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章 论武术,内城身影】
    沈云在客栈中胡思乱想的时候,三清子、阿基里特、侯赛因三人在红狐部十几人正面牵制的情况下顺利切入了匈奴人的百人队中。

    应该说这支匈奴百人队还算是精锐的,只是他们之前接到的消息是这里有江湖人士斗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有可能是训练有素的汉军,所以在结阵上前时便吃了个小亏。

    王纶不愧是个老兵,骑战了得,这结阵步战的本事也不差,十几个没有盾牌弓弩,只有几把短刃的汉军在他的组织下,用桌板为盾,结成龟甲阵,掩护着三清子三人突进到百人队身前十步,然后齐齐将桌板砸向匈奴兵,接着一声发喊,十几人如同一人,瞬间发力,顿时将匈奴兵的百人队给砸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冲进去,并向两边扩展缺口---这套打法明显就是骑兵常用的中间突破,两翼扩散的打法。

    匈奴兵之前以为大不了就是几个江湖人士,连远程武器也没带,只想着军阵一结,往前一包也就解决了??赏蛲蛎幌氲匠宄隼吹恼馐溉巳词怯玫木写蚍?,并且意志统一,战力凶猛,一个不慎就被突破了前阵。

    当然,若仅仅是如此,匈奴百夫长也就不太担心了,毕竟对手才十几个,就算他们能突破第一层,也难以攻破第二层,人多的优势在这种近身战斗中还是会占很大便宜的??烧飧霭俜虺ね蛲蛎幌氲降腥酥芯尤挥腥鑫湟崭咔康慕?。

    三清子一马当先,脚迈九宫步,掌起如风雷,瞬间就将三个猝不及防、空门大开的匈奴兵给击飞出去。另外一边的阿基里特也沉稳如松,一步出去,下盘不动。迅如闪电的一拳就将两名匈奴兵的胸甲给砸碎,那份拳力至少有六百斤!而另一个侯赛因,身上裹身的长袍一抖,铺天盖地地罩住两名匈奴兵,然后在长袍中飞踹两脚,等长袍再次掀开时,那两个匈奴兵已经抱着折成两段的小腿倒在地上痛哭惨嚎……

    一时间,十几人的队伍居然有隐隐将这百人队击溃的趋势。

    时迁就站在门口观战,不时回头对欧阳复嘀咕着:“都说武当派三清子继承了无涯真人的衣钵,一身武功出神入化。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嘛!”

    欧阳复正给沈云推宫活血,懒得搭理他。反倒是讲述完九宫山论剑典故的有点时间,笑着道:“得了吧,你们都被打吐血了,还好意思贬低别人的武功。不说别的。就说如果是你,你能像人家三清子那般冲入军阵中如入无人之境否?”

    此刻三清子已经突破第二层防线。见匈奴百夫长站在队伍后正哇哇大叫地指挥。三角眼一闪,整个人拔地而起,踩在匈奴人的肩膀上,双臂展开,如翔空鹰隼,两个呼吸间就扑到了匈奴百夫长面前。一个照面,便一掌将那百夫长的脖子打成了麻花状……而再看那些被三清子踩踏过的匈奴兵,个个都垮了肩膀,倒在地上惨呼。眼见是肩胛骨都碎裂了。

    时迁看的直咂舌:“乖乖,平地跃起一丈不算什么,老子跃起三丈也不是问题??伤尤荒芷崴?,以千斤坠的力度用脚掌发力将人肩胛骨踩碎,这份功力就比老子要高太多了!”

    也看的目瞪口呆,半晌才说:“还真是。这三清子绝对将武当内功心法练到了第三层小周天的地步,着实是个厉害角色?!?br />
    沈云也在观看,不过心里却是失望的紧。在他的想象中,武林高手突入人群,不说像奥特曼打小怪兽那样激光闪电乱飞 ,最起码也要像郭大侠耍起降龙十八掌一样掀起阵阵掌风,将敌人刮得七零八落才对。但眼前的三个高手,脚步沉稳,出手稳健不说,还鲜有乱蹦乱跳者,打斗起来根本没有影视作品里那么华丽自然,带着仙侠气息,倒是跟军中士卒的格斗方法类似。只是他们出手速度极快、极准、极狠,而且不需要刀枪利器的帮助,光凭一双手脚便能让人筋断骨折,甚至取人性命!

    殊不知,冷兵器时代的轻功和内功也都是有的,但绝对没有像影视作品中那么夸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想要看清这些高手的动作其实并不难,可真的跟这些人面对面打斗就会发现,自己的反应速度根本赶不上他们的出手速度,并且这些高手往往能从你细微的眼神和轻巧的身体移动便瞬间判断出你下一个动作,从而出手将你想要做的动作给封锁下来,甚至找到破绽将你打倒!

    而像沈云所想象的那种能够将人吹出十几米远的掌风更是不存在的,但如果贴身而战,这些高手的拳脚倒是能刮出一阵冷风---也就是像咏春拳中的“寸劲”---那是要靠的极近距离才能感受到的拳劲,而且一般感受到的人都很难再躲开这带着内劲的一拳了。

    沈云算是明白了,中国古代的武术的确是有的,而且发展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例如内功、轻功等功法,但绝对没有现代影视作品中那么夸张。这些武林侠客的功夫的确有许多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方,可也没到出神入化、见神杀神的地步。

    沈云看的很失望,一直撇嘴,懂行的和欧阳复、时迁三人却是看的如痴如醉,不时赞叹几句。似乎忘了这是秋明城,是随时会有大队匈奴军来到的战场。

    时迁问:“,你说这三清子的功夫跟宫大先生比起来如何?”

    闻言一怔,随即收起对三清子等人的钦佩表情,跟沈云一样撇嘴道:“他怎么能跟宫大先生相提并论……别说跟宫大先生比,就算跟其他七大门派的掌门比起来,这三清子的功夫也见不得人……”说到这里,回过头对沈云道,“侯爷,若您真想答应他们去参加什么‘奥林匹亚山’论剑。属下还是劝你三思后行。毕竟他们的功夫不行,若凭他们都能参加,那想必这所谓的‘奥林匹亚山’论剑根本不值一提,您去了反而会掉了咱渤海侯家的脸面!”

    一副渤海侯家奴的口吻,让沈云感到好笑的同时,也隐隐有些感动。嘴里道:“这点我会考虑的。不过,你说这些武林高手似乎也没什么厉害的呀!不过就是比我们多练了几天内气,多几个点穴的窍门罢了,就算你说的宫大先生、七大掌门我看也不过如此……”

    赶紧道:“侯爷可万万不能这么想。这三清子只继承了武当派不到四成的功夫,真正的武林高手侯爷还没看见呢!”

    时迁也道:“是啊侯爷。您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些江湖豪杰,我鼓上蚤的功夫虽说打不过什么人,但要跑还是没问题的,可在十年前,宫家随便一名历练子弟就能将我废了。不信您问问欧阳复。他功夫比我好,听说当年还跟华山派掌门交过手?!?br />
    说起这个。欧阳复也显得有些尴尬。讪讪地说:“你个死跳蚤,提这个做什么!不错,我的确跟华山派交过手,不过不是掌门岳先生,而是他的大弟子邝照?;贡鹚?,真挺难缠的。要不是岳先生当时有要事在身,估计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虽然他们三人都把武林高手说的跟神一样,但沈云心里还是不信。毕竟眼见为实,眼前这三个高手给沈云的印象。也不过就是比普通士兵要厉害些的正常人罢了,骑在马上,他们或许连赵信都打不过。实在没什么让人敬服的地方。

    …………………………分割线…………………………

    不管怎么说,三清子三人不负、时迁、欧阳复等人的众望,在一掌打杀了百夫长之后,这支匈奴兵很快就陷于崩溃,不到一刻钟,就有超过四十人躺在了地上,其他人被吓得一声发喊,掉头就跑。

    此时沈云的半边身体也能动了,赶紧跑到门口,对王纶道:“赶紧发信号,让城外准备攻城。三清子真人、阿基里特主教、侯赛因法王,劳烦三位跟着我这位袍泽一起去南门,将城门守住,等我军一入城,匈奴人就大事去矣?!?br />
    看不起归看不起,但嘴上沈云还是对他们很有礼貌的。

    三清子见沈云没有再随意指派他们,反而带着敬语,原先的一股怨气也消失了,沉默地点点头,倒也没有反对。

    沈云兴奋地指着远处的内城,对众人道:“诸位,匈奴左贤王就在那里,冠军侯之伟业将在我等手中重现,封狼居胥般的功劳,你们想不想要?”

    “想!”所有汉军士卒都眼放光芒,兴奋的无以加复。

    “封侯但在马上取,诸位,随我出战!”

    “战!战??!战?。?!”

    ……

    王纶走后,沈云身边只剩下、欧阳复、时迁、章暨,还有之前被三清子扯掉胳膊的伤兵。

    望着这个忍痛忍的满头是汗,嘴唇都咬的青紫的袍泽,沈云眼中的寒光乍现。

    欧阳复简单给伤兵做了包扎,然后道:“侯爷,这位兄弟怕是熬不过去了,流了太多血??銮蚁衷谟忠蛘獭?br />
    时迁等人虽然都没说什么,但他们的眼里同样充满了愤怒和不甘。沈云冷笑数声,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我袍泽兄弟的血白流。三清子,哼哼,我迟早要他也断条胳膊还我!”

    这时,锡兰客栈的掌柜战战兢兢地从柜台后面露出头,看见只剩沈云这些人,就像溜到后门逃跑。沈云三五步冲过去,一把将掌柜揪起,恶狠狠道:“你给我听着,我乃大汉飞骑卫部帅,今日就要攻下这秋明城,你若不想死,就立即安排人手将我这受伤的兄弟给照顾好,他若死了,等我破城之日,定灭你满门?。?!”

    掌柜的吓到快晕过去,直如小鸡啄米般频频点头,也不知道听明白没有。沈云等人也不能再耽搁,只能将受伤的兄弟留在这里。然后急匆匆地往内城跑去。

    此时,天色已经西斜,眼见太阳就要落山。就在沈云等人快要赶到内城时,南门附近突然升起一团黄色的烟花响箭!刺耳又刺眼!

    沈云大喜:“王纶他们成功抢回被押在城门口的兵器了,接下来整个秋明城将要乱了。我们跟着人群向内城里挤,找准机会直冲王帐!”

    众人的精神也是一震,脚下加快了步伐。

    作为在匈奴地界的行商,带着武器是很正常的事。沈云乔装鄢氏商行的车上就有兵器。不过一旦要进入秋明城,这些兵器都要放在城门口,交给匈奴军管辖。当然,沈云等人是汉人的商队,用着汉军的制式兵器也是正常之极。

    当然,也不仅仅是沈云等人要被收缴武器,其他商旅也一样。当这样一个形成惯例的事情多了以后。匈奴兵的警惕性也就下降了。再加上有三清子等人帮忙,王纶很容易就闯进了存放武器的库房,拿回了兵器。

    在太阳即将落山之际,汉军红狐部的攻城队伍终于赶到了。秋明城顿时陷入一片混乱。无数在外城的匈奴人和其他一些商旅蜂拥着向内城处跑来,希望躲进内城。得到左贤王的庇护。在这片并非汉人的土地上,汉军一旦破城。所作所为也不会比那些马匪好到哪里去??銮伊焦徽?。杀人放火是难免的,谁也不想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内城附近一片混乱。沈云几人就在城门附近徘徊,可不知为何,内城城门迟迟不开。

    “侯爷,你说匈奴左贤王不会不开门了吧?”眼看天色就要完全黑下来,担心地问。

    沈云也有点焦急。不过还是笃定地说:“应该不会。按照他以往爱民如子的作风,一定会打开城门仍由这些人进去躲避的。这么好的一个邀买人心的机会,我要是他也一定不会放过?!?br />
    “要是他听说我们汉军攻城,怂了呢?”时迁问。

    没好气地答:“你以为谁都像你似得胆子???我就不信外城的匈奴兵没有通报攻城汉军的数量。左贤王肯定知道我们只有几千人,这么点人他怎么会怕?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调集正黄旗就能将我们剿灭!”

    时迁摸了摸鼻子,嘟喃着说:“我胆子很小吗?!”

    欧阳复窃笑:“反正你们偷儿的胆子总是不大?!?br />
    时迁正要发怒,这时,内城城门突然开了。有人站在城头,用匈奴语大喊着什么。沈云也听不懂,只有问时迁。

    时迁这厮还真是有点语言天赋的,当兵这段时间来也跟着军中的老人将匈奴语学个七七八八,要说还有点困难,听倒是没什么问题。时迁说:“那人在喊进城的人排好队,按照秩序进城。不许冲击王帐?;顾岛壕丫坏苍诹顺峭?,让大家不用担心?!?br />
    听了这话,沈云嘴角含笑,道:“这左贤王还真有点意思?!?br />
    “侯爷又听出什么来了?”欧阳复对沈云的智慧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单凭一句话就能推断出很多东西,这已经不是欧阳复第一次见证了。

    沈云一边随着人群走,一边道:“刚才我还不知道我军的进程,不过刚才那人的喊话却反而让我明白,赵信他们应该是进城了?!?br />
    时迁踮着脚往后看,可除了黑压压的人头,看不见别的东西,不由转头纳闷地问:“侯爷怎么知道?”

    “刚才他们不开城,应该是左贤王觉得能够将我军挡在城外,所以不着急开城??上衷谒坏顺敲?,还让我们不许冲击王帐,这不是他心虚又是什么……咦!”沈云突然怔怔地望着前方一个身影,惊讶地“咦”了一声。

    听的正入神的时迁纳闷地问:“姨?什么姨?侯爷你有姨吗?”

    “快,跟上前面那人!”沈云没回答时迁,推开人群就急急的往前走??墒亲吡思覆?,却发现方才那人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等人紧追几步,章暨这个闷声不响的硬实汉子挡在沈云身前,挡住那些不断拥挤过来的人潮。

    问道:“侯爷看见谁了?”

    沈云疑惑地眨了眨眼,又摇了摇头,似乎不确定自己方才是不是看花了眼,低声对道:“老白,我方才好像看见屠天骄了!”

    吓了一跳,胡子都快翘起来了,惊道:“什么?屠老大?他,他怎么来了?侯爷,您确定您没看错?”

    时迁、章暨、欧阳复也是一惊,纷纷用警惕的眼神打量着四周。没办法,对于待过大理寺甲级监狱的他们而言,“屠老大”这三个字就是如同梦魇般的存在。

    沈云见他们的模样,忍不住笑骂道:“瞧你们那点出息。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大汉将士,不是甲级监狱的囚犯,就算见了她,你们怕个屁??!”

    讪讪一笑,摸了摸胡子道:“呵呵,侯爷说的也是。我们,我们这也不是怕屠老大,而是想着有了屠老大在,等会儿见了三清子他们也不用胆战心惊了?!?br />
    沈云“哦”了一声,反问道:“屠天骄的功夫比三清子还要厉害?”

    “什么话?!三清子怎么能跟屠老大比,”时迁为了掩盖自己刚才露出的怂样,拍着干瘦的胸脯道,“屠老大一个脚趾头就能踹翻十个三清子妖道!”

    见时迁这急于证明自己勇气的模样,沈云听的直想笑。

    当然,、时迁和章暨是不知道他们一直敬畏的“屠老大”其实是个女人,还是一个被沈云压在身下折腾过的美丽女人!

    “屠天骄一个脚趾头能不能踹翻十个三清子我不知道,但她那一个个白嫩嫩跟春蚕般的脚趾头,啧啧,还真是让人流口水??!”沈云心里暗暗想着,眼神不住地在人群中扫描。真希望自己方才不是看花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