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一章 “酝酿”中,骠骑将军】
    ,

    汉军的战力究竟有多强?

    这个问题即便是全世界最睿智的人也无法回答?!荻椅室煌蚋鋈送突嵊幸煌蛑只卮?。

    但全世界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都公认的是,此时的汉军已经不是汉圣祖时期那支打遍世界无敌手的绝世强军,而且哈里发和罗马的一线军团绝对有能力与汉军决一雌雄!

    当然,也没有人敢否认,大汉帝国的九支常设甲等军团,是要比其他两大帝国最强的军团还要高出一线的存在。而大汉帝国的九支常设军团里,飞骑、飞鹰、骠骑三支骑兵军团是别的帝**团在正面作战中无法完全击溃的强军。

    虽然这个时空的世界并没有现代社会那么多演习和国际性的军队大比武,对于各**队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但因为有汉圣祖这个前穿越者的干涉,各大帝国都互相派有使节,设有使领馆,这些使节除了维护商贸、加强各国之间的联系、同时加深各国对大汉帝国的敬畏之外,也在无时无刻的对大汉帝国的九支常设甲等军团进行研究和调查。

    大汉羽林暗卫的许多情报是从大汉帝国驻各地的使领馆---鸿胪寺---提供的,同样,冥王殿的情报来源也离不开大汉各大城市的罗马外交使馆。

    “从大汉帝都传回的情报来看,大汉飞骑卫与其他两支骑兵军团飞鹰、骠骑相比,更注重灵活。骠骑卫拥有最多的重骑兵,飞鹰卫的骑枪兵最多。而飞骑卫却是轻骑和弓骑兵最普遍。相对而言,三支骑兵军团里。飞骑卫正面攻坚的能力最弱?!?br />
    鸡奄山,一个相对隐蔽的山洞里。满面虬须,隆鼻深目,像屠户多过于像将军的巴蒂亚斯正在侃侃而谈。

    身为罗马红衣军团的副军团长,巴蒂亚斯无疑是对大汉帝国甲等军团研究最深的人之一。特别是红衣军团驻守亚细亚行省,算是直面大汉帝国的军事力量,对敌人的研究又怎能少了?

    只是,此时斜坐在他对面的罗维尼斯对此却提不起兴趣。

    这次支持月氏分裂势力,动摇大汉帝国的基础,从而达到谋求罗马帝国更大的利益的庞大战略。原本是马诺总督一手促成的。而提出这个庞大战略的,正是这个奴隶出身的巴蒂亚斯。原本要到东方执行这个战略的人选,马诺总督是一力推荐巴蒂亚斯的,但奥古斯都亲自点了罗维尼斯的将。在这个事情上,马诺也无法更改奥古斯都的意志---毕竟这个战略是奥古斯都首肯,但却没有经过罗马元老院审议批准的战略。

    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这个战略元老院原则上是不同意的。而是以奥古斯都个人的名义和能力自行推动,一旦失败,元老院还能以此为借口。与大汉帝国进行外交斡旋---甚至可以借此来更换皇帝---当然,这是更深一层的政治意图。单从此刻来说,罗马元老院的举措是正确的。而奥古斯都本人也可以通过元老院没有审议通过为理由,将这个战略的执行范围缩小到亚细亚一个行省内。不会波及全国。

    数百年前的那场绵延几十年的里海大会战,至今还是整个罗马帝国、甚至是全世界的噩梦。就算奥古斯都再有魄力,也没有再打一场这种战争的决心的。

    尽管从现在的进程上来看。罗维尼斯并没有让这个被奥古斯都命名为“酝酿”的战略计划失效,月氏人已经彻底引起了大汉帝国的注意。雄踞东方千年之久的大汉帝国也因这场月氏叛乱而出动了九支甲等军团中的四支,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大汉帝国的国力必将因这场叛乱而遭到削弱。但罗维尼斯依然无法原谅自己,因为他输掉了北疆战役。为了这场大战,马诺总督谋划了足足十年,亚细亚行省付出了海量的物资,甚至动用了奥古斯都家族的储蓄,罗维尼斯也为这场战役倾注了全部心血,但最终还是失败了。整整两百万的月氏军队,在飞云堡未能攻克的前提下,一朝崩盘!这让一度认为汉军已经衰弱,自己能够稳操胜券的罗维尼斯备受打击!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的得意弟子---罗马帝国皇储之一的康格涅斯居然在撤退途中与月氏王子一起伏击大汉渤海侯未果,反而身受重创!这点让罗维尼斯的心情彻底陷入低谷。甚至连对月氏败军后续的撤退计划都懒得管理,带着马诺总督派来的亲卫和随从,依照冥王殿之前的路线,尽快撤退。原本还想去迪化的心思也淡了。

    应该说,北疆一战已经将罗维尼斯的自信给折损了太多。以至于在面对曾经的副手巴蒂亚斯的侃侃而谈也无动于衷的地步。

    巴蒂亚斯跟罗维尼斯站在一起,实在很难将两者联系起来。用汉人的语言来描述的话,罗维尼斯更为儒雅,而巴蒂亚斯纯粹就是个野蛮人的形象。不过野蛮归野蛮,巴蒂亚斯这个奴隶出身的将军,在战略上造诣的确是公认的敏锐。

    对于罗维尼斯,巴蒂亚斯还是尊重的。虽然奥古斯都钦点罗维尼斯为这次“酝酿”计划的执行者,巴蒂亚斯也没有对此表示不满。他深知自己的出身注定他无法轻易获得奥古斯都的认可,若不是马诺总督的一力提拔和推荐,他能否当上红衣军团的副军团长还是未知数。

    这次从亚细亚行省来到这里,完全是冥王殿主蕾欧娜的要求。当然,蕾欧娜让巴蒂亚斯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对付仅有四千骑的红狐部,而是为了帮助月氏王张晟制定新的战略计划。为此,巴蒂亚斯还特地带上了他这些年一直带在身边的参谋团队,足足有两百人。这些人大部分来自罗马的底层,经巴蒂亚斯一手提拔。并送到罗马帝**事学院深造过,其中有一部分还得到过亚里士多德和皮尔埃南德斯等诸多大师的认可。算是这些大师的众多弟子之一。

    至于恒河边的这场战斗,完全是赶巧碰上了而已。

    ……

    围坐在这个山洞里的。除了巴蒂亚斯和罗维尼斯,还有冥王殿主蕾欧娜。不过她现在全身包裹在黑色的袍服中,脸上盖着黑色面纱,只露出一双湛蓝如爱琴海水般的深邃眼眸,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带着难言的神秘感。

    她听完巴蒂亚斯的话后,伸出袍服中纤细白嫩的手掌,手中捏着一张薄纸,低声道:“阁下所说的我们冥王殿都有记录。我只想问,仅靠眼下的力量,能否抓住大汉渤海侯呢?”

    巴蒂亚斯望了一眼罗维尼斯,发现他依旧低着头不说话,便道:“殿主阁下,我们现有的力量主要是死神镰刀四百人,罗维尼斯阁下的三百五十名扈从,以及殿主阁下的三千精锐……”

    蕾欧娜的蓝色眼眸一转,直接打断道:“巴蒂亚斯阁下。您与马诺总督说话时也是这么喜欢说废话吗?”

    巴蒂亚斯顿时一滞,预想中的勃然大怒然后拍案而起的情景并没有发生。只见一脸虬须彪悍的一塌糊涂的巴蒂亚斯不但没有孟浪举动,反而低眉顺目地俯身抚胸道:“抱歉殿主阁下,是我多言了?!?br />
    之前任巴蒂亚斯怎么说都没反应的罗维尼斯却抬起了头。略带惊讶地看向巴蒂亚斯。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一直与巴蒂亚斯共事的罗维尼斯却是对这个同僚的脾气再了解不过。奴隶出身的巴蒂亚斯最早是一个斗兽士,就是罗马斗兽场上与野兽决斗的最底层武士。当时他是泰雅诺巴顿巴蒂亚斯的一个私人奴隶。而巴蒂亚斯家族是罗马有名的驯养斗兽士的家族,每年的斗兽节都有巴蒂亚斯家族提供的最佳角斗士去表演残忍而又热血沸腾的斗兽。

    这样一个出身的人。脾气又能好到哪里去?巴蒂亚斯这个姓氏还是他的前主人赐给他的??梢运?,除了赏识提拔他的马诺总督和泰雅诺巴顿巴蒂亚斯这个前主人之外。他对其他人向来没有好脸色,动辄破口大骂才是常态。

    巴蒂亚斯的谦卑显然让蕾欧娜很满意,她敛下眼眸,淡淡道:“在我的冥王殿中,只有能与不能,没有那么多理由和托辞。所以,现在请阁下告诉我,能不能生擒或者阵斩大汉渤海侯?”

    巴蒂亚斯犹豫了一下才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之前关于大汉渤海侯的情报没有失误的话,我有九成的把握能生擒此人!”

    蕾欧娜微微蹙眉:“怎么只有九成?”

    “汉人两千年前有个大先贤学者,名叫老子,他说过:‘大道五十,天衔四九,尚余一线生机’……”

    巴蒂亚斯话没说完,就发现蕾欧娜已经有再度发飙的征兆,忙道:“这位先贤的意思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做到绝对把握。按照冥王殿之前给的情报,这大汉渤海侯极其喜欢冒险和突袭,特别是在战场上利用骑兵的机动性大规模运动,绕到敌人后方进行致命打击,这样的人一旦发现我们鸡奄山留守兵力不足,正面的敌人又不足惧的时候,一定会分出精锐来攻鸡奄山,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他本人带队。一旦汉军分兵,以我们的实力消灭其中一股汉军是绝对可以的!”

    蕾欧娜压着性子听完,又转向罗维尼斯道:“阁下的判断如何?”

    罗维尼斯还在琢磨巴蒂亚斯之前的表现,听到问题道:“抱歉,我之前一直面对的是大汉的胡公,对这沈云只是看了情报,并没有正面交过手,所以无从判断?!?br />
    蕾欧娜面露不悦,不过罗维尼斯又马上补充道:“但我相信巴蒂亚斯的分析。而且单从情报来看,这大汉渤海侯的确很喜欢冒险,很像大汉帝国之前的一位将军……”

    “谁?”巴蒂亚斯来了兴趣,挺直身体问道。

    “汉之骠骑大将军!”罗维尼斯一字一顿,用汉语道。

    巴蒂亚斯当然也是懂得汉语的,不过他显然不理解这个称谓。咂吧了一下嘴,疑惑道:“汉国有大将军这个军衔么?还是新增的军职?”

    蕾欧娜却是懂得罗维尼斯说的是谁。起身道:“哼,他就算是霍去病。我也会让他重新折翼在恒河边上。罗维尼斯阁下,一旦汉军来鸡奄山,具体的战斗我希望由你来指挥?!?br />
    “乐意为你效劳!”罗维尼斯对此倒是没有推辞。

    蕾欧娜快步走出山洞,而巴蒂亚斯显然还在思索刚才的事,见罗维尼斯也想走,一把抓住他:“阁下,这霍去病就是汉之骠骑大将军?他到底是谁?请阁下务必告诉我!”

    巴蒂亚斯什么都好,就是这求知欲旺盛了些。不过若不是他的求知欲,也无法达到现在的地位。他从出生到现在的事情若是记录下来。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奴隶奋斗史,绝对足够激励那些还在底层挣扎的罗马人。但也局限于他的出身,巴蒂亚斯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历史教育,他之前所有的学习都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地位、身份问题,他天资过人,学习起来也很快,对战略层面的理解和预感都很强,但说到历史,却是最弱的。曾经有马诺总督麾下的一个保民官调笑过巴蒂亚斯。说他“最了解的历史是去年的!”

    而在如今的世界格局中,巴蒂亚斯要针对大汉帝国作出战略部署,并不需要了解到骠骑大将军霍去病那个时代,他只要了解汉之马超就够用了。所以尽管霍去病在大汉帝国哪怕是黄口小儿都耳熟能详,但在国外却是知名度不高,不是潜心研究过大汉帝国历史的人根本不会知道。

    “身为一个将军。特别是以大汉帝国为敌人的罗马将军,不知道汉之骠骑大将军霍去病是极其不明智的?!甭尬崴辜奔浠褂械氖?。他正好也有问题问巴蒂亚斯,便对他进行简单的历史教育。但说完这段话之后,他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沉吟了半天,才从身后的包裹里拿出一本书递过去道:“这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汉人将军,而且是少年成名,他的故事你还是自己看吧?!?br />
    巴蒂亚斯翻开《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只是初读,便已爱不释手(当然是有翻译注释内容的,依照巴蒂亚斯的水平还读不了汉圣祖之前的文言文)。

    “是岁也,大将军姊子霍去病年十八,幸,为天子侍中。善骑射,再从大将军,受诏与壮士,为剽姚校尉,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赴利,斩捕首虏过当……元狩二年春,骠骑将军率戎士逾乌盭,讨遬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众慑慴者弗取,冀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杀折兰王,斩卢胡王,诛全甲,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首虏八千余级,收休屠祭天金人……”

    读到这里时,巴蒂亚斯不禁感叹这霍去病足可称之豪胆!

    “其夏,骠骑将军与合骑侯敖俱出北地……骠骑将军逾居延至祁连山,捕首虏甚多。骠骑将军逾居延,遂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得酋涂王,以众降者二千五百人,斩首虏三万二百级,获五王,五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师大率减什三……

    是年,骠骑将军去病率师攻匈奴西域王浑邪,王及厥众萌咸相奔,率以军粮接食,并将控弦万有余人,诛駻,获首虏八千余级,降异国之王三十二人,战士不离伤,十万之众咸怀集服,仍与之劳,爰及河塞,庶几无患,幸既永绥矣……”

    及至这里,巴蒂亚斯已经惊叹:这可是比汉尼拔还要精于兵法的大家啊,再一看年纪,此刻的骠骑将军不过22岁!还是汉国古人的虚岁,按照西方的算法,此时的霍去病不过20岁出头!实在太可怕了!

    “元狩四年春,上令大将军青、骠骑将军去病将各五万骑,步兵转者踵军数十万,而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骠骑。

    骠骑将军亦将五万骑,车重与大将军军等,而无裨将。悉以李敢等为大校,当裨将,出代、右北平千余里,直左方兵,所斩捕功已多大将军。军既还,天子曰:“骠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粥之士,约轻赍,绝大幕,涉获章渠,以诛比车耆,转击左大将,斩获旗鼓。历涉离侯,济弓闾,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br />
    及此,巴蒂亚斯已经彻底震慑,喃喃道:“骠骑大将军,恨不能与你共在一个时代,见证你波澜壮阔的一生??!”

    等他想抬头与罗维尼斯宣泄几句此刻对霍去病的敬仰,却发现不知何时天色已经又一次黑了下来,罗维尼斯也已经离开许久,山洞内的案几上摆上了烛台,和一盆已经冷却的食物。

    “怎么又过去一天了?前方战况如何?”巴蒂亚斯忽然警觉,正要喊人来询问情况,忽然想起什么,猛地翻开手里的《史记》,拿出另一叠写着大汉渤海侯沈云的资料,两边快速翻看,而后惊愕道:“这,这大汉渤海侯果然像极了冠军侯!是了,他采用的不正是冠军侯‘轻勇骑突进’的战术么?此时此地与当年冠军侯闯入匈奴腹地何其相似?!那他到底会不会真如冠军侯那般做?这战术若是放大到整个战略上……”

    巴蒂亚斯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些纷乱的想法中。他或许不知道,正是这次的思考,让他成为了西方“骑兵闪电战”的始祖级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