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章 突袭问,海侯安在?】
    鸡鸣天亮之后,整个勾栏围的夜间繁荣才算暂时性的过去,围里几条主道都渐渐散场。但人气却没有降低太多,因为围里的老妈子、仆役和那些帮闲都开始出来打扫一夜的狼藉,还要收拾饭食和饰物,等待忙碌了一夜的姑娘们睡起来再重复昨日的繁华。

    看着眼前这宛若盛世繁华的市井场面,沈云不禁喟叹:“世人忙碌,却不知大战将来,再繁盛的世间也会变成练火地域?!?br />
    屠天娇也紧蹙双眉,道:“是啊,就怕罗马人突袭而至,世人却兀自不觉,那便惨了?!?br />
    听着屠天娇不再伪装的声线,沈云道:“这点你倒无需担心。除非两军已经列阵而战,不然你说的那种罗马军团已兵临城下,而这里的人们兀自不知的情况不会存在?!?br />
    屠天娇奇道:“为何?你一直不就是担心罗马人突袭,所以才急急忙忙赶到定兴府吗?”

    沈云道:“何谓突袭?以有备算无备,这就是突袭。我所担心的突袭,是罗马人已经越过八百里瀚海,隆庆府才发现传讯息,或者罗马人从里海南岸登陆,沿无定河南下时我们才发觉,这就叫突袭。至于你想象中的,千军万马抵达定兴府我们才知道,那不叫突袭?!?br />
    沈云望着依旧繁华热闹的勾栏围,低声道:“如果真到了你想象中的那一步,那别说是定兴府,就算是帝都那样高大的城墙也挡不住的?!?br />
    对于沈云说的,屠天娇不太懂。在她理解中,罗马人似乎会缩地成寸,瞬间抵达定兴府城下。而实际上,任何一场大战都不可能事先毫无预兆。

    在沈云和方誊等人的计算中,罗马红衣军团应该会在一个月之后越过八百里瀚海,抵达隆庆府,而在隆庆府做出有效积极的抵抗之后,红衣军团至少还需要半个月时间才能抵近定兴府。即使隆庆府开门揖盗,红衣军团在经历跋涉之后,也需要时间进行短暂休整。

    即使在有电话卫星的现代社会,动员集合超过一万名士兵都已经会引起敌国关注了,更何况冷兵器时代的大规模兵员调动呢?!

    甚至,沈云觉得都不需要红衣军团兵临隆庆府,只要红衣军团开进大汉疆域,那些触觉最为灵敏的商人就会将消息带到这里了。

    沈云之所以如此焦急要赶到定兴府,是为了早点让西海州做出准备,而鉴于西海州在月氏叛乱中的表现,沈云也做好了掌权的准备。从屠天娇提供的情报上来看,整个西海州,除了西??す?,没有比沈云爵位更高的存在。

    不过除非逼不得已,不然沈云不会想亲自掌权。因为爵位和官职、军职是不同的系统。从圣祖改制以来,爵位高的人,只是地位较高,属于贵族,特别是到了公侯级别,几乎等于统治阶层,但却没有统治权力。统治权力始终是在皇帝任命的官吏身上。在自己的封地,比如乐浪郡之类的地方,渤海侯还算能够干涉部分行政统治权,但在西海州却没人鸟了。

    这也是西??す恢闭饷幢欢脑蛩?。西海马家在西海州的确显赫,但却只能通过软实力来影响西海州的官场,无法有真正的权力,除非这个权力是皇帝和行政院发下明文给予了。

    到刚才的话题,沈云自己虽有渤海侯爵位,但军职只是一个部帅,军衔甚至还不如隆庆府的府司马,更何况在西海州人生地不熟,他一旦来到定兴府是很难直接掌权的。

    而沈云不能掌权,谁来掌权抵御罗马人呢?

    沈云之前的计划是西海州乙等军团的军团长马波。但鉴于在月氏叛乱时,这个军团长毫无作为,而暗卫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尽管从之前暗卫的报告中显示这个马波并无反心,可沈云并不太看好这个马波。

    其次就是西??す韰?。不论人脉还是威望,西??す韰⒍际亲罴讶搜?。所以,沈云矫诏的内容里,无疑就是马參将作为统摄西海州的掌权者。

    但从时迁带来的消息看,这个沈云拟定的掌权者能不能活过今晚都是未知数啊

    西??す?。追远堂。

    马參高坐“慎终追远”匾下主位,马原则坐在侧首。堂下还有两个马原的幕宾参赞。

    此刻四人都是一脸凝重,马參紧蹙已经灰白的眉峰,一手轻轻捏着颌下白须,原本有神的四方眼却是微闭,没有任何开口的姿态。反倒是马原,焦急之色溢于言表,想开口却又不知该说点什么。

    这一切都是因为此时还站在堂中的三个人。

    整个气氛有点凝滞,只有桌上的瓷杯里散发着袅袅气息,显示这场会面其实并没有开始多久。

    还没开始的会面为何变得这么凝重?

    只因为堂中这三个人:代表陇右马家的马竞,代表大汉羽林暗卫的鄢如玉以及代表大汉渤海侯的百晓生!

    好吧,马參也没想到,今天一早接到同族晚辈的拜帖,原想是让马原应付一下即可的事,结果却见到了这三个人。

    而且,这三个人一见面未言其他,先说了一件让马參都无法想象的事:“西海马家恐有灭门之祸!”

    若在三天前,有人跟马參说西海马家有灭门之祸,他这个家主虽说准备交权,但也一定会将此等竖子直接乱棍打死。

    可现在,这件事有一个确认是嫡支马家的子嗣的人说出来,而且有代表羽林暗卫和大汉渤海侯的人背书之后,身为西海马家的家主,马參不得不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其中的真实性和可能性了。

    而这一想,马參倏然惊觉,萧武李三家或许真有将西海马家灭门的可能。甚至,他们还有相应的实力!

    人一旦习惯了高高在上,往往会忽略脚下蝼蚁的威力,却不知,再小的蝼蚁,一旦数量多了也能咬死大象。更何况,现在这群蝼蚁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已经变成了嗜血的食人蚁?。?!

    西海马家做了西海州豪门五百年的头把交椅,对周围的人习惯性的有一种俯视心态。萧武李三家再强势,也不过是这两三百年才崛起的,马參虽然对他们颇有忌惮,且有心铲除,但绝对没有想过他们竟然想将西海马家灭门!

    因为马參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凭借着五百年的繁衍,和五百年来西海百姓对马家的依赖,已经使西海马家成为这个大汉帝国新州的庞然大物。单单录入族谱的西海马氏子孙就有一百九十六个堂号,近二十万人,更何况还有跟马家结亲、联姻的各个家族,遍布西海州各地,甚至还有哈里发和罗马帝国临近行省的大族。应该说虽然有百万人依赖萧氏生活,但马家也有百万的姻亲关系可以动用。

    萧武李三家与西海马家摆开阵势,互相打击,那当然是两败俱伤,可如果萧武李三家不给马家联络和积攒实力的时间,直接一鼓作气直接杀进西??す?,将西海马家的家主全家都给杀了,那又就算马家有再多的关系和实力又有何用?

    更何况,西海马家最大的实力倚仗其实是大汉帝国,是帝都,是大汉天子!承平之际,绝对没有人敢对西海马家下手,但现在的局势

    想到这里,马參的额头已经隐隐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好毒的妇人,这手射人先射马的计策着实狠辣!

    不过,眼前这三人如何得知如此机密的事?

    马參没有问马竞为何来西海州,事实上马竞本身出现在西海州就已经表明了陇右马家的态度。马竞不用说,马參身为家主也能想到这点,若是想不到,那马竞就算开口了,那结果也是一样的。

    至于鄢如玉和百晓生,马參则另有一番心思。

    羽林暗卫的事马參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他知道暗卫的存在,但从不接触,也不抗拒。暗卫这是帝王应有的权力,身为大汉帝国五百年的西海名门,马參自问没有对不起大汉,所以也就不会在意这个暗卫。

    当然,也因为马家是西海州的名门,所以他也绝不能沾染暗卫之事,因为一旦触碰了,就相当于碰了帝王的禁忌。这着实不智。

    月氏叛乱之初,暗卫就被人清洗的事,马參并不知情,或者说有人跟他汇报过,但他没当事。这也是许多大家族的通病堂堂正正都打不赢的事,这些躲在暗处偷鸡摸狗的暗卫又能有什么作用?

    虽然连孙子兵法都有“用间篇”,但真正喜欢间谍,并且了解间谍威力的人却没有多少。公羊儒的教义宣扬“九世之仇尤可报也”,但也是宣扬大复仇和用光明堂皇的手段去报复,而不是用见不得光的伎俩。

    所以,鄢如玉的出现虽然不会让马參不喜,但也没有特别关注。

    至于百晓生

    马參看着眼前来人,已经带着灰白的眉峰紧蹙着。思忖半晌,才缓缓道:“若如汝等所言,海侯安在?”

    这话一出,马竞和鄢如玉都有些发懵。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反倒是一直欲言又止的马原舒展了皱眉,而两个幕宾参赞兖州许孜和郴州杜阚也露出释然的神色。

    其实马參的这句话有两层意思。

    第一层,我需要你们拿出有人要灭我西海马家的证据来。

    第二层,渤海侯是否到了定兴府?让他来见我。

    同时,这句话里马參省略了“渤海侯”的称谓,而用文言的古拙简语“海侯”,这是长辈对晚辈爵位的一种昵称。例如皇帝和益公他们因为与沈云父亲的关系,所以不会这么称呼,但其他贵族长者因为与沈云的父亲没有交情,但辈份又放在那里,如果直接称呼“渤海侯”就显得比较正式,而称呼“海侯”则显得亲近。

    这个亲近的称谓,其实又包含了马參对这件事的肯定和对渤海侯的感激。同时,也表达了马參希望与渤海侯共同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愿。

    要知道,按照大汉帝国约定成俗的规矩,渤海侯的爵位没有西??す?,渤海侯就算亲自来拜访,马參也是可以拒而不见的。但他现在亲自开口询问,并用“海侯”称之,诚意十足。

    当然,要马竞和鄢如玉两个年轻人一下子转过这么多弯弯绕绕来,的确有点为难人了。

    幸好沈云也安排了百晓生。

    百晓生虽自称江湖百事通,对朝堂贵胄也并非一无所知,更何况这么多年他也不是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的,所以只是一愣神间,便反应过来,弓身行礼,道:“禀郡公,此事只需马家稍微关注东边即可明了吾等所言不虚。然在吾主看来,此事或有变生肘腋之惊,但并非头等大事。今吾主白龙鱼服,亟待与郡公一晤。有所怠慢,还望郡公海涵!”

    此话一出,堂上众人都微微变色。

    兖州许孜直接面露不悦,起身挥袖道:“笑话!有人密谋大汉西??す?,这还不是头等大事,那还有什么是头等大事?!竟然还想让家上前往见他,简直不知所谓!”

    百晓生用“吾主”称呼渤海侯,而许孜用“家上”的称呼西??す?。很明显,两者都是将事情摆在两大帝国贵胄的家族范围上,而跟大汉飞骑卫之类并无关系。

    听了许孜之言,百晓生也不着恼,挺身反问道:“汝何人?”

    “兖州许孜许子文?!毙碜伪?。

    “可是六岁作诗,十岁登第,十四岁即从汝南大学毕业之许孜许子文?”

    “正是在下!”许孜不无得意地道。

    百晓生嗤鼻道:“果然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虫!”

    许孜顿时变色,抖着胡须道:“你敢辱我?”

    百晓生的话不算重,但对于许孜来说却算是侮辱,而许孜的这句“你敢辱我”也不是轻的答。

    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一般大汉帝国的文士若是说了这句话,那就代表了不死不休,决斗都还是轻的,更可怕的是会形成世世代代的仇怨。要知道,这可是个大复仇时代。辱一人即是辱一门,辱一门即是辱一姓,这严重程度可是很麻烦的。

    不过身为江湖侠客的百晓生并不在乎这个所谓文士的仇怨,看都不看许孜一言,弹了弹身上并存在的尘土,弓身抱拳对马參道:“郡公殿下,吾主有言,若郡公不知萧氏之谋,或有小挫,然现已知晓,凭借马家底蕴,当有妥善处置之法。已能解决之事,自然也非是头等大事。不知吾主所言然否?”

    “然也!”马參已经睁开眼,正冷冷地看着百晓生。

    他倒想知道,这个百晓生能说出什么,比西海马家要被灭门还大的事。若百晓生在诡辩,哼,马參可不是那种能容人在自己面前依靠诡辩过关的郡公。

    百晓生面对西??す淅涞哪抗?,后背也不禁泛起一层冷汗,不过面上却依旧没有表现出一丝畏惧。没办法,要将西??す氤鋈ゼ澈:?,这本身就是个要冒险的事。

    “敢问郡公殿下,大汉如今内乱未平,新乱将起,且有异族欲入寇中原,此算不算头等大事?!”

    马參倏然一惊,随即看向马竞和鄢如玉,却见马竞用肯定的眼神也望着自己。顿时明白,这或许不是眼前这个百晓生敢捏造的事。

    “哈里发?亦或罗马?”马參沉声问道。

    马竞刚想开口,百晓生却抢先答:“哈里发,亦或罗马??!”

    一个疑问句,一个肯定句。一模一样,甚至连字都没改动一个。

    马原也是大惊,刚想起身,马參已经长身而起,道:“备轿,老夫去见见海侯?!?br />
    “父亲!”马原起身急道,“萧氏祸起于侧,家中还需父亲主持,不如由儿子代替父亲去见见海侯吧?”

    马參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又冷眼扫了一下百晓生,忽而笑道:“正如白先生所言,萧氏,小事耳,异族入寇,方为大事。你坐镇家中,召集西凉铁卫严加防范即可。老夫带稚奴一起去转一转?!?br />
    说完便不等马原复,大步往外走。同时还对马竞招了招手:“贤侄与我同往?!?br />
    百晓生顿时额头冒汗,被一个郡公“记恨”上,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不过幸好不辱使命,赶紧跟在马竞身后,一起往外走。

    要是可以,百晓生也不愿意遭马參记恨,但没办法,沈云给的要求就是这个。

    那沈云为何没有亲自去见西??す?,反而要讲西??す氤隼聪嗉??

    原因有二。

    第一,沈云和屠天娇分析认为,萧氏既然敢对郡公动手,必然有充足的把握。除了叛军之外,她定然还留有一手暗棋。这手暗棋是什么还不清楚,但绝对是能够对西??す斐芍旅换鞯亩?。沈云等人到西海州是绝密,不想让任何人提前知道,所以要请郡公出来相见。

    第二,沈云和方誊等人也认为,要跟西??す献?,还要看看他们有没有合作的价值。这次的事也正好可以作为一个考验??纯凑飧鲂郯晕骱V菸灏倌甑拇蠹易迨潜恢阶斫鹈缘纳钅ス獾娜衿投分?,还是仍有先祖之勇。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沈云从屠天娇口中得知,这西??す幸恢Ю蠛禾熳幽淼奈渥傲α俊拔髁固馈?,乃是当年锦公马超麾下的“西凉铁骑”的变种遗留。

    沈云也很想见识一下,改编自“西凉铁骑”的“西凉铁卫”是否还像当年那般骁勇善战。这可是传说保卫西海州的大杀器,不见识见识,沈云怎么敢跟西海马家合作?!还不如早点千鸟谷,跟大军团汇合为妙呢(未完待续。)</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