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章 命悬一线
    墨云翻滚,天地无光,无尽黑暗笼罩而下,像死亡的幕帘垂落了下来,令人难以言喻的压抑瞬间弥漫于天地间。

    遥远的黑暗处几道光芒划过,更是传来一声焦急的呼喝:“快,拦住他们,别让他们再逃了”。

    刺眼的白光照亮黑暗,随即响起“轰”的一声巨响,夹杂着惨叫声和强自压抑着的闷哼,光芒散尽,周围七人狼狈不堪,嘴角挂着血迹,将地上的一男一女包围。

    男子三十上下,名为柳惊涛,是明月帝国武威侯柳家当代家主的唯一子翤,此时他那双灿若星辰般的眼眸却显得有些黯淡,英俊的脸庞有着重伤后不正常的苍白,口中不住的涌出一股股血液。

    女子看上去二十几许,是明月帝国淮安侯唐家的大小姐唐婉,嫁于柳惊涛为妻;曾经的绝代风华,此时确是显得那么憔悴,嘴角挂着一丝血迹,绝美的脸庞上重伤后的苍白让人心疼,充满着凄艳的美,看着身旁的男子,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忧和一丝决绝。

    “涛哥,你怎么样了?”

    “婉儿,我还撑得住,等会儿,我拖住他们,你找机会逃去,好好的照顾我们的孩子”。

    “涛哥,你别说了,你去了,我如何能活的下去?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婉儿你……”

    “啪啪”一阵掌声响起,周围一位头领似的人说道:“二位,这一路上可让我们兄弟好追??!如今看到二位如此的夫妻情深,我们兄弟都不好意思下手了?!?br />
    “天煞七鬼也有下不去手的时候?七位横行岭南之地,凶名卓著,手下绝无活口,只是从不招惹各大世家,倒也无人过问,过的快活。我夫妻二人自问没有得罪诸位,诸位为何对我夫妻二人出手,欲致我夫妻二人于死地?”唐婉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呵,唐小姐,哦,不,应该是柳夫人,真是好见识??!居然认出我们兄弟!”老大一脸虚情假意的唏嘘,接着说道,“我们兄弟自问惹不起各大世家,只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人开出了让我们兄弟拒绝不了的价格买二位的性命,所以,我们兄弟七人也只好冒险了,要怪也只能怪你们的命不好!”

    “哦,不知是何人想要取我夫妻二人的性命?如今我夫妻二人重伤垂死,断无幸理,能否告知?!绷窝壑芯⒁簧?,似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柳少爷,你应该知道干我们这行的规矩,是不能泄漏雇主消息的。而今也浪费了不少时间,黄泉路远,二位抓紧时间上路吧?!崩洗蠛鹊?,“动手”!

    喝声落下,七人同时出手,向柳惊涛和唐婉攻去。

    “小心!”柳惊涛和唐婉同时向对方说道。

    柳惊涛和唐婉同时出手,向东方那一人攻去,全然不顾其他人的攻势,不求自保,只为杀敌。

    长剑舞动如风,柳惊涛和唐婉只攻不守,一往直前,完全一副以命相搏的架势。心中存着同一个念头:我拖住他,打开一个缺口,你快走。

    东方攻来的那人见他们以命相搏的架势,心中一惊,自是不敢怠慢,手中长刀封挡,谨慎对敌,怕被对方临死前的反扑伤去性命。

    只是惜命之心一起,出手自是怯了三分,一时间被柳惊涛和唐婉逼得手忙脚乱。

    柳惊涛和唐婉见状,出招更是凌厉几分,企图打开一个缺口,让对方逃走。

    东方攻来的那人在柳如龙和唐婉两人的联手攻击下险象连连,眼看即将性命不保,柳惊涛和唐婉即将冲出。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天煞七鬼眼见柳惊涛和唐婉身受重伤,打算慢慢的将他们二人耗死。但柳惊涛和唐婉的应对出乎天煞七鬼的意料,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眼见自己的兄弟在柳如龙和唐婉两人的联手攻击下险象连连,已然身受重伤,而柳惊涛和唐婉即将冲出包围,其余六鬼心下大惊,俱都提气猛攻,出手更是狠辣凌厉了几分,招招无情,招招毙命,全然不顾自身防护。

    柳如龙和唐婉在其余六鬼狠辣凌厉的拼命攻势下,没有进攻之力,不得不封剑相挡,冲出困局的去势被阻。

    双方再次对峙,只是男子和女子的脸色更见苍白,呼吸更显急促了起来。

    “老幺,你没事吧?”老大向先前被柳惊涛和唐婉攻击的那人焦急的问道。

    之前为柳惊涛和唐婉的气势所摄,老幺一时间乱了心神,被柳惊涛和唐婉乘机重伤。如今得以喘息,又听得老大的问话,连忙回道:“老大我没事?!?br />
    想起之前自己的表现,羞臊的面皮都红了,只是此时天色昏暗,无人看见;老幺抬起头,盯视着柳惊涛和唐婉二人,眼中冒着愤怒、怨毒的火焰。

    “没事就好!”老大松了一口气,接着严厉的说道:“如今柳惊涛和唐婉已经重伤,断无逃出生天的可能,我们要提防他们临死前的反扑。要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要是因为他们的反扑,拉上我们兄弟中任何一人,那可就太亏了!都小心一些,知道了吗?”

    其余六鬼听的老大的提醒,纷纷应是,心中的警惕猛地提了起来。

    天空中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绚丽的闪电划过夜空,随即便下起了瓢泼大雨,很快整个天地便成了水的世界。

    在雷声响起的同时,对峙的双方同时动了,攻向对方,激战再次爆发。

    柳惊涛和唐婉同时挥剑刺向老幺,却在途中被老大拦下,其他六鬼也纷纷攻向柳惊涛和唐婉,攻势如潮,出手无情,招招不离周身要害,一波强过一波,欲要了结柳惊涛和唐婉性命。

    面对七鬼疾风骤雨般的围攻,柳惊涛和唐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身死的可能,但二人在七鬼的这一轮攻势下顽强的挺了下来!

    虽然柳惊涛和唐婉此时旧伤之上再添新伤,一条命已经去了十之五六,但他们毕竟还活着,只要逃过了这一劫,有灵药调养,过一段时间还是能够恢复的。只是看此时的情况,柳惊涛和唐婉是没有机会了,七鬼是决不允许他们活下去的。

    攻势再起。

    柳惊涛刚接下一剑,身后一枪又刺到,如毒龙出动,直指后心要害,柳惊涛躲闪不及,只来得及侧身避过要害,长枪已达,洞穿右臂。右臂遭受重创,手中长剑差点把握不住,强提精神挥剑挡住劈来的一刀,却被刀上的力道震的踉跄后退,手中长剑再也把握不住,脱手飞出,落入雨幕中消失不见。

    斜刺里一人持剑直刺,直指男子后心,脸上满是残虐的笑意,正是七鬼中的老幺;他之前被这夫妻二人逼得狼狈万分,自是怀恨在心,此时见男子已无力躲避,便要亲手取了男子性命。

    另一边,唐婉在七鬼中三人的围攻下也是岌岌可危,当她看到柳惊涛右臂受创,心神激荡之下,露出破绽,左肩上中了一掌,赶紧收敛心神,凝神对敌。待看到老幺出剑,柳惊涛躲避不及,再也顾不得其它,施展身剑合一的至高剑术,身化长虹,刺向老幺。

    围攻的三人见她施展身剑合一,心中惊骇,集中全身功力抵挡,仍不免身受重伤,跌落出去。唐婉也遭受反噬之厄,口中吐血,夹杂着内脏碎块,毕竟那三人的全力反击不可小觑,若不是她施展身剑合一的至高剑术,只怕已当场毙命;如今她冲破三人的阻挠,但自身也到了弥留之际,全凭身剑合一的余势,将长剑送入老幺的心口。

    剑尖即将刺入柳惊涛的身体,老幺似乎听到长剑刺入身体的美妙声音,脸上的笑意越发灿烂,显得神色更加狰狞。

    陡然间,老幺的身体凝固了,他低下头呆呆的看着从心口处露出来的剑刃,眼中满是迷惑不解,疑惑是谁刺出的剑;他努力地想扭过头,看看是谁,喉咙中发出“呵呵呵”的声响,似乎是在发问。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无边的黑暗淹没了他的意识,他的身体缓缓的向前倒去。

    柳惊涛借助那停顿的一瞬间艰难的躲过老幺的长剑,看到那缓缓向后倒下的绝美身影,在她的眼中还残留着浓浓的担忧,只是她的眼眸中再也没有一丝的神采,只有一种死亡后的空洞。

    柳惊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婉儿”,发疯一般冲过去,搂着那倒下去的绝美身影,呆呆的看着她,那苍白的脸色、眼中的担忧深深地刺痛着柳惊涛的心,让他感到一阵阵的晕眩。颤抖着手抱着万一的希望,去摸唐婉的鼻息,残酷的现实让他再也无法坚持,仰天喷出一片血雾,昏死了过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婉儿死了,为了救我。

    其余六鬼看着他们最疼爱的小弟倒下,他们呆住了;多少年来,他们兄弟七人一起修炼,一起闯荡,因为小弟年龄小,在众人中实力最弱,大家一直?;ぷ潘?;如今他们的小弟就这么死了,深深的自责令他们几欲发狂??醋盘稍诘厣系牧饺?,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神色是那么的狰狞可怖。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细小的空间裂缝一闪而没,更没有人看见一滴金中带紫的液体从中落下,伴随着雨水落到那名女子的身上消失不见。

    老大提着长剑,向着昏迷中的柳惊涛一步步走去。来到昏迷中的柳惊涛面前,长剑向着柳惊涛疾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