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九章 暗卫桩,屠氏肉铺】
    定兴府兴城县的勾栏围处于无定河边。

    围,相当于老州的村,不过围不是官方的行政单位,只是西海州当地对那些由外国人自发组成的村落的蔑视性称谓。

    但圣祖改制后到现在,围里住着的不仅仅只有外国人,还有许多汉人平民。

    可以说,现在的西海州非常类似于米帝的洛杉矶或者纽约之类的国际性大都市,汉人和外国人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1,至少在定兴府是这样。

    勾栏围,顾名思义,勾栏场所。

    而所谓勾栏,实际上是妓院的蔑称。

    在定兴府刚刚兴起的那百十年间,这一带有非常多的胡人俘虏,还有那些刚刚被汉军征服的胡奴,以及未被同化或者说是拒绝被同化的胡人,他们被迁移到定兴府周边,逐渐形成“围”这样的村落式聚居地。

    人一旦定居,总要找事情做,而勾栏围的人则做起了皮肉生意,勾栏围由此而来。

    当然,随着时间流逝,勾栏围的皮肉生意已经不是当初一个草棚,一个栏杆就可以经营的了。事实上,现在的勾栏围里遍布的是笙歌曼舞,即使最传统的汉儒来了,也要称之为青楼楚馆方显文雅妥当。

    而且,经过五百年的同化,勾栏围里的原住民早就没有了胡人的风貌,甚至连样貌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黑发黑瞳为最尊贵美丽的样貌。甚至在前个百十年间,一切异域的模样都被视为异端和不可接受。在那个年代,父母祖上是异族,到他们这一代已经融合成了汉人模样,但倘若生下一个“返祖”现象的婴儿,普遍会被丢到无定河里淹死。

    不过现在这种风气已经慢慢消失了,勾栏围里也很少再出生“返祖”现象的婴儿,随着商贸的兴起,反倒是真正的异国人开始进入这里,开始做生意。

    就像中国要经历十年动乱时期的极端时期一样。西海州当年也经历过那样一段极端时期。随着时间的淡化,这种极端情绪慢慢消散,可也留下了许多痕迹。

    比如,在这里汉人会得到特别的照顾,但却不是价格上的优惠,甚至有时候来这里消费的汉人要花费更多的金钱。这里所说的照顾,有点类似于米国人在东京的感觉要知道即使到了现代。米国人在倭国还是能得到很多优待和特别照顾的的

    当然,特别的照顾并不代表这里随便出现一些汉人就会受到特别的关注。就像在后世****的魔都大街上看见歪果人谁也不会惊讶。而是很平淡的走过一样。

    换句话说,勾栏围算是定兴府最为龙蛇混杂的地方之一。谁都可以在这里落脚,也谁都可以在这里不引起任何注意。

    沈云一行人的落脚地就在勾栏围。

    在决定矫诏之后,沈云等人就决定连夜进入定兴府。

    当然,定兴三县的内城是有宵禁的,到了一定时间就要关闭城门,沈云想要进去是不可能的。但外城却是不夜城,没有了城墙和城门的限制,这里的夜间经济繁荣的有些过分。

    正是天色将明未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按照正常的作息,现在应该已经大部分人都进入梦乡才对,可勾栏围里热闹的跟诸多城市的夜市一样,人潮熙熙,摩肩接踵,街头来自各国的卖艺人士不断。当然。街上少不了巡街警戒的备盗巡捕,甚至有备盗都尉亲自巡逻,维持治安。

    从这点来看,定兴府府令还是个肯干实事的。

    “屁,你知道这一晚能给衙门上下多少税收好处么?!至少十万金币往上!”跟在沈云身边的百晓生不屑地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谁稀罕大晚上的不在炕上搂娘们,跑到这里来吹冷风啊”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挺乐意来着吹冷风的!”欧阳复睁着一对色眯眯的眼睛,四处瞄那些包裹在衣裙下的****。

    这勾栏围里有几个女人是正经的?!要是放在老州,欧阳复这双色眯眯的眼睛一扫,估计满大街的大姑娘小媳妇就该羞涩的跑光了??稍谡饫?,他扫视一番,被关注的女人还会敬一个媚眼,甚至有大胆的直接轻轻撩起裙裾,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大腿上贴着“群莺楼”“香萃坊”“二八佳人阁”之类的字样。

    “这广告打的可真是别出心裁了!”沈云直接无语。

    这是自己之前知道的万恶的封建社会吗?怎么感觉比现代还后现代???

    欧阳复有点乐不思蜀,恨不得马上就扑上去抱着那些白花花的大腿一阵啃的架势,实在恶心坏了众人,直到沈云踹了他一脚:“你能不能别一副色中饿鬼的样子,赶紧带我们去约定好的地方行不行?!”

    紧跟身后的方誊一脸苦相地对欧阳复苦笑道:“是啊,赶紧先到地头吧,再这么慢腾腾的走,满大街的荷包都该跑到时迁怀里了”

    沈云扭头一看,好么,才走了这么一会儿工夫,时迁怀里已经塞了不下十个荷包,手里还捏着一个油腻腻的钱袋子,正在贼眉鼠眼的乐着数钱,不时还摇头叹气:“唉,这么大的袋子里居然只有五六个金币,其他全是铜镚子,这么穷还来逛啥青楼啊”

    沈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也给时迁踹了一脚,“你们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啊这都啥时候了,还干老本行?!?br />
    时迁顿时臊眉搭眼地讪讪而笑,将钱袋塞入怀里,不敢在随便施展“盗圣”绝技了。

    欧阳复也一收色中饿鬼的模样,板着脸、目不斜视,笔直地往前走?;贡鹚?,伪装成正人君子模样的欧阳复还是很仪表堂堂的,甚至还引起了之前那些被他偷瞄的女子的花痴般的尖叫

    走在最后的马竞和鄢如玉见状,却是各有心思。

    鄢如玉心里想的是,这帮人倒是各有本事,若是吸纳进暗卫里定可为一大臂助。

    马竞却是感慨,渤海侯沈云确有手段,能将这么多江湖异士招入麾下效力,而且能将他们训的如此服服帖帖。自己继承家主之位是无望了。但这份手段却也应该学来,以待来日

    沈云不知自己这举手投足间的笑骂已经被马竞视为手段,更不知自己多了一个小粉丝。

    他只是根据现代的思维习惯和行为模式来面对身边的人,在他看来,百晓生、时迁、欧阳复、章暨等人都是身边的手足兄弟,这些人不但与他共患难,而且同生死。早就是如亲人般的存在了。这些笑骂和举止,放在现代社会。上过大学的人都是这么相处的。但他不知道,在这个时代,身为大汉的渤海侯,其实本身已经是高人一等的存在,是大汉贵胄,完全是没有必要对下属如此温和。

    而时迁等人一开始或许也有点不习惯原本高高在上的大汉贵胄对他们如兄弟亲人般对待,但慢慢的,却也习惯并且知道感恩他们知道,像沈云这样的贵族绝对只有一个。满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如果说最初帮助沈云,更多的是江湖侠客的报恩心态在主导,而现在以及不可预知的未来,让他们继续死心塌地前赴后继地为沈云卖命的主因却是这种类似亲人的情感

    飞骑卫一连,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自然不可能一股脑的涌进这勾栏围。都是分批进入,甚至还有一伍人留在“低地”,万一有什么万一,还有个报信的。

    此行的目的地出乎沈云之前的预料。

    在经历了方才的“大腿广告”后,沈云本认为此次的落脚地有可能不是帝都缥缈居那样的顶级青楼,但应该也是个肉/欲横流的皮肉场所。但却没想到是

    “屠氏肉铺?!”

    沈云有些吃惊。

    还真是个皮肉场所啊因为这是个卖肉的铺子

    沈云真要头问问鄢如玉,却见鄢如玉从后面快步上前,直接推开门往里走,边走边道:“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这里只允许女人卖肉么?!”

    好吧,必须承认,沈云永远都跟不上羽林暗卫的思维?;蛘咚涤涝抖几簧贤捞旖康乃嘉?。

    明明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却偏偏选在肉铺还是屠氏肉铺??

    沈云忽然想到,这屠氏肉铺难道真是屠天骄的家人开的?

    进了大门,一盏泛黄色的灯笼影影绰绰的照着内里的一切。一个普通人家的院子,没有影壁,表示这家人的平民身份,左右还有两进宅院,倒是挺宽敞。往里只有一进的卧室和堂屋。

    院子不大,廊下有杀生用的刀具弯钩挂着,在泛黄的光线上有点恐怖片的即视感,院中由斑驳的青石板铺就,没有种植花草,青石板在灯火下泛着紫黑色的光泽。对于已经在战场上九死一生的众人来说,可以闻到虽被冲刷,但很浓郁的血腥味,那些紫黑的颜色正是无法被冲散的血液凝固后的色泽。

    如果不是院中已站着一个头戴遮颜斗笠的屠天娇,和一个搓着手,满脸沧桑感的中年汉子,沈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两进六间房,自己找房间住。渊让、誊宇、画竹、如玉跟我来?!蓖捞旖勘淞松采逞频哪猩?,说完话便直接往堂屋走。

    众人也是做惯兵的,当下也没说什么,快速散开。

    沈云四人立即跟上。

    踏进堂屋的时候,沈云头看了一眼,天色似乎亮了起来,一声鸡叫也邻里忽然响起。

    门关好,那满脸沧桑的中年汉子抱拳对屠天娇道:“家上,天亮鸡鸣了,属下是继续经营肉铺还是在这里等候吩咐?”

    屠天娇的斗笠一摆,遮颜的黑巾抖了一下道:“颀叔,你今日不出现可会引起他人怀疑?”

    叫颀叔的中年汉子道:“怀疑倒不会,三日前属下接到了家上的通知,心知必是有大事发生了,所以早就将这几日要贩卖的肉食提前宰杀妥当,放到对门的门面里贩卖,有两个伙计照看。这间院子只是平时宰杀场所,等闲那些伙计也不会过来。等会儿我再过去转一圈就稳妥了?!?br />
    屠天娇道:“嗯,颀叔多费心些,切莫让人得知这里来了生人,虽说勾栏围向来龙蛇混杂。多我们几个生人不至于惹眼,只是现在是非常时刻,多注意些总是好的?!?br />
    “家上说的是?!蹦歉鼋旭宓闹心旰鹤雍┖竦匾恍?,手又忍不住对搓了起来。

    这个情景让沈云感觉有点怪异。那个叫颀叔的叫屠天娇“家上”,自称属下,这明显是老家奴才用的称谓。但看那一脸沧桑样和举止,这个颀叔又不太像是暗卫中人。来的路上沈云特地观察过。周围也没有暗卫的特殊标记。

    似乎是察觉的沈云的疑惑,屠天娇也不打算隐瞒。直接介绍道:“这是屠颀,乃是我屠家的家生子,在我父亲那一辈便派到西海州做暗线长桩。这次事关重大,且西海内部的暗卫似乎出了问题,我在隆庆府发了三枚召集令,仅有一颗断了上线的踏白应,所以定兴府的暗卫我已经信不过,唯有颀叔我才能放心?!?br />
    鄢如玉补充道:“隆庆府的那个踏白是我接应的,根据那个踏白复。自月氏造反以来,定兴府的上线就没有联系过他。在过了应该联系的时间的第一时间,他就根据暗卫守则脱离了原先的位置,改为只有在暗卫总部备案的位置蹲守,直到我们到来。至于上线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个踏白也不清楚。不过整个西海州的暗卫肯定受到打击是绝对的?!?br />
    沈云点了点头。他也算半个暗卫中人,对于暗卫的情况算是比较清楚。这个暗卫就像是间谍。细作。踏白只是暗卫系统中最底层的一类人员,主要是负责刺探消息,各个系统,甚至各个踏白之间都是单线联系,互相之间没有交集,所以有时候很多暗卫都不知道别的暗卫存在。曾经有两夫妻相处了四五十年,直到最后退役时才得知两人都是暗卫踏白的奇葩事。

    所以这次应该是西海州整个暗卫系统都被瘫痪掉了,而这个踏白警醒,及时离开了上线所安排的身份地点,换到一个要报备到帝都暗卫总部,而没有给西海州暗卫上线知道的所在。

    至于暗线长桩,沈云也能理解。应该是区别于暗卫的更深层次的间谍。是那种长时间蛰伏,有时候可能要蛰伏一辈子也不会启用的棋子。

    不过,话说来,整个西海州有多少暗卫呢?

    沈云直接将这个问题抛出,换到的答案却有点惊讶。他压根没想到屠天娇会给他这么彻底清晰的答。

    “西海州其实所属暗卫不多,包括暗卫少校在内一共也只有两百一十六人,其中选锋十七人,踏白一百二十人,其他官校也多兼任暗卫主管。至于长线暗桩除了颀叔,还有一人,不过此人我暂时还不打算唤醒惊动?!?br />
    沈云深吸一口气,他明白,屠天娇这么详尽的告诉他答案,除了对他的信任,更重要的还是她也明白现在局势的严峻。

    沈云点了点头,托着下巴思忖一会儿,道:“既然如此,我们之前的计划可以先施行一部分。如玉,你跟誊宇去甄别其他选锋踏白的身份,记住一定要小心。颀叔,你去安排一下,让画竹兄能尽快见到西??す?。我立即去安排百晓生制作,咳那个东西”

    沈云差点把“圣旨”顺嘴说出来。

    屠颀奇怪地看了一眼沈云,虽然知道他是大汉渤海侯,但他没想到沈云居然能直接开始下达命令了。

    不过屠天娇却表示没有意见,立即道:“颀叔,就按渤海侯说的做。另外,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屠颀重重地点了点头:“准备好了,只是蟠龙纹绸布比较难寻,我只买到萧家的枭龙纹绸布?!?br />
    “枭龙纹?”沈云蹙了蹙眉,倒也没再说什么不能用的话。

    蟠龙纹绸布除了做大汉皇旗和边境过关的角旗,所以允许民间私自少量拥有,的确很难弄到,而且购买需要登记,一定要买反而会露出马脚。至于辟邪用枭龙倒是很多绸布庄都会有存活。这两种龙虽说样式完全不同,但如果远远望去,不仔细看还真很难一下子分辨出来。

    “行,我们分头行事。两个时辰后再在这里汇合?!鄙蛟屏⒓雌鹕砣フ野傧?。

    其余众人也行动起来。

    推开房门时,一缕阳光正好洒在地上。沈云抬头,还未完全炙热的冬日太阳还不温不火地挂在东边。

    不知这会不会是定兴府最后一个安静的早上呢?!

    忽而,额头一凉。

    沈云伸手一摸,竟是一片雪花

    下雪了!

    在阳光初现的早上,这天居然下雪了?!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雪花零零洒洒,还不够密集,随着阳光愈发大,估计还会消散不见,但的的确确是下雪了。

    “这鬼天气,真是邪性,出大太阳还能飘雪花啊”颀叔嘟囔了一句,从沈云身侧走过。

    “是啊,真是邪性”沈云也感慨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