可是……

    一名罗马武士猛地一刀扎进庞通那肥胖的大腿,庞通吃痛,仰天长啸:“??!去死吧!”双手猛然发力,居然将那名健壮如牛的罗马武士给腾空抱起,然后用力一扭,只听一声“嘎巴”,脊椎骨断裂的声响清晰可闻??山酉吕?,就见那名罗马武士与庞通一起在地上滚作一团,到底是谁将谁的脊椎骨当场扭断却是不得而知了……

    两人倒地之后,另一个罗马武士也不关注,立即扑向沈云,离沈云还有十余步的距离,周蕙一看到了如此地步,冲司徒晓月和方晓柔大喊:“带渤海侯走!”转过身体,引弓疾射出最后一支箭矢,然后摸起一把战刀,恨然冲向了当面而来的罗马武士。

    这些罗马重甲步卒体型健壮,但绝不迟钝,周蕙那一箭他早看在眼里,箭如星陨,却依旧让他避过。这个看上去有些瘦小的汉将竟然扑向自己,罗马重甲步卒轻蔑一笑,面对那扑来的战刀也不躲避,只是朝后退了一步闪了开去,这边重剑横扫,“噹”一声金铁巨响,那瘦弱的汉将已经飞起丈余,重重摔在了人群之中……

    就在此刻,邹燃也爆发出一声大喊,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嗓门,会有如此的大!

    “??!我要杀光你们!”

    在这一刻,邹燃的气力也变的出奇的大,使劲锁住沈云要将他拖到后方的司徒晓月和方晓柔用尽平生气力也无法阻止,咯喇一声,沈云的左边胳膊,竟然就从肩窝当中脱向!他左边胳膊,以奇怪的角度向后扭曲着,他却恍若不觉,借着左边的司徒晓月再也架不住他脱向的胳膊。顿时就从两人的架持下,大步冲了出来!

    这一脱臼声音,让司徒晓月和方晓柔吓住。他们没有想到,沈云的飞扬激烈,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沈云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做到如此地步。

    领数大汉铁骑,纵横天下,身边尽皆都是英豪男儿。成为世人瞩目的对象,挽狂澜于既到,成就不世功名事业。

    自己,已经是汉人了。自己的血脉,和麾下健儿,身边勇士,已经紧紧相连,再不可能分开?;褂兄苻?,她是我的女人,是我最珍爱的女人……

    沈云已经感觉不到左边胳膊脱向发出的剧痛,甚至也没觉得嗓子里面腥腥的,刚才那一声从灵魂深处爆发出来的怒吼,已经撕裂了声带,现在满嘴里涌出的,都是鲜血!

    他转头再向那些迎着自己冲来。试图援护他的司徒晓月和方晓柔:“滚回去,这里战事,有老子在!杀敌,杀敌??!”

    吼声未罢,他已经拔出了挥舞战刀,大步朝着那名罗马武士冲去。司徒晓月和方晓柔也一咬牙齿,再不多说什么。也抽出随身兵刃,朝着涌来的罗马战士扑击而去。

    “击败他,击败他!一定要击败他!”沈云心里狂吼着,几步便到了刚才击飞周蕙的罗马重甲武士面前,用尽胸腔全部气力狂吼一声:“去死!”

    这个罗马武士也认出了沈云便是大汉渤海侯,见他过来,这个罗马勇士没有躲避,而是以最强之姿迎了上去。

    “噹”一声巨响,声音几乎淹没了周边厮杀的怒吼声,罗马重剑和大汉战刀撞在一处,两相交汇,两人的兵刃竟然都同时折断,疾飞起来的断刃掠过两人的发梢,两人同时一凛,没有多余的停顿,又虎吼一声,用身体撞在一起。

    “嘭”,**与**的强烈撞击,让随后而来的司徒晓月和方晓柔他们全都惊颤了。只见仅存右手能使劲的沈云已经一把掐住了罗马重甲武士粗壮的喉管,而罗马武士健壮的双臂也死死勒住邹燃腰腹,只要一用力邹燃的脊椎就会被勒断……

    “侯爷!”如山呼海啸一般的狂狼席卷而来。所有人都在担心沈云……

    就在这一瞬间,邹燃突然用脑袋狠狠地朝那名罗马武士的面部撞去,双腿下蹲站马,“嘿”一声发力,膝盖猛地顶向了这个罗马勇士的下腹部。

    “死吧!”沈云这两下连击,罗马武士如山一样的身体就这样缓缓倒了下去,半面甲下的脸庞已经深深凹陷下去,高耸的鼻梁消失不见,只有一个望之可怖的深洞。

    而沈云,他满脸是血,垂着左臂,朝已经愣在当地的黑甲罗马战士嘶吼:“来啊,来??!”

    这是一头真正的野兽!而且是已经被激怒的东方野兽??!

    这吼声在乱战当中是如此响亮,这时候激斗的两方战士似乎才恍惚的意识到,天终于黑了,这一场战事,终于厮杀到了天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