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五章 晁君宓,扩编之镇】
    西海军团,大汉帝国乙等军团,军团长马波,字恒启,军衔上校,准戴大校的貔貅剑章,以彰其职,军勋为中郎将,四十七岁?!弦涤谡盐浯笱锉?,先入犀甲卫服役,曾驻南掌、暹罗,后升少校,驻缅因州。汉元988年调入烈武卫任镇帅,汉元990年调入禁卫军任师帅。汉元995年才以不惑之年从甲等军团退役,进入乙等军团,先调之前熟悉的婆娑州军团任军团长,汉元999年,即月氏造反的前两年,方才调任西海州任军团长。

    其驻节地在定兴府北的北阙军营。军团直属配备的编制:两师一部一处一旅并不满编,仅有亲卫旅是满员的,参谋部和军法处是合并在一起的,仅有六百人,辎重师和警卫师加起来只有一千六百人。也就是说,马波这个军团殿帅能够立即调动的兵力是四千五百人左右!

    西海军团下辖三个不满编师,前师师帅姓剧名修,兼任西海军团副军团长,中将军衔,毕业于昭武大学步兵科。汉元989年从吐蕃军团调到西海州,按照战时满编军制应有两万两千七百六十八人的前师,现在只有缩编后的一万零九百二十六人。驻扎在葱西府。

    中师师帅姓义名容,少将军衔,毕业于西川大学,后投身军伍,历任骠骑卫部帅,骠骑卫镇帅,禁卫镇帅,汉元986年从帝都禁卫直调西海军团任师帅。算是升职,但很明显是得罪人了,搞了个明升暗降的把戏,直接从帝都贬到了西海州。今年四十二岁。所辖中师满员两万两千余人,现有人员一万余,驻扎在定兴府西的三十里埠。属于无定县管辖。

    后师师帅姓卫名楠,汉长平侯卫青后人,毕业于晋阳大学,后投笔从戎,历经晋阳乙等军团校尉-兖州乙等军团中校-北海乙等军团上校-西海乙等军团大校四次调职,没有甲等军团服役经历。但贵在对各地乙等军团驻军情况了解,所以屡次递升,今年四十三岁。麾下一师兵员八千六百人,驻扎在隆庆府。

    以上这四个人可以说就是大汉帝国在西海州的军事支柱。西海州萧家想要响应月氏,这四个人也是不可逾越的存在。

    当然,这四个人的履历和个人喜好早就被编辑成册,递交到萧甯面前。

    定兴府兴城县的萧家大宅正堂上。

    李时远和武敬宗垂手站立,表情恭敬无比,静等坐在上首的真正话事人问话。

    正堂的烟山蓑雨图下。萧李武三家的家主都坐在位。

    李隆景和武安国分坐左右,两人都是六十岁的老者,一身汉式深衣,右衽直裾,正坐在上。相对于李隆景纯正汉人的四方脸相貌而言,武安国的家族上兴许还掺和着异族的血统,所以毛发更为浓密,且脸部轮廓更为明显深刻。

    不过。两个老者中间坐着的萧家主母才是真正的威仪万千。

    尽管马參称呼萧家的萧甯为“老妖婆”,但实际上萧甯并不老。她十六岁嫁给萧远荏。十七岁生子萧继业,执掌萧家十五年,今年不过三十二岁。放到现代社会,还正是成熟少妇的阶段,甚至一大把大龄剩女这个年纪都没结过婚呢!

    端坐于中的萧甯,梳着朝天髻。头戴环扣飞凤冠,身着青色交领复襦裙,合肩顺背的毛麾披在身上。她的五官不是那种让人一眼惊艳的存在,而是有着汉家女子的温文秀气,唯独那双带着男儿般霸气的眼梢。与她那道柳叶眉极不相称。

    “西??す嫒绱怂??!”柳叶眉轻轻一抖,萧甯凝声道。

    她的声音不是那么尖锐,但很有穿透力。

    李时远弓身抱拳道:“的确如此,萧夫人,您看三日后是否由我们三家派人要去接官亭迎那渤海侯?”

    李时远回着话,眼神却瞟向一边的李隆景。

    李隆景捏了捏颚下三寸胡须,也斜眼瞟向萧甯。

    萧甯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妾身只是民间一妇人,哪有官家的资格去迎接大汉的渤海侯啊~~”

    这话倒是没错,西海萧家虽然在西海州拥有莫大的权势,但也只是民间的身份。就连那五大家族--萧、李、武、文、张,除了张家是真正涉足政坛,张家家主就是大月州的州牧这个官家身份外,其他四个家族的家主其实都是在幕后???,只是家族中的人晋身官场,其本身是没有任何官方身份的。这也从他们现在的穿着可以看出来。

    当然,一个人的影响力,并不跟身上的衣服有何关系,看看身穿大汉官服,却恭敬地站在堂下的李时远和武敬宗便明白了。

    一侧的武安国却是道:“萧夫人的意思是不接渤海侯?!这怕是~~”

    萧甯笑道:“妾身只是说自己没官家身份不去罢了,可咱们三家可是有那么多子侄在官上做事,让他们安排妥当便是?!?br />
    “可是,如果接了渤海侯,万一他带来了天子的诏令~~”李隆景忧虑地说。

    萧甯眉梢一眺,道:“那又如何?!天子的诏令难道是让大汉的军队屠戮我等良民不成?我们三家又有何证据在他们手上吗?”

    “这个嘛,自是没有的。我们与大月那边的联络,一向由外房远亲负责,按照帝国诛九族的传统也牵扯不上咱们?!蔽浒补?,“可是,马家毕竟是有那个意向的,若是渤海侯真带来的天子诏令,哪怕只是让马家统帅西海军团的诏令,我们怕也是会被一群士卒围困不得自由,到时候,又何谈大事可期?!”

    武安国的话让李隆景也深表同意,颌首道:“不错。万一马家真的拿到了能够节制西海军团的天子诏令,那我们就真的别想翻身了?!?br />
    萧甯左右扫了一眼,沉声道:“那两位家主的意思是?”

    李隆景看了一眼李时远和武敬宗,眼睛忽然微微眯起,右手抬起。然后又狠狠劈下:“反正此事迟早要做,要不这次就提前发动,按照原计划,将马波、剧修、义容、卫楠四人一起解决掉!然后让柳帘县的晁渃带兵入城,屠了马家满门??!”

    短短一句话,杀气四溢。顿时让堂下闻听的李时远和武敬宗全身一抖。

    当着两位大汉官员的面。说着要杀西海军团首脑和灭西??す诺幕?,李时远和武敬宗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太荒谬了~~

    武安国显然有些犹豫,但沉默一会儿后却也咬牙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萧夫人,我也觉得时机已到。此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等到渤海侯到了,我们就算举事也必然多了一层变数,不如现在就动手?!?br />
    萧甯沉默半晌。忽而深吸一口气,才缓缓道:“晁渃君今晚会去北阙军营面见马殿帅,晚些时候,我会去跟他会面,最迟明日巳时,我会派人通知两位家主再聚首商议?!?br />
    李隆景和武安国顿时心领神会般的点了点头,只是看向萧甯的眼神里多了一丝不可言喻的味道。

    萧远荏不能人道,萧甯作为执掌萧家十五年权力的实际家主。难道就守这么多年的活寡?!特别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抓地能扒土。她要是外面没几个姘头,怕是也没人相信。

    当然,愚蠢的女人会用感情去换取身体的愉悦,而聪明的女人会用身体去换取该得的利益,同时获取身体的需要。萧甯显然是后者。

    这个晁渃便是她这几年用美色征服的人之一。而且是当下对他们而言最有用的人,没有之一。

    晁渃。字君宓,大汉帝国西海军团前师第一镇镇帅,驻地就在葱西府的柳帘县。这个晁渃来自于大汉扬州,毕业于大汉洪城军事大学步兵科,毕业后就进入了蛟龙卫。历任蛟龙卫校尉,后在协助帝国婆娑州对安息的征伐中立功,擢升为上尉,并积军勋至骁骑校尉。

    后因换防,晁渃被调到了西海州,并很快升了校级军衔。此后,虽然有许多次内调的机会,但晁渃都自己放弃了,反而申请继续任职西海军团,这一待晁渃就在西海军团待了十年!可以说,在西海军团,晁渃的资历要比军团长和几个师长都要老!

    很多人都认为,是萧甯勾搭上了晁渃。但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其实是晁渃从老州一直追到了西海州。

    是的,这又是一个很俗套的青梅竹马的故事。晁渃和萧甯两人自小就认识,并且青梅竹马,后来因为家长的反对和安排,两个有情人天各一方。晁渃为了能够到西海州,这才报考洪城军事大学,也在那之后不断努力,最终终于调到了西海州。

    看上去,这又是两个痴情人儿互相痴恋,然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可事实上是,晁渃这个痴儿没有发现,他所爱的女人其实早就变了心……虽然晁渃为了留在她身边,一直拒绝更好的职位调动,甚至为了她放弃了迁回老州的任命,但萧甯一直留着晁渃,真的是爱情所至吗?

    不是的。

    当然,晁渃现在还不知道,但他很快就会知道了。

    ……

    晁渃到了北阙军营,立即就去面见马波军团长。

    这是例行的一次军事汇报。大汉军制里,乙等驻军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轮流向军团长进行驻防汇报。

    月氏造反以后,这个汇报就更加勤快了。因为没有接到帝国枢密院的命令,马波军团长没有下令将西海军团进行战时扩编,所以各师各镇依旧是平时配备。

    而晁渃的这个镇,是全军团中唯一进行了战时扩编的镇,甚至不仅仅满员,还超员了。晁渃的第一镇,现在足有兵员两万七千一百五十八人!简直快赶上了一个师了!

    为何会这样?

    其实还是大汉军制的设定问题。本来按照圣祖的军制规定,西海军团在没有接到枢密院的命令时,是不能进行战时扩编的。但现在月氏造反,月氏叛军随时会向西进攻西海州,在这个前提下,马波不得不为西海军团考虑。万一要与月氏兵戎相见时,仅仅依靠平时驻防编制的西海军团能否抵挡月氏叛军还真的很难说。

    所以在跟三位师帅商议之后,马波决定先将直面大月州的柳帘县驻军进行扩编,而且是进行超规模扩编。一旦枢密院的战时扩编命令下达,他就可以将晁渃的镇进行快速分流,分进其他镇旅帅麾下。从而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一个不满员的西海军团,扩编成战时编制。

    要知道,按照大汉军制,一个满员的乙等军团,可是应该超过十万人的大规模军团!

    而晁渃这次来北阙军营,除了例行汇报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再次过来劝说马波,进行全军的总动员和总扩编!

    在晁渃看来,马波的胆子太小了。而且太过死板,被规定的条条框框给限定住了。月氏叛乱,大汉的平叛军队正在与叛军血战,在这个情况下,身为大汉军人,及时没有命令也应该立即想办法参战才对。但马波却死守军人的天职:服从命令!

    大汉军制就是马波现在的命令,军制上规定不允许的,马波就坚决不做。让晁渃的镇扩编。这已经是马波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在他看来。如果没有枢密院命令,他一个预备役都应该征召。

    当然,大汉军制并不是死板的,军制里也规定,一旦军团所在领土受到敌人攻击,军团长可以进行战时扩编。但现在月氏叛军不是还没有越过葱岭吗?!

    对这样的死脑筋殿帅,晁渃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随着月氏战事的愈发胶着,也随着时间的拖长,马波对等到枢密院命令的心情越来越急迫,他也开始焦虑起来。这次晁渃一到,他便迫不及待的下令:令前师第一镇再度扩编,扩编两个旅,所需军官从北阙军营里抽调!

    对于这个命令,晁渃也是无奈了。再扩编两个旅,晁渃直接当师帅算了!

    当然,对于这个命令,别人还真无法完成,但谁让晁渃在西海州已经超过十年了呢!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他的师帅剧修都没有他熟悉西海州的情况!

    马波?

    这个脑筋已经僵化的军团长,整日里就待在军中,维持着“军人决不干政”的信条,就连西海州三大家族,他也只是听说过,压根没接触过。

    当然,有一个人马波是接触过的,那就是西??す韰?。

    事实上,在马波来西海州履任的第一时间,马波就来拜见过马參。因为,马波也是锦公马超的后人。而且是陇右马家的人,不过马波不是陇右马家的嫡传,而是支堂子孙,按照辈份,他要尊称马參一声叔公!

    似乎是一种传统,又或者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习惯。枢密院在任命西海军团的军团长时,都会下意识的选用马家的人。而西海州的百姓也特别迷信“锦公马超的后人一定能够守卫西海州”这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传说。所以,历任西海军团的军团长都是马家后人。只有寥寥几次由外姓人做过几任,但大体是没有变的。

    幸好这个军团长是轮换的,不然真的很难说会发生什么。

    说实话,马參本人是不喜欢马波的。因为马波这人说好听了是一个标准到骨子里的军人!说难听些,就是个只认教条,不懂变通的笨蛋!

    若是换一个姓马的人来当这军团长,马參何必苦苦指望渤海侯能带来天子诏令?早就让西海军团围了萧、李、武三家,然后发兵月氏了!

    而这个马波,却无天子诏令,或者枢密院的行文调令,是坚决不会听马參的。

    对于这样的人,马參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有马波在,西海军团最起码不会被萧家掌握,但恨也是因为有马波在,他也动不了萧家。这就好比一个人明明拥有一把绝世神兵,只需要轻轻一挥就能割掉敌人的脑袋,但偏偏这把绝世神兵不肯砍下去。

    ……

    从北阙军营出来,天色已经中午,晁渃直接奔往三十里埠,他领了马波的军令,还需要去找义容义师帅报备。而这必然要经过兴城县。

    按照规定,晁渃从柳帘县来定兴府做汇报,前后可以有两天的时间。所以,他每次都会非常匆忙的将军务做完,然后乘着最后一个晚上的时间住到定兴府里……这是个人所共知的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有很多版本。

    马波认为,对于晁渃这样一个驻扎在西海州十年以上的老军伍,在西海州有自己的家室是正常的,尽管这个家室他都没见过,可他认为军法里也允许士兵回家探亲,晁渃偷偷在定兴府呆一晚也是可以理解的。

    剧修认为,军人嘛,特别是才刚过三十七岁的上校军人,有点小**是正常的,听说定兴府里有好几家青楼的胡姬相当美艳,只要不耽误军务,乘机来定兴府流连一番权当是放松了。

    而有心的李、武两家则认为,晁渃这是又跟萧家的美艳夫人私会去了。

    至于马家~~马家还真没怎么关注过晁渃。虽然马參和马原都知道晁渃是柳帘县的镇帅,也知道晁渃的第一镇进行了两次的扩编,现在可以说是整个西海州最有实力的将领,但大汉的军人只服从军令,这点马家认为晁渃也不会例外!

    真的没有例外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