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五章 焉耆战,仲永之勇(下一)】
    ps:  我知道我不对。但是我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接近年底,年终总结,产品调研,采访任务……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我,我昨天码了一千多字就实在困的不行了,今天早上从九点开始一直忙到晚上的九点,吃个饭,洗个澡就十点了。实在来不及码完这一章,只能再次分割开!抱歉抱歉!

    提前说一下,明天有没有更新,我实在不能保证了……不过这本书不会太监的。这点请放心,我对这个故事的热情还在!

    方人胥快马加鞭返回焉耆城的时候,珂兰山十字坡,月氏第六军团正从坡下穿行而过。

    奔向焉耆城的,正是在北海州被沈云打败的那支月氏第六军团。不过与之前损员两成的军团不同,此时的第六军团可是拥有六万一千人的庞大队伍!

    当初从飞云堡撤退的时候,第六军团的人数可没这么多,还不是因为月氏各个军团崩溃的太快,散兵都漫无目的的跑---当然,本能的直觉里,他们都会往金山方向逃命,希望从这里回到家乡。而阿巴斯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就派人在各个路口中堵人,一路走一路堵,居然让他拉扯起了将近六万的大军团!

    虽然此时的第六军团算是超编了,不过他们的精气神都不太好。如果汉军的斥候能够穿透月氏前锋的封锁,到达这里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很多月氏士兵甚至没有武器,身上的铠甲也破损的厉害,许多人脸上浮肿的可怕,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简直像是一群散兵游勇。

    的确,漫漫金山-天山山脉。想要穿行其间不吃点苦怎么行?要不是这里早在夏商周时代就已经有人居住,并没有像大汉帝国南方的暹罗、南掌之类的原始丛林那般恐怖,这六万人能不能活生生走出大山还在两可之间呢!

    昆贡阿巴斯站在十字坡头,望着还有些步履蹒跚的队伍,皱着眉头对那达布颜说:“你二弟那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那达布颜抱拳,瓮声道:“请殿下放心,希勒办事一向稳妥?!苍峦涞丁汛厝非邢?,王上会在今日向西疆方面军发动进攻。我军只需直插焉耆,切断汉军退路即可?!?br />
    “哼,你们训练的‘圆月弯刀’可不怎样。原来说大汉英公带来的是陷阵卫和骠骑卫,结果呢?陷阵卫还顶在父王的面前,飞鹰卫倒是兜了我们的后路……”昆贡好不留情面的叱责道。

    那达布颜的腰弯的更低了。

    昆贡阿巴斯责骂一番,倒也没有再冲他发火。毕竟这两个月来,从金山往天山。再到这里,没有‘圆月弯刀’的奔走和筹措。自己是带不回来这么多人的。这些可都是月氏未来的种子??!

    这时。十字坡下的队伍一阵骚乱,一支队伍驱赶开走的蹒跚缓慢的士兵,惊起一片谩骂。不过在看到驱赶者后,所有人又赶紧低下头,脚下加快了速度。

    昆贡当然看见了来人,心头略有不满。但却只能无奈迎上去:“皇储殿下,你怎么亲自赶来了?”

    来人正是在淄木一战中被沈云亲自刺伤的罗马皇储康格涅斯。脸上的纱布已经扯掉,露出那道深可见骨,暗红发黑的伤疤。疤痕从鼻梁正中直拖到耳后根,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四王子殿下,前方可到了大汉的焉耆?”康格涅斯走到昆贡的身边,直接发问。

    “不错?!?br />
    “焉耆可有足够的辎重配给给我军?”

    “有。焉耆富庶,南北两乡皆是大月州东部的富足之地?!?br />
    康格涅斯点点头,深叹一口气:“那就好,这两个月我实在快吃腻那些鹿肉和狍子了,希望能换些清淡的东西?!?br />
    只是简短的一句话,两个月的艰辛已经展露无遗。

    这时,从十字坡南面也奔近一支队伍,却是打着箍旗的前锋部人马。当先一人,正是罗马人斯利文森。

    “两位殿下,前面情况有些不妙?!彼估纳簧锨傲吞锥贾苯邮×?,立即报告:“前锋部在戈壁上遇到了汉军一部骑兵阻拦,砍翻他们十几个人后,汉军已经撤了。不过看样子他们不像是一支掉队的,或许焉耆已经有汉军驻守了?!?br />
    康格涅斯一惊,忙道:“汉军数量很多吗?”

    经过淄木一战,康格涅斯已经彻底收敛了对汉军的轻视之心,放在以前,他一定会先问驻守的汉军是甲等还是乙等,若是乙等军团,他估计又要露出不屑的神色了。

    不过这个问题,斯林文森也无法回答,有些支支吾吾地说:“这个还要等前锋部帅的回报。我是赶一步回来跟两位殿下商量一下,万一焉耆有汉军大部队驻守,我们该如何?”

    其实斯利文森是怕了汉军,所以提前一步回来而已。如果说淄木一战只是让康格涅斯收起了对汉军的轻视之心,那对于斯林文森而言,他的勇气却是在那一战中被彻底打垮了!

    康格涅斯却是没注意到斯利文森说话时闪躲支吾的语气,而是直接对昆贡道:“四王子殿下,你的参谋部可有应对当前情况的计划?”

    昆贡冷冷一笑,深深看了斯林文森一眼,道:“皇储殿下,您觉得我们还需要作战计划吗?”昆贡踏前一步,指着坡下蜿蜒前进的队伍,语带悲凉地说:“看看这些疲惫到了极处的士兵,任何作战计划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没的选,只有向前,不断向前,不管当面的汉军有多少人,是哪支军队驻守,一直向前,碾碎一切对手,拿下焉耆!除此之外,任何计划都是无效的!”

    看着那些士兵,康格涅斯也陷入沉默。

    的确,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要他们再回金山-天山山脉是死也不回去的。

    “好吧,四王子殿下。我很钦佩你们有誓死一战的勇气。不过我必须先把话说明,我的罗马军队只剩下两千多人了,我不希望他们的妻子领取他们的阵亡通知书?!彼估纳敛豢推囟岳ス彼?。

    昆贡冷笑数声,对斯利文森道:“斯利文森阁下,如果你们愿意,我现在将所有水和粮食都交给你们,然后再派一部人马当向导,你们可以从这里往西,穿越戈壁无人区,走天山南麓的谷地到迪化去?!?br />
    斯利文森脸色一喜。昆贡继续道:“不过这条路非常难走,路程远了一倍不说,路上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我可不保证你们所有人都能安全抵达?!?br />
    斯利文森的喜色没了,反而犹豫道:“呃。不知道,有什么危险?”

    “够了。斯利文森?!笨蹈衲故翟谔幌氯チ?。这个该死的商人将领,实在丢尽了罗马军人的脸面。

    康格涅斯对昆贡道:“四王子殿下,我对我属下的怯懦向你表示歉意?!?br />
    昆贡哼了一声,不说话。斯利文森还要开口,却被康格涅斯用眼神死死压了回去。

    “不过斯利文森阁下说的对,身为罗马皇储。我必须为我的将士们考虑?!笨蹈衲沟?,“其实在之前我们就商量好了,一旦走出天山山脉,我们就决定绕过正面战场去迪化。然后从迪化再回国。这场战争是你们月氏人与汉人之间的,我们罗马给予的帮助也足够多了,我没有必要再把宝贵的战士浪费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这点不是我们的怯懦,而是我们的生存思维,还希望得到你的认同!”

    昆贡沉着脸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会安排好,一定给你找最好的向导。祝你早日回国,皇储殿下!”说完,昆贡向康格涅斯行了个抚胸礼,然后大踏步地走下十字坡。

    斯利文森见昆贡走远,这才道:“殿下,月氏人……”

    “闭嘴,斯利文森,你实在给我们罗马军人抹黑!”康格涅斯恶狠狠地瞪了斯利文森一眼,道:“接下来的战争的确与我们无关,但你的表现实在让我太失望了。赶紧去整理队伍,然后我们往西走。要是再表现的这么窝囊,我发誓,就算你家族给军队捐了再多钱,我也一定会将你赶回家乡养猪!”

    斯利文森不敢再多嘴,悻悻地离开。

    康格涅斯看着昆贡走远的背影,幽幽一叹。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与月氏人朝夕相处,与昆贡也几乎每天见面,两人其实已经有很深的私人友谊了。但现在以这个方式分别,两人的友谊会受到影响吗?康格涅斯不知道。不过他是再也不会为了月氏人再跟汉军打仗了,如果焉耆城是一战而下的城市,康格涅斯不介意再往大汉腹地走一走,但现在明知前面有汉军重兵的情况下,罗马不能再介入了。每一个罗马士兵的生命都是宝贵的,绝不能再轻易浪费!

    想到战死的那七百多名战士,康格涅斯就会觉得自己脸上的疤痕正在隐隐作痛。这可实在是让人刻骨铭心??!

    再看看那些步履蹒跚,但却一直服从纪律的月氏人吧,这可真是一支坚韧的部队。简直像当年的马其顿军团一样可怖。不过再想想汉人军伍,其实也就释然了---严格来说,这些月氏人,其实也是汉人??!

    月氏,不过是那个造反者强加给他们头上的称谓罢了,而在骨子里,大汉的血脉已经流在他们的骨子里,永远没办法抹去的……

    ※※※※※※※※※※※※※※※※※※※

    ps:我知道我不对。但是我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接近年底,年终总结,产品调研,采访任务……一大堆的工作在等着我,我昨天码了一千多字就实在困的不行了,今天早上从九点开始一直忙到晚上的九点,吃个饭,洗个澡就十点了。实在来不及码完这一章,只能再次分割开!抱歉抱歉!

    提前说一下,明天有没有更新,我实在不能保证了……不过这本书不会太监的。这点请放心,我对这个故事的热情还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