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八章 汉罗战,造反内因】
    放在五百年前,大汉帝国与罗马帝国相距万里之遥,相互来往一次要三四年的长途跋涉。遥远的距离使两国注定无法威胁到对方,所以武力对抗是绝对不可想像的事。

    可五百年前的那场旷世大战却让这盘踞东西方的两大帝国意识到,似乎两者的距离也不是那么远

    当然,那场长达十年的世界大战以大汉和罗马携手瓜分已知世界为终结,两者都没有占到太多好处,除了死伤了无数将士,但却都没有真正伤到双方的元气。

    那场大战,大汉实行的是轮战制,甲等军团轮番参战,乙等军团也轮戍作战,但真正从头打到尾的只有飞骑卫,而且只有在最重要的几场会战中,大汉的甲等军团和乙等军团才会出现,做最关键一击。

    而平常的最为损耗人命,且残酷无比的小规模拉锯战、消耗战、侦骑战,其实是那些附庸军团去做的。

    事后谁都能看出,这其实是汉圣祖出于削弱刚占领地区战力的考量,所以逼迫那些刚刚臣服的诸如月氏、贵霜、大宛、漠婕,乃至后来的石国、蔡奄、突施等派出青壮参战,从而大规模的消减当地人的抵抗力,为之后同化这些地区打下基础。

    同样,罗马帝国在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中,从头到尾参战的是红衣军团和公民军团,跟大汉一样,在最磨人的其他战役中,罗马使用的是奴仆军团和殖民地军团。而且鉴于当时罗马奥古斯都的权威已经摇摇欲坠的情况,很多与罗马执政官政见相左的军团也都被轮番调到亚洲战场进行消耗。

    应该说,那场旷世大战,其实是东西方两大帝国出于对自身问题的解决,而不约而同发起的战争。特别是有“绞肉机”之称的里海大战和红河大战,双方共投入上百万军队,死伤逾七十万,但事后统计,大汉甲等军团不过阵亡数千人。罗马帝国更戏剧,官方记载是“公民阵亡一百零七人”!

    这真是一个绝大的讽刺!

    战后,罗马的奥古斯都维护了自己的威权,并且凭借自己的军团战力和规模一举超过了行省军团。从而进行一系列改革,稳固了罗马帝国的统治。

    同样,大汉帝国通过这场战争让数百万刚刚臣服的部族青壮死去,而汉军通过这场轮戍战争不断保持着战斗力,从而顺利将这些地区汉化。奠定了之后这五百年的统治局面!

    还有一点,真正的罗马人其实是“大类中国”的人种。汉书班固传曾有记载:“其人长大平正,大类中国,故谓大秦?!?br />
    实际上,后世现代住在意呆利的人并非是真正的罗马人,而是高卢、吉赛、维京人种,真正的罗马人种在罗马帝国崩溃后就彻底消失在欧洲大陆上了。

    真正的罗马人,黑发黑目,脸部轮廓并没有那么深,且皮肤也不是那种毫无血色的惨白。后世现代甚至有人怀疑,罗马人其实是亚洲人种的后裔。

    当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臆测。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全世界的人其实都是几十万年前从非洲走出来的,然后开始向世界各地迁徙。而黄种人除了向东方迁徙,最后在黄河流域定居,并发展出了延续万年的华夏文明外,还有一支迁徙到了罗马,并在那里经过数万年的发展,站在了欧洲的巅峰!

    不管最终的解释是什么。罗马人和汉人的相似度很高是不容置疑的。但这并不能让汉人和罗马人真正融为一体。

    当年锦公马超在结束了里海战役后曾对罗马人说过:“这只是五百年的休战罢了!”

    现在,东西方经过五百年的繁衍发展,两国在地域上已经无限接近,利益诉求开始互相冲突。且两国人口也繁衍到了冷兵器时代的极致:大汉帝国人口已经快到六亿,罗马帝国全境也有四亿人口,而国境最小的哈里发,人口也有一亿!

    如此密集的人口,所带来的生存压力是农耕时代不可想像的。在这种压力下,只有两种选择:第一。发展科技,从农耕时代进入工业时代,就像后世现代那样,通过科技创新来养活越来越多的人口。

    第二,就是战争!

    通过战争来削弱人口带来的压力。通过战争的血腥杀戮来完成人口的新陈代谢,从而给世界新的发展机遇。

    很残忍,却是现实!

    除了以上的现实压力外,从前让罗马和大汉不会直接发生武力对抗的硬件条件也已经具备了。

    首先是道路。经过圣祖改制,水泥或者说汉式的筑路方法已经为全世界熟知并且运用,大汉帝国的直道简直就是现代的高速公路。以前从罗马到大汉帝都需要走三四年,而现在在不绕道的情况下,商旅只需要一年就可抵达。如果是紧急公文,通过驿站传输,从罗马到雒阳,只需要九个月!

    比起后世现代来说,当然还是极其漫长的时间,但对这个时代而言,已经足够进行战争所必须的传递条件了!

    其次是地域。大汉和罗马之间,只隔着六个小国,其中三个国家稍微大一些,蔡奄、突施和石国,而其他三个都是“国境来三日游”的小国。两国地域的接壤已经太过靠近,只要后勤能够保障,足够进行一场战争了。

    再者是宗教。虽然宗教使人发狂,但不可否认,如果没有宗教,人类早就发狂了。罗马没有国教,而底层的基基教却是第一大教。哈里发不用说,那个极端宗教现在已经是国教了。至于大汉帝国,经过圣祖改制,儒教是正统的国教。不过此儒非彼儒,圣祖所宣扬的儒,是大复仇,大一统,讲求“九世之仇尤可报也”的公羊儒,而不是那个断章取义,讲究“以德报怨”的鲁儒。

    罗马的无教主义,让罗马人,特别是底层民众开始慢慢不受掌控。要知道,宗教的最重要作用其实是“教化民众”,或者说“愚民”,只有民众听话,才好管理。而无宗教主义只会让越来越多的人不知道自己拼搏的方向在哪里,从而发生更为混乱的人性原罪好吧,这扯的有点远了。

    总之就是罗马的无宗教主义让底层民众已经蠢蠢欲动了,罗马贵族已经无法用过去那一套方法来管控越来越多,且想法越来越多的人民了。罗马急需一场战争来化解宗教带来的压力。而大汉在公羊儒的思想下,侵略性极强,并没有完全堕化在鲁儒教义中,大汉帝国及汉人在此时还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性格。

    别惹哥,惹急了,哥就揍你。

    最后就是商业。商业永远是社会生存发展的动力。没有之一。没有商业的社会形态是不科学且不可持久,迟早要灭亡的。而现在的当世三国中,不论大汉、罗马还是哈里发,商业都是税赋的大头。特别是哈里发,几乎全民皆商。而在农耕时代的商业中,汉人绝对是甲方!

    大汉的丝绸、瓷器、茶叶,乃至铁器、钱币和所有能够作为商品的东西,都是大汉的最好!因为没有进入工业时代,这些东西还不需要代工,也不需要全球化生产,是真正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用个以前历史书上的概念来说,那就是贸易逆差太大了!

    几乎都是罗马人和哈里发人用原材料来换取大汉的成品,还被压低了无数的价格。

    尽管罗马和哈里发在不断的学习,并且学有所成,但这种贸易逆差不打破,就始终是大汉帝国占据世界的主导位置。事实上,若不是农耕时代,这种贸易逆差能维持五百年已经是一个惊天奇迹!

    在后工业时代,别说五百年,五百天都算是奇迹了!

    看看刚刚开始工业革命的时期吧,贸易逆差才十几年,鸦片战争就爆发了。

    马克思的资本论绝对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最伟大的著作之一。因为他道出了商人的根本特质:利润,可以让商人出卖任何东西,包括绞死他自己的绳索!

    罗马的商人需要大汉的商品,需要更多的商品,在和平时代无法获取更多了,那怎么办?挑起战争!哪怕最后战火将自己烧死也无所谓!

    哈里发人也想要大汉的商品,可是却无法获得更多的利润,怎么办?挑起世界大战,让秩序混乱,商人就可以得到更多!

    其实按照这个理论来看,似乎大汉商人就不渴望战争了吧?

    错!

    作为商人食物链顶层的存在,大汉商人恰恰是最渴望战争的!

    为何?

    还是因为利润!

    战争,代表着无序,而无序的时期,大汉的商人就不需要遵守大汉帝国给他们制订的所有规则和法律!

    谁不知道大汉的丝绸、瓷器最值钱?如果我能垄断这些商品买卖,那我的利润岂不是更大?

    或者说,如果我能出售丝绸和瓷器的制作方法和制作原料,那我岂不是能赚到更多的钱?!

    别指望商人有廉耻,为了获得利润,他们会出卖任何东西,只要价格足够高。

    这也是后世的历史中,奥斯曼帝国独占中亚,垄断丝绸之路,霸占了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点,倒卖东方产品发家致富,从而导致西方人不得不开启大航海时代,从海上找到通往东方丝绸大国之路的序幕!

    其实从商人的特性中,不难发现西海萧家想要造反的内因。虽然萧甯和李、武两家家主可能意识不到这点,也无法系统的理论的说出这个内因。但商人对利润的渴求,其实才是他们想要造反,想要割地立国的原始动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