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四章 逐日城,埃尔蒙特】
    ps:  ps:抱歉的话说过很多了,但这次还是得说。我找到工作后,被立即安排去出差,共出差十五天,昨天才回来。时间紧,任务急,所以没时间码字。今天休息了一下就赶紧码了这一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尽力更新,弥补最近的错误!谢谢大家!

    逐日城,巴尔干半岛上的一座名城。

    据说当年马其顿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征伐到此地,望见太阳升起,便纵马驰骋,追逐太阳,直到马力将尽,太阳极顶时,亚历山大大帝疲惫至极,随手将马鞭掷落于地,恨声道:“吾奉太阳之名攻伐此处,为何不让我逐日而定?此地筑城以守,定等吾逐日成功!”

    于是逐日城就在亚历山大掷鞭之地兴建而起,千年之后,成了一座大城。

    当然,这段传说来自于东方汉帝国的记载,充满了东方式的幻想和语言风格。而事实上逐日城的兴建并非源自马其顿帝国,而是更早的波斯帝国大流士王。在著名的木马屠城之战前后,大流士王就发现了巴尔干半岛的价值,并在这里修建了十数座要塞。逐日城正是其中的一座。

    巴尔干半岛,西靠亚得里亚海、东濒黑海、南临爱琴海,与亚洲遥遥相望,北边又倚靠着多瑙河-萨瓦河两条东南欧地区最重要的河流,简直是一处让任何有为帝王都无法忽视的重要位置!

    罗马帝国的帝王无法忽略,大汉帝国的皇帝们也同样。这样一个扼控两大洲的位置上,成了东西方两大帝国历代皇帝博弈的最佳棋盘。

    在汉圣祖西征之前,逐日城的管辖范围横跨巴尔干半岛东西数千里,罗马帝国委任了元老来此地进行管理。逐日城当时的位置在巴尔干半岛中部的克尔八千山---即匈奴人的迁徙地。

    汉圣祖西征,大汉与罗马在里海附近爆发长达十年的世界大战!汉军战力明显略高一筹。锦公马超更是卓越至极的军事家,让大汉的兵锋横扫了巴尔干半岛,当然也包括逐日城。

    不过在这场世界大战中,罗马人并没有最终战败,他们在逐日城的统治虽然在汉军的攻掠下已经在实质上消失,可为了继续抵抗汉军,罗马元老院将逐日城转移到巴尔干半岛西部的迪纳拉山麓继续存在着。

    里?;嵴浇崾?,大汉与罗马达成协议,各自以里海为界,并保留了蔡奄、突施等小国作为缓冲地带。但这并不代表大汉放弃了巴尔干半岛。在协议上。大汉迫使罗马答应不得再将逐日城东迁,让巴尔干半岛维持现状。这点无疑让罗马人极度不满,甚至差点又再一次爆发战争。

    在这个情况下,匈奴人突然与日耳曼蛮族“勾结”,起兵攻伐高加索山脉---这背后有没有汉人的指使实在难说的很---当然。罗马人是肯定认为汉人在背后主使的,毕竟在当时来说。罗马人无法仔细分清楚匈奴人和汉人的区别。在他们看来,这两类人都是东方人!就这个观点就足以支撑他们的判断!

    而在汉帝国任何官方的记载里却根本找不到支持这个观点的证据。事实上,就算这件事是汉帝国主使的,大汉帝国也绝对不会承认,更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毕竟匈奴是大汉的死敌!

    当然。对于汉圣祖这个穿越者来说,在国家利益面前没有什么放不下的,死敌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一样可以成为暂时的朋友。若有人能够攻破大汉帝都。冲进羽林暗卫统制屠龙的府邸的话,就会在密室里发现一份由圣祖皇帝亲自下达的密旨:敕令中郎将屠与匈奴左贤王密谈,务必令其攻伐巴尔干,一应粮草器械着锦公调派安置,不得有误。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好吧,言归正传。

    逐日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真正固定在巴尔干半岛西部的迪纳拉山麓,并在汉元640年的时候迁到了亚得里亚海海岸,也就是后世阿尔巴尼亚的都拉斯城附近。

    严格来说,逐日城是罗马人的城市,不过这里由于靠近匈奴与蔡奄,又是一个险要的位置,所以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人。非洲大陆的昆仑奴、披头散发的匈奴人、衣冠楚楚的汉人、金发碧眼的西欧人、头戴白巾的哈里发人……应有尽有。伴随着五百年的和平,逐日城虽然名义上还在罗马帝国的管辖范围内,但其管理层却趋向于世界化---五百年来,逐日城的第一保民官有四任是埃及行省的黑人担任,六任由罗马突尼斯行省的西欧人担任,还有两任居然是居住在这里的汉人后裔担任。

    正是由不同的人种担任着逐日城的保民官,让这里更趋向于一个世界性大都市,商业繁华的无与伦比,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超越了罗马帝国的国都罗马!

    但这种繁华毕竟还带着动荡性,这里的位置太过敏感,匈奴人翻过迪纳拉山,骑马七天就能抵达逐日城下,而罗马想要派兵过来却要横渡亚得里亚海,时间上与匈奴人几乎相同。在这个情况下,逐日城就变得有些不稳定。在商业繁华的底下,是各种动荡不安的社会治安问题。每当夜幕降临,这座城市就处于无秩序状态,杀人、强\奸、抢劫无所不来。有几次甚至发生攻击保民官官邸的动乱!

    当然,这些动乱最终都无法改变这里是罗马人领土的事实。逐日城外驻扎的红衣军团将是所有动乱者的噩梦!在红衣军团的震慑下,逐日城的地上秩序还是有的,最起码在阳光升起的时候,任何人都会遵守罗马制定的规矩。就算太阳落下了,某些不能触碰的底线也还是会让这里的人默然遵守---红衣军团的屠刀已经告诉过这里的人,不遵守底线的人都将面临死亡!

    在这个半海港半陆地,白天大治晚上大乱的城市里生活着四十万左右的各色人种。其中以罗马人居多,大概有十万---当然,这里说的罗马人是指罗马公民。而不是底层的奴隶。此外,匈奴人有大约两万人,哈里发人三万余人,汉人两万左右,黑人还有将近五万,这些都是有逐日城合法身份的居民,剩下的都是各地过来的破落户、奴隶和底层贫民。

    复杂的地方总是充满着畸形的繁荣。而繁荣的背后总会带着肮脏的痕迹。

    罗马公民在这里占据着主导地位---再强调一次,这里的罗马公民可并不是仅仅指现代意义上罗马人,要知道此时的罗马帝国囊括了几乎后世欧洲的全部领土,罗马人这个定义包括了所有欧洲人的意思---这一任保民官叫埃尔蒙特让格林。他还有一个汉人名字---李让!

    事实上。今年已经四十一岁的埃尔蒙特是一个有着汉人血统的罗马人。他的曾祖母是一位汉人!

    当然,必须了解的是,会来到逐日城居住的汉人一般只有三种途径---一个是商人,比如鄢家商行在逐日城也有分点;第二个是官员,逐日城有大汉帝国驻罗马使馆的分站。这是大汉与罗马的协议中规定过的,在各自帝国的重要城市。官方可以委派人员对本国人民进行管理和教导。当然,人数是严格控制的;最后一个途径就是流放的犯人!当然,流放的犯人一般是在大汉的西海州,而逐日城里出现的汉人罪犯一般是流放日期到了,但却不愿意再回本土,于是跟着商队或者其他别的途径往西讨生活。

    埃尔蒙特的曾祖母就是一个被汉帝国流放的罪犯。不过她这个罪犯有点特殊。她并不是像其他罪犯那样是因为自己本身犯了杀人之类的重罪,而是因为她的父亲---一位大汉帝国的官员---犯了罪,她是被株连的!

    株连这个词也是大汉文化传播到西方后为西方人所熟知的词汇之一。

    在西方人原来的思想中,株连是不存在的。有时候埃尔蒙特会感谢东方大帝国有株连这个习惯。因为没有株连的话,她的曾祖母就不可能被流放到这么远的地方,最后也不可能嫁给他的曾祖父。如果她曾祖母不曾嫁到格林家的话,也许格林家族就永远都是混迹在海港区的一个破落户!而他埃尔蒙特即使能够拿到罗马公民的资格,也绝不可能坐上逐日城保民官的位置!

    对于汉人,埃尔蒙特是抱着好感的。因为他十分清楚地记得祖父去世时对他说的那一番话:“埃蒙,你一定要对汉人心怀感激。当初你的曾祖父只是海港区的一个苦力,若不是娶了你曾祖母,并在她睿智的指导下,我们格林家是不可能这么快攒到足够的财富,并达到如今的地位的?!?br />
    埃尔蒙特对此深以为然。他的曾祖母是个慈祥和蔼的人,有着不同于其他只知攀比炫耀的罗马女人的成熟与睿智。成年后,埃尔蒙特曾想娶一位汉族商人的女儿为妻,但却被拒绝了。

    哪怕这个汉人只是刚刚结束流放期,抵达逐日城不过一年,生活极为贫苦,哪怕那个时候埃尔蒙特已经从罗马大学毕业回来,是一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哪怕那个时候连逐日城的执政官都对他青眼有加,想将女儿许配给他,哪怕……

    再多的哪怕,也无法让那个汉人屈服。甚至暗地里埃尔蒙特还让人指使地痞无赖做了一些下贱的事,可无论如何,这个汉人就是不屈服,甚至举家搬迁到更为贫苦的海港区。

    在那一刻,埃尔蒙特深深知道,在他曾祖父那个年代,能够娶到一位汉人女子为妻,这是何等的荣耀?!更何况这位汉人女子还是大汉一个犯官的女儿,从小就接受过大汉高等的教育!曾祖母实在是如该亚(罗马神话中的大地女神)一般的存在!

    对于曾祖母的过去,埃尔蒙特从来不敢去问。但从曾祖母给他取名为李让可以猜测,曾祖母的汉族姓氏应该是李。

    可李姓在大汉有千千万,埃尔蒙特也无从寻找。而他的曾祖母也从来没有寻找家人的意思。

    大汉月氏造反的消息在前几天传到逐日城,成为了轰动一时的话题。不论是在高端的宴会场合,还是在底层的酒吧聚会,月氏造反的议论不绝于耳。不过大多数人都并不看好月氏人---笑话。月氏人是什么人?逐日城的人根本不清楚。他们只知道汉人无比强大,看看那些在逐日城中的汉人就清楚了,哪怕是最底层的汉人百姓,他们的衣着永远是干干净净,举止也是斯文有礼,再看看驻逐日城的汉官兵将,虽然只有区区十五个人,但各个剽悍异常,比起城外的红衣军团还要来的精锐,更别说那个听都没听过的月氏人了。

    在逐日城保民官官邸的办公房里。埃尔蒙特正在处理这个月税收的账目核对---对于保民官来说,税收永远是罗马贵族最重视的。哪怕这些事情已经有专门的威尼斯人核对过了,但埃尔蒙特还是要一笔一笔亲自过目,万一出了差错,那些来自罗马的贵族们会活撕了他!

    这时。敲门声响起,埃尔蒙特从如山的案牍中抬起头。一群穿着罗马长袍的贵族走了进来。

    埃尔蒙特赶紧起身。迎向走在前面的一个白发老者,恭谨地抚胸行礼:“尊敬的执政官阁下,很高兴看见你愈发健康的气色,不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进来的一群人中,全都是穿着罗马长袍。肩头的袍带上都有各种徽章别着,这可是贵族的象征。不过那么多种徽章中,只有眼前这位老者的四叶草徽章最为尊贵,因为那代表着罗马最古老的家族---吉浦路斯家族。

    “埃蒙。我们刚刚举行完元老会议,已经有了决议?!崩险吆芩嬉獾脑诎6商氐奈恢米讼吕?,同时挥挥手,示意其他人随意坐下。

    埃尔蒙特这才注意到,来到他办公房的人,都是逐日城的元老会成员。

    罗马帝国的最高决策机构是元老院,而在各个行省和各个城市里,作为元老院分支的元老会也是当地最高决策机构。

    现在逐日城的元老会成员有一百七十四人,也分为上中下三级,上级元老都是罗马的老牌贵族分派到这里的,有些甚至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贵族。而中下两级元老都是通过财富多少来衡量的。比如埃尔蒙特的格林家族,因为财富已经达到了一千万罗马鹰币,所以也是下级元老会成员之一。

    眼前这个白发老者是吉浦路斯家族的人,名叫海牙吉浦路斯罗维尼斯,世袭逐日城元老。而其他几个,也都是上级元老院成员,他们齐聚在这里,又是因为什么呢?

    埃尔蒙特一头黑发和那双黑色的眼睛,在这些罗马贵族中显得有些突兀。其中坐在海牙身边不远处的一个金发元老,目光不善地看着埃尔蒙特。

    埃尔蒙特也注意到了这道不善的目光,不过并未理会。这个人叫喀琉斯吉浦路斯罗维尼斯,也是吉浦路斯罗维尼斯家族的成员,与海牙是叔侄关系。这是个极为仇视汉人的家伙,对于有着汉人血统的埃尔蒙特总是抱有敌意。不过海牙非常重视埃尔蒙特的能力,所以总是维护着他。

    不过今日这喀琉斯的眼神除了不善之外,为何还带着一丝得意?

    坐好后,埃尔蒙特带着疑惑道:“尊敬的执政官阁下,请问这次元老会的决议是什么?”

    海牙迟疑了一下,沉声道:“鉴于如今逐日城的商业份额考量,我们元老会决定从今日开始,对逐日城的汉人、哈里发人、匈奴人提高百分之五十的商业税、行路税、饮食税,以及城市建设税。这个决议今日送交罗马元老院,不可更改!”

    “什么?!”埃尔蒙特霍然起身,惊道:“提高百分之五十?阁下,这……”

    海牙摆摆手,道:“埃蒙,别那么惊讶,坐下来,听我慢慢给你解释?!?br />
    “阁下,不管何种解释,这贸然加了百分之五十的税都不可能为逐日城的各色人种接受。除了罗马人和黑人,其他人的利益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这会让他们不满,一旦不满……”

    埃尔蒙特刚说到这里,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不满他们就敢再次掀起动乱,是吗?”

    埃尔蒙特回头,说话的正是喀琉斯。

    喀琉斯带着一脸的虚假笑意,对埃尔蒙特道:“埃蒙,你别忘了,你是个罗马人!我知道你在乎那些汉人的想法,可你或许没注意执政官阁下刚才的话,我们并不是只对汉人加税,而是对其他人也一样加税。他们若是不同意,离开逐日城好了,我们并不反对?!?br />
    埃尔蒙特怔怔地看了喀琉斯良久,这才回头看向海牙,眼神里带着愤怒,咬牙道:“阁下,我需要一个解释。不是官方的解释,而是真实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月氏人叛乱?罗马是否决定要干预这场战事?”

    海牙沉默了一下,最后才慢慢道:“埃蒙,你是罗马人,记住这一点!”

    ※※※※※※※※※※※※※※※※※※※

    ps:抱歉的话说过很多了,但这次还是得说。我找到工作后,被立即安排去出差,共出差十五天,昨天才回来。时间紧,任务急,所以没时间码字。今天休息了一下就赶紧码了这一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尽力更新,弥补最近的错误!谢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