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九章 李陵碑,血战轮台(中)】
    乌曼古城位于鄯善城西南方,是塔里木河河谷地带与沙漠的交界。

    这里曾是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中转站,车师国和乌曼国都曾显赫一时。圣祖西征,将这两个国家都给灭了,并设了车师郡和乌曼郡两处郡县。

    两百年前,狂暴的沙洲汹涌而来,将乌曼周边的绿洲都给吞噬,导致乌曼古城的彻底没落。站在古城城头,即可遥望南边寸草不生、巍峨古朴的山梁---山梁上全是金黄色的沙子,这是名副其实的沙洲!

    “再过十年,乌曼古城将不复存在矣!”英奇望着远处的沙丘山梁,幽幽长叹。

    虽然乌曼古城濒临沙漠,但由于这里是塔里木河河谷南面山梁的制高点,从这里可以俯视塔里木河河谷,若是需要,还可以从这里俯冲而下,形成绝大的地形优势,所以一直以来乌曼都作为一个鄯善城的两翼来守卫。

    必须说明的是,在西域这片土地上,大汉的军事防御系统是由城堡构成的,轮台城就是一个小堡。而鄯善城和乌曼古城却不是城堡,而是古城,由原来鄯善国、乌曼国的国都转变而来,其形制与大汉诸州等同。不过鄯善城和乌曼城都没有城墙……

    “新州无垣”,这是汉圣祖定下的铁律。如今这个铁律却成了大汉军人们的无奈。没有城墙的城市想要抵御进攻,就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必须崇尚进攻。这也是守鄯善必须守轮台的原因,毕竟只有轮台一个城堡。

    北面倒是还有一个车师城,那算是一个中堡,已经由甘州第二军团派一镇兵力驻守。但新州的城堡大都荒废,物资不全。墙体破损严重,能否坚守还真难说。

    肃州第一军团在乌曼古城,借着这里的民居,和以前摧毁城墙时还剩的墙基构筑起一道道简易的防护栏,同时将斥候撒出去二十里,随时侦查周边的环境。

    第二天一早,甘州第一军团的司徒功和第二军团的杜善到了。他们都带了自己这段时间组建的参谋团队和一支亲卫,大概两千人左右。

    三个军团长都是熟人,见面后少不了一番热络。特别是对英奇,司徒功和杜善都非常友好。

    怎么能不友好呢?昨天那个特别晋升权限可是英奇为他们争取的。虽然最终也没有要到部级的,只有曲帅级别的晋升权限,可也让他们在底下军官面前大大露脸长威信了。这都得感谢英奇。

    热络完,英奇把话题说到这次聚齐乌曼古城。

    “司徒殿帅,你可知这次元帅将我们召到乌曼古城是何事吗?”

    司徒功已经年过四旬。颌下却没有蓄须,而是密集的胡茬布满了干瘦的脸颊。显得有些苍老。

    司徒功道:“冉先不必多礼。我痴长几岁,叫我达丰吧。人美也这么称呼便是?!?br />
    司徒功,字达丰。英奇,字冉先。而杜善,字人美。这人美,是成人之美的意思??刹皇撬邓顺さ钠?。

    虽然司徒功这么说,不过英奇和杜善自然不会真以字相称,遂以“达丰老哥”称之。

    司徒功望着远处的山梁,道:“冉先、人美。你们可知这乌曼古城的由来?”

    关于乌曼古城,两人自然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司徒功既然会这么问,想必还有别的说法,所以两人对视一眼,并不插嘴。

    果然,司徒功也没指望他们回答,而是继续道:“乌曼乃是原匈奴西迁之后裔所建之国,赤眉之乱时,我朝分裂,老州疲蔽,乌曼还曾东侵,兵祸连结甘肃雍凉四州。后我光武大帝崛起,复统西域,乌曼便也臣服我大汉??上?,赤眉方亡、黄巾又起,大汉又一次四分五裂,多亏圣祖皇帝一统天下,令锦公马超挥兵西进,一举灭了这朝三暮四之乌曼国。于是便有了这乌曼古城?!?br />
    司徒功看向两人,忽而笑道:“两位贤弟是否想问,这些都是小学史书便有记载之事,为何我会现在提起?”

    英奇看了杜善一眼,拱手道:“还请达丰老哥指教?!?br />
    司徒功哈哈一笑,既而挥手一扫远处弥漫黄沙的天地,铿锵道:“两位贤弟,这乌曼古城在武皇帝时期还另有一番故事啊,我也是昨日接到元帅驾帖方才想起……”

    英奇和杜善正要听他说完,这时有传令兵奔至,叫道:“殿帅,元帅大纛来了?;褂畜戳势?!”

    三人皆是一怔,一般来说,益公身为西疆方面军,出行到何处举着元帅大纛便是,抬出大汉蟠龙皇旗的行动可是少有。如果是一队小兵打着皇旗或许不会让人有那么多联想,但益公这个身份打着皇旗来,可比拟帝国皇帝亲临了。

    司徒功赶紧跟英奇、杜善两人前去接驾,路上司徒功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终究没有把话说出口。

    益公驾到,还带来了他的参谋团队和一众亲兵,足足两三千人的规模。这小小的乌曼古城似乎一瞬间成了西疆方面军的重要据点,若是月氏人此刻大举来袭,将乌曼古城拿下的话,大汉西疆方面军必定瞬间崩盘,甚至连甘肃雍凉四州都难以保全。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为了这次来乌曼古城,昨晚司徒功已经命令一旅士兵发起攻势。英奇也将肃州第一军团的两个师调来,彻底堵住月氏人可能南下乌曼的可能。即使月氏人有这个念头,并且能在短短一天之内调集足够的军队来围攻乌曼,益公他们也早就回到鄯善城了。

    ……

    益公大纛直驱乌曼古城,却没有进去,而是在城外汇合了司徒功、杜善、英奇三人后,没有任何解释,直接奔向乌曼古城外的那道山梁。

    已是正午,阳光刺眼,照在沙丘上使得温度奇高??柘碌穆砥ザ挤⒊隹赃昕赃甑拇⑸?。

    英奇跟在益公的后面,四周是同样埋头赶路的大汉军卒。没人开口询问这次行军的目的地是哪里。已经离乌曼古城有六里了。站在山梁上,乌曼古城只是远处的一个黑点。

    益公周围是他的亲兵,还有几个心腹参谋。伍川和杜蔚也在其中。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偶尔一丝凉风吹过,卷起漫天的沙尘,吹得人感觉沙沙的,忒不舒服。

    就在英奇打算派人上前告知益公不要再往前走时,益公已经停下脚步,周围亲兵斥候将警戒撒出去数里。

    益公在一片沙丘前停下,这片沙丘有点古怪。正在山梁的背面,还长着几丛杂草,草丛下有一块青灰色的石头。

    “这是哪儿?”杜善靠近英奇,奇怪地问。

    英奇摇摇头,看向司徒功时。却见他脸上带着释然,然后扭头对英奇和杜善低声道:“两位贤弟。这就是愚兄方才想说的?!?br />
    这时。益公让人清理那块石头,英奇发现那块居然不是石头,随着沙尘被扫去,渐渐露出半截---居然是一块石碑!

    “这是李陵碑!”司徒功沉声道。

    英奇、杜善,包括身后的所有参谋、亲卫等大汉将士同时面色一肃。所有人都没想到,益公不惜冒险来到这里。居然是为了来看李陵碑!

    ※※※※※※※※※※※※※※※※※※※

    李陵是谁,有人或许不清楚,但说起李陵的祖父李广,那就是无人不知了。

    李广是汉武帝时最著名的飞将军。让匈奴人闻风丧胆??删褪钦庋晃幻?,生前却无法封侯。直到死后才被追封。在他的一生里,参与了汉武皇帝元朔二年的河南之战、元朔五年的漠西之战,及元狩二年的河西之战。三场大战这位老将却只能成为卫青、霍去病的陪衬??梢韵胂?,他必定也发出过与后世周瑜同样的感慨:“既生瑜、何生亮?”

    与这位忠烈无双,一生都奉献给了汉刘皇帝的李老将军相比,他的儿子李陵在大汉史书上却只能留下一个“叛逆”的名声。不过,他算是中国历史上名声最好的一个“汉奸”!

    大汉天汉二年,他领五千步卒出居延海,辅助贰师将军李广利征匈奴,兼护卫辎重粮草。当时汉军的主要进攻方向是西边,贰师将军李广利正与匈奴右贤王打的难解难分。李陵率兵却在?;剑ń衩晒啪衬诘陌⒍┥街卸?,放在本书就是飞云堡一带,沈云也在这里与月氏人大战)与匈奴单于且鞮侯三万骑兵遭遇。

    李陵有护卫辎重的重任,不敢轻易与敌决战,所以屯兵山上。汉军以辎重车为营,布阵于营外,前列士兵持戟盾,后列士兵持弓箭。匈奴见汉军人少,便向汉军进攻,结果遭到汉军千弩急射,匈奴兵应弦而倒,被迫退走上山,汉军追击,杀数千人。单于大惊,急调左右部八万余骑攻打李陵,李陵且战且退,士兵伤重者卧于车上,伤轻者推车,再轻者持兵器搏战。李陵说:“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原来刚出征时,一些关东盗贼的妻子因迁徙而随军,为士卒妻妇,藏于车中,后被李陵发现,全部处斩。第二日再战,斩首三千余级。

    之后就是漫长的追击和阻击战,五千汉家精锐最后仅剩不足五百人,李陵长叹说:“兵败,唯死而已!”军吏说:“将军威震匈奴,天命不遂,后求道径还归,如浞野侯为虏所得,后亡还,天子客遇之,况于将军乎!”李陵说:“公止!吾不死,非壮士也?!庇谑钦毒§浩?,将珍宝埋于地中。李陵慨叹说:“复得数十矢,足以脱矣。今无兵复战,天明坐受缚矣!各鸟兽散,犹有得脱归报天子者?!币拱肜盍暧氤砂埠詈幽曷首呈渴嗳送晃?,被匈奴数千骑兵追击,韩延年战死。

    此战之后,李陵所部已经没有任何回到大汉的希望,最后为了让被生擒的袍泽能够回转,李陵降了匈奴。汉武帝闻听,顿时勃然大怒,下旨诛杀李家三族!

    汉朝使者曾在后来见到了李陵,李陵说:“我为汉将,率领五千步卒横行匈奴。杀敌数倍,战至矢尽弓断,连车辕都拆下来当武器使……五千将士生还不足其一,仗打到这个份上,我哪里对不起大汉?为何要诛杀我全家?”

    汉使被问的有些尴尬,便反问:“你不是在教匈奴人用兵打我大汉吗?”

    李陵愤愤不平地说:“那是李绪,不是我?!?br />
    这段对话传回国内之后,对李陵的争议就更加大了。所有人都认为李陵战至最后一刻,已经算是尽忠了?;实鄄晃试涤杀阒锷比?,实在有点过了---这也是司马迁的意思。于是司马迁被割了。

    事实上后来率领匈奴兵攻打大汉的是李绪,而不是李陵?;实壅嬲锷崩罴胰?,也是因为李陵帮助匈奴人打仗。李陵痛恨因李绪而导致自己全家被杀,所以叫人刺杀了李绪,为大汉剪除了一个祸害。

    后汉昭帝即位。有人要为李陵平反,遣使来招降李陵。李陵却沉默良久。半晌才说:“吾已胡服矣!”终生没有再回汉土。

    正因为他这个决定,导致汉廷的宣传无法为他彻底平反。他就始终只能挂着一个“汉奸”的罪名而传诸后世。

    ※※※※※※※※※※※※※※※※※※※

    李陵是陇西人氏,放在如今的大汉就是甘州人。如果再放大点,说他是乌曼古城这边的人也不无不可。

    因为李陵的争议性,在大汉文化的传统中,是不能给李陵立碑的??扇缃?。这块李陵碑就矗立在此。这让英奇等人都惊异不已。唯有看向司徒功,似乎司徒功会比较清楚。

    三人中,唯有司徒功是甘州本地人。他幽幽道:“其实这李陵碑是圣祖陛下立的!”

    什么?

    英奇和杜善同时一惊。圣祖皇帝就是所有汉人心目中的神坻。圣祖皇帝一生所做的每一件事,大多数的汉人都能倒背如流??稍谟⑵婧投派频募且淅?,却从来没有印象说圣祖曾在这里为李陵立碑??!

    司徒功解释道:“我知道你们很奇怪,圣祖陛下为何会在这里为李陵立碑。事实上,圣祖为李陵立碑一事也就在甘州附近流传罢了,并没有真正记录在史书上,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至于圣祖立碑的目的,我也是小时候听家人讲故事的时候说起的,说是当时锦公马超奉命西征,圣祖带他到这里,并在这里立下李陵碑,对锦公道:‘大汉唯有一个李陵,然卿非陵,勿失朕望,盼卿凯旋!’”

    “大汉唯有一个李陵”,这句话可谓意味深长。圣祖是想为李陵平反,认为只要尽到军人的职责便可?还是以李陵之事鞭策锦公马超,不可重蹈李陵的覆辙呢?

    没人能够回答。

    漫漫黄沙下,李陵碑又重归于黄沙之中?;蛐碓俟改?,便没有人能够找到这块石头,李陵碑终将永远覆没在这滚烫的黄沙之下,一如大汉将士滚烫的热血!

    司徒功说的时候,方人胥一直站在旁边倾听,不知为何,他听的有些感动??醋爬盍瓯姆较?,还有静静站在李陵碑前不言不语的益公,那背影似乎在这一瞬间有些萧索。

    益公带他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祭拜李陵吗?可益公并没有让人奉上酒水香烛。以李陵为戒吗?可益公却并没有跟他们说一个字,似乎就是让他们看着李陵碑,想着这个人,想着当年万里远征,死战不休的李陵将军,想着那个最后降了匈奴,却不肯为匈奴作战的李陵……

    益公到底想表达什么?没人知道。但好像众人又知道了点什么。每个人心里的感悟各不相同,但又似乎契合在了一起。

    ……

    当夜,益公返回乌曼古城,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令,甘州第一军团司徒功防守轮台城-乌曼古城-车师城一线?!?br />
    “令,甘州第二军团屯驻鄯善城,以为第一军团之策应?!?br />
    “令,肃州第一军团携带粮草辎重守焉耆?!?br />
    “令,陷阵卫全军移师墨山,不得军令,轻易不可出?!?br />
    同时,益公将元帅驻跸地点搬离了鄯善城,而是直接挪到了轮台城!

    此举无疑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益公的举措无疑是走防守,但他身为大汉元帅却跑到了第一线,这似乎又是想进攻。这个安排一时间让所有汉军都有措手不及之感。

    当然,月氏人也同样感到莫名其妙。当轮台城那破旧的堡壁顶上升起象征大汉益公的大纛时,所有月氏人都愣住了。

    “汉军这是要进攻了?”月氏右翼营中,一个有着鹰钩鼻的中年人欣喜地问。

    回答他的是一个穿着罗马军服,却没有军衔标记的西方人,他笑着说:“看来是的,我的大王子殿下。汉人终于沉不住气了?!?br />
    “太好了太好了?!敝心耆舜曜攀?,兴奋地来回走动,最后对那西方人道:“帕提斯,你确定我的弟弟一定会从侧面给汉军致命一击?”

    叫帕提斯的西方人充满了自信的微笑:“那是一定的,我的大王子殿下。罗维尼斯是我们红衣军团的战神,他说可以,就一定可以?!?br />
    两人同时放声大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