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七章 梦楼兰,渊亭饮血(中)】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陷阵卫赶赴玉门暂且不表,且说一个月前,发生在数千里外的秋明城之战---想必大家等急了吧?哈哈。

    汉元1003年八月十九日。这注定是个让沈云会铭记的日子,因为这天让他认识到什么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周遭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八月份的秋明已经有了冰冷的寒意。沈云牵着瑞兽跌跌撞撞地奔走在秋明山浓密的森林间。没带头盔,流云盔挂在瑞兽颈部,敲打着边上已经断了一截的骑刀,发出当当的脆响。而沈云自己,目光里带着悲愤,短寸的头发上隐隐还有血迹,身上的骑甲也破裂了。

    断刀、裂甲,怎么看也像是败军之将!

    在沈云身后,蜿蜒跟随的是一众红狐部将士,他们也都只牵着自己的战马,原本一人三骑的配备已经不知所踪。战马上还背着气息奄奄的袍泽。行进的队伍间还有一些穿着普通民服的暗卫。

    是的,这就是一支败军!沈云也的确成了败军之将!

    瑞兽发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伴随着一路上叮叮当当不停的声响,沈云抬头望了望,山林里还弥漫着雾气,淡淡的光线已经从东边出现。再回头看了看,除了在薄雾中隐隐绰绰的队伍,没有别的动静。但沈云还是沉沉地叹了口气。

    “唉……”

    声音幽幽,带着痛苦和不甘。

    “还在想昨夜的事?”周蕙紧跟在沈云身后,听见叹息宽慰道,“多想无益,此非战之罪。你已经策划的非常完美了!”

    沈云无奈苦笑,又看了看那些缓缓跟在身侧的将士。拍拍瑞兽的脑袋道:“如果策划真的完美,就不会让我们现在丢了所有备马,还让秋明的暗卫袍泽们跟着我落荒而逃……都是我的错,我小觑了这个时代的武林人物!”

    沈云话音方落,后面一人大喊:“部帅快来啊,屠统制又吐血啦!”

    沈云一惊,将马缰递给周蕙,快步跑向后面。

    这是一个用门板临时组成的担架,担架上躺着的正是屠天骄。只见她此刻包裹了两三层行军被,但依旧满头大汗。嘴角还残留着溢血的痕迹,因为化了妆,她还是那副蜡黄的男人面孔,看不出本来的脸色究竟如何。

    许多人围绕到了担架边上,负责照顾屠天骄的文萃、司徒晓月、方晓柔。包括周蕙,她也走了过来。经过秋明城一役。许多人都知道了屠天骄的真实性别。让她们来照顾也是题中之意。

    不多时,暗卫尤常也挤了进来,叫道:“统制,统制?”

    沈云扭头喝道:“别嚎丧了,呢?妈的,你赶紧给我滚过来!”

    带着军医蔡八斗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到。先是蔡八斗看了看。然后说:“还是让白先生看看吧!”然后一脸赧然地站在旁边。

    蔡八斗是军医,骨断筋折之类的战场伤势他能处理,但屠天骄这情况显然不是。

    是懂点歧黄之术的,后来还在天牢里跟簋街毒龙石老三学了那么久。门道还算有点。他先把了把脉,然后又翻开屠天骄的眼睑看了看,最后叹息道:“侯爷,屠统制的内脏受了极大的震动,此刻必须静养,不能再赶路了!”

    沈云一把抓?。骸袄习?,你,你们武林人士不是都有什么‘春风玉露丸’‘黑玉断续膏’之类的神药吗?赶紧拿出来救命??!”

    满头大汗:“侯爷,你说的那些话本故事里的物什,真实世界里哪有这么神奇的药???”顿了顿,又道,“‘春风雨露丸’我倒听说过,不过那是欧阳复那小子阳痿不举又想提枪上马的药物,你确定要给现在的屠统制用?”

    沈云怒道:“那蕾欧娜的功夫也跟话本故事似的,你怎么不说?!”

    愕然半晌,才弱弱道:“侯爷,我说过了,您不信呐!再说了,屠统制的功夫就弱了么?那蕾欧娜至少也跟屠统制这个下场……”

    沈云顿时无语。

    好吧,这话还得从头说起。

    沈云的冲击王帐计划几乎是完美无缺,阻碍也很明显。不过之前考虑的阻碍都是关于护于军,关于那个日耳曼人统领撒莫尔德契??擅幌氲?,他们最大的阻碍居然来自于冥王殿主蕾欧娜!

    之前的计划真可谓完美,他们抓住了两百护于军的空档,一举冲进了王帐,但万万没想到匈奴左贤王乌流珠且渠压根不在王帐内。反而是一众冥王殿的死神镰刀在内商议事宜。

    好吧,这个大乌龙真的让沈云有点错愕。不过抱着贼不走空的想法,沈云还是打算将这帮子想搞奥林匹亚论剑的西方人搞掉,在他看来,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不可能打的过军队!

    再后来,沈云为这个冲动的念头后悔的肝肠寸断。

    的确,任何一个武林高手都不可能直面千军万马,哪怕那传说中的宫大也不行。但沈云显然忽略了两点,第一,他带人冲击王帐,身边跟着的不是千军万马,而是一群军伍出身的军人;第二,人数上他尽管占优,可匈奴王帐毕竟是局限空间,而不是大开大合的战??!

    在这个方寸之地用一群军人跟武林人士打辗转腾挪的近身格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沈云满心以为左贤王乌流珠且渠会在王帐里,所以带进来的是十五个暗卫选锋,十个红狐部将士,而且十个红狐部将士还冲在最前,十五个精于小规模冲刺的选锋被安排在后面。

    面对贸然冲进来的汉人,围坐在王帐中议事的六七个披着冥王殿骷髅披风的死神镰刀也是一怔,但他们的反应奇快,只是稍稍错愕,便同时腾身而起,还顺手将身边的桌案草席之类的物件踢飞过来。砸向猛扑的汉军士卒。

    沈云冲在最后面,见状大喊:“放箭!”

    为了这次冲击王帐,他们都是配有手弩的,在短距离冲杀中,手弩无疑是最大杀器。不过他们用的是尤常在这十年间,暗中收集起来的零件,自己组装的手弩,不是汉军中的由兵部和工部共同打造的军用手弩,所以在威力和射程上小了一半不止。

    在沈云看来,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武术再好,乱拳打倒。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阵箭雨,他就不信,有人能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中活下来……

    可事实证明,还真有!

    只见那六七个死神镰刀中一个全身裹了骷髅披风。连头部都包裹住的人突然腾空而起,虚空踩着被其他人踢飞的桌案。居然越过了前面两排人手。直接跳到了沈云面前!

    匈奴王的王帐不大,但也绝对不小。前文就说过,作为匈奴王,王帐面积可比汉人大殿也不遑多让的。从沈云这个位置到死神镰刀围坐的位置至少也是二十米---这也是自制手弩的最远有效杀伤射程---可这二十米的距离,这个死神镰刀居然借着桌案腾空的力道一跃而过,其间居然还用桌案挡下了两枚弩箭……这。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据沈云所知,在现代的奥运会上,最远的立定跳远冠军记录是九米左右。而三级跳是十六米左右!

    不说现代,以这个时空的时迁和欧阳复来说,他们的轻功算是佼佼者了,可要他们在仅仅借助一张腾空桌案的力道横跨二十米也是极其困难的---时迁跟沈云交过底,不借助任何外力,他横跳是三丈七尺(十米左右),纵跳为一丈六尺(三米五左右)。欧阳复跟时迁相比有点差距,但也能达到横九米、纵两米五的超奥运冠军水平。在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时迁也能跳二十米,但绝不是像这个人这般借助腾空的桌案---好吧,这已经完全违背了力学原理。

    而接下来的情景,让沈云更加觉得牛顿定律一定是牛顿这傻小子被苹果砸昏了头才会做出的---这个人跃到沈云身边,沈云本能地将手弩扳机一扣,弩箭攒射而出,但这人却原地起跳,蹦起两米,软底缎面的靴子踩在了沈云肩头,借着这股力道居然又直飞到了高达六米王帐横索上!

    妈的,这还是人吗?!

    沈云的肩甲传来碎裂声,随即一股不可抑止的疼痛从肩膀传到脑海,整个人往后倒地,这一瞬间,沈云真想把牛顿塞回他娘肚子里去……

    从这一连串电石火花的动作来看,这个人的武力值至少在三清子之上。按照的说法,那啥小周天应该有第四层了……

    言归正传,沈云负责带人冲击王帐,时迁、欧阳复和章暨都是随同?;ぴ诓嗟?,而屠天骄则负责引开帐外的护于军---原本屠天骄想参加冲击王帐行动,可沈云那点大男人主义让他实在做不出让女人冒险的事,所以坚持自己来。

    沈云倒地的瞬间,章暨已经熟能生巧地扑上来,拽住沈云往后拖,而时迁和欧阳复对视一眼,同时一声发喊,手持短刃飞身上了横梁索。

    匈奴王帐就是一顶大帐篷,帐篷内是靠一根根粗如孩童手臂的绳索拉伸出来的,其中最粗的一根当然要数这根支撑整个帐篷重量的横梁索。

    时迁和欧阳复两人的弹跳其实达不到六米的高度,不过好在两人知道交替借力,只是两三个弹腿,两人同时翻身上了横梁索,并且一左一右堵住了这个人。

    横梁索下,战局已经进入白热化,但十名汉家将士却已经悉数倒地,冥王殿方却只有一人被弩箭射中丧失战斗力,暗卫选锋加入之后却也被打的七零八落,看来不过数个呼吸间,横梁索下的战斗就能以冥王殿全面获胜而告终了……

    横梁索上,时迁和欧阳复稳稳地盘住横梁索,然后同时出手,分别用短刃疾刺这人的头腹---这套配合技是他们当兵后演练许久的,凭借的就是他们灵活的身手,在军中,他们这套配合技可谓是打遍全军无敌手---没办法。他们实在太灵活了。

    可是,今天他们遇到了克星,因为横梁索上的这个人比他们还要灵活。时迁和欧阳复刚刚出手,这人身体一动,可以承载千钧之力的横梁索居然往下一沉,然后这人以诡异飘渺的手段在横梁索上来了个回旋,“嘭嘭”两声,本就因横梁索突然下沉而失了平衡点的时迁和欧阳复顿时感觉胸口和肩膀收到重击,整个人往索下摔去。在这刹那,还是时迁沉着。忍着剧痛,后倒的身体抻直,眼见要离开横梁索的脚尖一抖,重新勾住,借着这么一点点力道也如方才这人一般。顺着横梁索来了个回旋---不过他这回旋没人家那么潇洒,还有点狼狈。但总算没有立即摔下去。

    在弹回横梁索的瞬间。时迁手足并用,似丛林猿猴一样攀附在横梁索上。那人发出“咦”的一声,似乎颇为惊讶,但身影却又扑至,从骷髅披风下露出的一双苍白纤细的手掌,径直朝时迁的脸部抓去。

    时迁当然不会认为这人只是看他的脸英俊。所以想来摸一把---对欧阳复还差不多---时迁心下大骇,双手紧紧攀住横梁索,双腿却如旋风一般倒腾开,身体悬挂在横梁索上。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身体扭曲度,想要踹开那只逼近他脸部的致命之手。

    “腾腾腾”,沉闷的声响在横梁索上发出。时迁已经满头大汗,这么久以来,这是时迁感觉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这个全身包裹在骷髅披风里的人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的动作比时迁还要快,内力却又高于他,这让以轻功见长的时迁如何斗得过?以这根裹缠了金丝和钢丝的横梁索来说,时迁挂上去这根横梁索纹丝不动,但这人仅仅动了动身体,就能让横梁索发生变形,这就是实力中最大的区别!

    “嘭嘭”,时迁躲开了那只伸来的魔手,然后身体飞速顺着横梁索往后退,那人“咦”声大起,显然他也没料到时迁居然还能躲过自己这一击。接下来时迁就苦了,这人仿佛必要抓住时迁的心思,横梁索一沉,整个人如拴在索上的滑轮一样,漂浮着滑向时迁,直如鬼魅!

    时迁心头大骇,眼角一凝,牙齿一咬,展开平身所学,誓要与这人比拼一下轻身功夫了。只见时迁,嘴角微启,发出如蛇信般的嘶嘶声,手臂发力,整个人如陀螺一样在横梁索上旋开,双腿如风般踹向这人!

    “砰砰砰”激斗在横梁索上展开。直看的横梁索下的沈云目眩神驰。

    这就是时迁的真正实力?

    掉落在地,幸好被章暨接住的欧阳复也发出一声喊叫:“鼓上蚤要拼命了,这是他的绝学无影脚!”

    沈云真想吐槽:“无影脚不是佛山黄飞鸿的绝技么?怎么成了鼓上蚤时迁的了?”

    不过他现在是没时间去做这些的,时迁的动作实在太快,仿佛一道道虚影在攻击。而那人的动作更快,快到沈云眼里只有一道道残影,仿佛有无数个人包裹着时迁……

    说来话长,但实际不过两三个呼吸而已,就在欧阳复让章暨把他抛上去,准备助时迁一臂之力的时候,沈云惊道:“时迁的动作好快,我都看不见他了!”

    “侯,侯爷,我在这!”

    时迁痛苦的声音从沈云脚下传来。沈云一愣,原来时迁不是动作太快,而是被人打下了横梁索……

    残影一卷,横梁索上那人停住了身影,不过这次他没有再全身包裹着骷髅披风,而是露出一头金发,高耸的鼻梁,湛蓝如钻石的眼睛,淡雅的眉峰---我草,居然是个五官精致到极点的西方美女!细看之下,居然有点像小甜甜布兰妮!

    不过此刻“布兰妮”的眼睛里带着浓浓的怒气,身上的黑色骷髅披风上还有两个浅浅的脚印---显然,方才时迁虽然不敌这个美女,但好歹给了她两下,还顺势扯掉了她的头罩。

    “汉人,报上名来!”只听“布兰妮”说着正宗的汉语,这个反差让沈云有一点点恍惚:布兰妮学会普通话了?她打算来中国娱乐圈发展么?

    横梁索下的战斗已经是尾声,十五名选锋只剩下六七个人,而冥王殿的人居然除了最初受伤那个,依旧一个都没伤着?!安祭寄荨闭驹诤崃核魃?。以极其傲慢和高高在上的姿态对沈云等人说话。

    沈云正想开口,王帐外又涌进人来,为首的正是屠天骄,她只是扫了一眼当前的局势,便望向横梁索上的“布兰妮”,疑问道:“蕾欧娜?”

    横梁索上的美女一怔,看着下面这个女人打扮却脸色蜡黄的人道:“不错,我是冥王殿主蕾欧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屠天骄却没有理她,对沈云道:“快退。匈奴左贤王居然去了扎克布颜的帐篷,这里是个陷阱!”

    横梁索上的蕾欧娜显然也是一怔,随即浮现一股怒气,恨声道:“可恶的乌流珠,居然敢算计我!”

    显然。这个冥王殿主也被乌流珠给坑了,故意将王帐让给她。是防着有这么一手的。

    当然现在不是扯这些的时候。沈云深知此次冲击王帐,效仿破胡壮侯的军事行动失败了,尽快撤退与大军汇合才是保命之道。所以他立即下令:“撤退!”

    这时,有一个冥王殿的死神镰刀突然对横梁索上的蕾欧娜喊了一句罗马语。沈云听不懂,但屠天骄却是听懂了,脸上一惊。道:“不好,他们有人认出了渤海侯,章暨,?;ず钜偻?!”

    沈云再次深感易容术的重要。自己这张脸怎么比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还要容易认???!

    此时想退却是不易了,蕾欧娜身影只是一顿,便如出膛的炮弹一样从横梁索上弹射下来,直接扑向沈云。那场面,用欧阳复后来的话说,就是像旷了十年的流氓看见浑身**的女人一样……可是,沈云不喜欢观音坐莲的体位……

    屠天骄显然也不喜欢有别的女人在沈云身上上演这个戏码,所以毫不犹豫地推了沈云一把,挡在他身前,猛地向上一推---蕾欧娜和屠天骄两大高手的双掌碰撞在一起,没有影视作品里天崩地裂、霞光四溢的场面,但那股若有若无的劲气还是让沈云感到脸颊生疼。

    接下来的事沈云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他隐约记得屠天骄和蕾欧娜两人似真正的武林高手一样打斗了三百回合,然后双双重伤,但又好像两人只交手了三四下,然后就双双分开……沈云先是被章暨扛着跑了一段,然后就发现匈奴护于军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幸好尤常那边没耽误事,打开了内城城门,文萃、赵信、方誊带着大军杀入,搅乱了整个内城,成功将他们救了出去。但因为左贤王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并没能将匈奴军队冲散。

    没有抓住匈奴左贤王,再次占领秋明城外城是没有意义的,沈云立即下令从西门离开,潜入馨兰谷。

    可这时匈奴大军已经围拢过来。文萃率军进行阻断,将匈奴军骗进馨兰谷的草场,打了一场伏击战,当场歼灭追击最狠的三个匈奴百人队,匈奴人这才不敢再大规模逼近。不过也因为这样,他们无法再向南撤退,只能继续往北,走进了秋明川。

    而在馨兰谷之战结束后,一直强撑着的屠天骄终于坚持不住,连吐了三口血,昏了过去。

    一番乱战下,三清子和阿基里特、侯赛因几个人也不知所踪。沈云此刻也没心情去注意这几个人,只能带着红狐部先行离开,躲避匈奴人的追击。对于匈奴人来说,茂密的森林才是躲避他们追击的最好地方??梢蛭旌恳彩瞧锉慷?,进了山林也同样限制了自己的实力。这是一把双刃剑,伤人也伤己。为了躲避匈奴追击,他们还舍弃了许多的备马和驽马,只能牵着战马缓缓行进在秋明川似乎无止境的森林间……

    被人追亡逐北的感觉不好受,沈云也暗自懊恼不已。他为自己的冒险感到后悔,可如果再来一次同样的机会,沈云还是会毫不犹豫的作出同样的选择。

    他就是这样充满冒险因子的家伙。

    不过他现在关心的只有三件事:第一,怎么回到千鸟谷;第二,屠天骄的伤势;第三,到底是谁泄露了这次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