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八章 梦楼兰,渊亭饮血(下完)】
    所谓石城往事,指的是当年汉军为了一汉人女子被石国官员杀害,七天奔袭两千里,攻破石国国都石城,当着石国国主的面,杀了那官员全族,然后扬长而去的往事。也是那件事后,大汉女子在西方极其抢手---因为难得,所以珍贵,从这个角度来说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言归正传,卜逻吉烈的话非常有智慧,前一句将形式点破,不跟张立合作,众人还可能活下来,但跟张立合作,今晚就得死。更何况汉军都有大汉威严不容侵犯的情结,只要告诉楼兰城的汉人会受到齐天王马匪的威胁,相信汉军主将绝对会出手帮助的。

    菲特的话一说完,沈云眼里的杀气已经渐渐升起,冷声道:“那张立何在?”

    “我等拒绝之后,张立与武止已经带着人逃离了楼兰,想必是过恒河去鸡奄山躲藏了?!?br />
    “去了多久?”

    “日落前走的,现在想必快到鸡奄山了?!?br />
    沈云冷哼一声:“异族敢犯大汉天威,虽远必诛,更何况为虎作伥的汉奸!欧阳复!”

    “属下在!”欧阳复立即大声回道。

    “点一连人马,连夜追上去,明日日落前,我要看到那张立跟武止的人头出现在我面前!”

    “属下得令!”

    欧阳复咧着嘴铿锵应合,心里无比畅快。终于有机会单独领兵了,特别是这种为?;ご蠛鹤用?。穷搜天下、万里追杀的事。以前在话本戏剧了,这种人可都是天上武曲星下凡的天神级人物,乖乖。想不到老子一个采花大盗也有当传奇英雄的一天??!

    这边欧阳复带着菲特去找其他商会借几个当地向导,特别是要能认识张立和武止的向导,好去完成他成为话本英雄的伟大事迹。

    沈云也懒得询问为何菲特要那些匈奴人的首级和耳朵---劫掠那么多匈奴部落,首级和耳朵怎么也能凑齐一两千,有一两千斤的食盐,足够他们用到千鸟谷了。

    且说沈云这边安顿下来,已经快到丑时末。赶在天亮前,沈云找机会迷瞪了一会儿。正睡的舒爽,忽然感觉身上多了一层毯子。这一年多的军人当下来。沈云最不缺的就是警觉,顿时睁开眼一看,周蕙那张纯净而又靓丽的大眼睛就出现在他面前。

    “醒啦?!”周蕙皱了皱瑶鼻,吐着小舌头不好意思地笑道。

    沈云顿时觉得困意已经远去。整个空气都舒爽了许多。他坐了起来,用刚睡醒的低沉嗓音道:“什么时辰了?你们什么时候到的?不是让你们在后面休整,顺便照顾屠大校么?!”

    沈云打量四周,发现周围已经搭起简易的窄小帐篷,帐篷外光线似乎很充足,应该是天亮了。

    周蕙像个贤惠的妻子,转身从地上的盆里拧出一块毛巾,想要帮沈云擦脸。沈云自己接过自己擦,听周蕙嘟喃道:“都快午时了。我们也是刚到……再说了,人家屠大校哪有你说的那么娇弱,这几天已经跟着我们东征西战,完全恢复了?!?br />
    “这么快?!”沈云擦了脸,觉得整个人都清醒了,站了起来。

    周蕙立即走到他身后,帮他把身后有些松了的腰带和甲胄链紧了紧,嘴里道:“所有人都巴不得赶紧回千鸟谷,谁还耐烦在这荒凉的地方多转悠啊……对了,刚才屠大校好像在城里发现了暗卫的标志,这会儿可能去联络人了?!?br />
    沈云道:“可能是时迁那小子留的……对了,时迁回来没有?”

    话音刚落,就听帐篷外一阵吵杂。

    “沈渊让,沈渊让!赶紧叫沈渊让出来,你爷爷的,看谁敢拦着我?沈渊让……”

    沈云皱了皱眉,快步走了出去,却见章暨这个老实人牢牢站在帐篷外,将一个人死死的挡在外面,不管这人在他面前怎么嚣张跋扈,就是不动身形。

    若是别的亲卫,见到这样冲撞部帅营帐的人,早就拔刀砍了,也就是章暨这个老实的川中汉子,才让这人嚣张至此。

    当然,这人身边跟着一个章暨认识的尉兵也是关键。

    话说,沈云可是好久没人指名道姓的喊他了,方才觉得声线有点熟悉,忍下不快喝道:“章暨,让那人过来!”

    章暨才让开,那人便扑过来大叫:“沈渊让,快点齐兵马救我妹妹!”

    来人一身商贾装扮,脸上胡须有点浓密,一时半会儿沈云还真没认出他来。那人见沈云面露疑惑,也顾不得耍大爷架子,一把掀掉脸上黏着的浓密胡须,急道:“是我,是我啊,帝都小霸王鄢准??!沈渊让,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我,我是你小舅子??!”

    鄢准真是着急了,一时还想起自己的大姐鄢如月可是偷偷跑去乐浪找过沈云的,当然也知道自己的大姐一门心思扑在沈云身上的事,便也不顾这里是军营,喊将出来。

    沈云认出了鄢准,却忍不住有点不禁,正要调笑几句,却见一直跟着鄢准的尉兵冲他行了个军礼,道:“部帅,方参谋派属下传来紧急军情,鸡奄山上万马匪已至恒河,日落之前必定赶到楼兰,望部帅早做决断!”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布条递给沈云。

    沈云接过一看,顿时面色一肃,之前被鄢准提起的一点笑意也消失不见,回头对周蕙道:“擂鼓聚将!”

    周蕙也是俏脸一紧,沉声应诺。

    不多时,军营内外想起了聚将的点鼓。鼓声密集,落点急促,仿若进军鼓点。

    不多时,四处分部的、庞通、赵信、文萃等人赶了过来。钟离泗因为担负守卫楼兰城的重任,没有亲至。但也派了司徒晓月过来听令。

    甚至连还在所谓“养伤”的屠天骄也带着尤常来参加军议。

    他们到来前,沈云已经从尉兵和鄢准处获得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昨天方誊遇到鄢如玉之后,原本想尽快出城找沈云。不过马竞等人毕竟还有商队需要安顿,这一耽搁,遇到了刚从公会回来的菲特。菲特此时还不知鄢准等人的身份,只是以一个商会经理的身份给马竞等人提了一下这件事,并告诫他们现在最好留在城里,免得被齐天王的马匪给杀光。

    一听还有这种汉奸存在,鄢如玉这个女子怎能坐住。她立即决定乘张立和武止还没有跑远通知齐天王之前。将他们抓回来。楼兰城不大,但汉人还是有不少的,身为大汉军人就有义务?;ご蠛鹤用?。在这点上方誊也没意见。

    马竞也觉得应该先拦下张立和武止,所以立即召集三十余自己麾下的从飞骑卫退伍的家人,方誊时迁跟随,立即出城拦截张立武止。

    但是他们毕竟还是慢了一步。加上张立和武止这俩人也着实干脆。连家人小妾都没带,两人只带着各自最亲近的百余名家仆,骑着马就跑。

    等追过恒河,快到渊亭时,马竞等人才发觉不妙。鸡奄山的马匪早有准备,两百马匪已经拦在了路上,将张立和武止接应走了,并且开始向他们反杀过来。

    马竞见追不到。立即决定撤退??赡切┞矸司谷唤糇凡簧?。幸好马竞的家人都是飞骑卫退役的老卒,虽然久不上战场。战技有些生疏,但两边都有马的情况下,反身对射还并不吃亏。

    若是一般的马匪,在这样的追逐战里被射死十几个人就差不多要停止追击步伐了。但这些马匪正是留守渊亭的底层马匪,想要通过杀掉马竞等人搏上位呢,一时间也是血勇十足,追的不亦乐乎。

    马竞等人毕竟先追了这么久,然后又没休整,直接撤退,马力已然不足?;姑坏胶愫泳涂煲蛔飞?。无奈之下,马竞选择在恒河边的一座山包上防守。而那些马匪居然将山包团团围住,誓要射杀马竞等人。

    包括方誊时迁在内,马竞这边仅有不到五十骑,而对面马匪有两百人还多,此外马竞这边毕竟不是汉军制式装备,甲胄没有,身上只包裹皮甲,骑弓也非军队专用的两石弓,而是普通的一石弓。也就是马匪也没多少强力弓弩,不然他们早就被射死在撤退的路上了。

    天黑,马匪在这情况下也无法强攻,只能围住,然后继续去叫人来。就在马竞以为这次要死在这里时,却不想在天即将亮的时候遇到了救星。

    这救星自然是准备成为话本英雄的欧阳复了。他带着一连骑兵追了一夜,终于在天快亮时渡过恒河,也发现了围困山包的马匪。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打就是了!

    围困了一夜的马匪们本就有些疲惫,尽管汉军更疲惫,但毕竟是经制正规军,一连骑兵也有百骑,以一敌二照样将这股马匪击溃,当场射杀百余人,生擒三四十!

    不过没等马竞他们从获救的激动中清醒过来,已经有汉军追击斥候传回消息---鸡奄山已经一片沸腾,至少有两千骑已经朝这里赶过来。

    斥候没办法太靠近侦查人数,但从马群密集程度和行进的声响,老斥候能够很快判断出大概人数。

    想做话本英雄的欧阳复原来只是个采花大盗,一听有两千骑马匪,后续还可能有上万人,顿时蔫了---他是想当英雄,可没想当死了的英雄,他还指望自己靠着“英雄”的身份多泡几个美女呢!

    “撤!”欧阳复的军令下达的无比干脆。

    在这一连汉军里,欧阳复是最高领导。方誊虽然是部帅参谋,但在行军作战时,并不能直接指挥欧阳复,所以他虽有心想在这里试试马匪的成色,可一心想做活人的欧阳复已经去意已决,只好跟着一起撤过恒河。

    当然,上万人要过河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方誊想来个半渡而击,马竞等人也觉得可行,欧阳复也同意了。在方誊、欧阳复等人看来,马匪就是马匪。尽管人数多点,但也不能掩盖马匪是匪类的事实。现在自己有一连正规汉军骑,还有五十名前飞骑卫退伍军人。若是半渡而击,没准正能搞个百人破万敌的丰功伟绩出来!

    不过事实证明,丰功伟绩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那些真正能够百骑破万敌人无不是人中英杰,千百年都未必出得了一个这样的人物,现在这人物就更加不会是采花大盗欧阳复了。

    先行渡河的马匪千余骑并非不堪一击,相反还颇有章法,见采用锋矢散阵(查干湖一战中沈云冲阵所用的阵型)的汉军骑围上来并没有慌乱。而是紧抱成团,用弧月形的骑兵阵推进。锋矢散阵最怕就是这种两个两翼齐飞,随时能抱团还随时能四散出击的弧月阵。

    如果对方抱成一团用方阵前进。锋矢散阵能够快速变为削薄方阵两翼的鹤形阵。但弧月阵一出,汉军必须以差不多相等的骑兵组成锋矢阵进行一点突破……总之,骑兵作战千变万化,虽不是一成不变。但大致的阵型克制却是必然的。特别是汉军骑只有一连。而对面有上千骑时。

    方誊一见如此便知他所要面对的马匪绝不是易与之辈,敌方中肯定有精通战阵的人在,己方决不可能讨得了便宜,于是立即建议欧阳复脱离接触,先向部帅示警,这边一连骑兵全部改为斥候游骑战术,不要被围歼了。

    欧阳复当了这么久的兵,当然也看出了点门道。于是汉军骑只是跟这群马匪进行第一轮对射之后便脱离接触,无人阵亡。只有几个倒霉鬼被流矢擦破点皮。

    而对面马匪倒是死了几个。也许是惧怕于汉军骑的威名,见汉军撤退,马匪也不敢大肆追击,只是远远将他们赶走,别妨碍大队马匪过河便是。

    ……

    “鸡奄山!”沈云将事情大致说完,便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

    一边正围绕着地图在仔细寻找鸡奄山在何处,身为参谋,在方誊不在的时候,这些是他必做的功课??刹宦鬯趺凑?,哪怕把两只本就不大的眼镜眯成一条缝,也没能在地图上找到这个名字?;故钦卖呖床还チ?,低声道:“老白,要不要给你那千里眼望一望?”

    老脸一红,瞪了章暨一眼,这才抬头看着沈云道:“侯爷,这鸡奄山实在太小,似乎之前也没听说这里有何大股的马匪存在。不如找几个当地人来了解一下情况?”

    作为一个非职业参谋出身的来说,此时能给的建议也不过如此了。事实上这个参谋身份还是沈云求来的,大多时候,只负责“内政”,军事上的正规参谋还是方誊为主。

    沈云也没有责怪的意思,点点头:“也罢,你去找那几个公会的人,那菲特和卜逻吉烈似乎颇为识趣,可多去了解一下?!彼低曜范云溆嗳说溃骸八淙恢褐瞬拍馨僬讲淮?,不过现在人都杀到眼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先打这一场了。文萃!”

    “属下在!”文萃干脆利落的女音在空气中回荡。

    “你的第一曲虽然刚刚到,但昨晚算是最早休整的,所以体力也最充沛,我想让你的第一曲先往接应欧阳复,并在楼兰城外找到战场,如果有可能,把那支据说还精通战争的马匪先锋给打垮。如何?”沈云说道。

    文萃脸上顿时一肃,沉声道:“部帅何出此言?属下的第一曲虽有女兵,属下更是女儿身,但何曾畏惧过敌人?!部帅还出言解释,实在不该?!?br />
    这半是听令,但又像是姐姐的忠告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有些忍俊不禁。

    沈云也是老脸一红,干咳一下掩饰尴尬,沉下脸道:“接令就接令,说那么多干什么?!我就问你行不行?!”

    文萃横胸一礼,干脆道:“属下领命!”

    “好!”沈云这次不再婆婆妈妈,立即下达了第二道军令。

    “赵信!”

    “属下在!”

    “警卫曲立即开拔,先行占据矿区高处!”

    “属下领命!”

    矿区在楼兰城西北,是这里唯一的高处,万余马匪推到楼兰城外,阵列必然会排到矿区附近,到时候那里就是侧翼。赵信身为最锋利的一把尖刀,如果能从侧翼切入,那当是最好的。

    “钟离泗!”

    “属下司徒晓月代钟离曲长听令!”司徒晓月的女音又是让空气有一丝金属中夹杂柔弱的味道。

    “命钟离泗的亲卫曲为中军,立即整军备战,前推至敌正面,待第一曲寻找到适合战场,等候下一步军令!”

    “属下领命!”

    沈云沉吟了一会儿,扭头对屠天骄道:“屠大校,这还剩最后一曲……”

    屠天骄伤势已经大好,脸色淡然道:“暗卫不参与军阵,部帅自是前驱为战,这后勤辎重某一力承担便是!”

    “如此,谢过屠大校!”沈云正色道。

    屠天骄毕竟属于暗卫系统,不属沈云管辖,更何况屠天骄的军衔还高过他。本来沈云还想让屠天骄直接率领最后一个辎重连的,但人家一个大校军衔当连长,实在有点欺负人,所以只是让兼任。但这人嘴碎,也爱操心,唯独没有领兵的能力。平时沈云自己管着没啥事,但现在要打仗了,再让这个操心婆婆折腾,怕坏事。所以还是让屠天骄加入进来。

    “好,准备已毕,半个时辰之内,全军必须动起来。让那所谓‘齐天王’知道知道,这片土地到底是谁说了算!”

    “喏!”众将轰然应答。(未完待续。。)

    ps:  偷偷的,大家给个票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