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七章 矫诏事,胆量而已】
    “矫诏??。?!”

    百晓生的嘴巴顿时张的鸡蛋一样大。

    是的,百晓生的确胆大包天,私排武林bing qi 谱,私制公文,甚至帮着沈云私自偷盗帝国金库……

    但是矫诏,这个事儿他还真没想过,也压根不敢想。

    倒不是矫诏有什么难度。

    在这个没有水印、金线等防伪标志的世代,圣旨的伪造难度并不构成问题。

    矫诏主要是需要胆量!

    当然,最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江湖游侠来说,他根本用不着矫诏的时候。

    事实上,圣旨这个称谓,在原本的历史上,是宋明之后才逐渐成为主流词汇的。而在这个时空中,也是从圣祖之后,圣旨这个词汇才成为天子诏令的别称。

    圣祖以前,汉承秦制,皇帝自命天子,行文称制,制成曰诏,天子自号为朕,朝廷不是国家的代称,而是专指朝堂和廷尉官僚。陛下一词虽有,但也并不是常用词汇。

    圣祖以后,后世许多习惯性词汇才渐jiàn 出现。

    但即使是圣祖改制了,这天子诏令、圣旨一类的东西也不是像后世的影视剧节目那样到处泛滥的玩意儿。一般来说,汉室天子只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和仪式才会颁布天子诏令,官员任命使用圣旨,而这两种东西都是最正式的公文,类似于后世的红头文件,是有国家权威作背的。西汉的天子诏令都要在石渠阁做备份才算。圣祖后就要在琉璃疏阁做备份才能得到承认。

    类似百晓生这种人,就算伪造也是一些通关文牒之类的小东西,何曾会做诏令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呢?

    更重要的是。这个时代,汉室天子的权威还是极其庄重的。等闲没人会去冒犯天子威严,哪怕是百晓生这种百无禁忌的江湖人士也不会有想去触犯。至于矫诏要被族诛之类的惩罚反而是次要的。

    不过对于沈云这个级别的贵族来说。那又不一样了。

    矫诏是任何帝王不能触碰的逆鳞之一。哪怕是当年发出“敢犯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的破胡壮侯在面对敌众我寡之局时,也不敢矫诏。

    所以,这矫诏最需要的其实不是技术,而是胆量!

    ……

    “真要矫诏不可吗?”屠天娇也不无担心。

    她觉得事情应该还没有到非要矫诏的地步。

    可是,不矫诏,如何让西海军团听命于沈云?

    要知道沈云虽然贵为渤海侯,但那只是贵族爵位,不是军职。在军国大事上。马波根本不需要鸟他一个部帅。就算比军勋,沈云也绝不是拥有中郎将军勋的马波能够正眼看待的。

    沈云也蹙眉不已。

    尽管来自后世的灵魂对天子诏令所代表的威严和庄重并不是那么看重,但也深知此时跟后世不同,这是个皇权大于一切的时代。别看大汉天子对他如子侄一般,可要是触犯了“矫诏”这个罪名,沈云真不知道自己之前打下的装备能不能扛下这一波伤害。

    前车之鉴啊,不论是圣祖前还是圣祖后,凡是落实了“矫诏”罪名的人,暂shi 还没有一个能逃脱族诛的后果!

    “做吧!”沈云最终还是下了决定。毕竟之前得到的消息实在太震hàn 了。万一真要是罗马红衣军团进入了大汉境内,跟月氏合流一处,那就真是大事了!

    屠天娇、鄢如玉、马竞等人无不被沈云的决定给震惊到。但也无比佩服沈云的胆气。

    ……

    鄢澄感觉自己很开心,或者说很惬意。

    自从来了西域这个鬼地方。已经很久没人拍他的马屁了。

    作为曾经的帝都小霸王,身边居然连个狗腿子都没有,这是多么天人共愤的事??!

    幸好。现在有了。

    虽然这个狗腿子名义上并不是因为“帝都小霸王”这个名号而拍马屁,但一样不妨碍鄢澄为此感到很爽。

    “侯爷这骑马的姿势简直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帅气逼人,比起我们师帅来都不遑多让~~”旁边的狗腿很狗腿的对鄢澄拍着马屁。

    尽管这个拍马屁的功夫有点糙。不过在这到处都糙的地方,鄢澄认了。

    毕竟,能光明正大的装一回大汉帝国侯爵的事,可不是天天有的。

    特别是,这回的装逼方式有点嚣张,整整两千名全副武装的飞骑卫军卒给他搭架子,做背景。

    这可是大汉帝国甲等军团的真正军人,经li 过尸山血海的真正勇士??!

    最起码在表面上,鄢澄一声令下,这些士卒会呼和应答,整齐划一,这感觉,简直快让鄢澄从马上飞起来。

    “要是能骑着姐夫的瑞兽嚣张一把,那更爽了!”鄢澄很快给自己找了一个新目标,顿时觉得身轻如燕,耳边那有些低劣的马屁也顿时觉得动听了不少。

    不错,鄢澄现在就是大汉帝国的渤海侯,至少身边的文萃和其他女兵会为他证明,她们说是,谁敢说不是呢?!

    还别说,鄢澄这个渤海侯装的,简直绝了。

    刚到隆庆府时,那股子二百五加二愣子兼二五仔的嚣张样,的确很符合隆庆府上下官员对来自大汉帝国侯爵形象的想像。

    为了护送渤海侯前往定兴府,隆庆府的府尊和府司马前后派了上百人鞍前马后的照顾“渤海侯”的安全。据说,当天在隆庆府休整的时候,还有两个异域的胡姬送进了“渤海侯”的营帐。

    第二天“渤海侯”还不愿yi 出发,是被飞骑卫红狐部的曲长文萃给催上马的。

    想起那娇滑狐媚的胡姬,鄢澄的脸色又开始眉飞色舞了,但余光扫过身边策马而过的文萃,又垮了下来——怎么找了这么个棺材板的女人来监管他嘛!让欧阳复来不行吗?

    鄢澄满腹怨念,他觉得他跟欧阳复肯定有共同语言。

    ……

    当队伍行进到离定兴府还有两天左右行程的地方时,随行的隆庆府人等开始返程,由定兴府派出的随员接替。

    不过关于这支队伍及渤海侯的评价已经随着随员的离开而传遍整个西海州。

    “飞骑卫不愧大汉甲等军团,军容严整,军纪森严。尤其以骑射为最。其第一曲曲长虽为女将,然巾帼不让须眉,调度有方,攻守有度,行进颇有名将风范?!?br />
    “第二曲……”

    “第三曲……”

    总之关于这支突然出现在西海州的飞骑卫红狐部,几乎所有军官都有一个大致的评价开始出现在西海州有心人的案头。而且几乎都是正面的、积极的评价。

    甚至有人在评价里点明:若在野外与之合战,非十倍之敌不可围歼之;非五倍之敌不可击溃之。慎慎慎!

    但是,对于这支飞骑卫红狐部的部帅,大汉的渤海侯阁下,评价无一例外只有一句话:

    “大汉渤海侯,帝都纨绔耳!”

    ……

    “对于能将一个帝都纨绔做到这个地步,我个人很是钦佩!”休息营地内,周蕙轻啜着一杯葡萄酿,对像死蛇一样躺在榻上的鄢澄道。

    “不用钦佩,本色演出罢了~”鄢澄丝毫不理会周蕙话里的嘲讽,反而洋洋自得,也顺手拿过一杯葡萄酿喝了一大口,道,“啧,说来演这渤海侯唯一的好处,就是以前很多想尝试的西海州特产,都有人免费奉上~~就好比这来自罗马的葡萄酿,的确美味!”

    周蕙轻轻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了。

    鄢澄看见她这模yàng ,促狭心起,忽而笑道:“公主殿下,这葡萄佳酿能养颜美容,长期饮用可使容颜永驻,且疏肝明目,补血益气,这点你是知道的吧?!”

    周蕙眨了眨眼睛,疑惑道:“真的?!”

    “那当然!”鄢澄一副见多识广的模yàng ,“殿下跟我大姐那是闺中密友,她没跟你说过这些?!”

    周蕙又翻了个娇俏的白眼:“你当我们在帝大成天就是饮酒作乐吗?!”不过听说好处如此多,又忍不住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触舌略带苦涩,但苦后回甘,且有隽永之味,的确美味。

    看她饮下,鄢澄坏笑着道:“不过殿下可知这罗马的葡萄酿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吗?”

    “酒,不都是发酵而来吗!”周蕙不屑地回应。

    “发酵那倒是不错,不过,在发酵之前,还有一道工序,那就是将新鲜葡萄放入一个木桶中,然hou 几个虬髯大汉光着脚丫,站在木桶里使劲踩踏,将葡萄汁全部榨出,你想啊,能干这活儿的全是奴仆,那脚丫子虽说洗过,但肯定都长满了毛,听说罗马人毛发浓密……”

    “呕……呕……”鄢澄还没说完,周蕙已经捂嘴而逃。

    “嘿嘿嘿!”鄢澄见她跑了,这才悠哉悠哉地重新躺在榻上,端起葡萄酿饮了起来。

    葡萄酒要佣人踩踏的事的确是有,不过是罗马某地的一个风俗,而且是一种专门的葡萄酒,并非所有葡萄酒都是这么做出来的。

    不然你以为所有人都爱喝洗脚水么?!

    这个典故鄢澄也是听手下车马行的掌柜一次偶然提起才知道的。

    鄢氏车马行遍布世界,听得多见得多,对于鄢澄这个少东家而言,虽谈不上见多识广,但在周蕙面前摆摆谱还是够的。不然鄢澄也不可能在帝都混出个“小霸王”的名声。要知道,这名声大多数是在青楼瓦栏间被传播出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