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五章 逐日城,格林老妪】
    逐日城与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古城池有着很大的区别。除去罗马、西西里等地方,一般的欧洲城市都是以一座军事功能完备的城堡为主要活动范围,然后以城堡为核心环绕在周围进行一系列的社会活动。

    同时,罗马人构建城堡都喜欢在崇山峻岭间,有时候甚至是依山而建,将一座山打造成固若金汤的堡垒。这点与东方喜欢在平原上围墙造成的生活方式有着极大的不同。

    当然,不管东西方之间在建筑风格、生活模式上有着多少迥异,人类最基本的生活原则都不会改变,比如靠近水源,又比如临近交通便利之地。

    逐日城地处亚欧交界地,各族人民混杂,其构成方式也与罗马其他城市有着迥然不同的风格。如果非要用简单的话来概括逐日城的话,那或许只有罗马行吟诗人查克洛那首诗才能完美诠释这座城市了。

    “……巍峨的迪纳拉峰上,红色的火焰在古旧的寨墙上闪烁。

    火焰照耀下的逐日城堡沧桑而又斑驳,啊,美丽的公主,您遥望何方?

    哦,难道是西面的湛蓝的大海夺走了您的美丽目光吗?

    不,不要。蓝色的大海虽然美丽,可她的海港却配不上您的微笑。

    破旧、落后、野蛮、蒙昧……所有词语都无法描述这座散落在逐日城堡西面的海港区。

    美丽的公主,如果您想远眺美景,请您用深情的眼眸望向北方,希芬河正朝您蜿蜒而来。

    看见了吗,那座融汇了东西方最伟大创造的拱桥,绝对是上天赐予的最佳杰作。

    拱桥区才是您的天堂!那里有着最精美的瓷器、最华贵的丝绸?;褂形蘧〉牟聘弧?br />
    这首诗是罗马最著名的行吟诗人查克洛在汉元755年路过逐日城时书写的。里面“美丽的公主”其实是指他的梦中情人---亚细亚行省总督之女苏菲。

    当然,苏菲当时并不在逐日城,而是在亚细亚行省的治所亚细亚城。不过查克洛深爱苏菲,他的每一首诗都会出现“美丽的公主”,就像是写给苏菲的一首首情诗。所以后人也把查克洛的诗集叫做“情诗诗集”,这种风格也被称为“虚指抒情写法”。

    这首《逐日城的公主》里点出了逐日城的四个最主要部分,东部的军事区、南部城堡区、西部的海港区以及北部的拱桥区。事实上罗马这种行吟诗人很多,他们的诗集也是大汉和哈里发喜欢收集的东西,倒不是多么喜欢这些诗歌,而是这些诗歌能够透露很多信息。相当于一份情报。

    从查克洛的诗中能够看出。城堡区是罗马贵族们住的地方,拱桥区是商业区,而海港区则代表了贫穷和落后。而这四个地方,唯一有军事防御措施的,也就是军事区和城堡区。其他两处都是散漫的铺洒在大地上,没有统一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相对而言。汉人集中的拱桥区在规划上会更为合理一点。而黑人奴隶和破落户众多的海港区则是一片混乱,只有一条主干道通向城堡区,其他地方都显得杂乱无章。

    希芬河上的拱桥,又叫彩虹桥,是大汉文明传播到西方后修建的第一座无支撑跨河石桥(注1),加上东西引桥的话。总长度达六百三十米,几乎与后世的涿州永济桥相当。主桥长度也有一百五十米,拥有桥孔、涵洞共计22个,桥身用花岗岩为主体。配以五色石铺成桥面,横跨在一百二十米宽的希芬河上,犹如一道横跨天地的彩虹!

    彩虹桥两岸有如棋盘般的主干道两条,小道无数,居民十万人,店面数万间,商铺无数。这里是商人的天堂!大汉驻逐日城官邸就设在这里,而不是城堡区内。

    一般而言,汉人住在彩虹桥东岸,匈奴和哈里发人住在西岸。希芬河由北向南,流过城堡区,给城堡注入活水,然后蜿蜒向西南,最后流向大海。

    逐日城的新型贵族一般都在拱桥区居住,老牌贵族也会在拱桥区采购一两栋房屋作为别墅。这里的房屋相比起海港区以海草、木片搭建的棚户房来说,显得更为华美。高角圆顶的哈里发民房,清真寺,前堂后院、曲径蜿蜒的东方庭院,四方如城、地窖高栏的罗马式小楼遍布拱桥两岸。

    格林家族的府邸就在拱桥区东岸的棋盘井。棋盘井一词也是汉人的称谓,久而久之,也就成了罗马人档案里的正规地名。棋盘井纵横四条道,四道中间宽达百亩的房屋,就是格林家。

    格林家的房屋由两部分组成,正门附近是立柱高顶的罗马式房屋,像是一座庙堂,前有台阶。不过限于规定,台阶不能超过九个,只有六级台阶。而后面一部分是飞檐刁斗的东方式庭院,院中绿园修竹,走廊曲径,若不走出这方天地,真以为是到了大汉帝国!

    埃尔蒙泰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傍晚。站在前门的台阶上,便可遥望希芬河,西沉的红日斜照在台阶上,显出几分辉煌气象。

    在东方的居住观点里,被夕阳直射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格林家不在乎这个,更何况,在东边的大门还正对着朝阳呢!

    格林家才富贵了三代,人丁还不是特别兴旺。埃尔蒙特的祖父和他父亲都是一脉单传,而到了埃尔蒙特这一代,也只生了一个女儿,至今无子。

    偌大的门庭内,妻子莎娜已经等在那里。今年已经三十六岁的莎娜,一身露肩白色长裙,双手交叉放在腹部,金发挽起,露出修长的细颈和迷人的锁骨。

    莎娜每日只要无事,都会在门内等候丈夫回来。这是罗马妻子的守则。埃尔蒙特对这个妻子还是很满意的,除了她不是汉人以外。

    “亲爱的,祖母让您回来后去她那里一趟!”莎娜拿过丈夫身上的披风,交给身边的女仆,然后弹着丈夫袍服上的尘土。低声道。

    埃尔蒙特一怔,细不可见的露出一丝担忧,语气却依旧平稳地说:“祖母有没有说什么事?”

    莎娜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您清楚,我今日去参加斯图卡家的宴会,除了早上跟您一起去请安之外,并没有见过祖母?!?br />
    “莎琳娜呢?!”埃尔蒙特随手脱掉长袍,已经是赤身**,下身的粗长之物就暴露在空气中,周围都是女仆,但似乎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莎娜拿过女仆手上的一件汉式风格的袍服给丈夫穿上。并给他系上腰带,道:“莎琳娜倒是一直在陪着祖母,不过她太安静了,有去祖母那边也是学习汉语和琴艺,别的怕是知道的不多?!?br />
    埃尔蒙特点点头。拿过女仆递来的汉式头冠戴好,说了一句:“先去看望祖母!如果饭菜做好了。就直接送到祖母那里。我们陪祖母吃晚饭!”

    莎娜点点头:“嗯,好的,我去安排?!?br />
    ※※※※※※※※※※※※※※※※※※※

    格林家有汉人血统,不过在文化传承中还是以罗马文化为主。当然,在大汉文化影响着罗马方方面面的这个时代,格林家的生活模式还带着汉人的印记却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格林家还有一位健在的老祖母!这一点让格林家的汉化印记非常浓重!

    在越过罗马庙堂式建筑的厅中水院。绕过宽大似殿宇的卧房,走完长长的甬道,便来到一面黑漆古朴,雕铸有兽口铜像的大门前。

    单就造型而言。这座大门的浓郁汉风已经非常明显。门前的两个婢女虽然是高鼻深目的欧洲人种,但身上所穿的服饰却是大汉奴婢所固有的月白素锦服,长发也不似西方女人那般高高盘起,而是自然下垂至腰后,用一根红绳轻轻系住,在青色腰带的映衬下,显得非常清爽和简约。

    如果说大门口还无法完全感受到大汉文化的底蕴,那么大门后的世界则完全可以让人叹服了。与前面阔大气派、直来直往的庙堂式建筑不同,大门后的世界充满了婉约与自然。

    罗马人的装饰总是要体现出对称和公平,灌木丛要修剪的一般齐整,立柱要一样高大,甚至连上面的雕纹都不能有一丝差异??珊菏降淖笆稳创排ㄓ舻乃嬉夂妥匀?。这种天人合一的思想主导着这里的一切装扮。

    前面一簇花丛,看似已到了路得尽头,可再踏前一步,却会发现花荫下又有羊肠小道直通绿林深处……这里的一山一水无不展现着大汉风格的清丽朦胧之美。这方天地出现在极西之地的逐日城,也体现着此间主人对大汉文化的认知程度和深深迷醉!

    这些路埃尔蒙特是走惯了的,所以也不虞迷路。虽然这里的汉族风格是清丽婉约,但埃尔蒙特知道,大汉风格里也绝不少了阔大与豪迈。传说中的大汉帝都,大汉皇帝所居住的皇城就是比罗马斗兽场还要伟岸的建筑!它的雄迈大气,连埃及行省的亚历山大灯塔都要黯然失色!或许也只有千年前的埃及法老王的陵墓金字塔才能与之相媲美!

    花丛掩映间,一座古朴的汉式阁楼出现在流觞曲水之间,阁楼里烛光闪烁,一阵汉人瑶琴才能发出的清越琴音袅袅传来,带着让人迷醉的韵味。

    这里的仆人清一色的都是汉族装扮,埃尔蒙特紧走几步,来到阁楼前躬身行汉族礼,用汉语大声道:“孙儿埃蒙,拜见祖母!”

    琴音戛然而止,里面传来轻微响动。不多时,门扉打开,一个同样月白素锦服的侍女迈着碎步出来,躬身道:“老爷,老祖宗请你进去?!?br />
    这个侍女的汉语纯正,声音清脆,埃尔蒙特不由再次深深看向她。

    这是个汉族侍女。是格林家老祖母五年前从海港区买回来的奴仆,当时一共有六个这样的汉族少女插草卖身,不过只卖给当地的汉人。这在当时曾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汉人的身份在西方世界实在太过耀眼,能够买到汉族女子奴仆将是了不得的荣耀,整个逐日城的贵族都趋之若鹜,不过最后还是被埃尔蒙特抢了先手。

    当然,埃尔蒙特起初是想将这些汉族女子当作侍妾来培养的。不过在老祖母得知此事之后,便将这几个女子要了去,当作贴身侍婢。埃尔蒙特不敢拒绝,但心里的惋惜却怎么也挥之不去,特别是看见这几个汉人女子这几年出落的愈发水灵,心里的渴望就越发浓厚。

    “下次要是还有汉家女子出售,我一定要偷偷买回来!”埃尔蒙塔捏着拳头,暗暗发誓。

    旁边的莎娜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又瞄了一眼这个汉人侍女,眼里露出一丝羡慕和无奈。

    丈夫喜欢汉人女子。这件事莎娜并非不知道。虽然莎娜已经在很努力的学习汉人文化,在家中穿扮也与汉人女子无异,可血统上的差异却始终无法弥补。在西方世界,汉人女子肯嫁给异族人的实在太少,虽然还有不少被人贩子掳掠来的汉家少女。但这些人数太少,一旦被罗马贵族看上。无不都是买回家中当作禁脔深藏。外人根本难得一见。

    在罗马某些贵族家宅深处,汉家女子还是有的,不过都被当作宝贝和禁脔,不许外人看见,更不敢到处宣扬了。要知道在汉元895年的时候,大汉当时的皇帝汉乐帝。曾为了一个普通的汉家女子被哈里发属国石国掳掠一事,大兴征伐!死伤逾十万!

    当时的大汉帝国根本不顾哈里发人发出的“全面战争”威胁,硬是为了擒住凶手,派遣数万大军深入石国。石国不自量力。居然包庇凶徒,派兵迎战。汉军骑一夜飞奔八百里,绕过石国及哈里发联军的驻地,攻破石国国都,屠灭凶徒全家,并将石国国王在内的数百王族公侯擒下,押送回大汉帝都受审!此战端的威风凛凛,不可一世至极!

    虽然最后石国国君被释放回来,但汉军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发动倾国战争的观念已经深入西方世界,所以对蓄养汉家女奴的行为就更加忌讳莫深了。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而贵重的东西就有利润,有利润商人就会趋之若鹜。虽然大汉会为了女人而发动倾国之战,可这些年依旧会有不少人贩子掳掠汉家女子到西方贩卖。当然,高利润也代表了高风险,汉家军卒的威风还是让所有人胆战心惊,即使掳掠也会小心翼翼,根本不敢大肆宣扬。人数也是极少。一个姿色普通的汉家女子在罗马就能卖出上百万鹰币的天价来!

    尽管价格极高,可汉家女子的数量还是太少,无法满足众多罗马贵族的收藏癖好。不过如今月氏人造反的声势浩大,大汉帝国短时间内应该难以平定,这可是掳掠汉家女子大肆贩卖的最好时机。

    “也许,过几天海港区的杰克就会带着很多汉家女子来贩卖了,到时候还是给埃蒙挑几个好的吧?!鄙刃睦锊晃抻脑沟厣艘谎圩约旱恼煞?,撩起裙角,走进了阁楼。

    ※※※※※※※※※※※※※※※※※※※

    走进阁楼,完全汉化的厅堂里,一个鹤发老妪坐在主座上,旁边是个穿着水绿汉服的罗马少女,两人正低声谈话,不时会发出会心的微笑。老妪与少女,苍老与青春似乎在这里交相转换,带着某种神秘的佛性!

    这个老妪便是埃尔蒙特的祖母,格林家的老祖宗。而那个罗马少女便是埃尔蒙特的女儿,年仅十六岁的莎琳娜。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莎琳娜身穿汉族少女服饰,行的也是汉人裣衽礼节。

    不得不说,西方女子的身材的确要比汉家女子更为火辣,更加能够吸引男性的目光。十六岁的豆蔻年华,汉家女子的身材大都还未长开,但这莎琳娜却已经有着惊人的经纬度,水绿色的对襟裙摆里,夸张的丰臀呈现着一种极致的美感。

    更难得的是,这个莎琳娜的五官也长的精致无比,如果这个时代的人知道洋娃娃的话,一定会惊呼莎琳娜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童话公主脸。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东方血统的原因,莎琳娜的皮肤跟其他罗马女子那样雪白,但皮肤毛孔却不似她们那般粗大,根本不需要用厚厚的粉底来遮盖。脸上那细腻的肌肤简直让其她女人羡慕嫉妒到死。

    虽然莎琳娜美丽无比,但埃尔蒙特看向她的目光却总是带着一丝不满,见她的问候。也只是从鼻子里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应过,然后转身对祖母行礼道:“祖母安好?”

    “好!”老妪倒是和蔼慈祥,密布皱纹的眼睛却依旧清澈,带着一贯的清澈与睿智,“莎琳娜很乖,今天陪了我一天,她的知识完全可以去大汉帝国大学就读了!”

    老妪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孙儿。作为执掌了格林家大方向达半个世纪的老者,她自然看得出自己这个孙儿并不喜欢这个美丽的女儿,原因很简单。莎琳娜美则美矣,但外貌上却完全是罗马人的面孔,一头秀发也不是黑色,而是更为性感的金红色。这在渴望娶一个汉家女子为妻的埃尔蒙特看来,女儿的美丽实在长错了方向。如果莎琳娜是一副汉人面孔?;蛐戆6商鼗嵴嬲又绫?。

    埃尔蒙特听了老妪的话便陷入沉默。显然,这个话题并不是老妪第一次向埃尔蒙特提起。而每次提起。埃尔蒙特便是这样沉默。

    莎琳娜咬着薄薄的嘴唇,忽闪忽闪的眼睛里带着泪花。

    老妪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希望让莎琳娜去大汉求学。这个目标本来是想让埃尔蒙特的儿子来完成的,可是埃尔蒙特始终没生出儿子,老妪今年已经七十岁,再拖下去她担心自己的心事无人完成。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都会跟埃尔蒙特提起这件事。

    事实上,老妪自己说一句话,自然有人会去帮莎琳娜操办求学大汉的事宜??勺袷卮蠛捍车睦襄疵挥姓饷醋?。她在外人面前会始终维护着埃尔蒙特一家之主的地位。包括对埃尔蒙特的妻子莎娜,老妪也从来不干预莎娜对家中人员的训斥和整顿。去年七月,一个老妪用了十年的昆仑奴突然失踪,事后老妪得知是被莎娜下令打死的,但老妪从头到尾也没有对孙媳妇说半个字,更不去问为什么要打死这个奴隶。这是一种权威的培养和维护。如非不得已,老妪不会去破坏这种规则。这就是大汉传统中所要维护的纲常伦理!

    莎琳娜是埃尔蒙特的女儿,作为父亲,就有权力去决定女儿的未来。老妪只能给予建议,但不会去做决定。

    这点也是埃尔蒙特,包括莎娜对老妪尊重无比的原因所在。如果一个喜欢指手画脚、揽权夺权的老人,哪怕她再睿智,也不会让人喜欢。

    面对丈夫的沉默,莎娜适时地站出来解围,向老妪行礼,然后牵着女儿的手走到老妪身边,拿些家长里短的话题闲聊。应该说,这一家人的汉语说平都不错,不多时厅堂里又有了欢笑声。

    老妪与孙媳、曾孙女聊着天,看向埃尔蒙特的眼神却带着失望。叹了口气,便对身边的侍女说:“翠云,去准备晚膳吧!另外,给埃蒙加个鸡蛋,他太辛苦了,需要补补?!?br />
    “是,老祖宗!”叫翠云的侍女赶紧下去准备。

    埃尔蒙特走上前来,在老妪身前坐好,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老妪却不理他,而是转向莎娜,笑着问道:“莎娜,你父亲前几日来逐日城,现在离开了吗?”

    “昨日家严就回去了!”莎娜老实地回答。

    老妪双眼一眯:“这么快?以往他来都是要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这次怎么走的这么急?”

    莎娜张口就道:“唉,还不是月氏人闹得……”说到这里莎娜忽然用手捂住嘴,眼神里带着歉意望向埃尔蒙特。她好像意识到自己似乎可能嘴快了。

    老妪人老心思却快,立即看向孙儿,正色问道:“月氏人?哪来的月氏人?怎么回事?”

    老妪平时不管事,但一旦认真起来,却是连埃尔蒙特也不敢违背,只能恭谨地说:“祖母不要动气,这个消息孙儿也是今日才得知的。大汉大月州的人造反了,他们自称月氏贵霜后裔,以原大月州州牧张晟为首,聚兵百万与大汉对抗。如今大汉已经派了胡公、益公、英公三人统帅大军平叛,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平定这场叛乱!”

    一听这话,老妪却突然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祖母!”埃尔蒙特惊的也赶紧起身,莎娜和莎琳娜更是吃惊,忙起身扶住老妪。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何老妪听了这个消息,反应这么大!

    老妪的眼里满满的都是焦急,但转瞬又沉稳下来,她重新坐下,粗糙老迈的手放在桌子上,不住的敲击着,似乎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

    乘着这个功夫,埃尔蒙特又将今日逐日城元老会想要提升税率的事与老妪说了。他知道,自己的祖母跟元老会的诸多元老都有不俗的交情,特别是他们的母亲和祖母。如果能让她们对自己的亲人发挥一点影响,也能挽回这道注定会让逐日城日渐萧条的政令。

    老妪听后却是眼神一凝,脸色愈发沉重起来,好半晌,翠云都端上了食物。这才沉声道:“埃蒙,这事不简单。说不得。这次我要越俎代庖。帮你再执掌一次家中事务了!”

    埃尔蒙特不解:“祖母,您这是……”

    老妪道:“埃蒙,别小看这次月氏叛乱。如果你没说大汉派了谁平叛或许我还不太重视,可既然大汉帝国派出了胡公、益公和英公三人,那就说明这场叛乱已经到了能够危及大汉根基的地步。你可知道这三人在大汉是何等身份?”

    埃尔蒙特努力思索了一番,道:“这个。孙儿了解的不多,他们既然是公爵,应该是跟吉浦路斯,谷特琉斯。艾利特斯相当的吧?!”

    “不!”老妪用凝重的语气道,“他们三人是大汉帝国的大元帅,除了老迈的诸葛旦,大汉已经可以说是派出了如今所能调派的最强阵容。更何况,你说元老会突然要加税……哼,我看加税是假,做个姿态,为日后对大汉宣战才是真!”

    “什么?罗马对大汉宣战?”埃尔蒙特这次真的吃惊了,“祖母,您的判断是真的吗?”

    老妪睨了一眼自己的孙儿,淡淡道:“有何不可能?大汉与罗马和平了五百年,你以为就能这样一直和平下去吗?别傻了,这只是五百年的休战期罢了。如果我猜的不错,如今罗马肯定已经暗中派了军队帮助月氏人……埃蒙,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安排,不然我们格林家会在这次战争中被碾为齑粉。不单单是我们格林家,拱桥区大部分的新兴贵族都会在这场战争中被波及,当世两大强国相争,破碎的绝不是一时一刻,而是影响深远!”

    “祖奶奶,父亲!”旁边的莎琳娜突然怯怯地举起了手。

    老妪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曾孙女,但声音平缓下来,柔柔地说:“我的宝贝,你想说什么?是不是饿了?”

    莎琳娜摇摇头,见老妪温和的目光,忽然咬着牙道:“祖母,父亲,我想说的是,如果这场战争是大汉挑起的呢?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如果大汉派出了他们所能拥有的最强阵容,目的并不仅仅是平叛呢?”

    老妪眼前一亮,埃尔蒙特却皱着眉头,仿佛不耐烦女儿的插嘴。他相信祖母的判断,但对这个女儿的话却不以为然。

    老妪的手敲击着桌面,这次的时间不长,她忽然温婉地笑了,用满是皱皮的手指刮了一下莎琳娜坚挺的鼻梁,笑道:“我的小甜心终于长大了。不错,大汉也许不仅仅只是为了平叛,或许他们会率先挑起战火。一旦如此,那我们更要做好准备了?!?br />
    说完,老妪扭过头,对着埃尔蒙特正色道:“埃蒙,大汉与罗马的战争一触即发,不过暂时来看应该不会在这一两年里发生,毕竟大汉离这里太远了。不过在未来的十年里,随着这种冲突加剧,两者的争霸不可避免。我们格林家要躲避这场战火,甚至在这场战争中攫取更大的财富和地位,你就必须听我的安排。第一,这个保民官你再做一年,明年选举时你就主动辞去吧,别再继续了。第二,将财富都存到罗马去,或者将这里的产业变卖,到罗马去购买新的产业。第三,莎娜的父亲是色雷斯行省的木材商人,我要你先给莎娜的父亲两百万鹰币的贷款,帮助他将色雷斯的木材厂全部买下来,即使做不到,也要做到最大,最好对色雷斯的木材厂家都有影响力?!?br />
    听着祖母用如此慎重的语气说着格林家未来的布局。埃尔蒙特惊诧莫名,特别是听见莎娜的父亲时,更是惊异地望着自己的妻子。难道祖母早在十几年前,从我结婚那时候开始就在谋划着今日的事了吗?

    而莎娜也惊异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望着滔滔不绝的祖母,莎娜顿时有种仰望高山、膜拜神坻的感觉?!白婺妇尤皇侨绱祟V堑呐?,可笑我居然还想着故意在她面前整治那些奴仆,以此维护权威。原来祖母她什么都知道,甚至都计算好了!”

    事实上,老妪不是在十几年前开始谋划这些事。而是在她嫁给老格林的时候就在计划着这些了。当然,埃尔蒙特不知道这点,不然他简直会一位自己的祖母是神了!

    不管如何,埃尔蒙特两夫妻都对自己的祖母佩服与敬仰??缮漳热赐蝗坏溃骸白婺棠?,我有话说!”

    老妪停下话头:“哦。甜心,你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莎琳娜经过刚才那番话。已经产生了信心。特别是她的祖奶奶还鼓励她发表观点,于是更加自信地说:“祖奶奶,我听您的安排,似乎是在预示着大汉会战败?是吗?”

    埃尔蒙特一惊,仔细一想,似乎的确是这样。不管是迁居罗马?;故枪郝蛏姿沟哪静某?,似乎都是在布置未来的产业,但根基还是在罗马。似乎大汉不可能打赢吗?

    老妪亲切地捏了捏莎琳娜的光滑的脸蛋,笑道:“我的小琳娜。我虽然是汉人,可我的丈夫都是罗马人,我当然相信罗马会打赢了!”

    莎琳娜却不服气地说:“不,大汉不可能战败的?!?br />
    “是的,除了内部争斗外,大汉的确不可能被任何外地所击败!”老妪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句话里却包含了太多的含义。莎琳娜无法理解,埃尔蒙特似乎能理解,但仔细一想又什么都没有明白。

    老妪接着道:“不过有句老话是,不要将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在将产业转移到罗马的同时,我们在汉帝国也必须有所布置。埃蒙,我这几年让你与鄢氏商行打好关系的,如今如何了?”

    埃尔蒙疼道:“一切顺利,鄢氏商行的陈掌柜对我颇有好感?!?br />
    “嗯,这就好。你明日去宴请陈掌柜,就说希望他代为安排一下?!?br />
    “安排什么?”埃尔蒙特不解。

    老妪看向莎琳娜:“当然是我的小甜心去大汉求学的事了?!?br />
    埃尔蒙特正要说话,老妪已经用不可反驳的语气道:“此事没得商量,莎琳娜就是我们的另一个鸡蛋,绝对要放到大汉去!”

    说着,老妪让翠云给她拿来一个盒子,交到莎琳娜手里,道:“我的宝贝,你带着这个,我会安排你坐船去大汉,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然后你就会抵达美丽的泉州港,在船上,你可以看看祖奶奶给你写的这些东西,到了大汉你要怎么做,上面会告诉你?!?br />
    莎琳娜已经高兴的快要蹦起来,素来仰慕大汉的她终于可以亲自踏上那片土地了,她怎么会不高兴?抢过盒子,捂在饱满的胸口,生怕它会跑了似的。

    埃尔蒙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反对的话。只是看着祖母,希望她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勺钪?,整个晚宴吃完,老妪也没有再说这些事。

    似乎一切都已经在老妪的掌握之中。

    在准备离开阁楼时,老妪却又突然将埃尔蒙特单独叫住,对他说:“埃蒙,你要记住重要的一点,你是格林家的人,不管罗马和大汉如何,你的奋斗都必须以保存格林家为第一要务,明白吗?”

    埃尔蒙特忽然有点明白了。老妪并不是偏向于罗马,更不是偏向于大汉,她唯独偏袒的只有格林家。她的所有计划,都是在为了格林家的未来。

    埃尔蒙特重重的点了点头,躬身道:“是,孙儿记住了?!?br />
    就在埃尔蒙特要离开的时候,老妪忽然又叫住了埃尔蒙特,递给他一本汉帝国的线装书。埃尔蒙特接过一看,却是他幼年时就读过的《史记》!

    “祖母,这……”埃尔蒙特不解。

    “我本姓李,双名静姝?!彼低暾饩浠?。老妪的眼眶里竟而流出了两行浊泪,似乎无限疲惫,摆摆手,在翠云的搀扶下走进了卧房。

    埃尔蒙特怔了半晌,嘴里嘀咕着“李静姝,李静姝,李静姝……”

    ※※※※※※※※※※※※※※※※※※※

    宽檐的床榻边,埃尔蒙特**着身体站在那里,妻子莎娜只着轻纱坐在床上,低声与丈夫说着话。另有三个赤身**的女仆端着水盆与浴巾站在一旁。而在埃尔蒙特的胯下,一个身材惹火的西西里女仆正在奋力舔舐着他的下/体。

    很快,埃尔蒙特就觉得膨胀了,莎娜脱去轻纱,平躺在床榻上。埃尔蒙特俯身上去,用力深入内部。使劲搅动一阵忽然觉得激情不够。于是叫过旁边一个女仆,让她俯低身体,用力在她身体里冲刺一阵,快感涌上之后,又赶紧插回莎娜的身体里,直至爆发。

    不得不说。罗马人在这方面实在开放的很。不过他们的房事跟动物交配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一点也没有轻珑曼妙的神秘感,更没有淑婉娇啼的似水柔情,有的只是最后那一刹那的归属于谁。

    一番折腾之后。女仆们在为两个主人清洁身体。这时莎娜翘着丰臀,尽力让体内的液体能够流到里面,一边对埃尔蒙特道:“亲爱的,祖母到底是倾向于罗马还是大汉?难道在十六年前她就预料到两国之间会爆发战争吗?”

    埃尔蒙特浑身疲惫地躺在床上,拿过祖母给予的那本《史记》,轻轻翻看,嘴里道:“祖母不倾向于任何一个国家,她倾向的是我们格林家。她要保证我们格林家不会被任何灾难所击倒?!?br />
    “那……那真的要让莎琳娜去……汉帝国吗?亲爱的,我舍不得她!”莎娜在女仆的帮助下抖动着腹部,尽量让体内的那股液体完全流入深处,所以声音有点发抖。

    埃尔蒙特忽然沉默了起来,望着手里的书,半晌没说话。莎娜等了许久没听见回答,忍不住扭头看去,却见埃尔蒙特忽然挺起了身体,对着烛光,愈发认真地看起了手上的《史记》。

    莎娜颇有些不满,嗔怒道:“亲爱的,这本书你不是早就看过了吗?都是讲几千年的东方故事,就有那么好看吗?”

    过了半天,埃尔蒙特忽然把书一合,忽然道:“祖母是对的。我们的确应该这么做?!彼底?,埃尔蒙特已经穿起了衣服,立即往外走,只丢下一句话:“我现在就去找陈掌柜?!?br />
    莎娜不解地望着自己的丈夫,拿过那本《史记》翻看,翻到其中一页时,忽然也愣住了。只见这一页上都被朱红色的线条画满了,而页首有这样一行字---“史记李将军列传”!

    莎娜对于汉文化并不算太了解,字也认得不多,对于《史记》的概念,也仅仅局限在它的作者是个不能人道的男人,以及里面讲述了许多古代东方人的故事,再具体的她就不清楚了。

    这页纸上写了什么呢?

    莎娜充满了疑惑,以至于女仆告诉她已经做完按摩都没有反应。

    ※※※※※※※※※※※※※※※※※※※

    注1:西方人的筑桥技术一直非常落后,简单的梁桥和吊桥是西方的主要桥梁。至于拱桥技术,是工业革命之后,才从东方吸取了拱桥的筑造技术。在西方人看来,他们实在不能理解没有支撑点的桥梁如何横跨在河面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数学水平在古代是高于西方的---一家之言,不喜勿喷。(未完待续。。)

    ps:  这章将近一万一千字。说实话,写的有点累,想分开两章的,不过想想快要回到主线剧情了,这样分开实在会影响大家的观感。再者这么久没更新了,就发个万字大章算是弥补吧!呵呵,另外,本章中的观点可能会有点不讨喜,如果有议论的请温和留言,别动不动就骂骂咧咧,正常的讨论我很欢迎,要是随便骂人,我可不欢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