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七章 论方略,以守代攻】
    总的来说,鄯善城如今是破败的,月氏人与大汉两次争锋于轮台,鄯善城也被攻破了四五次,要不是两边都打发了性子,一来一回追来追去,而且两边都需要鄯善城这么个地方做后勤基地,没有对鄯善城进行屠城大掠之类的事情,不然现在这里还有没有百姓居住还是个问题呢!

    鄯善城的大街上来往的都是大兵,街边店铺也大都关门歇业,偶尔有那么几个百姓出入,也都是低着头匆匆而过,不敢逗留。鄯善城,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兵城。

    不过正应了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鄯善城算是墨山到乌苏之间唯一的可供大军休整的地方,不论是月氏还是大汉,都舍不得毁掉,再加上鄯善城本身并不具备固守的条件,要地都在轮台城,这也就保证了这里不管是谁做主,住在这里的人都会得到善待。

    到了南城,汉军的辎重都安排在这里。这附近倒是颇为繁华,还形成了个几千人规模的小集市,做生意的都是鄯善城本地的居民?;故悄蔷浠?,特别的地方也就有特别的模式。鄯善城虽然几经战火,但特殊的位置让它保证了自己的安然无恙,这里的百姓们也就出来做点大兵们的小生意,好赚点活下去的财物。

    当然,这种畸形的繁荣也有汉军辎重运输上允许商家参与的功劳。

    从圣祖时代开始,汉军的每次行动都会允许商户参加,在保证军需物资准确送达的同时,这些商人还可以参与贸易---贸易的内容包括奴隶、缴获……许许多多明的暗的财富在这里流通。这样一来,商人运送后勤补给,节约了汉军的军费支出?;垢倘舜丛炖?,一举两得的事。

    当然,除了这些,圣祖这个穿越者还发明了国债、战争债之类名目繁多的敛财方式,通通交给商人运作,从而快速敛集社会财富,为战争提供经费。这里就不一一细表了。

    唯一值得说道的是,这种模式也就适用于西疆方面军,例如北疆方面军这种需要孤军深入,而北疆本身也没什么财富油水可言的地方。商人的积极性就不那么高了。

    而这次参加运送后勤物资的,可不仅仅只有鄢家一个商户。鄢准是大汉商会的会长,经过沈云一番运作,保住了鄢家的命脉,鄢家要独立承担起整个平叛大军的后勤补给。相应的,后勤补给中的油水自然也就给了鄢家。

    鄢家也不是笨蛋。这么庞大的物资补给。所需要的资源和人力都是惊人的,在获得这么大油水的同时,鄢家所要承担的压力也是无比巨大。趋利避害,将?;奘巧倘说谋灸?。在最初筹备了海量的军事物资,免费提供给军方以后,后续的事情鄢家都跟其他大商家合作。有钱大家赚,这有压力自然也是大家一起承担。

    从1001年年末开始,到今年八月,鄢家居然将之前付出的都从中间赚了回来。

    所以总体算下来。鄢家不但没有被巨额的债务压垮,若是这仗再打上两三年,鄢家还能赚点血汗钱。如果运作得当,赚个钵满盆满似乎也不是梦想。

    有鉴于此,鄢家特别重视西疆方面军的后勤运输保障,还特地派了唯一的儿子出来押送。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鄢如玉到了南城边,绵延数里的一座巨大营地覆盖了南城内外,这就是辎重营地,共设有六个营门,营门内军规森严,时有兵丁巡逻。而营门外却是聚集着许多兜售商品的人。本地人,外来商人都有。

    当然,出于安全的考量,做生意的时间只能是中午,傍晚全城还是要宵禁的。同时做生意的地方也不得离营门太近,必须在三箭之地以外。

    这里是鄯善城,营地周围是有民居的,不过很多民居都被临时征用,甚至拆除,留出一大片的空地作为缓冲区域。而在缓冲区域边上,破旧的房子却是最为热闹。里面不时传来的淫声浪语,很明显的表达出这些地方就是俗称的暗娼、半掩门的勾栏所在。

    鄢如玉有暗卫腰牌,更有军队的身份证明,本打算走进营地里寻找鄢家商会的人,却没想到刚走过一间用脏兮兮的蓝布帘子遮挡的窝棚外时,突然被一个从里面出来的男人撞了一下。

    “哪来的乞丐婆子这么不长眼,敢撞你鄢大爷?!”撞了鄢如玉的男人踉跄了一下,却是反口大叫起来。

    鄢如玉一怔,抬头看去,却见这个明显刚从暗娼窝里出来,脚步虚浮的男人,正是自己想要找的哥哥鄢澄。

    鄢如玉是化了妆的,不然她这么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怎么可能穿越千里,将情报送到这里?

    鄢澄一时还真没看出眼前这个一身邋遢,满脸鸡皮的“乞丐婆”居然会是自己疼爱的妹妹,直到那“乞丐婆”一伸手,准确揪住他的耳朵,并且用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呵斥:“鄢大爷?鄢大爷?有种你再跟老娘这里叫唤一声试试!”

    在鄢家,虽然鄢如玉比鄢澄小一岁,不过因为女孩都比较早熟,再加上鄢澄和鄢如玉从小都是一起在青州长大,一向都是鄢如玉带着这个“小哥哥”,所以鄢澄疼爱自己这个妹妹之余,还是对她颇为敬畏的。从小他也没少挨鄢如玉训斥。

    鄢如玉一出口,鄢澄便瞪大眼珠,仿佛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个“乞丐婆”,鄢如玉杏眼环睁,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的哥哥,心里暗爽:看你还敢凶我,还不赶紧给我道歉!

    可没想到,等了半晌,鄢澄却突然一把抱住鄢如玉哇哇大哭,边哭边嚎:“我可怜的妹妹啊,哪个王八羔子把你卖到这里???居然把我妹妹糟蹋成七八十岁的老婆娘了,我可怜的妹妹啊,你才十八岁啊,哪个狗娘养的这么狠心啊……别让我找到他。找到他我非剁碎了喂狗不可……啊,我的妹妹??!”

    鄢如玉一听,不禁拍了自己脑门一下:唉,忘了我的小哥哥是个脑子不转弯的主……

    ※※※※※※※※※※※※※※※※※※※

    鄢如玉顶着一张臭脸跟鄢澄解释的时候,益公的营帐里也进来了数十人。

    “殿下,参谋部两百三十七人全部到齐,请殿下训示?!蔽椎囊幻傩>蔚木俸嵝匦欣竦?。

    相比于胡公只有几十人,四个小队的直属参谋部来说,益公的直属参谋团队就比较可观了。共有两百三十七个参谋,其中少校参谋十二个。单单生活参谋就两个。这两百多人分属十个小队,每个小队负责的事务不尽相同。

    对于益公来说,这还是他参谋部人数较少的时候了。当初在北海州无战事的时候,益公的参谋部足足有五百多人!至于现在这些人去哪儿,呵呵??纯匆婀晕鹘矫婢恼蹇刂屏兔靼琢?--都被下放到各个师镇旅团的部队当作战参谋去了,这也是益公指挥军队顺畅的原因所在。

    当然。这些人的参谋身份都是临时的。一旦战事结束就要撤回来,避免军队成为私人军队。即使这些人想留在地方,也不得再与益公有瓜葛,否则这皇权受到威胁就是从这种局面开始的,其他军官有权上奏。

    见人都到齐,益公点点头。在亲卫展开的地图前站定,指着地图上的标注道:“本帅接到最新情报,当面月氏叛军共有十五万人,隔着迪伦河与我大汉对峙的乃是月氏叛军伊犁军团。三万五千人,编制齐全。隔着塔里木河与我军对峙的是捐毐军团,三万出头,编制也是完整的。等下会把他们主将和各级师帅、镇帅的资料发给诸位,你们仔细参研,然后各自递交一份作战计划上来。要快,本帅在两个时辰后必须看见作战方案!明白?”

    “喏?!敝钗徊文逼肫胄欣?。

    一众参谋拿了资料,便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参研。而其中一人却走到益公身边,低声道:“殿下,之前的计划不执行了吗?”

    走近的人叫伍川,字泗州。并州人。算是益公的老部下了。他之前给益公提过一个作战方案,方案设计的很好,当时益公就决定采用的。但现在突然说要重做方案,对于一直在谋求益公麾下第一参谋位置的伍川来说有点难以接受。

    益公看了伍川一眼,心里对这个伍川还是蛮欣赏的,就是有点年轻人的急性子,说是急功近利也不为过。之前那份计划如果没有暗卫送来的消息之前,无疑是最好的。但现在嘛……

    益公沉默了一下,对他道:“泗州啊,你先看看情报再说?!?br />
    伍川不敢再多言,躬身退下。

    回到自己的小帐里,小队的人已经聚齐,也都眼巴巴地望着伍川,希望他给个答案。之前的方案是他们小队集体辛苦的结果,现在说取消就取消,所有人都希望有个解释。

    伍川也颇为无奈,将情报交给一个上尉,道:“别这么看着我,殿下让我们先看看情报?!?br />
    上尉拿过情报看完,忽然倒吸一口凉气,道:“泗州,幸好殿下没采用我等的方案,你看,塔里木河以北靠近车师的居然是月氏叛军中的甲等军团。若是按照你以暴熊卫侧击的方案,怕是会有所危险!”

    伍川赶紧拿过一看,顿时也是大吃一惊,快步走到地图前,仔细参研起来。半晌才道:“这兵力差距居然比斥候给出的多了一倍不止!”

    众人皆默然。

    其实别看之前皇帝给的圣旨是益公“节制甘、肃、雍、凉、宁五州军队,甲乙丙三等军团悉数听从调遣”,纸面上算着是有一百六十万人马,但跟北疆方面军一样,真正能够调派出来上战场的军团,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羽林九卫中,飞骑卫和烈武卫调往北疆战场,陷阵卫和飞鹰卫则派到了西疆。后来北疆吃紧,飞鹰卫又派了过去,所以现在益公这边也只有一个甲等军团,即纯步兵的陷阵卫。

    乙等军团方面,原甘、肃两州的三个被打残的军团也加入了西疆方面军。这三个军团补入春季征兵刚征召入伍的兵员,兵力人数倒是齐整的,但战斗力是要打个折扣了。除此之外,雍州和宁州各派出两支乙等军团,其中雍州的第二军团负责后勤保障,顶在前线的只有雍州第一军团和宁州第一、第二军团。而这三个军团因为战斗力还行,被益公派往玉门关,从若羌和精绝的南线进攻,现在退回玉门关,还没有赶到鄯善。

    也就是说。现在益公麾下能够调动的军队,其实就是一个甲等军团陷阵卫,和三个曾经被打残过,刚刚补满兵员不到半年的甘、肃两州三个乙等军团!满打满算也只是十五万人,跟月氏叛军兵力相当!

    当然。这里面还有汉军的战斗力普遍高于月氏叛军,装备、士气、后勤等等条件都要优于月氏的考量。不过在之前斥候的侦查中。两军的兵力数应该是汉军十五万对叛军七万左右。是呈绝对优势的兵力配比。但现在却突然接到消息说,其实敌军也有十五万人。而且情报显示,这十五万人都齐装满员,武器与正规汉军的装备无差别,士气更是旺盛---毕竟是月氏伪王的同乡亲族部队。

    这就让伍川等人感到震惊了。

    ※※※※※※※※※※※※※※※※※※※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伍川等人又一次集合在益公营帐。

    这次各个小队已经先统一的意见。主要递交了三份作战方案。益公拿起来仔细审阅,一边看一边点头。最后放下道:“泗州,你来说说你们的方案?!?br />
    伍川心头一喜,立即走到地图前道:“殿下。诸君,我小队拟订的方案是以守代攻之策。诸君请看,轮台城驻守迪伦河与塔里木河交汇点,迪伦河只有五十步,共有三座石桥相连,而塔里木河相距一百六十步,必须以轮台渡口为基点。此乃我军固守之依托点。只要谨守此四点,可保轮台城不失。在力保轮台不失的前提下,我小队属意,以甘州第一军团前师为前锋,先期鄯善渡河,抵达车师城堡,依托车师城堡外的宽大草甸,寻机将敌引到此处,然后以陷阵卫为前导,在此地与敌决战?!?br />
    伍川说完,益公问道:“诸位有何异议?”

    “殿下,属下有疑?!?br />
    “讲!”

    出列的是同为益公心腹的象郡人杜蔚,字帷亭。上尉军衔。他道:“众人皆知陷阵卫步战无敌,月氏乃大汉叛军,对陷阵军之威名定然有所知晓。属下判断,月氏叛军定然不会选择与我陷阵卫决战于平原之上?!?br />
    益公看了面有不愉的伍川一眼,道:“帷亭,那你将你小队的方案拿出来讲一下?!?br />
    “喏?!倍盼瞪锨?,指着地图上的轮台城道:“属下的方案与泗州兄的颇为相似,不过却不是以守代攻,而是全面防守?!?br />
    此话一出,众参谋顿时有点议论之声出现。显然,他们不能理解这句话。伍川露出不屑的神色,心道:开什么玩笑,全面防守?我堂堂大汉军伍,难道怕了月氏叛军,只能防守了吗?

    虽然许多人没有开口,但那种神情却无疑都表露出嗤之以鼻的意思。

    杜蔚不为所动,继续道:“属下以轮台城为基点,设下了四道防御线,一直延伸到墨山。其中以甘州第一军团、肃州第一军团、甘州第二军团为防守主力。同时立即命令雍宁二州的军队火速回转,争取在敌军攻破第四道防御之前堵在墨山。而在这个时间里,陷阵卫必须全力收缩,不许应战,以备最后之总决战!”

    杜蔚话音方落,参谋们就哗然大作,纷纷出言询问。当然,语气都不怎么好。

    益公看着群情汹汹的场景,心里微微一叹。再看站在人群中,任所有同袍口沫横飞,依旧神色不变的杜蔚,心里却又是一安。

    其实方才的计划,益公最中意的就是杜蔚的方案。其他人的方案,包括那些没有交上来的,益公都不甚满意。因为他们的方案全都充斥着一个思想,那就是进攻!不论这个思想下包括了多少所谓的迂回突进之类的奇思妙想,甚至有用骑兵横穿大漠,突袭迪化的荒诞主意,都不能掩盖他们内心的进攻**!

    而现在,大汉缺少的是进攻吗?

    不,不是的。

    将暗卫的情报反复斟酌后,益公愈发觉得,这里面有一丝丝阴谋的气息。

    虽然益公不知道如何引导大月州百姓的思潮,但在军事谋略上面,他却有着天然的敏锐。特别是在北疆方面军陷入窘境之后,益公已经完全正视了月氏这个对手。月氏伪王能够在朝廷当中走上三品大员的位置,而后隐忍这么多年才爆发,岂会是易与之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