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二章 夔牛鼓,汉军攻势】
    看看他们,虽不着全甲,但却丝毫无所畏惧的顶着月氏人的箭矢稳步向前,任何一个人中了箭,只要还有意识,还有呼吸,他们就会坚定地跟在袍泽的身边,一步一步向前走。绝对没有人为了躲避箭矢而闪开他的位置。

    月氏就这样看着这支似乎弓箭都射不穿的团体,如移动的山体一样向他们压来,才离营门不过三十步而已,守卫营门的月氏叛军就自动崩溃了,他们呼喊着丢掉手中的弓箭,腰刀,和铠甲,疯狂的向后跑去,嘴里嘶吼着自己都不明白的音节?;褂行┡丫?,居然面目狰狞扭曲地举着刀冲出营寨,向这支稳若磐石,如山行进的队伍杀来,这些人的结局自然不美妙---陷阵卫还没有正式开始攻击,月氏叛军的战斗意志已经彻底崩溃了!他们的唯一战斗神经被扯断了!

    姚仲孝咬着嘴唇,看着已经走进营寨里的陷阵卫,忽然有种冲动---我也要加入陷阵卫!那才是真正的军人该去的地方!

    接下来,姚仲孝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看法。

    只见已经进入月氏营寨的陷阵卫随着一声:“玄武冲天,杀!”所有陷阵卫士兵居然如孔雀涅槃一般整个炸开,无数陷阵卫士卒在忍受了方才几乎让人窒息的攻击后,突然爆发出来,齐齐高吼着他们的口号,杀向四周。

    “向前!向前??!向前?。?!”

    “陷阵之士,有死无生!杀!杀??!杀?。?!”

    ……

    “咚咚咚”,陷阵卫的战鼓这时才隆隆响起,每一下鼓声,都会伴随着陷阵之士们雄壮的怒吼,他们是陷阵之士。但不是真的陷入了癫狂,他们还有很有条理,五人成伍,十人成排,任何敢于反抗的月氏士兵都被彻底劈碎。

    “大汉威武!”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跟着进攻的姚平旅的所有大汉士卒也跟着喊了起来。

    “大汉威武!威武!”

    一直揪着心的姚平此刻也大喜过望,抽出腰间战刀,高声大吼:“破营!”

    “破营!”所有汉军士卒跟着这一声霸气十足的口号,蜂拥冲向了月氏营盘。

    汉军,已经如龙飞九天。似蛟龙入海,整个战线都奔腾起来。

    ……

    站在轮台城城头观战的益公半晌没说话,反倒是伍川瞠目结舌了半天才感慨道:“陷阵之士,名不虚传!”

    杜蔚却是没有做评论,而是掉头就往堡墙下走。边走边大声道:“快,通知司徒殿帅。立即调中师。不,把中师、后师一起调来,发动总攻!”

    “总攻!”一声声长长的命令声沿着堡墙向四周传递。

    随后,轮台城那面由百张夔牛皮制成的战鼓也在十个壮汉鼓手的敲动下隆隆响起。

    汉军的总攻,就在这一刻发起了!

    百张夔牛皮制成的战鼓,是大汉皇帝御赐给元帅的。其声十里可闻,其色状若春雷,隆隆敲响的战鼓如同一粒掉落湖面的石子,瞬间将轮台城周围数十里的战局都给搅动了。

    其他方向的汉军士卒并不明白为何敲起了夔牛战鼓。但信号无疑是明确的。这次都不用各级军官下令,所有汉军士卒都从工事里站出来,排成各自的攻击阵型,呼喊着“大汉威武”的口号,疯狂冲向月氏人!

    ※※※※※※※※※※※※※※※※※※※

    汉军没想到总攻会在这个时候开始,月氏人也同样没想到。

    捐毐军团大帐里,一大堆人团团围在沙盘前,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是捐毐军团的参谋。

    月氏人效仿大汉军制设立军队,连参谋部也一样。不过他们的参谋水平显然不能跟大汉正规军队相比。在沙盘前的这些人,说他们像参谋,还不如说像路边为了一个铜币而跟人争吵的菜贩。

    嗓门大成了争夺话语权的唯一武器。而坐在帐中帅案后面的,是捐毐军团的统帅,月氏三王子覃偲阿巴斯。

    听见沙盘边上的争吵声越老越大,覃偲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不耐烦的神情。与瘦弱苍白的毐秣不同,覃偲的身体很壮实,坐在那里就像一头随时可以扑起伤人的猎豹。

    “够了,”年仅二十岁的覃偲突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伸手抓过武器架上的铠甲,往身上一套,嘴里吼道:“没时间听你们在这里废话,真搞不懂大哥要召集你们这帮废物干嘛,参谋参谋,等你们参谋出个屁来,我屎都拉完了……”

    一众参谋齐齐低下头,满脸羞愧,不敢反驳。

    的确,这些参谋的水平是不够的,能给出的作战方案也都是千篇一律,没有特点。不能怪他们,这些人很多都是底层的军官,有一些干脆是退伍的老兵,之前指挥的最多也就是几千人的小战役,像这种动辄数万人的大战,他们还真没接触过,每日里计算后勤补给,安排伤员和武器等问题就让他们手忙脚乱了,想找出跟大汉正规参谋的人才,实在太难。

    就连这次的作战计划,其实都是大王子那边做好以后送来,他们遵照执行就是了。

    而三王子覃偲对他这个大哥是言听计从---没办法,谁让他们是同一个妈生的呢。一般覃偲都不干涉捐毐军团的管理,他喜欢的是亲自披甲,冲锋陷阵。覃偲的亲卫师算是捐毐军团中最善战的队伍了。

    有人会问了,参谋部不是有一票否决权吗?照搬大汉军制的月氏参谋部,应该也有这个规定吧?

    哈哈,是的,月氏军团的参谋部的确有这个规定??捎幸庖迓??一票否决权,是在参谋部有强力后台支撑的情况下,才能对统帅作出的否决。大汉帝国还没散架,皇帝就是参谋部最大的后台,参谋部行驶一票否决权的时候,那些将领们谁都不敢视而不见。

    而月氏军团呢?他们的最强力后台就是月氏王。以及月氏各个王子。在这些后台面前,谁敢拿一票否决权来否决他们的决定?

    大汉的皇帝还有内阁和文官系统来制约,月氏的王子殿下们呢,谁来制约他们?没人!除了那个还在迪化城忙着收拾王宫的月氏王外,没人了!

    所以现在的月氏参谋部,准确点应该改名,叫“后勤管理部”!

    月氏军团,其实就是一个集权独裁的权力模式。这种模式有好有坏,坏处是太考验领导者的能力,一旦出现平庸的人。整个集体很容易快速崩溃,比如伊犁军团。而好处时,如果这领导者能力还行,便能快速将所有力量集中起来,达到惊人的集体效果。比如覃偲现在的举动。

    覃偲的粗鲁和勇武,显然用对了时候。而且他也没有等参谋部给出个什么所谓的防守方案。而是带着他的亲卫师。照着汉军的进攻方向就猛冲了过去。

    他运气不错,正面的是汉军甘州第一军团的中师,本来这个师接到的命令是佯攻,所以只派出一部人马试探攻击,都没有派骑兵策应两翼。而等汉军发动总攻时,已经开始佯攻的汉军陷入了迷茫。不知道是该继续冲,还是等到后续部队赶到再上。就这么一犹豫,月氏人已经扑了出来。而此时,率先发动佯攻的这一部汉军。与后续的汉军相隔太远,已经不可能和友军汇合了。

    应该说,任何集体里都有优秀者和平庸者,而大汉军队的教育,就是希望将平庸者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命令执行者。在汉军教条里,面对这种情况是有专门的应对方案的。

    汉军中师这一部的部帅显然不算优秀者,不过他却能忠实的执行命令,他按照教条上的内容,立即将一部汉军整合起来,就地固守,同时将两营士兵派出去,伸展两翼,形成一个活动空间。

    要知道,一部人马可有三四千人,这在战场平面上,所占据的宽度可不小。这一拉伸,月氏人就必须进行突破,而不是迂回到他们的后方,从而保证了自己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而在这一带,正好也有几个小山包,虽不足以死守,但借助地势抵挡一下还是可以的。

    于是,月氏捐毐军团与汉军甘州第一军团中师的碰撞在这里开始上演。月氏人的攻势很猛,因为他们有一个身先士卒的统帅,汉军的抵御也很顽强,因为他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防御教条。每一步该怎么做,他们都心知肚明。两下里碰撞在一起,喊杀声震耳欲聋。

    在厮杀了半个时辰后,中师的主力也终于赶到,可这时这一部汉军仅存一千多人了。

    接下来,中师与捐毐军团展开了大规模的冲杀。这次双方都没有所谓的留手,汉军的弓弩箭矢,甚至是抛石机不断进行远程打击,中师仅有的一个骑兵旅也不断在侧翼突杀,想要找机会直插中路。

    而捐毐军团也发挥了全部实力,他们同样也有骑兵和远程打击武器。双方的士兵你来我往,阵线接触面宽达数里,从天空往下看,就像两股对冲的浪花,你来我往,战况惨烈!每一点浪花的退却,都代表这至少百十人条人命的消失!仗打到这份上,已经不是拼智慧和谋略,而是在拼士气和兵力多寡!

    这,应该是汉军要极力避免的情况。

    ※※※※※※※※※※※※※※※※※※※

    益公坐镇轮台城,这次他没有再错愕犹豫,虽然他现在很后悔,可他更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这场突如其来的总攻让益公很突然,但身为元帅,再突然的事情他都经历过,也不差这一桩。

    “元帅,中师与捐毐军团两个师陷入胶着?!?br />
    “启禀元帅,陷阵卫突入伊犁军团五里,伊犁军团已溃散?!?br />
    “元帅,后师已加入前师,现已靠近塔里木河浅滩,随时可渡河攻击捐毐军团?!?br />
    ……

    一条条军报流水一样通过参谋和传令兵传到益公这里。此时的他没有举着“千里眼”观察战场,他没时间看,事实上他也看不见什么---甘州第一军团四万余人已经全部出动,同时攻击月氏两个军团,双方总参战人数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十万!人数过万就已经是铺天盖地,而十万人的战场规模。岂是一个望远镜就能看遍的?他就算拿着现代的望远镜,估计也看不到战场的尽头。而且这么多人的大战场上,他一个人也看不过来。

    正确的指挥方式是,将参谋们撒出去,每个参谋关注一个点,因为汉军都会通过旗帜来向后方传递消息,参谋们通过旗帜旗语,将情报汇总,然后告诉益公。这个时候,是参谋最繁忙的时候。也是最考验参谋能力的时候。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得到的消息归纳清楚,然后以最快最简洁的措辞将元帅的指令传达下去,如果在这么繁忙的情况下,他们还能给出建议,那就更好了。

    总之。参谋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是一场大战的纽带---战场指挥官与元帅直接的纽带。也是每一个参战士兵与元帅的纽带。他们从这里传出去的每一个声音。每一个字,也许就关系着成百上千人的命运!他们不能有所疏忽,一旦疏忽,失去的也许不仅仅是这成百上千人的生命,还有整场战役的胜负!乃至于他们自己的生命!

    “传令司徒功亲自统带后师渡河,务必在半个时辰后对捐毐军团侧翼发动攻势?!?br />
    “传令中师。不惜一切代价,缠住当面的两个师叛军?!?br />
    “传令陷阵卫继续突破,以东北角为突破点,争取迂回到捐毐军团侧后?!?br />
    “传令甘州第二军团杜善。命其派不少于两个旅的兵力进驻轮台城西侧?!?br />
    “传令肃州第一军团英奇,命其派不少于一师的兵力攻击捐毐军团的右翼,参与总攻?!?br />
    “传令甘州第一军团前师,派出斥候,扩大搜索面,务必防止月氏王都军团的参战?!?br />
    ……

    此刻的益公沉着而又冷静。他明白,既然决战以伊犁军团的溃败而打响,那就不能再犹豫,之前的计划必须作出修改??梢?,他又觉得似乎有什么危险在逼近。他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沙盘,最后又补充了一条命令:“传令还未撤回墨山的陷阵卫,停止后撤,集结到焉耆?!?br />
    这个命令显然让传令参谋有点疑惑,他忍不住道:“元帅,陷阵卫三天前开始撤离,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全走光了吧?”

    益公皱了皱眉,道:“应该还没有,程知节那个老疯子这么想打仗,来轮台都带来一部人马,本帅估计他肯定磨磨蹭蹭不肯撤兵,鄯善城必定还有陷阵卫人马,去传令吧?!?br />
    “喏?!辈文辈辉俜⑽?,立即执行。

    不多久,杜蔚紧急赶来,行礼后立即道:“元帅,听说您下令让肃州第一军团派兵支援了?”

    益公正在看着沙盘思索,听后“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元帅,我反对?!?br />
    益公这才抬起头,杜蔚挺胸抬头,目光直视益公,沉声再次重复:“元帅,我反对从英奇那边调兵?!?br />
    益公并没有出言训斥缓缓道:“说说你的理由?!?br />
    杜蔚快步走到沙盘前,指着肃州第一军团的驻地焉耆道:“元帅,理由还是我之前就跟元帅说过的,焉耆这个位置正好顶在北海州往大月州的南下通道上,北海州的月氏军队在飞云堡吃了大亏,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而这些南撤的月氏军队到现在不见踪迹,我们必须留够人手应变?!?br />
    这时伍川也走了过来,反驳杜蔚道:“元帅已经派陷阵卫前去协助固守了?!?br />
    “可是陷阵卫的程将军不在焉耆?!倍盼岛敛豢推囟セ厝?,“元帅,总攻突然开始,谁也想不到会这样。如果早知道月氏伊犁军团如此不堪一击,我们当初就应该把陷阵卫直接调上来打甘州第一军团前师的位置,这样或许还能连捐毐军团一起吃掉……

    可现在我们只有一部的陷阵卫,再突进一个时辰,就是陷阵卫士卒体力的极限,他们无力再继续突进下去。这个时候再扩大攻势是不可取的。更关键的是,程将军才是陷阵卫的兵胆,他不在,焉耆的陷阵卫会不会听从英奇的调遣还两说,万一焉耆有事,仅靠肃州第一军团的两个师是挡不住的。

    所以我反对将焉耆的一个师调来加入战局?!?br />
    益公皱眉听完,不得不承认,杜蔚的说法很有道理。

    可就在这时,又有参谋进来:“元帅,前师斥候回报,月氏王都军团动了,直奔伊犁军团而来,其前锋一部已经与姚平旅碰上,正在激战?!?br />
    杜蔚一听顿时愣了。

    伍川赶紧道:“元帅,月氏王都军团动了,这是最后的决战,必须扩大攻击兵力,请再增调军马?!?br />
    伍川的话没有说错。一旦月氏的王都军团加入进来,这就是十五万人规模的战役,说是决战毫不过分??赏醵季糯丝滩握?,难道他们准备亮底牌了吗?

    益公犹豫了。他实在无法作出决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