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一章 负心汉,你喊我喊】
    秋明城的内城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草场。喜爱游牧生活的匈奴左贤王并没有在内城中盖起如外城般的汉式住房,而是一顶一顶的帐篷。

    当然,或许在当初安排内城格局的时候,左贤王并没有想到,当初的安排会给今日带来无数的方便。如果内城中也是如外城那样的民居,这么多人涌入,势必会造成居住紧张,很多人或许就要露宿街头。但这内城都是帐篷,也就没有了那种尴尬,有多少人再多搭几个帐篷就是,实在不行,发块毛毯也能在草地上将就一夜,反正现在才八月,天气还热得很。

    唯独麻烦的,就是这么多人涌入,没有民居的隔开,显得有些乱糟糟的,很不好管理。内城中的匈奴士兵只能以伍为单位,四处弹压调理,将这乱哄哄的人群逐一分开,然后安置在各块早就划分好的草地上。同时,这些士兵还负责打起火把,将各处都照亮起来。

    从外城涌入内城的人至少有上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匈奴人也有其他地方的人。语言不通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不过大多数人还是以汉语交流。这股纷乱劲头,直到月上中天才总算稍微消停一点。

    有了高大的城墙阻隔,外城的情况具体如何,还真没几个人知道,只是不时能从内城城墙的一角,望见城外掀起的火光,想必汉军是已经破城了,正在四处烧杀抢掠吧?!

    这么多人涌进来居住,环境和空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在王帐周围的几百步范围里,还是一片安静和整齐。一队队峥盔贯甲的匈奴护于们严格地?;ぷ抛笙屯?,那些在火把光线中泛着寒光的兵刃,也让混乱的人群不敢轻易靠近。

    在王帐东边两百步外的草地上。一个穿着匈奴式左衽对襟袍的女人,站在阴暗处,偷偷观察着远处的王帐。

    这个女人的匈奴袍服有点陈旧,袍袖上有几朵线织的粗糙花样,能够看出是件女人的袍服而已。头上盖着披头,只露出一张消瘦蜡黄的脸颊,似乎是生病了。但她的眼神极其明亮有神,似乎又不像是个病人。

    站在这里看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女子才转身离开,来到一处明显是刚刚搭建的小帐篷里。帐篷中点着一小堆篝火。四五个同样穿着匈奴男式袍服的男人围坐在那里煮吃食,见女人进来,赶紧起身,齐齐躬身行礼,压低声音道:“大校!”

    女人低低的“嗯”了一声。在篝火前坐下,掀开头上的披头布。不客气地拿起篝火上的吃食径自吃了起来。其他四五个男人见她心绪似乎不高。也不敢出声,纷纷安静地坐下,埋头吃了起来。

    半晌,女人吃饱了,抬起蜡黄的脸,没有表情语气地问道:“方才让你们查的事查的怎样了?”

    其中一个男人放下食物。恭敬地道:“启禀大校,事情查清楚了,的确是汉军来了。来的是大汉飞骑卫红狐部,部帅应该是半个月前才任命的大汉渤海侯沈云。至于他们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属下也不知道?!?br />
    提到沈云这个名字时,女人闪亮的眼眸突然有了更明显的光彩,不过所有男人对着她时都是敬畏地低下头,倒是没人发觉。

    这个女人,还真的就是大汉羽林暗卫第二镇统制屠天骄。

    沈云从军之后,屠天骄便一门心思扎在暗卫中。羽林暗卫第一镇对外,第二镇对内。身为第二镇的统制,屠天骄每日所要负责的事情还是蛮多的。一时间她还真要将沈云这个注定跟她不能有交集的男人抛诸脑后。

    今年一月,月匈联军大举入侵的消息传来,朝野震动之余,皇帝也对暗卫动了真怒。之前扶桑州明治伪王造反,暗卫便没能第一时间侦知,现在月匈联军勾结起来,都攻破坚昆、定边两地了,暗卫还是一无所知。这种情况由不得皇帝不雷霆震怒。

    为此,暗卫最高首脑屠龙亲自下令,将第二镇与第一镇暂时合并,全力侦查月氏与匈奴人的事情。

    当然,屠龙也明白,羽林暗卫之所以没有事先得知月匈联军勾结南侵的消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月氏叛乱,导致羽林暗卫布置在迪化等地的暗桩遭到了毁灭性打击。直到去年十月,暗卫才开始重新布置,十二月时已经有部分消息传回来,零零总总的消息若是仔细归纳,倒也能发现月氏匈奴勾结的蛛丝马迹,可惜,月氏叛军并没有给予暗卫太多的时间去整理归纳。

    为了不再辜负皇帝的信任,屠龙亲自下令,让第二镇统制屠天骄带队到大月州,同时恢复与西海州的联系。

    屠天骄是四月抵达的大月州,很快她就发现了月氏人是有罗马帝国的帮助,才能展开如此大规模的攻势,于是她一面将消息传回帝都,一面又将这个当作紧急军情,传给北海州的胡公元帅。随后的一个月,屠天骄在大月州开始密切关注罗马。

    不过罗马人在这件事情上做的非常隐蔽。与月氏人接触的罗马人中,大都是商人,还有一些已经被明令退役的军官,大汉无法在这上面找到切实的证据证明罗马参与了月氏叛乱。

    暗卫在大月州频繁的活动和套取情报,终于引起了月氏“圆月弯刀”的注意,不过这个时候“圆月弯刀”并没有能力与暗卫正面抗衡,所以只能请罗马冥王殿和匈奴黑珍珠干预,希望能够清除大汉羽林暗卫在大月州中的实力。

    此时的大月州,因为瘟疫和叛乱的同时进行,使得原本密布在天山以南的人口都集中在迪化、塔赞、喀什等寥寥几个城市,而附近城镇已经变成鬼城。如此多的人口聚集在一起,月氏人忙着与汉军作战,除了征兵外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管理。管理的混乱给了大汉羽林暗卫频繁活动的土壤,毕竟在这一代月氏人的心里,还是认同汉人这个身份的。月氏乱军中也多有心向大汉者。冥王殿和黑珍珠的能力有限,并不能有效限制暗卫活动。

    虽然罗马冥王殿和匈奴黑珍珠没有能限制暗卫的活动,但他们两者却不但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有点变本加厉的味道,不断派遣精锐人手进入大月州。原因很简单,之前这里都是大汉羽林暗卫的地盘,地下势力也多为九宫山论剑的诸多东方江湖门派所掌握,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介入的理由和契机,他们怎能轻易放弃?

    可以说,在轰轰烈烈的战争阴影下。三方阴暗面的博弈也变得波云诡谲起来,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今年五月,罗马冥王殿和匈奴黑珍珠在大月州民间鼓动宣传“奥林匹亚山”论剑大典,并且宣布冥王殿殿主雷欧娜将亲自在秋明川进行考察,凡能通过考核者。就可以参加“奥林匹亚山”论剑。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了暗卫的注意。

    为了搅乱这次的“奥林匹亚山”论剑。屠天骄决定亲自来秋明川会一会冥王殿殿主。同时。九宫山也发出了“江湖召集令”,勒令各大门派派出高手协助暗卫统制,务必让罗马人主导的这次论剑大典失败。

    至于冥王殿殿主雷欧娜为何会选择在秋明川进行考察,原因也非常简单。首先是秋明川在现在的局势中相对安全,已经打成糨糊的北海州西部和即将打成烂泥的大月州都不适合。其次是从奥林匹亚山到秋明川,可以走高加索山。只需要通过蔡奄这一个弱国。最后是秋明川的匈奴左贤王一向对西方人有倾向感,会给予这次论剑大典最大的支持。

    初步计算,全世界十几个教派都会派出高手正式参加。而大汉境内也有数个小门派决定参加。原本大月州境内的天山派,算是东方武林中的一个大门派。也正式宣布参与这次论剑大典。

    正是基于这个严峻的形势,屠天骄才决定提早到达秋明城,伺机而动??擅幌氲?,离着考察时间还有三天的时候,忽然有一支汉军抵达了这里,并且将这座原本应该和平的城市拖入战火之中。而亲手掀起这次战争的人,居然就是那个让屠天骄深深藏在心底的小冤家沈云!

    ^……………………………………分割线………………………………

    “先不管汉军,你们先去查一查,罗马冥王殿的人到底来了没有。另外,特别关注冥王殿殿主雷欧娜和匈奴黑珍珠的祭司长叱川布颜?!蔽弊俺衫婆说耐捞旖狙瓜卤簧蛟普飧雒窒破鸬男某?,镇定地对其他人吩咐着。

    这时,有人在帐篷外轻咳数声,发出只有暗卫的人才能明白的暗语。随后帐外之人被放行进来,屠天骄抬头一看,来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左衽奴服,披头散发,脸庞消瘦黑实,正是一副常年游牧的匈奴人样子。

    不过这个匈奴人却用长满老茧的手行了个汉式的军礼:“羽林暗卫第一镇匈奴秋明城暗卫少校尤常?!?br />
    屠天骄抬了抬头,问道:“你就是潜伏在秋明城十五年的政卫少校尤常?”(注1)

    尤常点点头:“是,从上一代匈奴左贤王开始,属下就潜伏在秋明城。如今麾下有突刺、选锋各五人。昨日属下便看见了统制的召集讯号,本想今日与统制联络,却没想遇到我军攻城,直到进了内城,安顿好一切,这才寻机前来报道?!?br />
    屠天骄低低的“嗯”了一声,问:“你麾下除了突刺跟选锋外,踏白、走马、掌灯、兜底的人手呢?”

    尤常有些羞赧:“回统制,属下麾下总共只有二十余人,之前接到统制密令,将踏白、走马、掌灯、兜底等队都派出去了,我军攻城突然,怕是一时难以聚集。就算是现在要召集突刺和选锋,也必须以我暗卫之特殊灯火为信号才能让他们来报道?!?br />
    屠天骄声音一沉:“突刺和选锋都不在,那你来这里为何?”

    尤?;炭值厮担骸巴持葡⑴?,属下已在帐前挂起灯火,只要是我暗卫中人,定然能够寻来。只是进城的人有上万,突刺和选锋怕是要一个时辰左右……统制的事情不是要到后天才发动么?”

    屠天骄一挥手:“事情有变。今日人手必须聚齐。万一秋明内城不可守,我军攻入内城的话,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将我们当匈奴贱种屠戮?罗马冥王殿殿主即将到来,我们任何一个人手都极其重要,不可白白损失?!?br />
    “是,属下明白?!庇瘸=粽诺毓笆中欣?。这礼节他也好久没做过了,做起来难免有些生疏,但他却做的甘之如饴。

    作为一个当了十五年暗卫少校的尤常来说,能够见到传说中的统制大人不说,还等到了汉军攻打秋明城。这在另一个侧面来讲,等于宣布他的使命即将完成,他就可以回到繁华的大汉,而不是在这穷荒之地继续潜伏了。这让他如何不开心?

    就在尤常准备离开时,一人急匆匆地走进来道:“统制。有人自称是我暗卫中人,求见统制寻求帮助!”

    “帮助?”屠天骄一愣??聪蛴瘸?。

    尤常也是一愣。望着那人道:“敢问兄弟,来人可说是哪里的暗卫?是我秋明暗卫吗?”

    那人摇摇头道:“不是,那人自称是渤海暗卫少校,来此有要事需要我们帮忙!”

    尤常长出一口气,只要不是他麾下的人出了这么大的糗就行,道:“哦。应该是误入秋明城,如今有些不知所措的暗卫中人,统制,属下这便去安排他们先住下。明日一起离开?!?br />
    “且慢!”屠天骄蜡黄的脸上竟然浮现一股红晕,这让尤常心里纳罕不已。只听屠天骄道:“来人可是姓沈?七尺有余,相貌魁梧英???”

    那人依旧摇头:“呃,来人姓时,身型干瘦矮小,两撇鼠须,看着极是猥琐?!?br />
    屠天骄脸上的红晕褪去,闪亮的眼眸一闪,她想到了这个人是谁,嘴角渐渐完成好看的月牙状。

    “让那人进来,本统制有话问他!”

    尤常和那人都奇怪地对视一眼,但没有说什么,退了出去。

    不多时,一个干瘦的人在尤常的指引下进了帐篷,进来时眼睛上蒙了黑布,嘴里嚷嚷着:“干嘛这么神秘???都绕了七八座帐篷了,老兄,我真是暗卫的人,当然在渤??ご蚍錾Y量艿氖焙蚪陌滴?,你们这带我绕来绕去是没必要的。我家少?;沟茸盼一厝ベ鞅?!”

    话音未落,干瘦汉子被掀掉黑布,帐中的光线让他眯起了眼,两撇鼠须抖动,眼睛已经滴流一转,将整个帐篷打量了一遍。

    正对着他的是个浑身包裹在披风里的人,不过他关注的似乎不这个,而是帐篷上开的方形窗户。

    “时迁,你还是贼性不改,一进来就在寻找能逃跑的地方吗?”

    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时迁如遭雷击,顿时愣在当场,眯小的眼睛顿时直直地看着眼前这个人,半晌才像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屠,屠老大,您,真在这儿???!”

    “嗯?还有谁知道我在这里吗?”

    “渤海侯,渤海侯大人说刚才看见您了,”时迁经过最初的震惊,又忽然想起沈云之前说的话,忙不迭地说,“渤海侯大人料事如神,这个,屠老大英明神武,哈哈哈哈,您二位真是心有灵犀,心心相印,心有所属……”

    这时迁还真是怕极了屠天骄,嘴里没把门地往外冒自己所知不多的成语,想要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慌。

    却没想,这一个个成语却实实在在的击中了屠天骄那娇嫩的少女之心。心有灵犀?莫非自己跟那个冤家真的有这种情分吗?他,他刚才看见我了?可是,看见了又如何,我们又不能心心相印……该死的时迁,尽说让人糟心的话。

    想到这里,隐藏在披风下的屠天骄,已经将嘴唇抿起:“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尤常,给我掌嘴二十,将他满嘴的牙给我打下来!”

    “喏!”尤常虽然奇怪屠天骄的明令,但还是领命行事,揪住时迁就要扇耳光,可没想他的手刚沾到时迁的衣领,这干瘦的身影就像泥鳅一样滑倒在地,两条小腿一扑腾,竟是躲出去三丈开外,嘴里叫道:“屠,屠老大,我现在可是大汉军卒,不是监狱的囚犯,侯爷,侯爷都说了,您不能再随意罚我!”

    “好啊,长能耐了!”屠天骄霍然起身,声音里带着奇怪的恨意,“居然敢拿渤海侯来压我!哼,我今天就打杀了你,看沈渊让那负心汉敢不敢来找我麻烦!”

    这下别说时迁了,一旁站着的尤常都听出了这话里的不同意味。因为屠天骄这是气急了说的,所以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掩盖自己的声线,时迁一听便听出这是个女人,再想到“负心汉”三个字……

    “我的天呐,侯爷救命??!”时迁楞了一下,忽然扯开嗓子大吼:“侯爷,您要再不来,我就要变成死跳蚤了!到时候,我也要骂你负心汉啦!”

    ………………………………分割线………………………………

    注1:关于羽林暗卫的编制问题,请参阅《帝国余威之卷》的第八十九章 沈渊让,暗卫少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