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八章 梦楼兰,渊亭饮血(下四)】
    鄢掌柜跟马竞一进另一间房,还没开口说话,一直随侍左右的另外四名劲装武士也走了进来。%顶%点%小说 w23m

    鄢掌柜往桌边的胡凳上一坐,便放松了身体,摊开手,垮了肩,大张双腿,哪有方才精明市侩的商贾气息,整个一纨绔子弟的模样,而他也不再端着声音说话,而是散漫地朝随侍武士里一点头道:“好妹妹,你到底想说啥?马大哥都快把嗓子咳破了!”

    一旁精瘦的马竞面露尴尬,但却没说话。只见从四个随侍武士里走出一个较为矮小的汉子,他一脸的蜡黄,额头还有抬头纹,先是看向马竞,马竞点点头说:“放心,周围安全!”

    然后这个看上去雄性气息分泌绝对旺盛的人说出的嗓音却是如花季少女般清脆:“哥哥,你是不是不想再往定兴府走了?”

    “废话!”鄢掌柜顿时跳了起来,“上万马匪啊,我们只有这五十人,还有三十多个累赘,妹妹,我是想扬名立万,可不想死??!”

    黄脸汉子嗤笑道:“嘁,还自称是帝都小霸王呢,就这点胆略!”语音娇媚清脆,倒有点撒娇的意味,不过这话从一个昂然大汉嘴里说出,真是有点不伦不类。

    马竞等几个人都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乱跳。另外三个随侍干脆忍住笑,抱拳行礼先行出去了。

    不错,眼前这两人就是鄢澄和鄢如玉,鄢氏家主鄢准的独子和小女儿。

    听了自己妹妹的话。鄢澄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摆手道:“别别别,你要撒娇就赶紧把伪装卸下来??茨阏庹帕吃偬饣拔蚁胪??!?br />
    鄢如玉“柳眉”一竖,粗声道:“你说什么?!”

    鄢澄顿时气势一弱,嗫嗫道:“没,没什么……”后来似乎想到什么,又挺着胸脯道:“妹妹,你可是说过的,这次去西海州。一切以安全为上,现在明显不安全了,你还要去冒险。不行,我以鄢家独子的名义下令,回头,先回碎叶城!”

    鄢如玉抱着手臂。笑盈盈地看着他。就是不答话。鄢澄说了半晌,也觉得无趣,转头对马竞道:“马大哥,你倒是说句话??!要不是你,我们也不会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马竞也有点尴尬,看了鄢如玉一眼,抱拳道:“鄢姑娘,此行下去似乎的确危险颇大。从碎叶城出来我们遇到的两股马匪也验证了‘齐天王’的存在……”

    鄢如玉一摆手道:“区区一个马匪头子?;共荒茏璧脖竟媚锏穆?。我只问你,你们马家不想戴罪立功了吗?锦公马家世代忠良。如今却出了西海马家这样的糗事,想必马公子你也是心急如焚吧?!”

    马竞干练的眼睛里露出坚毅的光芒,沉声道:“我们马家当然不想看见亲族一错再错下去,不然我马竞也不会亲自从陇右赶到这里。只是……”

    “没有只是!”鄢如玉眼里也露出炽热的光芒,沉声道,“马公子乃当世锦公的长子,原本不用冒此大险,可为了帝国大业,也宁愿来此绝域联系亲族,以断月氏叛匪之根,此情此心,本官定会禀告陛下,以证陇右马家的忠诚!”

    ……

    原来这个马竞就是锦公马超的第三十代长子,与马固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这次月氏造反,西域五大家中的马家虽然没有附逆,但也很明显没有强烈反对,不然以马家在西海州的影响力,绝不止于让月氏伪王张晟从迪化轻松到伊犁、捐毐、海木等地发展。

    虽然皇帝没有直接指出马家的不是,但也已经派了暗卫的人去给马家当代锦公马參提醒,有些事皇帝不明说,但你不能当作不知道啊。

    于是马竞便带着家族的亲兵赶赴西域,却在鄯善城给滞留了下来。好巧不巧,鄢澄却是与马竞认识的。当然,认识的地方不是学校,也不是烟花之地,而就是在锦公府邸---鄢氏的生意可是做的很大的,鄢准也去过锦公府,有时候还会带着鄢澄去,毕竟是独子嘛,总要做些培养的。不过马竞比鄢澄大好几岁,两人交情没多深,以平辈结交罢了。

    本来拿到益公回执批条的鄢如玉是要继续潜伏回伊犁等地继续刺探军情的,却在遇到马竞之后她改变了主意---她要陪着马竞去西海州,以当代锦公家主的名义质问西海马家,到底是何居心。

    当然,如果能够让马家站出来反对月氏,那就更好了。

    鄢澄当然不放心妹妹一个人前往,好不容易抓到了妹妹,若是就这么又跑了,回去他爹能打的他一个月下不了床---再说了,鄢澄是真心疼自己这个像姐姐多过于妹妹的妹妹……

    好在月氏王张晟还指望着商人给他输送战争血液,所以没有对鄢氏商行的人赶尽杀绝,这也是鄢如玉几次三番能够潜入月氏腹地的重要保证。这次鄢澄的加入,更让此行的伪装更像了---鄢澄本就是鄢氏商行的少东家,都不用装。

    于是他们一路西来,路上虽然没有大麻烦,可是小麻烦却不断。毕竟处于战乱,各地流民、土匪、难民数不胜数。而且为了隔绝西海州与大汉的联系,月氏叛军封闭了最近的葱岭直道,鄢如玉一行只能往北走,沿着天山西麓出紫金关,温源城,碎叶城,然后奔楼兰,绕个大圈再转向定兴府。

    当然,这一条路线也是如今许多商人会走的,所以他们的行程并不显眼。

    ……

    三人在房里商量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个头绪。鄢澄是坚决反对,鄢如玉是坚决要去,而马竞一方面想戴罪立功,但又担心会因此害的鄢家人送命。

    “我带的那三十几个虽只是暗卫的踏白。但也经过武技训练,必要时也能当选锋,再加上马公子家的家将。那可都是从正经从飞骑卫退役下来的精锐!一旦事不可为,我们把那些商队扔掉,轻装前驱就是了?!臂橙缬褚谰杉岢?。

    鄢澄却道:“妹妹,你说如何乔装,如何刺探情报,我是深信不疑,但要听你如何排兵布阵。哥哥我可真是不相信,这一路你多少次瞎指挥了你说?马大哥那些人马虽说是飞骑卫精锐,但毕竟人少。只有区区二三十骑,在千军万马中顶什么用?茫茫戈壁大漠,你说轻装甩开就甩开了?马力、地形、风速都是能干扰的,万一一个不对我们就要全栽在这里。不行。我绝不同意去冒这种万中无一的风险!”

    鄢如玉尴尬地低下头。的确,她精通暗卫的一切,包括刺杀,但在这西域之地,特别是马上的事,真不如马竞。来的路上已经证明了。好几次要不是马竞及时纠正她的命令,估计他们都走不到楼兰。

    一向不服输的鄢如玉这下被鄢澄戳中痛处,忍不住就恨声道:”该死的马匪。要是我有五千兵马,哪怕是丙等军团也能把他们一万人灭了?!?br />
    马竞无奈苦笑道:“若真有汉军在手。何须五千??!似飞骑卫那种精锐,给我一曲就足以剿灭那狂妄的‘齐天王’?;蛐硪磺级嗔?!”

    “得了,别做白日梦了?!臂吵魏敛涣羟榈卮疗扑幕孟?,懒声道:“别说一曲汉军骑,一百个我们都凑不到,倒是有一两千商队……”

    鄢如玉眼前一亮,道:“马公子,你说将那些商旅的护卫交给你统一指挥,能否……”

    马竞摇摇头,道:“不可能的。那些护卫大都是各地的游侠儿,罗马、哈里发、突施、石国……有些连汉话都说不利索,我如何管带?即使他们肯听命于我,我们的武器也不足,人手一弓尚且不可得,更没有长兵器,人数又只有七八百人,一旦碰上万余人的马匪……这不是九死一生,是十死无生!”

    在飞骑卫服过役的马竞深知战阵的厉害,人马过万,那就是无边无际,个人武力再高也不可能打的过军阵就是这个道理。七八百人的游侠队伍是决不可能打的过上万敌人的,就算是上万头羊他们也杀不过来,反而会被急眼的“羊群”给击散……

    骑兵作战,真不是儿戏。

    “实在不行,我们就把那些汉家的游侠儿收编进来,再走远一点,从羊桥古道进罗马国,然后再从罗马国到哈里发,从哈里发去定兴府?!臂橙缬褡詈笪弈蔚?。

    鄢澄瞪大眼睛道:“啥?你不是疯了吧?绕这么大个圈,多久能走完?至少要一年半!路上若是在遇上什么事,两三年都未必能绕回来,那时候大局都定了,还等你去西海州干什么?”

    鄢如玉咬着嘴唇,却倔强的不肯在说话了。

    马竞也是发愁,不过最后还是咬着牙道:“实在不行,也只能按照鄢姑娘所说进行了。多花点时间无所谓,只要能完成目的!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多花点时间吗?!”

    “正是此理!”鄢如玉也道。

    鄢澄张着嘴巴想反驳,可是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能无力地摆摆手,“算了,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大不了我晚几年回家?!?br />
    既然定下策略,马竞便叫门口的随侍进来,吩咐道:“等会儿在城里立个布告,召集汉家游侠儿做护卫,刀手也行,不过必须是汉家子,不要异族人……”

    一个随侍道:“少主,方才马銮说在外面看见了一个偷儿,不知能不能也一并召来?”

    “偷儿?马銮认识的?”马竞奇道。

    那随侍道:“是,据马銮说是咱们汉家地界上有名的神偷,前两年被抓进大理寺甲级监狱的,不知怎么在这楼兰出现了。不过他们以前有过一点交情,所以聊了两句?!?br />
    “进过甲级监狱?!”在后面听见的鄢如玉顿时走了过来,急道:“马銮可有说那人是谁么?”

    随侍思索了一阵,道:“好像叫。叫鼓上蚤,对,鼓上蚤。我听名字还挺奇怪的。怎么取个跳蚤的名儿?!?br />
    “啊,是他!”

    马竞奇道:“鄢姑娘认识这鼓上蚤?”

    鄢澄也听见了,忍不住道:“马大哥,我家小妹怎么会认识小偷,不许坏了我家小妹的清誉??!”

    马竞无语。这个鄢家小妹干的活就是阴暗的,早就没清誉可言了,她接触的杀人犯都不少了?;乖诤跻桓鲂⊥得??

    鄢如玉却不理会自家哥哥的话,而是激动地拉着那个随侍往外面走:“快快,叫马銮帮我找到按个鼓上蚤。我的天,我说方才怎么有人跟我通报看见了暗卫的标记,还以为是看花眼了……”

    她回头见鄢澄和马竞站着不动,哈哈一笑道:“哥哥。马公子快来。若是我所料不错,你要的一曲汉家精锐来了!哈哈哈,老娘就不信了,有这汉家精骑在手,还怕了那‘齐天王’马匪不成!”说着已经乐的不行,径自快步向外面跑去,只留怔谔不已的鄢澄和马竞两人。

    ……

    埃尔蒙特商行的店铺内,时迁正跟店内的小厮急眼呢:“我说你这什么破店?不就是见见你们掌柜么?哪来这么多废话?;沟P奈夷貌怀龌跷锫??你问问这位马兄弟,我时迁像是没货物的人吗?!”

    马銮是马竞的一个同族。当年在清河郡当过一段时间的郡兵,并且有幸在一次围捕行动中见过轻功高超的时迁,虽然一个是兵一个是贼,但因为其中的一些故事,两人也算是相识的。

    于是马銮笑道:“的确,我认识的鼓上蚤可是我们大汉鼎鼎大名的侠盗,他答应的货物还真没有拿不出来过?!?br />
    那小厮虽然是西方人种,但汉话可是说的不比汉人弱,本来听掌柜的说来人可能是“齐天王”的人,又听说“侠盗”这个词汇,当下更是惊吓不已,他是自动忽略了“侠”字,就记住“盗”了。强盗的盗!

    时迁见他油盐不进,正要着急,他身后的一人已经开口:“时迁,算了,既然掌柜的没诚意做这笔生意,咱们换一家吧!”

    时迁回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方……公子,之前欧阳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我一来就连面都不见,这不是明显告诉侯……告诉主上我不如他嘛!”时迁一副怒气冲冲的表情,小眼睛鼓鼓,就要抓住这个小厮理论。

    跟着时迁来的是方誊。沈云作为一军之主,当然不能轻身犯险,自从秋明城那次之后,文萃是怎么都反对的。所以只有方誊来。而且上次欧阳复来把事办的很好,时迁颇有不忿,于是这次也自告奋勇,带着方誊来跟这家商铺的掌柜谈交换食盐的事。

    小厮如何躲得过大汉第一神偷的手,一把被抓住,当下畏惧非常,正要大喊救命,这时一个穿着汉式劲装的汉子从后堂窜了出来,一把就抓向时迁,嘴里叫道:“哈哈,时迁,果然是你!”

    时迁着实被吓了一跳,都忘了不应该在这里展露功夫,一个蜻蜓三抄水,人就如同会漂移一般溜到了店外的“李”字旗下。而那小厮只觉眼前一花,人就在他眼前消失了,早就被吓得快破胆的状态,顿时嗷一嗓子,人就倒了下去,至于是真晕还是假晕,那就不知道了。

    时迁没办法不惊,来人一脸蜡黄,唇上还有点点胡茬,明显是个汉子,但说出的声音却是娇滴滴轻脆脆的女儿音,就好像看到一个如花朝你奔来一般,谁不怕?

    但方誊听见这声音却是整个人愣住了。死死的盯着这个满脸蜡黄的汉子,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鄢如玉从后堂扑出来,见时迁跟鬼魅一样吓走,顿时觉得好玩,正要说话,忽见方誊,却也是愣住了。

    这当口,菲特跟鄢澄、马竞已经从后堂赶出来,见到时迁,忍不住怒道:“你这人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人,还在这里死缠烂打什么?!小心我告到公会,让人抓了你去填河!”

    方誊根本不理会菲特的话,而还是死死的盯着鄢如玉,忽而深情款款的说道:“如玉,是你吗?”

    这场景……啧啧,说实话,当时许多人都打了个寒颤。关键是一个身着汉装,气度不凡,潇洒倜傥的男人,朝着另一个满脸蜡黄,胡茬满面的汉子,用这种眼神和语气说话,谁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的。

    更恶心的来了,只见那“满脸胡茬的汉子”居然羞涩地低下头,用脚尖搓着地面,低低糯糯地“嗯,滕宇君,是我!”

    ……

    ……

    “什么?汉军已到楼兰城外三十里?你没看错?真是汉军旗帜?”同时在楼兰城的另一座汉式庭院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惊道。

    家仆哭丧着脸道:“老爷,我哪敢骗你??!已经有商队的护卫看的真切,特地赶回来报信的。真是汉军旗帜??!”

    “有多少人?”

    “足有好几千,都是骑兵。正在三十里外安营扎寨呢!怕是明天就要攻城了!”家仆的嗓音里都带着哭腔。

    那男子顿时焦急地来回踱步,嘴里急道:“这,这,这如何是好?他娘的晦气,老子虽然姓张,可又不是张晟那厮的亲戚,只是挂个名来这里过清闲日子罢了,这,这,怎么就把汉军招惹来了呢!该死的!”

    焦急间,这男子也来不及细想,立即对家仆道:“快,立即过恒河,去鸡奄山渊亭找一个没了左眼的老丐,就说汉军到了,要是他不想上次的事被我捅出去的话,立即派人来救我?!?br />
    “喏喏?!奔移驼?,又被男子拽回来:“不行不行,话别说的这么硬,这样,你赶紧去找四娘,让她准备一份大礼,你带上去找那老丐,告诉他,我会连夜鼓动楼兰公会的人把楼兰城的城防布置起来,让他明日务必来救我?!?br />
    家仆走后,男子还是坐立不安,又急匆匆的往后院跑,拦住一个家养下人,叫道:“快,去把夫人请来,把仓库里的东西全部转移到货场下的地窖里去,快点!”

    此男子名为张立,正是本届楼兰公会的会长,没办法,谁让月氏造反,而他又是大月州张氏派来的代表呢,他不当会长谁当?

    要说大月州也真是快穷疯了,周边所有凡是能敛财的手段都没放过,连楼兰这么个小小的盐矿也派人来看管。

    整个张府顿时手忙脚乱起来,张立吩咐完家里的事,不管已经有些人心惶惶的庭院,撂着袍角,往外跑:“快准备马车,去公会,派人去埃尔蒙特家、卜逻吉烈家、武家、蔡家、石家,都去,都派人去请人,赶紧到公会开会。就说有十万火急、关系楼兰生死存亡的大事找他们商量!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