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八章 梦楼兰,渊亭饮血(下一)】
    “所谓武功,就是合力运用力量的技巧。在最短最快的时间里释放出最致命的伤害,如果情况允许,还要将这种伤害集中在最小最致命的空间里。这就是武功!”屠天骄缓缓地说。

    这里是秋明山中的一处无名山谷。红狐部将士就暂时休憩在这里。

    一株古松下,不足十步便是潺潺溪流,屠天骄就盘坐在古松下的一块石头上,对沈云讲解武功的真谛。

    红狐部在这座深山老林里躲了整整三天。这三天时间里,沈云对这个时空这个时代的武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整顿军备之余,便让伤势有点好转的屠天骄给他解说武功的奥秘。

    通过她的讲解,沈云发现其实这个时空的武功的原理与他之前的认识并没有太大的出入,关键还是对于力量的运用。

    在沈云上辈子的时空里,基于热兵器的出现,人们对于武技的追求已经止步于强身健体。就算是以作战为生的军人们,在训练时也仅仅要求学习一击制敌的沙场技击,对于真正的武功奥秘却是没有追求的。毕竟再高的武功,也挡不住子弹一颗,如此大背景下,又怎么能让人潜心去研究真正的武学?

    但在这个时空,冷兵器还是战争的主流,武人对于研究探讨身体极限的热情是空前高涨的。从三皇五帝的神话时代开始,就有无数人在不间断的身体对抗中总结经验,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对于发挥身体极限有着自己的一套系统认知。

    可以肯定的是,沈云的穿越前辈汉圣祖肯定也是知道这点的。之前沈云认为宫家的崛起,是汉圣祖干预指导的结果,但现在看来。圣祖他老人家仅仅在发展方向上给予了指导性意见,而宫家真正能够统御中原武林,依靠的还是自身的实力够硬。

    当然,武功只是在不断发掘个人的身体潜力,掌握了最快窥探门径的训练方法,个人的身体潜力自然能够大幅度提升。屠天骄就是六岁开始习武,从屠家辗转传承的习武方法中找寻最适合自己的发力方式,这才有如今的成就。

    对于武学的认识越多,沈云想的也越多。他自己的格斗技已经臻于大成,毕竟是运用现代科学研究出来的。最适合人体的格斗技巧。但这种格斗技却是不足以面对这个时空的真正高手的。屠天骄毫不客气地说过,沈云这样的功夫,也就在军中可以称雄一时,放在武林中,单打独斗的话。很多人都有击败他的能力。

    “你的力气还没有完全集中,出击时总有破绽?!蓖捞旖窘馐偷??!暗比?。如果你的力量比现在再大三倍,那或许我一时半会也拿你没辙,毕竟一力降十会,绝对的力量还是能够抵消技巧的?!?br />
    屠天骄已经卸掉了原来的易容,而是以本来面目示人,秀发清爽地扎在脑后。艳丽明媚的容颜曝露在阳光下,衬托着古松的青绿,有种莫名的仙意。

    或许是担心沈云被自己刺激到,所以屠天骄还跟沈云解释着:“你的体格已经长开。现在学习我们屠家的武学已经来不及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不过我可以教你一些发力的技巧,让你在与格斗时……你,你看着我干嘛?”

    屠天骄发现沈云盯着自己的脸,似乎在怔仲出神,不禁脸蛋微红。这个场景若是让尤??醇?,估计会憋出内伤---啥时候严厉苛刻的屠统制展现过这么女儿态一面了?

    沈云恍然,忙道:“哦,我走神了。天娇,你说武学一道是否也与兵学相通?”

    屠天骄一怔:“何意?”

    沈云站起身,走到溪流边,望着远处浓郁的林木,兴奋地道:“武学讲究合理运用力量,在有限空间里给予敌人最致命的杀伤。而兵学又何尝不是?集中优势兵力,在某个特定空间里,对敌方形成局部兵力优势,然后一举重创之!”

    屠天骄愣了半晌,幽声说:“原来你让我给你讲解武学,是为了思考现在的局面?你啊,真是个战争狂!”说着,屠天骄不禁浮生一股无奈。

    沈云没有察觉屠天骄的心理落差,而是继续兴奋地说:“我之前只是想着游击战,却忘了更加重要的运动战。游击战属于敌后战术,但需要有当地百姓的配合,而运动战却是纯粹的军事战术。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在有限空间里对敌形成优势,逐个击破,这样任你兵力再多,也无从施展。猬集在一起的军队是绝对会有我们纵横空间的,而一旦展开,他们的破绽就会更多……是了,就是这样!”

    沈云兴奋地一拍手掌,为自己这个顿悟欣喜不已。

    其实这种运动战理论沈云早就在脑海里,但以前毕竟只是存在于脑海中,对印的也是模糊的没清晰概念的历史事件---比如明末的萨尔浒之战,又比如粟裕大将的七战七捷……这些无一不是运动战的经典战役。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没有实际操作过,沈云永远不会明白这些战役真正的精华部分在哪里。而现在,他的红狐部被迫退到了秋明山,这情况与粟裕大将的新四军何其相似。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沈云才有拨云见日,恍然大悟的感觉。在这一瞬间,他似乎能够隐隐触摸到这些名将内心中的一点点想法。

    想到这里,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雀跃,转头对屠天骄道:“天娇,你先好好养伤,我去找滕宇好好商量一下?!彼蛋找膊还芡捞旖驹趺聪?,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开了。

    屠天骄张嘴想阻止,却又紧紧闭上。微微叹息,便又继续打坐,调理气息。

    ……………………分割线…………………………

    “现在,我军还有战马三千两百二十六匹,军士三千一百三十二人。其中重伤四十五人。箭矢七千壶,弩箭一千六百排??诹附龉黄呷?,豆类不足马匹三日所需?!苯艏被嵋樯?,先向所有人通报了现在的后勤状况。

    方誊随即道:“这样看来,我军只有三日的最强战力,三日之后如果得不到补充,战力将会急剧削弱。弩箭严重不足,骑兵正面战不能打。箭矢数量还不缺,应该能支撑两到三场中等规模的追击战或迂回战?!?br />
    文萃迟疑地说:“部帅,你把我们召集过来,是又有新的计划了?”

    说实话,现在文萃对沈云的作战计划还是有点担忧的。她承认,沈云的计划的确都很激励人心,若是成功收益是无比巨大,可一旦失败,那也是极其危险的。就以这次突袭秋明城来说,要不是潜入左贤王内部的庞通偷溜出来,告诉文萃左贤王并不在王帐---当时庞通找不到沈云在哪儿,只能告诉文萃---所以在沈云要求红狐部全力攻击内城时,文萃并没有将所有人马撒出去,而是让方誊谨守西门,给大军留一条退路。正是这个安排,让红狐部最后逃脱一劫。

    现在沈云又跃跃欲试地像有新计划的样子,文萃不得不提着心。

    沈云哈哈一笑,道:“文都尉多虑了。我这次的确有计划,不过不再是那种过于冒险的---当然,我们身在敌后,说一点风险也无是不可能的?!?br />
    “待在这里也是坐以待毙,我宁愿冒险一点,或许能再挣一转军勋!”钟离泗却是毫不在乎地说。

    庞通没有发言的想法,捏着一团不知道什么做的糊糊往嘴里塞,咧嘴朝众人一笑。

    赵信却是看着沈云,道:“我听侯爷的!”

    方誊也道:“部帅做主便是?!?br />
    这样一来,红狐部如今掌握实权的几个将领,仅有文萃对沈云的新计划有疑虑,其他人都表示服从。这也是沈云想要的军队团体了。

    沈云道:“先听听我的计划吧!”

    这次没有沙盘,而是用军事舆图。这大汉军事舆图还是比较清晰的,毕竟有了圣祖老人家的干预,舆图制作方面已经有了现代的影子,也有比例尺。当然,这种军用舆图也是极其稀少的,只有部帅一级才有一张,用硝制的羊皮制造,平时由参谋长管理,若战事不顺,首先要毁去的除了军旗就是这幅舆图了。

    这是一副千鸟谷到秋明州的舆图,比例尺不大,上面的秋明城很小,几乎都快看不见了。

    沈云点了点几乎不在地图上的秋明城,然后在整个秋明州划了一圈,道:“这次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有重兵把守的城池,而是这周边的部落。除了补给,我们还要想办法将战火往西北方向引?!?br />
    “屠杀匈奴平民吗?这有什么用?”赵信率先发问。

    沈云自信地道:“运动战!在有限空间集中优势兵力,予敌重创!同时,让匈奴不得不从千鸟谷撤军!”

    “那我们怎么回去?”文萃发问。

    毕竟还有三千多人的红狐部,总不能无休止的匈奴腹地缠斗。

    沈云指着地图上一个点道:“我决定用一个月的时间将整个秋明州的战火烧起来,然后,从这里回国?!?br />
    方誊讶然道:“明栾川?”

    众人愣了一下,还是赵信反应快,一针见血地说:“这是要堵截那准备进入北海州的一万匈奴王旗军?”

    沈云嘿嘿一笑,道:“没有马,我们抢匈奴人的马。没有箭,我们抢匈奴人的箭。在这大草原上,唯一不缺的就是空间。就让我们的马儿尽情的跑起来吧!乌流珠且渠摆了咱们一道,不要点利息回来我可咽不下这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