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八章 梦楼兰,渊亭饮血(下二)】
    秋明城,左贤王的王帐。

    一身冠带,露着精赤胳膊的乌流珠且渠,此刻倒展现出“贤王”的那一面。在他的下首,十几个部落的头领、祭司纷纷列坐。不过“贤王”此刻虽然风范依旧,但眉眼间的煞气却是喷薄欲出。

    第几批了?这是第几批了?

    乌流珠且渠有种想杀人的感觉。下首这些头领祭司面带焦虑,纷纷在他面前哭诉。

    “汉军势大,已屠灭我部三千余人,我部已快灭种了!”

    “贤明的左贤王,求你救救你的子民??!”

    “那些可恶的汉人,抢掠也就罢了,可居然宰杀我们的羊羔,还将我们珍贵的草场用硝石焚烧……”

    “是啊,他们这是要让我们部族饿死在这个冬天??!”

    ……

    这或许不是乌流珠且渠第一次面对头领祭司的哭诉,但绝对是最头疼的一次。有时候他甚至在想,自己怎么招惹到汉军了?

    “沈云?。?!”乌流珠且渠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名字,越念越觉得心里堵得慌,忍不住从坐垫上霍然起身,大喝:“德契!”

    那帮头领祭司顿时一惊,收住了哭诉声,愕然看着从帐外进来的日耳曼人莫尔德契---匈奴左贤王的护于军统领!

    “我的王,莫尔德契听从您的吩咐!”莫尔德契单膝跪地,以手抚胸,沉声道。他一身匈奴铁甲。声音沉闷,如天际滚雷,虽然单膝跪下。但那股子气势还是颇为骇人。

    乌流珠怒道:“找到那帮汉军没有?”

    “回我的王,他们四处流窜,很难抓到?!蹦缕跻谰傻妥磐烦辽卮?。

    乌流珠闻言又要怒斥几句,莫尔德契又道:“不过蕾欧娜阁下说她想到对付汉军的办法,只是需要我们的配合?!?br />
    “蕾欧娜?!”乌流珠突然停顿下来。那晚的突袭的确很突然,若不是蕾欧娜身为冥王殿主,认识汉军羽林暗卫召集人手的暗号。并且告知了自己,说不准现在他真就死在那个叫沈云的汉人小将手里。

    也就是说,在沈云准备偷袭左贤王王帐之前。乌流珠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并且是蕾欧娜告诉的他。但最后乌流珠却摆了蕾欧娜一刀,自己偷溜,却没有告诉正在王帐中筹划如何对付汉军羽林暗卫的冥王殿众人。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

    至于乌流珠且渠为何会对蕾欧娜如此不假颜色。说摆一道就摆一道,一点不带含糊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不想跟冥王殿有过多的牵连---长生天在上,大汉有羽林暗卫,罗马有冥王殿,匈奴也有黑珍珠??!

    而出于对这个世界最强大的超级帝国---大汉的畏惧,匈奴的黑珍珠其实也早就与冥王殿有所联系,很多时候还会互相分享情报,不然单凭西方人的样貌。根本很难在东方生存,更何况是获得情报了。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这一代掌握匈奴黑珍珠的布颜家族,是乌流珠且渠的母族,其族长斑鸠布颜,更是乌流珠的亲舅舅。所以乌流珠且渠根本不把蕾欧娜放在眼里---他可是知道的,虽然名义上蕾欧娜是冥王殿主,但上一任殿主死的太早,蕾欧娜根本还没有完全统合冥王殿的其余四殿。这一次之所以要搞什么奥利匹亚论剑,据说也跟罗马国内的斗争有关,更重要的是能够帮蕾欧娜凝聚人心,统合其余四殿。为此,匈奴的黑珍珠可是出力不少。此刻可以说正是冥王殿有求于黑珍珠的时候,所以乌流珠且渠压根不怕蕾欧娜。

    而出于匈奴与罗马两国本身的不同立场,乌流珠将蕾欧娜置于险地也无可厚非。毕竟,乌流珠可是匈奴的左贤王,地位仅次于匈奴王一人而已。如果蕾欧娜死了,冥王殿至少要乱上一阵子,黑珍珠也能让冥王殿继续有求于它一阵子。如果汉军死了,那更好,乌流珠这是两边下注,两边获利,何乐不为?

    只是乌流珠怎么都没想到,蕾欧娜和她的死神镰刀的武力值这么高,而且更没想到完美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居然会失败。蕾欧娜力克汉军围攻出乎意料,汉军中居然有人将蕾欧娜击伤也出乎他意料,更没料到的是,秋明城外居然还有汉军,让冒犯他左贤王虎威的羽林暗卫尽数逃走了,这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身为上位者,掌握一切的感觉最重要。这么多出乎意料的事,让他最近的心情非常不爽。

    不过他也明白,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解决掉在他的领地上“跑马”的汉军残部---至于从千鸟谷进军大汉北海州的事,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已经给王旗军下了命令,撤回秋明城布防,先将那该死的沈云抓住千刀万剐才行。

    ……

    听说蕾欧娜有抓住沈云的方法,乌流珠也激动了。撇下一众头领祭司,亲自去找蕾欧娜。

    果然不出的预料,最后的交手虽然让屠天骄身负重伤,但蕾欧娜自己也伤的不轻,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但从帐篷里浓重的药味可以知道,蕾欧娜这几天吃药吃的有多么辛苦。

    “要抓住沈云并不难,难的是,左贤王,你真的敢抓他吗?”蕾欧娜坐在帐中,端着一碗黑黝黝的药水,正皱着眉头喝下,看见左贤王来也不起身,只是淡淡的发问。

    还真别说蕾欧娜对匈奴左贤王不敬,她的身份是冥王殿主,放在罗马也是一个军团统帅,放在行省也是与总督齐平的人物,左贤王在她眼中,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行省的总督罢了。上次算计自己,受了重伤。现在没有当场发飙就已经算是冥王殿跟黑珍珠合作愉快的结果了!

    左贤王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态度,安然在她面前落座,看着她那张苍白中带着一丝病态的娇媚容颜。即便只喜欢熟女的他,其实也有那么一丝丝心动。不过他还是很有理智的,不说这样一个女人不可能会看上匈奴人,即便喜欢,他也不敢动这个女人---左贤王平时也自诩勇武,但眼前这个女人嘛,就算现在有伤。他也坚信,只要对方用那娇滴滴软绵绵的脚趾头踹自己一下,如果自己还能活。那就算是长生天没瞎眼。

    “有何不敢?”乌流珠艰难地将自己的目光从对方精致的脸庞上挪开,作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道,“不就是大汉的渤海侯么?!本王堂堂王者之尊,连他一个统帅千人的小侯爵也比不上?!”

    “还真比不上!”蕾欧娜坐直身体。将药碗一抬??嗌囊┲灰?,嘴角残余一些黑色的汁液顺着雪白的香腮滑落,尽显皮肤之细腻。

    本来看着这黑白分明的香艳一幕,正暗自吞口水的乌流珠闻言,顿时恼怒道:“殿主阁下,莫非欺我匈奴么?!”

    蕾欧娜根本不关注他的恼怒情绪,站起身,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并非我看不起匈奴。而是根本看不起你!”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帐篷。远远传来清脆的话语:“让你的人堵住汉军南下的通道,将之向西南方向赶!另外,皇储殿下既然不走你们这边了,那支王旗军还是拉回来?;つ阏饪闪淖笙屯醢?!”

    乌流珠气的浑身发抖,怒道:“狂妄的女人,总有一天我会去找奥古斯都讨个说法!”

    很显然,蕾欧娜出现在秋明城是有多种原因的。除了通过组织奥林匹亚论剑,收取东西方武林的归心,并且统合冥王其余四殿的实力外,还有临时加派的任务,那就是接回罗马帝国皇储之一康格涅斯。原本罗维尼斯给国内的消息是康格涅斯将走北边,从匈奴地盘回国。但阴差阳错下,康格涅斯跟沈云在淄木打了一场,反而往南跑了。当然,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康格涅斯已经准备前往迪化。

    ……

    而与此同时,在秋明城西南方的一个平原盆地里。沈云正在跟麾下部曲将领商量接下来的行止。

    “这半个月来,我们共计灭了七个匈奴小部落,击溃三个大部落的兵马,获得箭矢六万余,马料一千石,粮食无计。阵亡十一人,重伤九人,轻伤一百二十九人,不影响战力?!狈教芸醋攀掷锏氖?,最后道:“所掠得的物资已达到饱和,每个士卒的负重也已达到最高,如果继续增加下去将会拖慢我军的行进速度。故,参谋部建议,立即停止劫掠匈奴平民,进入第二步作战计划?!?br />
    沈云手里捏着一块马奶酪,想往嘴里塞,但又实在感觉有点反胃---最近吃这玩意儿有点吃伤了---悻悻放下,道:“持续作战能维持多久?”

    “按照兵部划分的作战强度来计算,只要不发生千人以上的决战,我军现在的补给可支撑一个月?!?br />
    “参谋部还有什么建议?”

    方誊放下手里的数据,也拿起一块奶酪,捏着鼻子吞下去,才道:“建议我军立即向西南方向的明栾川挺近。他认为物资已足,无须再耗下去,必须立即回到千鸟谷,与胡公大军取得联系,我们出来快两个月了,再耗下去估计枢密院该发阵亡通知书了?!?br />
    “那你的建议呢?”

    方誊道:“我的建议是继续向西南方向走,但不走明栾川,匈奴左贤王这次损失惨重,定然不会轻易放我们回国的,必须从叶塞河下游找机会突入,然后从天山西麓进入大月州……”

    说到这里方誊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

    沈云也陷入了沉思。

    的确,从最近的劫掠来看,往东和往南的路已经被堵死,左贤王这次气性很大,将八旗都调动了起来。他这几千人若是硬冲东南防线回国,定然损失惨重,能回到千鸟谷的十不存一??墒侨绻绦呶髂戏较虼犹焐轿髀唇氪笤轮?,那里可还在叛乱??銮伊覆萁龉灰桓鲈?,万一进入大月州后找不到补给,这几千人莫非就要饿死?

    不禁回顾。从今年二月开始到现在,大半年就过去了。眼看要进入冬季,西北的冬天可是会冻死人的,红狐部还没有领到冬装,怎么在这里熬下去?

    重重顾虑让沈云也不觉得奶酪难吃了,无意识的捏着奶酪块往嘴里塞……

    ……

    “现在在往南是到哪儿了?”另一个休息点,往嘴里狂塞羊肉的庞通问道。

    在所有人都快对肉食和奶制品快吃吐的时候。唯一还有胃口大嚼的就只剩下庞通这个吃货了。

    钟离泗看着庞通油腻腻的手,指甲缝里还有一圈黑泥,居然也毫不在乎的往嘴里塞。顿时觉得自己饱了许多,恶心地放下手里的肉道:“妈的,看见你吃肉我都饱了,也不嫌腻的慌?!?br />
    庞通咧开满是油的大嘴。嘿嘿笑道:“你不吃就给我。以后看我吃食就能饱,正好省下你那份口粮?!?br />
    “给给给,吃死你的大胖子!”钟离泗没好气地将肉丢给他,转头对赵信道:“赵先至,你那里还有没有茶叶沫?给我点嚼嚼,肚子里实在快腻死了?!?br />
    赵信默默从怀里掏出一小包东西递了过去。钟离泗如获至宝,摊平从里面捏起一小撮茶叶沫放在嘴里使劲嚼,还发出享受的叹息声。

    “茶叶不多了。别多抹。给我点,要不是上次劫掠的那个部落祭司正好还有一大包?;共恢来幽亩ジ隳?!”庞通嘴里嚷嚷。

    说到这里,钟离泗似乎想起了什么,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道:“对了,我听说前天文曲长洗劫西边那个小部落的时候,搜出一车鄢家商行的上品茶叶,要不,我们去问文曲长要点?”

    庞通一听,顿时无趣地道:“算了吧,人家姑娘家更要洁净,哪像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再说了,你才在文曲长那里有关系,我可没有?!?br />
    钟离泗老脸一红,正要分辨几句,赵信淡淡道:“那车茶叶部帅没让动,要拿到楼兰去换食盐?!?br />
    “楼兰?”庞通眨着小眼睛问道,“楼兰在大月州啊,这么远?”

    钟离泗顿时气恼地拍了他的后脑一下,道:“你个吃货,就知道吃。谁跟你说楼兰在大月州了?!咱们往南四百里就是楼兰古城,你不知道?”

    “???是吗?舆图都只剩那一张了,我多久没看过了,怪我咯?!”庞通无辜地抓起羊肉,继续啃。

    赵信继续淡淡地说:“楼兰古国范围很广,这一代原来是贵霜古国的,正好与楼兰古国接壤。当年圣祖陛下兵锋推到这里,灭了贵霜与楼兰之后就退兵了,所以这里还有一个楼兰古城。人口不多,多是商人,从不设防。就是不知部帅是如何打算的?!?br />
    “管球怎么打算呢,要我说直接开兵过去,我还不信了小小一个楼兰还敢不把食盐交出来……我说胖子,你能不能少抹点盐,都说了盐不够了?!敝永脬羧滩蛔∪デ琅油ㄊ稚系难慰?。

    庞通嘿嘿一笑:“没事,部帅不是很快就要打楼兰了么???那里商人多,会有食盐的?!?br />
    钟离泗瞪了他一眼,赶紧把盐包抢过来藏好,嘟喃道:“谁知道部帅打不打,若是不打,单靠换盐,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呢!”

    ……

    那边沈云还没作出决断,时迁和欧阳复已经掀开简陋的帐篷走了进来。

    “侯爷,楼兰城里没有鄢氏商行的分部。我们也按照屠老大的吩咐留下了标记,等了一天,也没看见有暗卫的人跟我们接头?!迸费舾葱欣竦?。

    时迁无奈地说:“我看那楼兰就是个三不管的地方,以前在江湖上的亡命我就看见了四五个。简直是藏污纳垢?!?br />
    欧阳复忍不住瞪了他一眼。时迁反瞪回去:“我说错啥了?!”

    欧阳复忍不住想驳斥他,奶奶的,还说人家藏污纳垢,自己也不见得有多干净。

    沈云没等他们吵起来,已经蹙眉沉声道:“可有找到愿与我们交换食盐的商家?”

    欧阳复不理时迁,行礼道:“有,一家来自罗马逐日城的埃尔蒙特商队愿意与我们做交易?!?br />
    沈云大喜,不过他很快发现,欧阳复好像有点欲言又止的感觉。

    “怎么,有什么不对劲的吗?”沈云奇道。

    欧阳复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是这样,埃尔蒙特商队的掌柜同意我们拿茶叶换食盐,不过他还希望我们给他们一部分别的东西?!?br />
    “什么别的东西?”沈云讶然。

    “匈奴人的首级!”欧阳复道,“如果没有首级,能够证明是匈奴人的耳朵也行。若是有一面匈奴人的旗帜,那就更好了,一个首级一斤盐,童叟无欺?!?br />
    “哈!”沈云真真是愣了,不禁对这个小小的楼兰城产生了兴趣,更对这个埃尔蒙特商队的“掌柜”感到好奇了。

    “他一个小小的商队掌柜,不要能够产生利润的物资,反而要匈奴人的脑袋,嘿,有意思?!鄙蛟坪偃恍Φ?。

    方誊皱起眉道:“这真心奇怪,莫不是有诈!”

    欧阳复道:“这个属下也不敢断定,所以只能回来禀报侯爷?!?br />
    沈云沉吟一阵,才道:“反正食盐我们必须获取,再等一天,诸曲劫掠归来,我们再集中商议一下?!?br />
    “喏?!?未完待续。。)

    ps:  好久没更新了。啥也不说,更了再说!应该可以连续更新好久了,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