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章 红狐部,游击之道】
    沈云了解到,飞骑卫中师第一镇第二旅第一部在公冶刑担任部帅之前,其实并不以“红狐”名之,而是叫“鬼部”。

    为何会叫“鬼部”呢?因为这一部在战斗中总是冲锋在前,经常战到十不存一,素以阵亡率高居飞骑卫之首闻名,人死了成鬼,故而名为“鬼部”。

    在公冶刑来到之前,“鬼部”秉承的是飞骑卫一贯的作战模式,那就是恨不得将所有骑兵都打造成重骑兵,面对敌人时勇猛无前,不死不休。

    事实上,包括飞骑卫在内的所有大汉帝国骑兵,秉承的都是“步兵压缩,骑兵会战”的战术思想,在这套传承了五百年的战术思想里,骑兵的作用是在会战中正面对决,或者从侧翼突入敌阵,又或者是在步兵方阵中担任两翼掩护的角色而存在。

    当然,也不能说大汉的将领们都是白痴,愣是要那骑兵去撞严正以待的步兵方阵。以最近的这场厄特冈战役来说,胡公的指挥其实就已经初步发挥了骑兵的机动性,那就是让飞骑卫穿插到月氏大军的背面,从而牵制甚至压垮月氏人的战斗意志。但这种打法,其实还是将骑兵当作速度快点的步兵使用罢了。

    像胡公这种打法,是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将领的指挥思路。他们完全不能想象,没有步兵配合的骑兵,如何攻城拔寨,如何克敌制胜。

    扯远了,回到原来的话题。

    在公冶刑担任部帅之后,“鬼部”作战风格完全改变。不再是以“猛打猛冲”而著名,而是以“狐狸”般的狡诈成名在飞骑卫中。

    以汉元1000年,飞骑卫在北海州贝加尔湖反击匈奴为例。参战的有“红狐部”,和刘桢当时所处的“魅影部”。当时匈奴人有六千人左右。而汉军只有三千出头。若按照正常的打法,如果匈奴人逃跑的话,飞骑卫的战术目的就是拖住他们,等到北海州乙等军团赶到,然后逼迫匈奴人进行会战。如果匈奴人没有逃跑,而是选择直接决战的话,那更合飞骑卫的作战精神,三千打六千,以一敌二,汉军完全不惧!

    在这场战役中。匈奴人选择的是一路往西北方的中西伯利亚平原撤退。一般来说,匈奴人撤退,飞骑卫在后面拖住他们是很正常的。但这一次飞骑卫却发现匈奴人比以往的都要难缠---事后证明,这次匈奴入侵,是为后来月匈联军进攻坚昆城做准备---飞骑卫“魅影部”根本无法拖住它所追击的三千匈奴人。但“红狐部”却不仅拖住了匈奴人,还在没有多少自身伤亡。又没有步兵逼迫的情况下。全歼了匈奴军队!

    当然,在这之前,公冶刑带领的“红狐部”就创造过无数次这样的先例,那就是不管是追他的敌人,还是被他追的敌人,都会在奔跑过程中被无形消耗。最后壮烈倒下。

    每次“红狐部”的打法都近乎无赖,甚至算是狡猾,所以才被冠以“狐”之名。而说到“红”,则是公冶刑带领的“红狐部”在担任大军前锋时。却会以不计伤亡的代价,誓要扫清一切当面的阻碍。

    以这次坚昆城作战为例,匈奴人虽然无法在萨彦岭布置太多的防御工事,但借助类似千鸟谷这样的险地布防抵挡一阵还是可以的。就在攻取千鸟谷时,公冶刑居然下令骑兵下马,以步战姿态强攻千鸟谷……

    这一战虽然打下了萨彦岭千鸟谷这一险地,但“红狐部”也以阵亡八百四十三人,重伤一千四百人的惨重代价,退出了接下来的战斗,直接被派到千鸟谷驻防兼休整。

    像公冶刑这种另类,在飞骑卫中绝对算是异类。既狡猾如狐,又凶狠如狼---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人显然心也不软---所以在这次发生如此大的伤亡之后,飞骑卫军团长李雾实在无法继续容忍公冶刑继续统帅“红狐部”,于是想胡公申请军官来掌管“红狐部”。

    一番参考下来,沈云发现这个公冶刑的打法其实很像侯鉴的战术,但他凶狠的气息又不像是理解了“游击战”这种战术的样子,实在有点矛盾。不过因为公冶刑只是一个部帅,并没有像侯鉴那样坐上将军的位子,所以他才没有成为众矢之的,顶多就在飞骑卫内部不太受同袍欢迎罢了。

    至于公冶刑的打法为何会有侯鉴的影子,这点沈云一开始也不太明白,直到他要离开定边府前往坚昆城时,诸葛允忽然交给他一封书信,并让他转交给公冶刑时,沈云才总算明白过来。

    原来公冶刑也是诸葛元帅的门徒!按照辈分来讲,侯鉴还要尊称公冶刑为“学长”!当然,侯鉴本人是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个师兄的。但诸葛允却是明白,为了让沈云顺利交接,所以写了封信给公冶刑,希望他能配合沈云接管“红狐部”!

    直到此刻,沈云才对这个远在益州养老,已经快百岁高龄,不再干预政事军务的老元帅感到由衷的钦佩与尊敬!

    这是个眼光超越了时代的老人!是值得沈云这个穿越后进付出全部尊重的帝国元帅!如果有机会,沈云一定会去拜访他老人家的!

    ※※※※※※※※※※※※※※※※※※※

    “侯爷,你可在为如何收服‘红狐部’上下而苦恼?”

    就在沈云骑在马上,静静思考时,旁边忽然上前低声道。

    、章暨、欧阳复和时迁,都在淄木之战后赶到了飞云堡,然后又护送沈云回到元帅行营。这次来接管“红狐部”,沈云也希望身边多几个忠心耿耿的属下,便向胡公开口,将他们三人要了过来。

    年纪比较大,所以沈云直接让他当了一个参谋,在方誊麾下任事。章暨进了警卫曲,在赵信麾下。欧阳复和时迁却不喜欢赵信那冷冰冰的模样。硬是要当亲卫,于是当了钟离泗的兵。

    和方誊是旧识,不用提相处的也不错。章暨是个憨厚的人,跟赵信这个闷葫芦倒也搭配。关键还是时迁和欧阳复,这两个一个偷男人钱包,一个偷女人荷包的家伙,居然在这短短数日里,跟钟离泗这个大嘴巴相处的像是要同穿一条裤子似的。后来沈云才知道,原来是欧阳复这个采花贼不断向钟离泗介绍追女人的方法,而时迁则手脚灵活。时不时能帮忙传个情书啥的,正所谓“一起泡妞就是兄弟”,本着这个思想,他们三人倒是打的火热至极。

    沈云起初还担心欧阳复这个家伙会教钟离泗用**香之类的下三滥手段,后来听说钟离泗只是偷偷摸摸向欧阳复学习各种花言巧语后。这才笑着作罢。也是,这里可是军队。欧阳复有这心也得有这个胆??!

    再说了。眼前这些女兵,个个都是从淄木之战中杀出来的,身手什么的暂且不提,就以这份一起浴血沙场的情义,钟离泗也不敢做太过份的事情。

    的声音虽小,不过骑在马上。无遮无挡,另一边的周蕙也是听见了的。

    没等沈云接话,周蕙一挑秀眉,抬着下巴道:“还用想什么呀。咱们有元帅的军令,又有殿帅的调令,他们敢不服么?!”

    朝周蕙尴尬一笑,倒也不敢跟她顶嘴。

    沈云冲她宠溺的一笑,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次公冶校尉也是犯错被勒令调职,人都会有不满情绪的。好好安抚便是!”

    公冶刑从军三十年,已经获得两转军勋,所以称为校尉。

    周蕙嘟着嘴,倒也没有反驳沈云的话,只是道:“没事,实在不行我让李叔叔过来一趟,哼,我就不信了,他公冶刑再老的资格,还能扭得过军团长么?”

    对于周蕙这样政治智商几乎为零的傻大妞来说,讲什么以已服人方能长远,靠权势压人终究不妥之类的道理都是屁话。

    沈云也不打算跟她继续探讨,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说:“你去看看文曲长那里还要不要准备点别的东西吧,也不知道这次带的洁巾够不够?!?br />
    周蕙俏脸一红,拉过马缰就朝文萃那里奔去。

    洁巾,就是卫生巾。再强的女人,也逃不过生理周期。特别像是女兵这种身体素质强硬的女人,一般月事来的时候量都比较大。帝**中的后勤安排上,对于女兵这方面考虑的比较少,毕竟帝国女兵直接参战的事情不多见。在定边府时,她们才去采买了一批,沈云故意提起,只是为了支开她罢了。

    见周蕙走远,沈云才回过头对道:“老白,你有什么想法?”

    摸着下颚不多的几缕胡须,一副狗头军师的模样道:“卑职以为侯爷此去执掌‘红狐部’,最大的困难并非收服部下诸将,而是如何让公冶校尉走的放心?!?br />
    沈云眼前一亮,问道:“哦?此话怎讲?”

    每支军队都有自己的小团体,有自己的团体利益。这种体系在连排伍这种基层的单位里还不是表现的那么明显,但对于一部人马来说,这种团体利益就显现出来了。在汉军的作战序列中,一部和一曲人马都可以算作是一个单独的作战单位,在大汉历史上,还从未有过曲级以下的单独作战情况。

    这里说的单独,是指单独担任一方的作战任务。不是指战斗中的战斗序列。

    一曲人马大约就有一千八百人,这么多人肯定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不管这个利益诉求是对金钱还是对名利,总会有自己所想要得到的东西。公冶刑能够完全掌控“红狐部”,最重要的一点,肯定是满足了这些利益诉求。

    虽然不懂得“利益诉求”这个名词,但他懂得“天下熙熙皆为利往”的道理,小到一个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举一动,总是有自己目的性存在。

    沈云之前担心的就是无法满足“红狐部”这个异类中所有人的利益,所以颇为忐忑,但说的,似乎不需要顾忌这些利益诉求。这就让他颇为好奇了。

    道:“侯爷身负大汉侯爵之尊,这本身就占了大义之名,‘红狐部’在飞骑卫中是个异类不假,但归根结底‘红狐部’是大汉的‘红狐部’,是大汉羽林军中的一份子。他们效忠的吾皇陛下,而不是某个人。更何况,侯爷在淄木一战重创罗马皇储,打出了我汉军的威风,试问如今北疆方面军中,又有何人不佩服侯爷?有此两点。只需侯爷虚怀接纳,‘红狐部’麾下诸将必然欣然服从?!?br />
    顿了顿,继续道:“唯一可虑者,便是公冶校尉。其执掌‘红狐部’已逾十年,十年间‘红狐部’在他的率领下才闯下如今的名号。不管别人如何看待,但‘红狐部’麾下众人定是认同这个部帅的。侯爷有大义名分。又有敢战威名。倒是不虞收服不了部下诸将,但如果公冶校尉心怀怨怼,那才是真正的大患。所以卑职以为,只要侯爷能够让公冶校尉放心地把‘红狐部’交出来,此次之行,定能完满!”

    这是抽丝剥茧。将重点说出来了。

    沈云沉吟着道:“那要如何才能让公冶校尉心服口服呢?”

    “呵呵,卑职前日为侯爷收拾几案时发现了一篇《论游击战》的文稿,卑职以为,若侯爷肯用上面的理论与公冶校尉倾心一谈。必能收奇效!”似有深意地看着沈云道。

    沈云默默一想,忽而笑道:“老白,你自己是不是也觉得我那篇《论游击战》写的好?”

    一拍手,惭愧道:“何止是好!特别是那十六字真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简直是发人深??!侯爷思想深远,卑职拍马难及。说起来卑职也自诩饱读诗书,但游击一道还真是从未思虑过,直到看了侯爷的佳作,才有茅塞顿开之感。真是阅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沈云就算脸皮再厚,此刻也红了起来,尴尬地道:“老白,你就别拍马屁了……其实,其实游击战也不是我发明的?!?br />
    一愣,奇道:“哦?那是何方高人,居然写下如此精辟言论,简直可算是自成一派的兵法大家了!”

    “呃,是一位姓毛的伟人……”沈云不等问这毛伟人的具体情况,赶紧道:“你别问,我也不能说,呃,他老人家不愿意让人去打扰他?!?br />
    愕然,半晌拱手叹息道:“唉,未想这位兵法大家,还是个高风亮节,不愿俗世名利的隐世高人!晓生佩服之,仰慕之!”

    一个一千五百年后才会出现的人物,居然让先人无限仰慕,沈云对此只能深深无语,并默默向毛巨巨致歉:是他自己要仰慕您老人家的,不管我的事啊……

    感慨完毕,收起崇圣之心,道:“侯爷,卑职以为这游击之想也许正对公冶校尉治军之道,若是侯爷肯倾心相告,必能打动他。若是可以,卑职希望侯爷能将此道编写成书,然后奏请陛下,颁行全军……”

    沈云一摆手,果断道:“不行。此刻万万不能颁行全军!”

    愕然:“为何?”半晌才忽然想到什么,又是一声叹息道:“卑职明白了,游击一道固然犀利,但恐不为人所重视。侯爷思谋深远,卑职拍马难及……”

    沈云不想再理会这个越来越喜欢拍马屁的了,径自扯缰前行。

    当然,沈云之所以不愿意现在就将这套理论公诸于世,除了这套理论现在不会为正统思想所接受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发生“先知总不在自己的故乡最先被接受”这种尴尬的事。

    其实沈云的理论里,不但有毛巨巨的游击战理论,还有二战德国的闪电战思想,同时为了结合现在冷兵器时代的特性,还总结归纳出了蒙古人西征时的一系列做法。这套理论体系一旦拿出来,汉军会不会率先采用不好说,但罗马人肯定会很有兴趣先尝试一下。要知道,现在学习汉人文化最深刻积极的,莫过于罗马人了。

    若是沈云将这些东西公布出去,汉军高层将其束之高阁是一定的,而罗马人却会将这些带回罗马,若是真有那么一两个“冯?施里芬”这样的军事天才发现了,那沈云才真的哭都来不及呢!

    况且听说,现任的罗马帝国皇帝虽然年近六十,但雄心壮志却一点没少,私底下不止一次地对皇储们进行教育:“汉人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对象,凡是优秀的,创新的东西,我们都要不余遗力的去学习?!?br />
    面对这样的帝王,沈云不得不小心一点。最起码也要等他将这套理论贯穿在实际中,让汉军将领们切实地看见它的威力之后,才能公布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