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六章 西疆局,鄯善之城】
    大漠,沙埋白骨,驼队留下深深蹄印,残阳如血,红柳摇曳,风洗涤黄沙,蜥蜴仓皇入穴,饥饿秃鹫在枯树枝潜伏,虎视眈眈。

    这就是西域独有的风情---苍凉萧瑟,孤独悲怆。

    千百年来,西域一直以这样的姿态在历史上独舞,也在每一个人的眼里多少留下了些许神秘的意味。

    从传说中周穆王赴西王母的天池会开始,西域的黄沙土地就成了东方大帝国不可忽视的地方。这片土地,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杀戮,也装满了太多太多的豪情!

    塔里木河,自天山起源,滋养着天山南北,使得大月州不再是一片黄沙弥漫的沙洲,而是名副其实的赛江南之地。在塔里木河最东端,有一个地方叫鄯善。此地曾为秦时鄯善国,如今只是大汉的一个普通郡县。

    不过这个普通郡县,今天已不再普通。

    鄯善往西五十里,有一座立在土丘上的小城,城外是迪伦河与塔里木河的交汇点。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这座小城,名叫轮台!

    是的,就是那个让大汉甘、肃两州的乙等军团折戟沉沙,阵亡三名主帅的轮台城!

    如今,轮台城又一次成为了大汉与月氏交锋的要点所在。

    鄯善城内,这座有四五万人口的县城,如今已经满满的都是来自大汉老州的士兵。一道道军令从这里发出,传往五十里外的轮台。

    这里是大汉西疆方面军的心脏。大汉益公的虎驾驻跸于此。

    此刻已经是汉元1003年的九月。按理说,比胡公要早出发,军队也要更早完备的益公,怎么会在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还停留在轮台呢?按照胡公参谋们之前的推断,此刻益公应该已经兵临迪化城下才是正常的。

    而事实上。益公的确差点就抵达了迪化城下。

    自三月抵达墨山前线之后,益公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整兵出战。西疆方面军于四月抵达轮台,五月拿下塔里木河中游最难啃的据点乌苏(今吐鲁番)。此地,离迪化不过三百里!沿直道快速行军,朝发夕至!

    但也就在乌苏城中,益公收到了一个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那就是大月州将所有精锐兵力都派往了北海州,正与北疆方面军激战---这也是西疆方面军能够势如破竹,直驱乌苏的原因所在。

    按说这个消息只会刺激到益公,让他更加急迫地想要攻破迪化才对??善孀耪飧鱿⒁黄鹄吹?,是迪化城已经空了,月氏伪王张晟已逃到伊犁,设牙帐于捐毐(ai,不是du)的消息。

    迪化城都空了。那益公更加可以进入了呀?

    不,不是这样的。

    张晟这个混蛋为了阻挡汉军。居然将迪化城变成一片死地。整个迪化城聚满了从大月州南部驱赶来的四五千患病的民众,同时将迪化周围的水源都丢了病死的牲畜……霍去病怎么死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益公万万没想到张晟会做的这么绝。经此一事,迪化城,不,整个大月州算是毁了。没十年以上的休养生息,大月州绝对无法恢复往日的繁荣!

    益公也曾打算派兵进入迪化,清除瘟疫源---已经有医官确认,如今的瘟疫已经不像前两年刚发病时那么凶猛。只要注意些,还是能够避免感染的。

    但现实残酷的告诉益公,即使是末期的瘟疫病毒,一样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在陷进去整整三千多名士兵后,益公还是明智地选择退却。

    面对这股肆无忌惮的瘟疫,只有通过时间,让一切生物都死绝的残忍方式,才能断绝祸根。

    所以,益公退回了鄯善。

    在退回鄯善的同时,益公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他将西疆方面军的三个军团派往玉门关,从玉门关西出,攻精绝、若羌,希望从南线推进,抵达伪月氏王如今的驻地伊犁、捐毐。

    同时,他还将飞鹰卫调回关内。此时他已经知道北疆方面军陷入?;?,希望让飞鹰卫加入北疆方面军,帮助自己的老伙计走出困境。

    而这次朝廷的决策并不慢,飞鹰卫还没到敦煌郡,就接到了新的军令,直接发兵北海州,重获兵权的英公直接从帝都出发,到北海州与飞鹰卫汇合。

    相比于朝廷对飞鹰卫的快速决断而言,从精绝、若羌前进的汉军就显得非常拖沓了。不过这也是道路条件决定的。从墨山到迪化有直道,可大月州南部却仍旧是原始的道路,甚至是没有道路,只有漫漫黄沙,和路边一株株说不清死活的红柳指示着方向。

    汉元1003年的八月,西出玉门关的三支汉军被迫停在了精绝卫,原因是一场巨大的沙漠风暴,卷走了军团大半的物资补给,还有上百名士兵失踪,上千人受伤。

    可以说,出师不利的阴影始终围绕在西疆方面军的周围。

    八月的沙漠就像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而且是一天数变。前一刻还是阳光刺眼、滚烫火辣,下一秒就会乌云密布、飞砂走石,如入人间地狱。

    无奈之下,益公只好让这三个军团退回玉门关内,重等时机。

    就在益公枯坐于鄯善,无法寸进之时,却又得到了新的消息。这个消息是羽林暗卫传来的---伪月氏王从捐毐启程,返回到了迪化城。

    此时离迪化城被瘟疫肆虐已过去两个月,里面早已人畜死绝,即使回到迪化,也绝不可守。伪月氏王回到这里,明显就是找死!

    益公毫不迟疑的派兵出战,准备复攻迪化城??墒钦庖淮?,他们却没有了上次的轻松。作为前锋的一部人马在乌苏被围歼,既而月氏三个军团另加四个旅的兵力,总共十五万人沿塔里木河东进,抵达轮台城外三十里的沙坡堡驻扎,摆出与汉军决一死战的态势!

    羽林暗卫送来的消息显示。这十五万人是月氏人最后的可战兵力!只要击溃这十五万人,可以说月氏叛乱就算平定大半了!

    应该说羽林暗卫的刺探还是比较准确的。在月氏叛乱之前,大月州共有人口八百万左右。伪月氏王立国之初,就设立了四个甲等军团、十六个乙等军团,还有相应的丙等军团支撑,总兵力可达一百二十万左右。

    虽然这些军团的实力与其名号并不相符,但因为大月州也是大汉帝国的州郡,其兵役制度还是很完备的,多得是预备役兵员。在冷兵器时代,人口和国土面积就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大月州进行特别征召令。凑齐一百二十万人其实还算少的了。如果伪月氏王真的需要兵员,采取先秦时期的征召规范的话,八百万人口,至少可以扩充出三百万军队!

    当然,军队的素质先不提的情况下是可以达到这么多的。

    由此可见。如果大汉在整个帝国进行紧急征召,想想看。六亿人口能够扩充出多少军队?至少一亿?。?!

    当然。这么多军队要吃要喝可是一个天文数字,就算户部的官员们不眠不休也筹集不出来,所以只能是理论上存在的数字罢了。

    扯远了,话题回到轮台城。

    暗卫给益公的情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讲述了如今大月州整个的民生状态---用民不聊生已经不能准确形容了,所以情报里用了“生不如死”四个字:“大汉遗失民心在前。伪王失民望在后,当下之大月百姓已不忍卒睹,皆以死为至高之归宿……或可策动之,余在筹备?!?br />
    意思是大月州的百姓对大汉已经失望了。而原本寄予厚望的月氏王如今也渐渐失了民望,他们都想干脆死了算了。

    这点显然是益公无法理解的。要么归顺朝廷,要么反叛到底,哪有两边不靠,只想着死?只想着死便也罢了,怎么还拿着刀剑与汉军决战沙???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

    其实这并不矛盾。益公是个军事家,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明白兵之上者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道理,但他不是社会学家,也不是心理学家,无法对此时大月州百姓的心理作出一个准确的预判。若是让沈云来,他或许会分析出一点心得。

    很简单,大月州,即后世的新疆地区,这里一向贫苦,是所谓的穷山恶水。这里的人一向剽悍,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事时有发生。在沈云原来那个时空的历史上,汉亡唐兴,这个地方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碰撞的重点地区。在唐太宗到唐玄宗这段时期,正是中东伊斯兰教扩张的极致时期,而伊斯兰教的教义在那时是激进和猛烈的,“不信真主者,即为异教徒,应杀之!”这点跟后来的基督教教义如出一辙。而大唐帝国当时的威风也如日方升,以激进为主的伊斯兰教文化和以儒家文化为主导的东方文明在这里剧烈碰撞,从而导致了让东方文明大为遗憾的怛罗斯之战。

    怛罗斯战后,大唐本有机会重新夺回这一地区的思想主导权,却因为安史之乱和大唐帝国的衰落不可避免的断绝了。伊斯兰文明就此冲进新疆地区,并席卷西北,直接蔓延到汉家土地上……

    而在现在大汉帝国延续千年的情况下,这里的人民依然是受到东西方双重文化影响最剧烈的地区。因为大汉帝国的强势,东方文化的影响力显然更为深入人心,但是西方文化的影响也是存在的。这两种文化的冲突,导致这里的民众普遍有着较强的剽悍气息,又保留着汉家文明“忠君爱国”“尊父护幼”的传统思想。

    正是这样的思想冲突,让他们在失去对大汉的信心和伪王的拥护后,爆发出了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心理状态。在他们内心里,就想发泄,用暴力去发泄,去破坏一切,让所有都化为齑粉,哪怕自己死了也在所不惜。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思潮,这种思潮其实在圣祖之前的汉末时期,大汉百姓身上也出现过。从而出现了征战不休的三国乱世,以及后来的五胡乱华。而圣祖的出现,将汉人这股暴虐转嫁到了国外,成就了一代伟业!

    而这种思潮的出现,其实与大汉数百年来不间断的烈烈武风培养不无关系。这个时期的百姓所尊崇的儒学,可不是南宋后被阉割的“伪儒学”,而是带有上古先秦时期的真儒学!在温文尔雅的外表下,狂暴野蛮的力量从未消失过---从孔子的“父母之仇”就可见一斑!

    这种思潮并不是无法引导的,只要处理得当,未必不是一种助力。在大汉统治了大月州五百年的基础上。在所有大月州的百姓都认同自己“汉人”这个身份的基础上,其实只要稍加引导,月氏伪王的统治将会被轻易推翻。

    不过,益公显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

    在暗卫情报的第二部分,主要介绍了如今大月州百姓的分布情况。首先是大月州南部已经没有活人。如今所有大月州的人都集中在伊犁、捐毐、身毒、海木等大月州北部、西部、西南部的数个郡县,这也导致了这些地方人满为患。食物不够。药品不够,鬻子而食的事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其次情报显示,瘟疫直接导致的死亡人数大概在二十万上下,而因为这场瘟疫间接死亡的人数却超过了六十万,大多数是没有吃的,然后被迫从军?;蛘咴诼揖斜簧?。最后,暗卫点明如今月氏伪王派出的十五万军队,是从伊犁、捐毐两地募集的最初的乱民,因月氏伪王是捐毐郡人氏。从这里招募的士兵算是他的同乡同族,忠诚度毋庸置疑。

    第三部分的内容,是暗卫对当前月氏伪王十五万军队的分析和报告。

    当前这十五万月氏军队,共有甲等军团一个,称“王都军团”,兵力五万人,王都军主将是月氏伪王的大王子挛骶阿巴斯,汉名张钰,颇有计谋,其父谋反,他出力颇多。

    乙等军团三个,分别为“伊犁军团”“捐毐军团”和“纳什军团”。前两个军团兵力为三万五千人左右,主将是月氏伪王的次子毐秣阿巴斯,汉名张显和季子覃偲阿巴斯,汉名张珏,这两个伪王子中,季子张珏颇具勇武,与挛骶感情深厚,而次子张显却颇为孱弱,与伪王幼子贡昆阿巴斯,汉名张宪来往密切。

    最后一个“纳什军团”,兵力大约为三万人,主要是负责后勤,此刻正驻扎在迪化城,主将是大汉追杀榜上最有名的默多克赞,伪月氏国的太尉。

    当然,暗卫的情报不仅仅如此,它还列出了当前月氏大军中的兵种构成,及有可能对大汉军队造成威胁的师团级军官的部分名字,比如王都军中的骑兵,大约有三万多,统帅为罗马前红衣军团军官斯洛达克斯等。

    对“罗马前军官”这个称谓,益公是嗤之以鼻的。无他,欲盖弥彰罢了。不过还正是这个欲盖弥彰,让大汉如今没有更好的办法对付罗马。就算抓到了斯洛达克斯也没用,罗马可以拒不承认。如果大汉此刻与罗马宣战,罗马怕是求之不得。而等大汉真的有实力要对罗马兴师问罪时,恐怕罗马已经先忙不迭跑来认错道歉了……可恶的西方人!

    ※※※※※※※※※※※※※※※※※※※

    “嗯,贵部有心了。本帅会上奏陛下,为贵部请功!”鄯善城的汉军主帐内,益公看完情报随手交给参谋封存,然后对一直站在旁边等候消息的暗卫人员道。

    “谢殿下!”暗卫来人躬身行礼,声音清脆。

    益公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道:“本帅记得,你姓鄢?”

    “是,小女子姓鄢,名如玉。乃大汉鄢家家主鄢准之女?!臂橙缬裉鹜?,小脸上都是脏兮兮的泥垢,除了两只闪烁的大眼睛依旧灵动,整个人哪有鄢家之女的风范?整个一大月州的乞丐婆。若是让方誊瞧见,指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呢!

    益公却不知鄢如玉与方誊的关系,他甚至不知道沈云跟鄢家长女的事,或许有人跟他提过这么一句,但说实话,益公是什么人,哪能什么事都记得清楚?他会多嘴问这么一句,不过也是感慨这么个弱女子还要扮作细作,辛苦地出入于敌军中间罢了。

    “你辛苦了?!币婀愕阃?,本要让鄢如玉出去,忽而又想起一事,抬头道:“本帅记得今日似有一批军资乃是由鄢家商行负责运送过来,运送者好像是乃父之子,你可去与亲人见一面。本帅这里还有些军务处理,晚点你再来拿批示吧!”

    每个暗卫将情报送达之后,都是要等接收人批示的。毕竟两军交战,可能还有些事情主将还没弄懂,需要特别注明让暗卫仔细查探的。虽然鄢如玉觉得自己的这份情报已经很详细了,可谁知道益公还需要哪些消息,也许只是月氏人今晚没准备马匹夜草,或者哪支月氏军队没倒马桶这些琐事呢?!所以鄢如玉一直等在这里。

    听见益公吩咐,鄢如玉这才缓缓退出营帐,转身奔向南城的辎重营地。

    “乃父之子”?鄢准有几个儿子?一个!那就是“帝都小霸王”鄢澄,那个对鄢如玉非常疼爱的哥哥。而鄢澄对自己这个妹妹的感情,也远远好过对大姐鄢如月。

    千里离家,出生入死,鄢如玉却只给家里留书一封,那种愧疚和对家人的思念在这一刻简直快要把鄢如玉这小小的心脏给涨破了。

    “家里怎么把哥哥派过来了?难道就没有别人了吗?真是的,战场上刀剑无眼,不行,我一定要让他赶紧回去!”鄢如玉心思热切,快速跑过长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