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三章 追远堂,慎终追远】
    白驹县府城山下,西??す?。

    “家上,李县丞和武县尉联袂到访?!币桓銮嘁吕掀痛故滞溲?,在追远堂下道。

    家上,原是大汉帝国拥有秩比和俸禄的官员对太子的称呼。圣祖改制后,以前的称谓开始有了转变。许多大家族中极为忠心,或跟随家主时间极长,又或者是家生奴仆对自家主人都会以“家上”称之,以显示自身的区别和对家主的尊敬。

    西??す湓谖骱V萦涤屑叩纳腿ㄍ?,但府邸本身却并不大,只占了白驹县府城山脚下方圆一千亩左右的范围,分为前后五进十六宅,此外还有静园、追远堂、思慕堂和慎园四处支宅。

    当代西??す?,西海马家家主马參就喜欢住在追远堂。

    马參身型颀长,头发已然花白,脸颊消瘦,但皱纹却不多,一双四方眼也是炯炯有神,要知道,当代西??す韰⒅凑莆骱B砑乙丫?,比当今天子的执政时间还要长,今年已经六十九岁,双眼还能保持如此清澈明亮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年过五十,眼睛就已经浑浊不堪的人比比皆是。马參能够维持如许健康,除了锦衣玉食之外,还与他良好的健身习惯有关。

    仆人前来汇报时,马參正身着汉式练功服,在堂前的空地上练五禽戏。闻言后并未停下手上鸟戏的侧平举动作,只是缓缓换气,等到最后做拉膝近胸的动作时,才缓声道:“请到前堂奉茶!”

    “诺!”老仆弓身退下。

    等马參做完最后一组动作。旁边立即有侍女递上温水浸湿的手巾,另有侍女手持貂裘披风盖在马參身上。同时还有端茶漱口的侍女……等这些做完,马參冲回廊下一直站立的捧剑童子招了招手?!爸膳?,来!”

    那叫稚奴的童子十一二岁,稚气未脱,头发束起在两侧扎起两个圆髻,看着颇为讨喜,脸型与马參一般,就连那双还未成形,却隐隐也有四方状的眼睛也颇为神似。

    “祖爷爷,请练剑!”稚奴奶声道。

    这稚奴实际上是马參的曾孙。很多大家族的家主在年老之后,都会将自己看重的子孙里挑选几人放在身边,说锤炼也好,说服侍也罢,总之是一种传统。当然,这种传统,在大汉帝国的习俗里,往wǎng 就意味着家主选定了继承人。

    比如这个叫稚奴的童子,他其实是马參长子马原之长孙。名赫,乳名稚奴。字还未取,这要等到童子束发进学之后才会让马參给取字。

    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四五年的曾孙,马參眼睛里满是宠溺。摸了摸他头上的圆髻道:“今日不练剑了,去换身衣服,随祖爷爷去见两个人?!?br />
    稚奴乖巧地点了点头:“哦!”

    看他那乖巧样。马參忍不住想再考考他,笑问道:“稚奴可知要随祖爷爷见何人?做何事?”

    稚奴道:“回祖爷爷。孙儿等会儿要跟祖爷爷见的是西海李氏旁支瑾身堂(注1)第四代子李时远,现任大汉帝国西海州定兴府白驹县县丞。及西海武氏嫡支寅木堂第六代子武敬宗,现任大汉帝国西海州定兴府无定县县尉。至于做何事嘛~~”稚奴吐了吐小舌头,却闭口不说了,只是用亮闪闪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曾祖,期待地说:“这个孙儿着实不知,想来应该是府中的一些琐事吧!”

    马參呵呵一笑,拍了他的小圆髻一下,假怒道:“小稚奴,乳臭未干就想套祖爷爷的话吗???”

    稚奴嘻嘻一笑,道:“祖爷爷莫恼,孙儿着实不太清楚,虽然祖爷爷叫爷爷给孙儿看了些最近的时报,但孙儿实在有些看不太懂,只是隐隐觉得,隐隐觉得~~”

    “觉得什么?!”马參颇有期待地看着这个小曾孙。

    稚奴小胸脯一挺,脆声道:“孙儿说错了祖爷爷莫生qi 哦,孙儿隐隐觉得是不是因为渤海侯将来定兴府一事呢?!”

    马參一愕,随即苦笑着点了点稚奴细嫩的鼻尖,笑道:“稚奴啊稚奴,你要早生几年,祖爷爷我现在也就不用再为咱们西海马家操心咯!”

    稚奴嘿嘿一笑,却未再答话。

    这摸头点鼻的亲昵动作,已经将马參对这个曾孙的宠爱展露无遗。身边那些侍女见了,定然也会将这情况说出去,同时今天这番对话也会在有心人的打探下传播出去。有了这些,对于马赫马稚奴来说,足够了。

    ……

    西??す淖吩短梅治疤糜牒蟮?,还有东西两厢,中间以回廊相连,中间的几处空地都种着四季常青的低矮灌木,门窗扉木上没有任何金银镶嵌装饰。虽简单朴素,但每一处的摆设和设计,无不带着西??すご镂灏倌旰裰爻廖鹊母籫ui 气息。

    李时远与武敬宗不是第一次来到追远堂,但每次来都会无比感慨。虽说李家与武家也在西海州拥有不逊色于马家的财富,但说到底蕴的深厚却是怎么也比不了这个锦公马超的后人的。

    别的不提,单单是追远堂上悬挂的“慎终追远”的四字匾额,乃是圣祖皇帝亲题这一点,就是其他五大家族无法比拟的财富。更遑论其他堂宅中还有历代大汉天子给予的亲题字画了!

    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棘手,他们作为李、武两家在定兴府的代言人兼马前卒不得不来找西??す塘恳环幕?,李时远和武敬宗还真不太愿yi 踏进马府。

    无他,规矩太多了,马府门前的驻马石是当年锦公从地中海边上拉回来的海岩,他们来这里下马之后,还要对着这块象征着大汉武功的石头行礼,进了大门,还要对大门后的那块影壁行礼。因为上miàn 是锦公马超亲笔题刻的“止戈为武”壁!绕过影壁还要对前堂的门楹行礼,因为楹联是智公诸葛亮送给锦公的“少年称健战雍塞。得遇明主;古稀封公图千里,求败天xià ”。更别说到了前堂看见那副圣祖亲笔的“慎终追远”了……

    总之,一套程序下来,足以让李时远和武敬宗这两个已经不年轻的末辈累坏腰肾。但不来还不行,因为这次的事李、武两家实在拿不定主意。大汉渤海侯来了,还带着两千多的飞骑卫一部劲旅。

    若放在平时,大汉渤海侯来了就来了呗,大不了让萧、李、武三家的家主出面招待款待一番,甚至马家都不需要马參他老人家出面,一个大汉的侯爵还当不起西??す?。反而是他渤海侯要亲自过来拜见才对。就算渤海侯来了,还不一定能见到西??す救?,也许只是郡公的长子马原出面应酬一番即可。

    没办法,西??す淙徊皇谴蠛旱酃罡叩墓艟粑?,但郡公这块招牌却是不弱于公爵品级的。别说一个侯爵,就算是公爵来了,还得看各自的辈份是否够得上一个年逾古稀的西??す凑泻裟?!

    但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了。自大月州造反以来,大汉帝都已经整整一年零六个月没有任何一封公文或者指令发来!

    是的。整整一年零六个月,不但大汉天子没有一份诏令,行政院、枢密院、监察院也没有一份谕令,甚至连六部、鸿胪寺、匠作监等等衙门。愣是一个指令都没有。

    这很可怕!

    虽然大月州造反隔断东西联络,但真的连一点消息都传递不过来吗?这显然不可能!连商人都知道换条路一样能到大汉,只是辛苦点、危险点。而决不至于完全没了消息。

    再不济,大汉的羽林暗卫可不是光拿俸禄不干事的机构。这是个平常没事都想折腾点事出来的细作衙门,可连羽林暗卫都没有任何消息。这就不免让定兴府上下都有点摸不清现在的局势了。

    难道帝都也认为西海州反了?可大汉天子的圣旨诏令只点明了月氏张氏的反叛罪行,丝毫没提及西海??!但如果帝都认为西海未反,那最起码枢密院应该下达西海州尽起军旅,与益公的军队东西夹击大月州才对??!

    可是什么都没有~~就仿佛帝都上下上万官吏集体忘记了大汉帝国还有一个偌大的西海州一般!

    这个情况太诡异了。

    最诡异的是,就在所有人都在等待益公与月氏的决战结果时,一支自称由大汉渤海侯率领的飞骑卫红狐部突然自北越过八百里瀚海,直驱定兴府。

    西海州在未公开与月氏合流之前,就还是大汉帝国的领土,驻守在西海州北端的隆庆府的乙等军团就还是大汉帝国的军队,他们在验证军旅合法性后只能打开城门迎接这支据说疲惫不堪,但杀气四溢的飞骑卫!

    而这支飞骑卫在隆庆府短暂休整一天后,又立即向定兴府开进,传来的公文显示居然是要进驻定兴府东边的葱西府柳帘县!

    这个柳帘县离定兴府六十里,再往东两百里就是连绵不绝的群山,一直延伸到葱岭,过了葱岭各道关隘就是月氏的捐毐,即现在月氏张氏的根据地??!

    大汉渤海侯想进驻柳帘县,他想干什么还用问吗?!

    如果说西海州上下一心,都想着为大汉帝国尽忠,那当然无所谓,甚至西海州还能为大汉渤海侯提供不少于十万人的正规军团,及上百万人的附属辎重兵,自带口粮的那种。

    可问题是,西海州上下一心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隆庆府的公文呈报上来不过三天,定兴府西北边四百里的阳弋县就传来了飞骑卫过境的公文。也就是说,短短三天时间,飞骑卫疾行八百里,沿直道几乎无休息的快速前进,按照这个速度,三天后飞骑卫即可抵达定兴府了!

    李时远不知道这支飞骑卫花了多少天穿过八百里荒芜人烟且无水源的瀚海沙漠,但三天疾驰八百里的速度已经无愧飞骑之名!

    感慨归感慨,但要面对的问题还要面对。

    在这次月氏反叛后,西海州内部其实并非没有“起王师。伐不臣”的声音,最起码西海州州牧王道就是这样准备的。但很可惜。西海州不是帝国老州,州牧的权威并不能掌控和左右所有人?!捌鹨灞?。聚百万之众,与大汉会猎长安”的言论也是大有人听。

    还是如之前所说,西海州的政治格局主基调是萧、李、武三家执掌,马家在后影响,而不实际参与决策。州牧王道是行政院派下来的,但州丞和州尉却是姓李和姓萧,此外,因为定兴府还是西海州的治所,所以定兴府还有府令、府丞和府司马。又因为定兴府下辖的三个县都在共用一个城墙。所以还有三个县的县令、县丞和县尉……可以说定兴府的政治生态比帝都也简单不到那里去,甚至更加复杂。最起码帝都还有一个名义上能够真正做主的天子,而在定兴府,名义上能够做主的州牧其实是听马家的,而实际能做主的又有李、武、萧三家之多。

    三家都有点想靠向月氏的想法,但又担心万一大汉赢了,那他们将要面临的就是族灭的下场,五百年荣华就是过眼云烟,有鉴于此又不敢做主。而马家~~

    马家的情况也只能说相对简单些。但也复杂无比。帝国官制有规定,爵至古稀当代传。也就是说,马家当代家主马參明年就必须将西??す木粑徽酱坛腥?。而西海马家众所周知的继承人是马參的长子马原,马原今年五十岁。做这继承人已经三十三年,跟他老爹执掌马家的时间一样久,早就有了自己的意志。事实上。马參在最近七八年已经很少出现,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马原自己处理。就等着七十岁之后等待帝都圣旨正式卸下西??す木粑?。

    而这个马原,说实话。比较没主见,这点是李、武、萧三家的共识。不知是不是坐储位坐太久了,根本不敢担责任,打马虎眼的时间比做决断的时间要多的多。

    在隆庆府的公文传来的当天晚上,李、武、萧三家的家主就跟马原见了面,但马原一听完事情原委,就忽然说头疼难耐,回去休息了。直到今天也没个准信儿。

    在马原没个说法的时候,李、武、萧三家家主也不好贸然登追远堂的门,催问马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好让李时远和武敬宗两个小字辈的来探探口风。

    事实上,探口风有很多种方法,倒也不一定是直接登门,因为直接登门很容易让马參抓到李、武、萧三家其实很着急这个弱点??墒翟谑奔溆邢?,李时远和武敬宗一时之间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好就这么来了。

    当然,借口很烂:“自下官坐堂以来,还未登门拜访过西??す?,所以今日特地来给郡公问安!”

    一个白驹县县丞,一个无定县县尉,什么时候也能来给西??す拾擦??再说了,李时远是七年前就职,武敬宗是九年前履任,这之前干嘛去了?这借口找的,真是~~

    李时远和武敬宗也知道自己这个借口找的烂,甚至连被回绝的心理准备都有了,毕竟他们的到来也只是做一个姿态,让马家真正的家主知道有这么个事需要他赶紧决断也就行了。

    可万万出乎他们意liào 的是,马郡公居然亲自出来接见了他们,虽然等候的时间有点长,足足一个时辰后,李武二人才见到西??す碜糯蠛旱酃目す斐?,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孺袄的童子,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看着这两个无爵位的县丞和县尉,马參没有那么多客套,也没必要那么多的客套,自己落座主位后,甚至都没有让从座位上起身行礼,现在还没落座的李武二人重新坐下,而是直截了当,非常干cui 地说道:“三日后,西海马家将前往定兴府接官亭,尔等自可前去安排!”

    其实从西??す砸簧沓鱿衷诶钗涠嗣媲?,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西海马家的决定。所以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尴尬和不满。

    但西??す趼?,李时远硬着头皮,拱手作揖道:“殿下,此举是否容下官秉告~~”

    “秉告谁?!”马參毫不客气地摆手打断他的话,“告诉李隆景和武安国,这是我西海马家的决定!顺便跟萧家那个老太婆说一声,我马參还没死,这西海州想坐哪一条船不是她说了算的?!?br />
    说到这里,马參站起身,用食指指着头上那块四字匾额,斩钉截铁地道:“让那些妄想改朝换代的竖子们听好,西??す?,是大汉天子亲封的爵位,我们马家的人,就算死,也要守住这片大汉的疆土!有我马家在西海州一日,就绝不许一寸西海州的土地不姓刘??!哪怕是那个号称世界之主的哈里发,甚至是万国之王的奥古斯都来,也不行?。?!”

    ……

    注1:堂,除了作为建筑房屋的专用名词,在中国也经常作为一个族系分支的称谓。所谓开宗立派,这堂号至关重要。本中的大汉帝国延续千年,许多家族人口繁盛,族人过万,甚至过十万,如果只是一脉相承,很多内部问题无法解决,所以一般旁支会采用堂号来区分与嫡系的关xi 。瑾身堂和寅木堂是李氏与武氏的一个分支堂号。以后类似的情况不再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