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章 左贤王,奇怪癖好】
    在无边无际的西西伯利亚平原的腹地,叶尼塞河中上游的秋明川,有一座用青砖为墙、周长五里的城市。匈奴人从汉元元年开始,便是游牧民族。他们逐水草而迁徙、居住于毡房之中,城市的出现还是很惊奇的。

    匈奴人的城市主要还是在阿提拉王时代出现的。主要有四座城市,匈奴王庭、左贤王的秋明城、右贤王的匈人城和匈奴祭祀们祭奠长生天的“天城”。

    秋明城所在的秋明川与阴山脚下的敕勒川颇为相似,都是一山为北,前有大河,中间水草丰美异常。这个时代的草原可不是现代那种连脚踝都遮不住的小草,而是真正名副其实的“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长草。茂密的草原深处,足可与青纱帐、灌木林相提并论,其间甚至可以藏上万大军而不被人发觉。

    秋明城以西的一处被称为馨兰谷的草场中,沈云和他的红狐部就隐藏在这里。

    秋明城成高六丈、周长五里,城门六座,人口三万余,东西方的商旅颇多。这样一座城市,在汉人眼里连个县级小城都比不上,但在此时的西西伯利亚平原却是超大城市级别的存在。因为左贤王的王帐就在这里,所以周边的草场都是左贤王的财产,不是左贤王直属的部落是不允许在这里放牧生存的。而即使是左贤王的直属部落,为了体现对左贤王的尊重,也会绕过这一区域,这才有秋明城这个城市周围长草密集如林的情况。

    “此战若成,王纶,你当居首功!”站在馨兰谷高处的一个小土岗上,沈云望着远方青色城墙的秋明城,兴致勃勃地对身边的王纶说。

    王纶憨厚一笑:“部帅谬赞。若不是部帅指挥若定、战略深远。我等也来不到这里。这秋明城周围的情况鄢家商行的人也是知道的,换他们来一样可以?!?br />
    沈云呵呵一笑:“商行终究是商行,哪有我麾下的勇士可靠?更何况,叫鄢家商行的人能知道馨兰谷,但能清楚馨兰谷何处能藏下我们吗?”

    王纶咧嘴傻笑,倒也不再说话。

    远处的秋明城,青色的城墙与蓝天草原的背景融为一体,着实是一处美丽的地方。

    现在这座美丽的城市依旧没有任何面临危险的感觉。

    城门口的士兵是左贤王的正黄旗士兵(注1),一个个看上去有些懒散,望着城门口进进出出的商队。只有几个负责收税的税官在那里忙碌。

    秋明城是日耳曼人和北欧人,又或者是罗马帝国北疆的商人们从北部进入大汉帝国的必经之地,商业资源还是非常丰富的。匈奴人是游牧民族,极少定居,所以秋明城中的四万人口。大部分都是各地的商旅和商号人员,至于最根本的匈奴人。不过一万出头罢了。

    对于这座城市的管理?;故悄芄豢闯鲂倥笙屯醯牟鸥?。城分内外两城,内城是匈奴人的居住区,外城是商业区,以棋盘式的格局分布。城中酒肆、客栈、商铺样样不缺,甚至还有青楼楚馆,歌舞妓院。良好的城市管理,严格的城市布局,还有左贤王治下的安全保证---秋明城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商业化城市所需的一切元素。所缺的,就是更多的人口和更加便利的交通!

    为了防止汉军的深入。从秋明城往南往西是没有修建直道的,而是以草原人独有的“自行道”为道路。所谓自行道,就是由人马踩踏出来的道路。严格来说,这种道路非常难走,特别是对载有货物,需要马车运输的商旅而言。

    城内跟城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城内无疑道路平整、秩序井然。但出了城门三里,道路就变成了青草路,天气晴朗点还好,若是遇到下雨,啧啧,那真是一种折磨。

    不过这两天天气还算不错,所以之前滞留在秋明城内的商旅们纷纷启程,希望赶在天气转坏之前赶到下一个补给点。两百里外的忽媞莫部就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听说南边还在打仗,但在草原上不论是汉人还是匈奴人,对于商旅都是比较欢迎的,大不了就盘查的稍微严格些,倒不用担心被拒绝入境。更重要的是,两国交战,任何地方都不缺的土匪马贼之流就不敢现身。从这个角度来说,“商人总是向着战争迈进”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商旅的熙攘,掩盖了一支数十人的队伍,从西边馨兰谷混进来的事实。这也是一支商旅,有大汉鄢家商行的旗帜和通关文书,货物也没什么问题,都是匈奴人和罗斯人的特产,只是这一支商旅全由清一色的壮实汉子组成,牵的马匹也雄壮的过分,几乎等同于军马。不过想想他们是来自大汉鄢家商行的队伍,也就释然了。

    收税的匈奴税官看了一眼手上的通关文书,面带微笑地用纯正的汉语道:“原来是鄢家漠北分行的沈掌柜,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你们鄢家商行可是有日子没来咱们秋明城了,之前不是一直在忽媞莫部设点采购吗?”

    税官脸上带着笑,话语也颇为谦恭客气,但精明的眼神还是警惕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掌柜”,以及那些同样雄壮过分的“伙计”?;袄锘巴獾囊馑?,无非是询问这次鄢家商行怎么会突然北上?要知道,现在汉匈两国可正在交战,虽然匈奴王和大汉皇帝都暂时没有明确指出对方就是自己的敌人,但汉匈之间五百年的仇恨却是人尽皆知的。

    眼前这个沈掌柜,当然就是沈云。鄢家在忽媞莫部本来就有设点,在他们的帮助下,汉军轻易攻下了忽媞莫部,忽媞莫这个大肉球滚的太快,连重要的祭祀印章都没来及带走,被汉军轻易拿到,然后伪造了这份通关文书。

    沈云面对税官的眼神,带着一股傲慢的笑容。淡淡说:“忽媞莫部被汉军攻击了,我们的货物在攻击中损失严重,今年的例比鄢家特别重视,我不想输给别人,所以只能亲自跑一趟收集货物了?!?br />
    税官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沈云也故意装作惊讶道:“怎么?阁下不知道忽媞莫部被攻击了吗?啧啧,这么奇怪?那可是半个月前的事??!”

    税官心里一惊,也没了继续盘问沈云的心思,挥手放行,然后匆匆走到城内的官署。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城门守将。守将也是一惊,立即往上禀报。

    这就是商旅为何在人迹罕至的草原上为何会如此受青睐的重要原因了---消息!商人的消息无论在什么时代似乎都是超前的。来往的商旅能够带来无尽的信息资源。早在匈奴栾骶冒顿时代,草原人就已经意识到消息的重要性了。

    沈云轻松走进了秋明城,望着这座虽然号称西伯利亚第一大城,但依旧有些空旷的秋明城。沈云露出了一丝狡诈的笑容。

    忽媞莫部当然不是七天前受到的攻击,而是两天前!沈云一行在攻破忽媞莫部后。几乎没有做超过两个时辰以上的休整。立即奔赴秋明城。甚至连提前一步的察合马都只是跟沈云前后脚抵达。

    出于惯性思维,忽媞莫逃出后第一个目的地也不是秋明城,而是莫尔希干部或者撒胡克尔部。希望借助这两部的力量,迁延汉军的步伐,从而让左贤王有从容调度军队的时间。沈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不管左右两翼的匈奴部落。直奔秋明城而来。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红狐部其实已经算是陷入了四面合围的境地。在兵法上来说,是绝对的死地。毕竟最远的汉军还在一千里之外。而敌人却是在四面八方。没有人能够想到沈云会来到这里,是的,没有人。

    沈云入城的前两个时辰,察合马也刚刚抵达内城王府。

    说是王府,其实也就是内城中一个巨大的毡包。这个毡包比起忽媞莫的祭祀营帐来说要大很多,但却不如忽媞莫的那么奢华,简朴的土黄色,帐顶竖着一面苍狼旗,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装饰品。

    帐内也一样,除了匈奴王赠送给左贤王部的旌旗大氅还算的上一件奢侈品外,整个帐内除了简单的座椅、繁多的公文和忙碌的人员外,再无他物。

    左贤王,是匈奴人中的至高爵位,同时也是官职。权力很大,在左贤王管辖的领土范围内,有自己征税、征兵、任命官吏的权力,相当于一个属国国王。而且左贤王是世袭制的。如果说大汉帝国的五十六个公爵是帝国的柱石,那左右贤王和祭祀们就是匈奴人的基础。他们才是匈奴王存在的最重要根据。

    在栾骶冒顿时期,左贤王还只是太子才能担任的职位。到了圣祖崛起,匈奴西迁的时候,左右贤王、左右谷蠹王、左右日逐王、左右护于、左右当户也还是由匈奴王任命的职位。但到了阿提拉王时代,他改革了这种类似于中央集权制度,但又不够集权的制度。他将左右贤王、左右谷蠹王、左右护于等给分开,左右贤王成为世袭,左右谷蠹王不再是贤王的下属,而是成了匈奴王的直属。而原本由贤王自己指派的护于,也由王庭直接指派,担任贤王的护卫,不参与实际的指挥和管理。左右日逐王更是成了名誉头衔。唯一保留的左右当户,是八旗制度的基础民众单位,作为保留,权力交给贤王。

    这一代左贤王很年轻,三十四岁,是上一代左贤王的幼子,名叫乌流珠且渠,秋明城真正兴盛起来,是在上一任左贤王时开始的,到乌流珠王当政时,又进一步发展,成为现在的大城。

    乌流珠且渠年轻时曾化名去过罗马的逐日城留学,在那里接触了很多大汉文化和罗马知识,他甚至还考取了罗马大学,不过因为自身的原因,并没有去就学。二十四岁,乌流珠且渠从逐日城回到秋明川,继承王位,然后大力发展秋明城,并将自己学到的那一套应用于实际。同时他的政治手腕也颇为厉害,将几个哥哥和另外几个日逐王都打发掉,其中的过程有点血腥。也有点暴力,略过不提。

    总之,从汉人的观点来看,乌流珠且渠是个有为的贤王,在他的带领下左贤王部由原来的二十五万户(注2)、两百五十个当户,变成现在的三十万户、三百个当户,正黄旗与镶黄旗也在这十年间为王庭军输送了四千六百名精锐士卒!在短短十年间,左贤王治下人口增长了二十万,整个左贤王部已经拥有将近三百万人口,确切男丁数目超过一百万!这在只有四千万人口。两百万军队的匈奴中,已经是足以让人为之侧目的成绩!

    身为这样一个贤王,左贤王部上下所有护于、当户都是极其拥戴的。更何况,左贤王为人简朴,不好奢华。并且极其注意照顾底层牧民的情绪,每逢灾害都会尽力救助。一时间左贤王在匈奴人中有“长生天使徒”的称呼。

    不过。人都有两面性。这样一个在汉家儒学文化中被看做是真正贤王的人物,却也是个普通人。他也有自己的缺点。

    那就是好色!

    当然,好色应该是所有正常男人的通病。不过乌流珠且渠的病有点古怪,而且严重---他专门喜好怀孕的妇女!特别是西方世界金发碧眼的怀孕少妇!

    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为了满足这位深得所有人爱戴的贤王。左贤王麾下的护于、当户们会竭尽全力为他搜罗这类美女,及时搜罗不到,也会极力帮他制造一批!特别是在五年前,匈奴王得知左贤王有这种癖好后。命护于们将所有怀孕的妾侍都送给贤王玩乐,之后再还给护于们。这个命令,让左贤王的这个癖好人尽皆知,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如今甚至波及到整个秋明城的匈奴部族,凡是怀孕的妇女,都要送进王府,供左贤王耍乐,快要分娩时才送回家中。

    对于追求人口的匈奴人来说,这点并非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毕竟是已怀孕的妇女,肚子里那个种注定是本人的,不会是左贤王的胎。而对于罗马人和汉人来讲,这却是极其荒谬的事,特别是罗马人。因为左贤王之前在罗马逐日城留学过的原因,他对于西方女人有独特的爱好,对于东方人却兴致缺缺。为了此事,罗马甚至一度与匈奴交恶……

    察合马到的时候,王帐里人来人往,忙着处理公务,而在王帐中间的屏风后,乌流珠就抱着一个已经怀孕六个月,胎相稳定的金发少妇正在床榻上轻轻耸动……

    真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忽媞莫也喜欢在人前表演,这乌流珠虽然隔着一个屏风,但其实还能隐约看见和仔细听见那股响动。

    周围的人似乎习以为常,倒是察合马有些面露尴尬,在一个护于的带领下来到屏风前双膝跪下,以手触额行了个大礼,嘴里道:“您最忠诚的仆人忽媞莫祭祀的走狗察合马,拜见长生天的使徒,伟大而又睿智的左贤王!”

    现在的左贤王,赤身**,小腹有些松弛,长满胡子的大脸埋在怀孕妇人的两个饱满胸脯上使劲舔---这幅尊容,跟睿智可扯不上半毛钱关系。

    随着一阵激烈的撞击,身下妇人发出难受的呻吟,左贤王才终于发泄完毕,这才抬起头,隔着屏风道:“察合马,你不在忽媞莫部跑来这里做什么?”

    察合马将月氏人可能战败的消息说出,然后才道:“忽媞莫祭祀担心伟大的左贤王因为这件事而让你的荣誉蒙受尘土,所以特地让忠诚的我来这里告诉您!”

    屏风后的左贤王一阵沉默,半晌才道:“嗯,我知道了?;厝ジ嫠吆鰦q莫,注意提防汉人的偷袭,我会尽快派人去核实这件事的?!?br />
    “是!”

    察合马恭敬地又行了个礼,正要出去,却见一个护于急匆匆的跑进来,跪在屏风前道:“左贤王,刚刚有商人说,半个月前忽媞莫部被汉军偷袭了,损失惨重!”

    “什么?!”

    “这不可能!”

    前一句是左贤王的惊讶,后一句却是察合马的惊叫。

    屏风一闪,左贤王披着毛毯遮住下身,半**地从屏风后走出来,所有忙碌的人都纷纷停下,向他行鞠躬礼。

    左贤王满面胡须,但脸庞很周正,鼻梁有点塌,整张脸有着草原人独有的黑红色,不过那双眼睛却是闪烁着灼人的光芒。他用眼睛狠狠地瞪着察合马,沉声道:“察合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察合马惊的又跪了下来,急道:“伟大的左贤王,我三天前刚从部落出来,当时绝对没有受到汉军的袭击!”

    左贤王目光一闪,转向那个护于道:“去,问清楚到底是哪个商人传播的消息,将他带到我这里。另外,派人去忽媞莫部,彻底查清楚这件事?!?br />
    同时,他转向察合马:“你,留在这里跟那个商人对质!”

    这时,屏风里忽然传来女人的惊叫,同时还有汩汩流水声。里面的一个侍女叫道:“左贤王,她,她小产了……”

    左贤王脸上却是一喜,再也不顾察合马和其他人,甩开遮体的毛毯,叫道:“快快快,掰开她的腿,这个时候最是顺溜……”然后冲了进去,很快里面传出了左贤王满足的耸动声,和少妇痛苦的惨叫……

    察合马愕然半天,才又畏惧地俯下头。

    这左贤王,是什么怪癖???!

    ※※※※※※※※※※※※※※※※※※※※※※※※※※※※※

    注1:因为大汉帝国以红色为尊贵色的原因,所以匈奴人也是以红色为尊贵色,正红和镶红两旗才是匈奴王庭的王牌。这点与满清八旗以正黄旗为爱新觉罗家主力的情况不同。

    注2:户,是以男丁为计算单位的。一个男成家之后,即为一户。一般而言,一户人口是三到五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