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的长?;た?,带着老大的狠戾与坚定,剑出无归,疾刺向昏迷中的柳惊涛和唐婉。

    突然柳惊涛怀中的唐婉身上爆发出一片强光,无边的灵气向着她汹涌而来,眨眼间形成一个灵气大茧,将他们二人包裹,挡住了老大的这一剑。六鬼相顾愕然,老大一愣之后,提气再刺,依然被阻;老大知道这灵气大茧不简单,全力一刺,依然奈何灵气大茧不得。

    其他几人还没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中反应过来。老大看着其他人还在发愣,喝道:“这东西有古怪,一起全力出手”。

    六人同时向灵气大茧攻去,无论他们如何攻击,都奈何不得灵气大茧丝毫,灵气大茧只是静静的吸纳着灵气。

    “大哥,我们的攻击对它没有作用,怎么办?”

    “继续攻击,我就不信它可以无休止的免疫我们的攻击!”说道这里,老大目光阴沉的扫视五人,继续道“你们也应该知道任务失败的后果,而且老幺也不能白死!”

    灵气大茧似乎达到了它所能承受的极限,爆散开来。磅礴的气浪,将六鬼掀飞出去;待到他们爬起来时,骇然发现两条黑龙正漠然的看着他们。他们感觉一股凉气直冲脑门,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他们一动也不敢动,生怕引起他们面前黑龙的注意。

    而在他们看不见的虚空深处,一个覆盖着黑色鳞片的莽头,仰天发出一声无声的嘶吼,似乎是在控斥着什么,又似乎是在宣告着他的到来;一股至强的气息伴随着他的嘶吼铺天盖地的散发出去,下方的六鬼当即如遭雷击,承受不住这股气息,软倒在地;整个大陆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人都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息,一些沉眠中的无上存在被这股气息惊醒;更有无数正在闭关的强大存在喷出一口鲜血,面如金纸,在这股气息下受伤;有些倒霉的当即走火入魔而亡,各大势力因此损失惨重,强者们惊骇这股气息的强悍程度,纷纷猜测着这股气息的源头。正在他们准备施展手段探查的时候,这股气息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无法探查,只留下疑窦众生的众人。各大势力纷纷派遣门人弟子暗中探寻这股气息,他们秘而不宣,而不知内情的人纷纷猜测原因,让大陆的局势骤然紧张起来;一段时间后依旧没有探寻到结果,各大势力纷纷把人撤回去,密切关注有没有陌生的强者突然出现,这是后话不提。

    嘶吼过后,黑龙与莽头消失无踪,只有无边的雨幕笼罩一切。

    ……

    武威侯柳沧海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和媳妇被人重伤,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淮安侯唐澜老爷子最疼爱的女儿和姑爷重伤昏迷不醒。

    这件事情,宛若春雷海啸,震动了整个明月帝国的高层!

    柳、唐两家乃是当今明月帝国最有权势的几大家族之二,无论财力权力还是人力,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程度!两家的主事人柳沧海老爷子和唐澜老爷子是一个头磕地下,正儿八经的八拜之交,生死弟兄!

    两人乃是穷苦出身,少年为将,一人文韬一人武略,两人配合纵横天下,令各国敌军闻名丧胆,明月帝国现在统辖的万里山河,最少有一半是两位老爷子打下来的,对帝国的贡献之大,在整个帝国之中,无人能出其右!

    两人从一个卑贱的贫民到现在的武威侯和淮安侯,只用了不到四十年光阴,虽说是时势造英雄,但纵观整个大陆历史,却也是寥寥无几!就这份经历便已足堪自傲了。更何况明月帝国仅有的几位王级顶峰高手两位老爷子占据了两席。

    试问这样的家族,谁敢漠视?

    而今竟有人招惹这两大巨无霸,更是对柳家唯一的少爷和怀有身孕夫人下杀手,想让柳家自此绝后,真真是老虎头上拍苍蝇。

    柳、唐两家雷霆暴怒,两家老爷子下令全力追查此事。柳、唐两家联合起来的庞大能量,让各大家族惊骇不已,掀起了漫天风波。

    在柳、唐两家的全力追查下,小鱼小虾倒是抓了不少,但是关于幕后黑手的消息却一点都没有,两家老爷子心中憋着一股闷气,却发泄不得,整个明月城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明月城里的大人物们,紧张不已,尤其是与柳、唐两家有矛盾的更是紧张,生怕两位老爷子将怒火与闷气发泄到自己身上。为了撇清嫌疑,纷纷带着各种各样的灵丹妙药和天材地宝到柳家去看望。

    想借此与柳、唐两家拉上关系的人,也纷纷带上精心准备的礼物到柳家去看望。

    如此情况使得明月城的灵药供不应求,价格激增;而柳家仓库中的灵药堆积如山,真正能对柳惊涛和唐婉伤势起到作用的灵药也差不多齐全,免去了柳、唐两家搜寻灵药的麻烦和时间。

    面对这些到访的人,两位老爷子也只是与几大家族的人随意寒暄几句就送客,至于其他人都交于下人去接待。对此也没人有什么不虞,毕竟柳家的少爷和夫人重伤昏迷不醒,老爷子也难有精神接待客人。

    ……

    这是一片黑暗的空间,入目所及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无边的黑暗笼罩,就像巨兽张开它狰狞的巨口,等待着猎物进入。

    黑暗中,一人跪在地上,恭敬地向黑暗中说道:“主上,任务失败,影子有负主上厚望,请主上责?!?。

    “任务失败了?”黑暗深处传来一个有些惊讶的声音;“影子,你是我手下做事最谨慎得力的人,办事最和我心意;这次计划买通天煞七鬼杀柳惊涛和唐婉,即使他们二人隐藏实力,以天煞七鬼的实力和手段,对付他们二人不成问题。这次计划怎么还会失败,中间有什么变故?”

    “回主上,天煞七鬼确实将柳惊涛和唐婉逼入死境,只是最后一神秘高手出手,救了他们二人?!庇白铀档?。

    “哦,将具体情形说一下?!焙诎抵械纳衩厝宋实?。

    “是,主上。根据现场的情形判断,柳惊涛和唐婉二人被七鬼围攻,二人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唐婉在最后施展人剑合一,重创三人,杀死一人,自身也受到严重的反噬;另外三人是被人震散神魂,应该是那位神秘高手所为;根据明月城传来的消息,唐婉危在旦夕,柳惊涛也重伤昏迷,柳、唐两家正在四处寻医?!庇白铀档?。

    “恩,那根据你的判断,那神秘高手和柳、唐两家是什么关系,会不会对我们的计划产生影响?”神秘人问道。

    “根据情报显示,神秘高手只是击杀七鬼,并未未出手救治柳惊涛和唐婉二人,属下认为神秘高手只是因为七鬼触犯了他的禁忌而出手,与柳、唐两家毫无关系?!庇白咏魃鞯幕卮鸬?。

    听罢影子的回答,神秘人沉思起来。影子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黑暗中的气氛顿时沉凝起来。

    良久,黑暗中的神秘人再次开口,“你下去吧,好好注意柳、唐两家,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轻举妄动?!?br />
    “是,属下告退?!庇白用蝗牒诎抵邢Р患?。

    影子消失后,神秘人似乎陷入思考之中,黑暗的空间被寂静笼罩。

    突然,黑暗的空间中,光芒一闪而没,惊醒了沉思中的神秘人。

    神秘人一惊,看着出现在视线中的人,恭敬的说道,“使者大人,您来了?!?br />
    “恩,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使者说道。

    “一切顺利,只是最后出了点意外?!鄙衩厝嘶氐?。

    “意外,什么样的意外?就这么点事情还出现意外,你是怎么办事情的!”使者语气森然的道。

    “回大人,之前一切都按计划顺利进行,只是在对付柳家的时候,突然有一神秘高手出手,致使任务失败?!鄙衩厝私粽诺幕氐?。

    “神秘高手?”使者重复着这四个字,好像这四个字有什么奇特的魔力引起了他的兴趣?!澳阆晗杆狄幌抡馕簧衩馗呤??!?br />
    “没有掌握到关于这位神秘高手信息,根据情报推断,应该是执行任务的人触犯了他的禁忌才出手的,不会对计划产生影响?!鄙衩厝宿限蔚?。

    “我问的不是这个,给我详细说说他的出手情况?!笔拐卟荒头车拇蚨纤幕?。

    “是,大人?!鄙衩厝烁辖艚莆盏那楸ㄋ党?。

    听罢回话,使者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在让人看不出出手痕迹的情况下,将六位高手的神魂震散,这是何等的手段,虽然那六人之前已经受伤,但这种手段着实可惊可怖,以他所知,即使是他所在的势力中最强的老祖,比起这人的手段也有所不如。

    “此次失败过不在你,计划进行的差不多了,区区一个柳家料也无关大局,不过也不可不防,先密切的关注柳家的动静,不要妄自行动;不要在试图追查那高手,不然惹怒了他,你死也就白死了,还要连累计划横出波折;还有最近各大势力的人活动频繁,小心行事,不要出了纰漏,不然你知道后果?!笔拐呶榷ㄏ滦纳袼档?。

    神秘人听出了使者话语中对那神秘高手的忌惮,他可是知道使者身后势力的恐怖,正是知道它的恐怖,才更显得惊骇,一个让那等势力都为之忌惮的人,该有多么恐怖!

    “是,属下明白?!鄙衩厝搜瓜滦耐返木У?。

    还未说完光芒闪过,人已消失不见。这更让他心中惊骇,如此急匆匆的离去,显然是因为那神秘高手的出现,这样的人物到底有多恐怖?!

    黑暗中的神秘人陷入沉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