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八章 李陵碑,血战轮台(上)】
    月氏伪王先是壮士断腕般毁了迪化,然后又在知晓汉军有陷阵卫这样一支正面决战劲旅的情况下挥兵东进,似有与大汉决战于轮台城下的打算,这明显就有问题。更何况,轮台城之前就被月氏人攻破过,再攻破一次又有何难?

    很显然,月氏人最想汉军做的,就是继续保持汉军以往的风格,进攻、进攻、持续的进攻!

    敌人越希望你做的,你越不能做。

    这是统兵为将者所要学的第一门课。益公不会不知道。

    既然敌人想让你进攻,那我就偏偏不能进攻。不能进攻,那就只有防守。

    其实选择伍川的以守代攻也不无不可,可益公出于直觉,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若是胡公殿下,或许就会冒险尝试一番,但益公不会。他一向讲究沉稳,兵势厚重,善以堂堂正正之势碾压对手的一切阴谋诡计。走奇弄险不是他的风格。所以,杜蔚的方案得到了益公的属意。

    参谋部是统帅掌握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统帅能否对军队如臂使指的重要因素之一。任何一个参谋部都会得到统帅的重视。当然也包括益公。

    不过益公的性子与胡公却是大相径庭。在战阵上,胡公喜好行险,用奇兵;益公却比较保守,用正兵。在内部问题上,胡公喜欢用刚猛的手段统一整个参谋部不和谐的声音,比如直接剔除不受控制的人,或者提拔另一个人去牵制另一个人;而益公却会用较为温和的手段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伍川和杜蔚都是他较为欣赏的人才,他不想让两个人难堪,所以并没有在这次会议上直接下令采用谁的方案。而是让他们都将方案提出来,接受众人的讨论。

    很显然,伍川的方案更得人心。但却不能让益公满意。益公又该如何做呢?

    各打五十大板。和稀泥?这显然是不可取的。战场不是儿戏,益公不会选择这种朝堂文臣才会使用的路数。

    “参谋部全体人员留在营帐内,必须统一出一个观点方可离开?!闭饩褪且婀拇矸绞?,让他们自己吵去,必须吵出一个结果来。

    而另一方面,益公却先回到后帐,通过亲卫对整个西疆方面军下达了军令:“让陷阵卫退后五十里……令甘州第一军团军团长司徒功、第二军团军团长杜善、肃州第一军团军团长英奇来后帐议事?!?br />
    ※※※※※※※※※※※※※※※※※※※

    司徒功、杜善、英奇三人是这一任的甘、肃乙等军团的军团长。而且是从原甘州第一军团、肃州第一、第二军团中提拔起来的。

    这个提拔其实有点奇怪。正常来说,一军的军团长,一般不能从原部队提拔,而应该进行平级调派任职。目的是防止私家军出现??扇缃裾馊Ь诺那榭鲇械闾厥?。

    在大月州叛乱的第一时间,甘州第一军团、肃州第一、第二军团是最先出墨山,攻焉耆、乌曼的。而这两支军团却遭受了帝国五百年来从没有过的重创。损兵折将、辎重尽失不说,三个军团长都相继战死了!这件事可以说已经让甘、肃两州的军团成了整个帝**队里的大笑话!而在军队上层军团之间,甘州、肃州乙等军团的军团长之位更成了诅咒一般的禁忌。谁都不想去接手。于是只好从原部队里提拔了仅有上校军衔的三个人出任军团长。

    当然,为了防止私家军出现。这三支乙等军团都被重新整编。新补充的兵员只征召少部分甘、肃两州的新兵,大部分的补充人员都来自帝国老州各个州郡春季征兵的兵员。

    另外,肃州军团因为还要负责玉门关守卫,所以这次只给了一个军团的编制,反倒是甘州地区渴望洗刷耻辱,所以给了两个军团名额---别小看这一个军团的名额。多一个军团编制就等于甘州要多承担一个军团的善后抚恤工作,这对于地方行政系统可是不小的负担。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甘州的州牧及州尉、州丞等一干文臣们被大月州反叛一事逼的狠了,想赶紧帮着军队把叛乱平息的态度。毕竟一旦战事不利。月氏叛军往东,第一个遭殃的就是甘州。

    以上种种,使得甘、肃两州军队的求战心是不容置疑的,但因为这三个军团长的年纪有点低,年龄最大的是司徒功,四十岁,从军二十二年。最年轻的是英奇,三十岁,从军才十二年。

    三个人都没有从正规军校毕业的履历,是从基层小兵升起来的。而且他们三人,只有司徒功在任军团长前是上校军衔,其他两人原本都是中校,只是为了担任军团长,所以给他们破格提升了一级军衔。

    没有军校毕业履历,军衔又低,这在军中代表了没有足够的资历和威望,没有资历和威望,更可怕的是他们才接任军团长不足半年……种种条件限制,只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们还没有培养出属于自己的参谋团队,也就是说,他们对自己手下的部队掌控力还很不足---这也是现在伍川、杜蔚等人认为甘、肃两州军队战斗力普遍不足的最重要原因。

    所有人都知道,掌控力不足导致战斗力不行,这件事并不能怪司徒功、杜善和英奇三人,谁让之前的军团长秦文广、祁漫、查簧三人把军队都打光了不说,在关键时刻,还将参谋部当警卫部使,结果让那些参谋人员尽数战死,一个都没活着回来呢?!

    当然,如果那些参谋人员有幸存的,估计也轮不到他们三个来当军团长。真不知这对于他们三人来说是幸还是不幸!

    ……

    益公将三人扫视一圈,三个军团长都带着激动的神情站在面前。

    益公心里微微叹息,还是太年轻了。而且没有统帅大军的经验,为将者需喜怒不形于色,可看看他们,一个个都像面见长者一样激动。特别是那杜善,激动的全身都在发抖,垂放在大腿边的手使劲攥着裤沿,像是要晕过去一样,这样的人怎能当统兵大将独当一面?

    可益公也只能心里微微腹诽罢了。在提拔之前,也就司徒功是镇帅,算是有点为将的潜质,而英奇是旅帅,那杜善压根就是从部帅直接提升军团长的。如何能不激动?

    说起来,倒是司徒功和那最年轻的英奇还算看的过眼。司徒功毕竟有二十二年的军龄?;沟惫蛩?,内敛程度差了点,但勉强使用倒也还行。英奇刚刚三十就晋升了上校,可以预见,此战过后只要不死升大校是板上钉钉的事。他也能保持激动而不紧张的态度就难能可贵了。

    在东方老者眼中,年轻人就是要沉稳。不骄不躁才是值得信任的。至于杜善。益公已经有点放弃了的打算。

    当然,现在无将可用,只能先凑合凑合了。再说打防守战,像杜善这样的反而更不会坏事,毕竟他感恩心重,不会违背自己的命令。

    益公心里想着。嘴上却道:“三位军团长先坐下,仔细说说如今部队的情况吧?!?br />
    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司徒功咳嗽一声,缓缓将自己甘州第一军团的情况说了一遍,大都是之前就准备好的。诸如军团内各级师帅、镇帅、旅帅的任命,还有后勤辎重的分配,兵力兵种的安置等等,倒也中规中矩。

    杜善就有点紧张了,好几次都说错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结结巴巴的说完,他倒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益公在那里看着都累,刚硬的眉峰皱起,不满至极。

    轮到英奇时,这个三十岁的军团长却是语气铿锵,一开口便是:“启禀元帅,属下军旅与司徒殿帅的情况大致相同,属下就不一一禀报了,不过属下有几件其他事需要元帅特批?!?br />
    “哦?你说?!北纠刺派扑祷坝械惴吃甑囊婀?,头一次听到这么简短的汇报总结,倒也觉得轻松,在坐榻里挪动一下,换了个姿势,静静倾听。

    英奇正色道:“元帅,属下希望元帅给予特别晋升权限,不需要晋升太高,部帅级别就行?!?br />
    正常而言,大汉帝国的军队里,军团长的任命权限是很有限的。除了自己的参谋部、警卫部和亲卫部等直属单位之外,军团长不能在军中想提升谁就提升谁。诸如师帅、镇帅、旅帅、部帅、曲帅的任命权限更是没有,都需要要通报元帅,或者是兵部、枢密院一层层上报,最后才能确认。如果在战时,大汉也自有一套法则,诸如部帅阵亡,第一曲曲长自动升任、或者参谋部部帅自动接任之类的规定,以此来保证军队的正常运转。

    当然,最基层的伍、排、连、营等职位是由曲长负责的,军团长没有直接干涉到基层任命的权限,只有推荐的权力---当然,他们的推荐一般会被认可,只是这与英奇如今要征求的特别晋升权限不同。

    特别晋升权限是大汉军队中的特例。这晋升可包括了职位和军衔,虽然没有军勋的内容,可一旦将特别晋升权限下放,那这英奇在肃州第一军团的权力就大了。

    益公微微蹙眉,但没有立即反对,而是问道:“说说你的理由?!?br />
    英奇更加挺直腰背,整个人似一把出鞘的剑,锋芒毕露地说:“谢元帅不责罚属下逾矩。属下索要特别晋升权限其实也是为了如今的战局。现甘州第一军团前师一部驻守轮台城,为防止月氏叛军进犯,司徒殿帅将前师一万余人全部压在了轮台周边……但想必元帅清楚,司徒殿帅军中许多师镇军团当年其实与司徒殿帅同级,这个安排让许多师镇军官颇有意见,认为司徒殿帅是想耗光他们的元气。虽然司徒殿帅不说,可那种尴尬和怨气却是让人看着不服?!?br />
    说到这里,司徒功明显不自然起来,看向英奇的眼色有点气愤,但又隐隐有点感激。

    其实这的确是司徒功的最大烦恼。毕竟他麾下的这些师镇旅级军团,很多都是他当初的同袍,有几个甚至比他还要老资格。但却因为益公在点军谱时,随便勾选了他司徒功的名字,好运气就让他坐到了军团长的位置。

    杜善和英奇也是这样被益公提拔起来的。纯粹是靠撞大运。对于运气,汉人虽然渴望,但不是人人都服气。

    “凭什么那个有运气的人不是我?”很多人都会这么想,从而满肚的怨气。

    尽管当了军团长后司徒功尽心竭力,将麾下师镇旅部级别的军官名单都安置妥当,推荐给元帅,在里面严守规则,不徇私任命。更将几个怨气比较大的都推荐到了师镇一级,虽然最后能决定的还是益公,但司徒功还是希望借此能平息他们的怨气。

    可没想到那些人不但没有感激,反而愈发觉得低了司徒功一级,经常有风言风语冒出来。甚至有一次召集开会却不到场的情况。

    这在大汉军律中。已经是可以问斩的罪名了。

    益公对这些事也略有耳闻,他的军纪处也不是吃素的。不过益公将他们提拔起来。也有考验他们的因素。如果他们连下属都搞不定,还怎么指望他们独挡一面?所以并未干涉,任由他们搞去。

    后来也证明,这些人虽然刺头,但在打仗方面绝不含糊,士兵也训练的有模有样。在司徒功的军令下,也不敢做阳奉阴违的事,毕竟大敌当前。安排到轮台城最前线的事也布置的很好---当然,私底下的抱怨也肯定是有的。

    益公看着英奇。却没有说话,而是准备继续听他怎么说。

    英奇见益公不表态,心里也有点慌,拿出司徒功的事来说,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军队和杜善的军队也碰到了类似的情形,他们两者的军队还没有要拉到第一线去,所以情况相比司徒功更加严重。已经有三次升帐议事都没有到齐人员的情况了,再这么下去,英奇的军团长威信将荡然无存。

    “元帅,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事不决将可能导致整场战役失败。属下观之,最多三日,月氏叛军与我军将有大战,属下向元帅求特别晋升令,只求到部帅一级,就是希望为我军增添一份战力,卫护我煌煌大汉之烈烈武风!绝无私心!请元帅明鉴!”英奇咬着牙说完,然后拜伏在地,向益公行了个郑重的大揖礼。

    司徒功和杜善也纷纷醒悟,想要真的彻底掌握军队,必须经过益公,这是他们争取的最佳时机了。于是他们也跟着拜伏在地,同声道:“请元帅明鉴!”

    ※※※※※※※※※※※※※※※※※※※

    鄯善城西,肃州第一军团驻地。

    英奇一进营门,便有两人上前。

    其中一人穿着制式军服,身配波水剑章,看上去俊俏无比。他望了一眼英奇的神色,顿时笑着作揖道:“恭喜殿帅、贺喜殿帅,得偿所愿了!”

    英奇的确是神采飞扬,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含着笑意:“人胥贤弟不也意气风发么!怎么,今日与永殇君没去找你们营帅的麻烦吧?”

    此人正是沈云在淮南侯府认识的公孙大娘弟子方人胥。而他身后的,正是淮南侯家的方仲方永殇。

    说来他们两人参军之后的确吃了不少苦头,特别是方人胥,如今的皮肤颜色与之前比起来黑了可不止一倍,不过也让他看上去更加健康和耐看,不似之前小白脸那般了。

    方仲还是像之前那般有点木讷,不过却不傻。方人胥也肯照顾他,两人入伍集训之后,便被分派到了西北。当时因为水土不服,两人还生了好大一场病,不过在军队医官的照料下,倒也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当然,那时候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尉兵,直到方人胥见到英奇。

    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风云际会,英奇是蜀郡人,英奇的父母与方人胥的父母是好几代的邻居,小时候,英奇还抱着方人胥去摘过山间野果呢。双方父母见他们投缘,便让他们结拜为兄弟,并留了信物。

    后来方人胥随父母出外经商就分开了,再后来方人胥悲惨到流落异地,最后拜入公孙大娘门下。

    而英奇则在十八岁那年入伍参军,最后因缘际会,居然三十岁就当上了军团长。方人胥和方仲两人是补充到甘州的小卒子。英奇却因为各方面的掣肘,不得不亲自下基层巡视,以此增加自己的威信,就在这个类似于作秀的巡视过程中,方人胥认出了这个结拜兄长。

    接下来就更简单了,英奇将方人胥和方仲都调到自己的亲卫部。当然,方人胥没把方仲的身份告诉英奇,没那个必要。不过方仲这人天生神力,在亲卫部可谓打遍上下无敌手,那份战斗力。若放在战场上方人胥都不是对手,毕竟方人胥擅长的是击剑之术,灵动是他的根本。

    在了解到英奇的烦恼后,给淮南侯当过幕僚的方人胥便给英奇出谋划策。其实方人胥的计策还是蛮阴险的,那就是把事情闹大!

    “益公肯定有眼线布在各个军团中。他肯定也知道兄长所遇到的困难,但他不闻不问。首先是为了考验兄长的能力。其次是觉得这些事还不足以让他大动干戈,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将水搅浑,让这事情更大。当然,得掌握好分寸,小弟觉得。让永殇君去闹腾一番是不错的?!闭饩褪欠饺笋愣杂⑵嫠档幕?。

    不得不说,这一招还真管用。方人胥整天没事就带着方仲到处去找各部曲营连的军官们单挑。这样不仅将事情闹大,还能看出这些基层的军官中到底哪些是有“后台”的,哪些是还在选边站队的。哪些又只是一腔热血的……军中汉子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加上方仲的武力值爆表,倒是很快就给英奇笼络了一大批基层军官。由此方仲和方人胥还被偷偷称为“小霸王”和“腹黑军师”。

    当然,这些举动还是需要英奇帮忙的,比如闹的大了,英奇必须出面责罚,然后让军纪处的人来惩处一番,这一来一回间,益公肯定关注到了肃州第一军团的情况,同时英奇还有借口安排人事,将某些刺头彻底清理出去,安排自己的人,可谓一举数得。

    英奇发现方人胥对他的帮助甚大,于是想将他调入参谋部,方人胥自然不会反对,但方仲却不愿意去。

    “我又不懂军略,还是让我上战场吧,用手中刀剑搏个万户侯!”方仲憨憨地说。

    对此英奇也没有反对,不过他手上没有任命权,只能让他混在亲卫部里。

    再后来就是轮台城发现月氏叛军,随着局势越来越紧张,英奇和方人胥商量后觉得此事不能再拖,肃州军团想要尽快形成战斗力不能依靠这么缓慢的法子了,于是就有了这次英奇对益公的摊牌举动。

    回到营帐,英奇处理完一些手头上的军务,发现方人胥和方仲依旧无聊的在沙盘前玩泥巴,顿时笑道:“人胥,你跟永殇君今天怎么没去找人麻烦???!”

    方人胥笑道:“肃州军中已经打服了,暂时没人敢挑战我们的‘小霸王’,倒是甘州第二军团那里据说有个叫王猛的,武力不俗,若是有机会,永殇想去领教领教!”

    方仲也道:“不错,我也听说那王猛力能扛鼎,楚州人。殿帅要是方便,给我开个条子,我去找他?!?br />
    军人在这个战时是不能随便离开营地的,要去另一个军营更是要开具证明。

    英奇哈哈一笑,道:“王猛你们就别找他麻烦了,他是杜老兄的妻弟,可是杜老兄的心腹王牌,要是被你打败了,他那张老脸往哪儿放?今天他在元帅帐前就够丢脸的了……”

    英奇口中的“杜老兄”自然就是杜善,两人之前在肃州第一军团任职,算是老相识。所以对他的底细还是清楚的。事实上,不但英奇和杜善,就连司徒功之前也是有点自己的关系在,不然益公也不会随便点他们当军团长,其他人以为他们就是撞大运,而实际上却是有益公自己的考量,所以才任命他们三人。

    英奇正跟方人胥和方仲说着杜善方才的搞笑表现,逗得两人哈哈大笑。这时,有亲卫急匆匆进来:“殿帅,元帅有令,明日召各军团长去乌曼古城?!?br />
    英奇一怔:“离这里二十里的乌曼古城?什么事?”

    亲卫摇头:“不清楚,传令兵发了军令就走了,请殿帅查看?!?br />
    英奇拿过军令,只见上面很简单的写着:“令肃州第二军团军团长英奇携一众参谋前往乌曼古城,到达时间汉元1003年九月初八。另,乌曼周边防卫事宜交由肃州第二军团负责,立即执行?!?br />
    看着这份没头没脑的命令,英奇皱着眉头对方人胥道:“人胥,你看这命令该如何?”

    方人胥也颇为头疼,不过还是道:“不管如何,这防卫工作不能怠慢,这里离乌曼古城不过二十里,又有直道相连,一个时辰便可到达。殿帅赶紧安排前师开拔吧?!?br />
    英奇点点头,忽而想起一事,道:“对了,另外元帅要求参谋一众随行,我估计可能到时候会有个问对,还是通知其他参谋准备为好。人胥,我可看好你??!”

    “是,定不负殿帅期望!”方人胥干脆地行了个军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