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三章 王都军,普罗米斯】
    其实现在放在汉军面前的路只有两条。

    第一,见好就收,现在撤下来回到原来的计划,固守轮台城?;骼A艘晾缇?,他们已经是大赚。不过这是击溃,不是歼灭,若是给月氏人喘息之机,这些被击溃的月氏叛军很快又会重新聚集在一起,到时候又是一番对峙。之前汉军的努力就白费了。

    第二,那就是继续调派兵力过来参战。将这场战斗打下去。毕竟现在场面上汉军占了优势。伊犁军团被击溃,捐毐军团虽然还在死撑,可汉军能够从两翼攻击它,相信它再能打也坚持不了多久??晌侍饩褪窃率媳ψ钚酆竦耐醵季戳?,而且目标是直指刚被击溃的伊犁军团驻地。一旦他们参战,甘州第一军团前师能挡住还好,若是挡不住,别说从两翼进攻捐毐军团,汉军能不能全身而退都两说。

    二选一的选择题,益公却始终拿不定主意。

    这可不是简单的选择题,任何一个选择都有机会赢,但也可能会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益公始终皱眉沉吟,没有决断。无数条战报汇总而来,前师似乎是挡住了月氏王都军的攻击,最起码姚平旅传来的情报显示,月氏王都军的前锋已经后撤。

    此刻,太阳已经西沉,天快黑了。而陷阵卫从发动进攻到现在,也过去了将近两个时辰,他们的体力快不行了。

    伍川咬牙道:“元帅,不能再等了。天一黑,我们将更难扩大战果?!?br />
    杜蔚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此刻终于开口:“元帅,还是让肃州第一军团的人撤回去吧,从车师调兵。让杜善留一个师守车师。其他人赶来参战?!?br />
    伍川这次看了杜蔚一眼,笑道:“哦,这次你也同意我的观点了?”

    杜蔚叹了口气:“不论什么决断,总比没有决断好。元帅,事不宜迟??!”

    益公似乎没有听见杜蔚的话,半晌才道:“圣祖陛下说过,大汉只有一个李陵。唉,攻与守只是一念,但这一念却是难下啊。传令,甘州第一军团前师汇合陷阵卫。主攻捐毐军团左翼,放王都军团进来?!?br />
    “???!”

    沙盘前,所有人同时惊讶出声。

    “元帅不可?!?br />
    “这怎么行?”

    “万万不可啊元帅!”

    ……

    前师与陷阵卫合流,主攻捐毐军团,这样一来。就等于轮台城以西将没有阻滞,王都军可以直攻轮台城。这。这是要以轮台城来换捐毐军团??!

    杜蔚却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益公想了这么久,又来那么一句“大汉只有一个李陵”,他这是要以自己做饵,钓王都军前来轮台城!或者往大了说,他这是在逼迫月氏人。赶紧把底牌翻出来看看!

    益公的心态,似乎乱了。

    “不用多说,执行军令!”益公面色一肃,沉声道。

    众参谋面露忧色。但军令不可违,只能出去传令。

    益公看了伍川和杜蔚两个心腹一眼,忽然笑道:“泗州、帷亭,你们可是也觉得此事不可?”

    伍川面带忧色道:“元帅,此事倒也可以。不过我觉得还是太冒险,不如元帅将大纛旗帜留在轮台城,我们护送您回鄯善城坐镇如何?”

    伍川是想让益公金蝉脱壳,引王都军团前来的同时,又可以保证自身安全。

    益公却摇头道:“鄯善城离轮台城太远了,战机稍纵即逝,迁延往返,也许就错失了良机。更何况,这大纛乃是我大汉元帅的象征,万一被月氏人拿了去,此战即使赢了也没什么光彩的?!?br />
    说到这里,益公又看向杜蔚,道:“帷亭,你怎么看?”

    杜蔚庄重地朝益公行了个军礼,忽而也笑道:“元帅,在我的家乡有句老话:有赌未为输,爱拼才会赢。既然元帅已有决断,属下坚决服从!”

    “哈哈哈哈哈!”益公放声大笑,“好一个‘有赌未为输,爱拼才会赢’,不错,老夫就跟那月氏大王子赌上这一局,看看谁才能拼赢?!?br />
    说完这些,益公似乎放下了心事,笑道:“让英奇的那一师来,不用回去了。老夫不用甲等军团也照样打赢这一仗?!?br />
    杜蔚一滞,正要劝说,益公却笑着道:“帷亭想说什么,老夫知道。立即下令,让程知节那个老兵痞撤回来,连夜赶到焉耆城去。这个老兵痞,身为一卫统帅居然跟着人家打冲锋,要不是他是我一手提拔的人,真想向陛下参他一本……”

    杜蔚心里一宽。将程初调回焉耆去指挥陷阵卫那帮骄兵悍将也好,最起码益公此刻不是狂妄,而是有所决断的。

    ※※※※※※※※※※※※※※※※※※※

    “战争是由无数意外构成的,只要这些意外没有改变结果,我们就不应该畏惧。这可是迦太基名帅汉尼拔阁下说的?!?br />
    月氏王都军团的行军队伍里,一个头缠红布条的西方人很是自得地对身边的人说道。

    这是王都军前师,他们的目的是七里外的伊犁军团驻地。

    “普罗米斯阁下,谢谢您的教诲。汉尼拔元帅的名言让我受益匪浅,我的心终于平静了?!迸员叩娜瞬涣咴廾乐?。

    叫普罗米斯的西方人脸上的得意之色更加明显。这个普罗米斯,是罗马红衣军团的百阿司长,相当于大汉帝国的部帅。虽然军职不高,但他的身份特殊---他是西班牙行省总督的儿子,还是罗马最著名的学者亚里士多德的关门弟子。

    当然,这个亚里士多德不是古希腊那个,只是同名罢了。

    对他不吝赞美的人,就是月氏国的大王子,被认为最有可能继承月氏王位的挛骶阿巴斯,汉名张钰。这个已经满三十岁的月氏王子,有着一张非常西化的脸。若不是黑头发黑眼睛,真要被人认为是西方人。

    而事实上,挛骶的确更倾向于西学。在他八岁的时候,当时张晟还在帝国首都任职,挛骶就在帝都入学??捎肫渌蠛貉ё友卸寥逖Р煌?,他反而喜欢看介绍西方的书籍,仅十岁,就熟读《罗马通史》、《古兰经》、《圣经》等西方著作。在当时,也只有包容一切的大汉帝都,才有这么多的西方书籍。要知道?!豆爬季泛汀妒ゾ吩诼蘼淼酃诙妓闶?*。

    张晟回大月州任职后,挛骶对于西学的热爱更加炽烈。正好大月州能够大量接触西方文明,这也让他如鱼得水。十八岁时,张晟本想让挛骶去大汉帝都进修,可挛骶却坚决反对。并表示想去罗马。

    这个举措在当时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大汉也有许多大儒和文人会让自己的子嗣去罗马或者哈里发进修,回国后更能在外交部门里寻找好的职位。于是挛骶便去了罗马。而出于日后的考虑。张晟便将聪慧的幼子张宪送去了大汉帝都。

    在罗马四年的时间里,挛骶更加疯狂的迷恋上西方文学。古希腊、古波斯,还有阿尔卑斯山神话,迷人的爱琴海,辽阔的地中?!鞣降囊磺卸嘉怕西镜哪抗?。为此,挛骶在拥有汉名、月氏名的同时?;蛊鹆艘桓雎蘼砻郑罕炊窭姿孤西驹?。

    就是在罗马进学的时候,挛骶认识了普罗米斯。在亚里士多德老师的招生会上,挛骶没能考上,而普罗米斯成功进入大光明学院。成为亚里士多德的关门弟子,这让挛骶非常羡慕,后来对普罗米斯也非常尊敬。即使挛骶回国,两人也经常有书信往来。

    而从亚里士多德-大光明学院毕业的普罗米斯,出于兵役的考量,被派到了亚细亚行省的红衣军团。在之后,月氏造反,红衣军团介入。当时红衣军团是打算将罗维尼斯派给月氏大王子的,可挛骶却坚持要普罗米斯来当“顾问”,于是罗维尼斯去了北海州,而普罗米斯则来了迪化。

    在这里就不得不再说一下罗马的大光明学院。大光明学院跟罗马大学相比,少了一个官方身份,多了一份自由浪漫气息。受大汉文明影响,罗马境内的大学都以学科制、分批次上学,一个老师只负责一个阶段的教育,往上升一级,老师就会换过。而大光明学院实行的是一师终生制,便是如亚里士多德一般,招收一定数量的学生,然后所有教育都由亚里士多德负责。

    这种教育制度,其实是大汉圣祖之前的教育。比如孔子的七十二门徒。这种教育模式,是容易培养出最高端的精英---当然,平庸之辈也不少---而大汉的模式就像是速成班,能够快速将整体的教育程度提上来。

    在大汉,这种一师终生制的教育模式也并未断绝,许多富贵人家或者王侯世家,在让子弟上义务教育的同时,也会让他们拜在某些著名学者的门下---其实就跟现代请家教类似,不过现代家教也没有所谓的师生情谊,而这个时代还是很重视师生传统的。

    亚里士多德是罗马最著名的理论学家。他主修的是哲学和物理学。当然,作为古代社会的特产,亚里士多德还是一个军事学家、军事史学家、战略家、文学家……总之就是一个全能型人才,这个时候可不兴细分每一个行业。毕竟一师终生,学生们靠着跟老师学到以后赖以生存的本事,如果亚里士多德只会一样,是很难招收到学生的。

    普罗米斯跟着亚里士多德学了四年,其实主要学习的是语言学,他精通当今世界上三国的语言,哈里发语,罗马语,当然还有世界通用语言汉语!

    除此之外,他还专修了古埃及语,解读了多篇古埃及法老王的楔形铭刻,在罗马语言学界非常出名。他甚至还会十七种各国不同的方言。若是放在现代,这样的人才简直不要过的太好,各种各样的光环都会套在他的身上,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总督的儿子,“高富帅”“富二代”这些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他的优秀!

    可惜,这不是现代?;嵴饷炊嘀钟镅缘钠章廾姿共⒚挥幸虼耸艿教乇鸬恼展?。在毕业后,因为他总督之子的身份,十年内,普罗米斯不能回西班牙行省,而各个大学也没有对他发出教学邀请,毕竟他太年轻了。再加上他必须服兵役,于是普罗米斯在服兵役时又报上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号---大光明学院军事史a级证书。也是这个证书,让普罗米斯在经过集训后,进入了红衣军团的百阿司长行列,成为一名光荣的罗马帝**官。

    而普罗米斯到底有没有军事天赋呢?应该说。他还是具备一定的军事修养的。跟大汉帝国一样,军队军官的培养都是不求精英,但求平均。让整体的基层军团素质提升,知道根据教条去完成各项军事指挥即可。

    普罗米斯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古代西方的那些名将名言放在嘴边。同时总是借古喻今,动辄说当年xxx打哪场战役时如何如何之类的。

    而在月氏人摒弃迪化城这件战略大事上。普罗米斯参与颇多。更是他率先提出来的---当然,他引用了古马其顿帝国亚历山大征伐印度时的战例,借此说服了挛骶阿巴斯。

    到今天为止,普罗米斯的表现都堪称合格。虽然有时候有点夸夸其谈的味道,但给出的建议都比较中肯,切中要害。比如这次在轮台城与汉军对峙。普罗米斯就说:“伊犁军团将是这次战役成败的关键,若想铸就比亚历山大大帝更加辉煌的战绩,就必须在伊犁军团侧后放一支不少于七千人的部队?!?br />
    事实果然如普罗米斯所言,伊犁军团最先被突破。汉军由最初的试探进攻变成了总攻。整个战线,月氏已经处于绝对下风,似乎随时都会崩溃。而事先,挛骶将王都军的全骑兵师的一个旅放在伊犁军团的侧后方,最后是靠这一旅士兵才堪堪抵住了汉军的攻势,并收拢了残兵。

    在这些事情上,普罗米斯的预见性不错。这也使得挛骶对他的建议愈发尊重。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看好挛骶。最起码王都军团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就对普罗米斯不屑一顾。这个人就是月氏造反的关键性人物之一默多克赞!

    默多克赞,汉名周正。原是大月州南部郡县的一个县尉,在现代就相当于一个公安局局长加县武装部部长的小角色。不过他起事早,又颇为勇武,谋略也不错---从他与斯达旺、西利可图等人联合,到最后接受月氏王的招抚就能看出这点---默多克赞现在可是月氏国的太尉,内阁三大辅臣之一,而且还是月氏纳什军团的军团长。

    他这次随军,其实是月氏王的安排,表面目的是帮助大王子击败汉军,从而稳固月氏国的政权,而真实的原因是月氏王对默多克赞的忠心并不完全认可。

    要知道,此时月氏王本人就在迪化,他最信任的嫡系部队诸如王都军团,第四军团,还有伊犁军团、捐毐军团可都压在了前线,在这种情况下,驻扎乌苏的纳什军团就像顶在他咽喉下的一把刀,这把刀掌握在默多克赞这样一个外人手里可不能让他放心。所以月氏王将默多克赞安排到了挛骶这里。

    默多克赞看不上普罗米斯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认为普罗米斯说的都是废话!

    放弃迪化是废话,与汉军对峙轮台是废话,连伊犁军团是威胁也是废话。

    这些所谓的“预见”只要是了解一点月氏内情的人都能看出来。

    不过谁让默多克赞只是这支造反队伍的后来者呢,他在不能完全获得月氏王信任的情况下,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再说了,迄今为止普罗米斯说的也没错,只是说了大家都懂的事而已。

    可是挛骶可不是这么认为的。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挛骶跟普罗米斯虽然不是情人,但在挛骶认为普罗米斯是人才的前提下,他就会自动忽略那些对普罗米斯不利的想法,比如伊犁军团会成为战役威胁这句话,其实挛骶早就想到了---废话,伊犁军团的统帅是跟他一向不和的毐秣阿巴斯,不成为威胁才怪了---挛骶甚至会觉得,普罗米斯真是自己的至交好友,是自己的诸葛孔明,因为他完全猜中了自己的心思,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

    大军在前进,前锋部队已经送回来最新的战报,汉军居然没有据守伊犁军团驻地,也没有追击王都军前锋,而是整军准备渡过塔里木河,从侧翼攻击捐毐军团。

    “贝雷,我觉得我们应该停下来,跟参谋们好好商量一下,这似乎是一个机会?!逼章廾姿固昃?,故作高深地说。

    又是一句废话。

    一旁的默多克赞忍不住心里腹诽。当面汉军让开了路,就能直驱轮台城下,谁也知道这是个机会。

    “贝雷”是普罗米斯对挛骶的昵称,显示亲密。挛骶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传令前锋,不要阻挠汉军渡河,收拢残兵,查看情况。另外,命人赶紧把三王子那里的情况报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